第190章 来者不善

2021-10-20 作者: 相思落黄叶
  第190章 来者不善

  卡塞尔学院,钟楼。

  电视中正播放着《闻香识女人》这部经典的电影,其导演是大名鼎鼎的阿尔·帕西诺,他指导的《教父》没能拿到奥斯卡小金人,却因为这部电影力压小罗伯特·唐尼收入囊中。

  “没意思。”

  瘫坐在沙发上的副校长给出了评价。

  今天弗拉梅尔导师难得没有醉醺醺的,而是换上了那套一百年前西部牛仔的服装,将自己的左轮手枪擦得锃亮。

  昂热在傍晚的时候走入阁楼,看见他的装束后呆了一瞬。

  隐约间时光倒流,让人想起1934年在玻利维亚的那次相遇。

  “总比《正午》强吧?我陪你看了多少次?一百遍,还是两百遍?”校长回答,“既然怀念西部生活,就别窝在这个破地方。”

  弗拉梅尔挺直腰板,据理力争:
  “你懂什么?听没听说相见不如怀念?西部大开发的岁月已经远去了,现在不是我的时代。”

  正副校长隔空对视。

  桌上点燃的烛光是分界线,照亮了两张苍老的面孔。

  很难有人想象,囊括卡塞尔学院的言灵·戒律之阵,运转核心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

  “别找借口,我还不知道你……”

  所谓的“牛仔时代已经死去”当然是借口,守夜人闭门不出的原因是他的老师弗拉梅尔五世。

  昂热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有着过多的讨论,这是守夜人的逆鳞,就像很少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提起初代狮心会成员一样。

  “叮咚。”校长的手机忽然传来提示音。

  “哈拉尔五世竟然真的没有死?”

  他收到了混血种晚会的消息,神色大变。片刻后脸色昂热的脸色多云转晴,“这就是你任命陆离炼金原理部副部长的用意?”

  “我英明神武吧。”副校长眉飞色舞,打了一个响指。

  他对于这个消息并不显得惊讶,显然是早就收到了风声。

  “用陆离去对抗会公然发难的哈拉尔五世,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昂热沉吟片刻,“不过你就不怕这位老师回校之后对你发难?”

  “拜托,我都给予那么深厚的报酬了,他不至于这么小气吧?”守夜人的心里也没有底气。

  所谓的报酬,是指‘炼金原理部副部长’,历代担任这个职务的全部是弗拉梅尔。

  这可不是一个头衔那么简单,弗拉梅尔导师是秘党首席炼金术士,而他拥有的权限超乎想象。

  炼金原理部副部长通常会被授予次代弗拉梅尔导师,也就是当代炼金术次席,不仅可以随意调动炼金资源。最直观的体现是,当秘党的元老们开会,如曼施坦因、施耐德都只能站着旁听,而他却能直抒胸臆并且让人不得不考虑他的意见。

  “别不要脸了。”

  昂热笑骂,“人家的炼金术可比高明得多,把他打上弗拉梅尔一系的标签,不是给自己的脸上添光?”

  “那又怎么样?”副校长哼哼道,“反正他也没拒绝。”

  “我看陆离根本不知道这个职位究竟代表着什么。”昂热话锋一敛。

  “不过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这样起码我们不会被打一个手足无措。”

  尼古拉斯·弗拉梅尔沉默了。

  他低头望着桌面上的烛影,昔年希腊式的鼻子已经变成了酒糟鼻,健硕的腹肌被臃肿的小肚子取代,看不出当年的意气风发。

  “我并不确定他会出席这场晚会。”副校长低声说,“1955年的那一枪,耗费了我所有的勇气。在去日本之前,我一直坚信他已经被我杀死了。”

  “1955年啊……”昂热以感慨的语气念出这个年份。

  守夜人就是从那时起,嗜酒滥赌把自己封印在自己的世界中,画地为牢。虽然他以前就不是很靠谱,那起事件是毫无疑问的人生转折点。

  “这个家伙该死!”副校长的声音低沉且缓慢,“如果不是他,我的老师根本不会死。”

  到最后他认命似地自嘲:“不过当年我已经击败了他一次,这样是同样的结局。无论他有没有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弗拉梅尔导师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他打不过哈拉尔五世,但卡塞尔学院有人能打过他,呼叫外援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

  “是的,我相信陆离老师。”昂热幽幽地说。

  ……

  苏黎世宴会厅。

  “那个老妖怪正在干什么?”路明非皱着眉头问。

  陆离摇摇头,沉默不语。

  展示台中央,那个面如枯槁的哈拉尔五世已经收回了目光,先前他一直盯着中央的坐席,似乎看到了他们胸前半朽世界树的徽记。

  只不过他的停滞很快被陆老师的精神波动驱散。

  “哈拉尔先生,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主持人毕恭毕敬地说,“请问这次您想展示什么样的奇迹呢?”

  “奇迹说不上,只是一点皮毛罢了。”哈拉尔五世非常谦逊。

  他的声音洪亮,根本听不出是黄土埋到眉毛的老人:“我这次展现的炼金术成果,是我的毕生所学。”

  “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混血种,对抗龙族最有力的两项武器是言灵与炼金术。”

  如果装备部成员听到这句话,或许会勃然大怒,说不定还要挽起袖子让这个老家伙尝尝现代武器的厉害。

  只不过那些科学怪人无权出席,台下除了年轻人,还有一部分是年迈的混血种领袖,他们的思想比较老旧,自然认同。

  见无人反对,哈拉尔五世继续说:

  “二者相辅相生,而这两种技术基于我们的龙血浓度。我这次为大家展示的,是能够提升龙血浓度的炼金术。”

  台下立刻惹起了轩然大波。

  路明非小声问:“陆老师,这个老妖怪的发言怎么这么危险?”

  无论是校规还是《亚伯拉罕血统契约》,都严令禁止以任何方式精炼血统,虽然有违背的人,只不过谁都不会愚蠢到公开炫耀。

  “哈拉尔,你的发言非常危险,够了。”弗罗斯特冷冷地说。

  “我不是秘党的人,不用遵循《亚伯拉罕血统契约》。”哈拉尔五世仅用一句话就让加图索家族的代理家主哑口无言。

  接着他双手虚虚下压,仍然是热络的讨论声,可乱糟糟的声音却随着他的动作降低了。

  不是有人配合,哪怕不属于秘党一派的人,都觉得这种发言十分危险。可哈拉尔五世凭借娴熟的炼金术,做到了这一点。

  “大家不妨听我说完,老头子就在这里。”哈拉尔五世继续说道。

  “我们都知道,混血种体内存在临界血限,超过这个阈值就会出现不可逆的反应,堕落为死侍。”

  这是混血种社会早已敲定了的事情。

  “但是,我已经找到越过临界血限而维持精神稳定的方法。”

  喧嚣刺耳的声音再也抑制不住。

  就连位高权重如弗罗斯特·加图索、伊丽莎白·洛朗等人,全都面色大变——尼伯龙根计划就是这种议题,难道卡塞尔学院未能做到的事情,哈拉尔五世率先做到了?
  他们并不知道路明非的情况,现在这个议题并没有提上讨论日程。

  “哈拉尔先生,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吗?”

  主持人拘谨不安地搓了搓手掌,十分激动。

  如果真的有人研制出跨过临界血限又能保持精神的药剂,对于混血种社会来说无疑是一场变革,足以改变历史的走向。

  毁灭龙族,成为新的龙族,指日可待。

  “库特,拿着混血种未来的‘希望’,走上来吧。”哈拉尔五世向侧幕看了一眼。

  不多时,一个容貌英俊的年轻人双手捧着托盘从阴影中走出。他不过二十多岁,无比年轻。

  托盘是内衬红色软垫的高级货,正中央躺着量筒一样的玻璃器皿,有封口。里面是金黄色的液体,让人不禁想到传说中的‘圣血’。

  “我的弟子,库特,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哈拉尔五世向众人介绍。

  这几乎是变相宣布哈拉尔六世的人选。

  背后的大荧幕开始播放视频,是关于这瓶溶剂的炼金分析,在场的人全部一头雾水,就好比学过小学数学的人,去看《高等数学》的教科书。

  “陆老师,这些数据与理论是不是真的?”路明非也一个字都看不懂。

  “逻辑自洽,没什么问题。”

  陆离飞速浏览一遍后得出结论,“只不过某些地方还不能证明。”

  他指着第六行第七个炼金术式,“看见没有?那个能稳定混血种精神的式子被命名为‘哈拉尔公式’,它是完成一切的内核。但它并没有给出证明过程,只是简单概述了一句。”

  “我知道大家看不懂。”哈拉尔五世眯起眼睛,环顾四周。

  “弗拉梅尔那个小家伙有没有来?他能看懂吧?”

  敢公称尼古拉斯·弗拉梅尔为‘小家伙’的,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他的年纪允许说这句话。

  无人回应。

  “可惜了,要不是那个小家伙1955年打了我一枪,这项成果早就问世了。”他叹息着。

  “副校长为什么要杀这个老妖怪?”路明非又问。

  陆离转头,笑着盯着自己的学生:“这件事等你回到学院之后,去请教副校长好不好?”

  路明非心里腹诽——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嘛,这么凶干什么。

  “海因里希·昆特拉有没有到场?”哈拉尔五世又问。

  海因里希·昆特拉,是传奇炼金术士帕拉塞尔苏斯的传人,是第十七代贤者。现任国际炼金协会会长,是世界上第三个懂得炼金原理的人。

  只不过他也销声匿迹很多年了,传言在千禧年死去。

  “会长并没有到场。”位于前方的老人回答,他隶属国际炼金术协会。

  “真可惜,世界上懂炼金术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哈拉尔五世感慨。

  “理论的部分大家看不懂,那就用实际行动说明吧。我的弟子库特·哈拉尔,是世界上第一个服下这种药剂的人,他已经越过临界血限,远超A级、S级混血种,可以与纯血龙类比肩。”

  “谁要上台试一试?”

  “狂妄,我来试一试。”

  哈拉尔无疑是在挑衅混血种家族的威严,顿时有几个混血种家族的代表坐不住了。得到长辈的首肯后,纷纷登上展示台。

  “唐森·罗马里奥,A级血统。”

  唐森代表罗马里奥家族出战。

  “好勇气。”哈拉尔五世拍手称赞,“既然是切磋,就不要使用言灵了,注意手下留情,库特。”

  龙血开始苏醒,唐森是优秀的A级混血种,赤手空拳可以打死老虎,此刻他的黄金瞳绽放,做好了战斗准备。

  而库特·哈拉尔,则双手捧着托盘,一动不动。

  “开始。”

  哈拉尔五世一声令下,他与主持人纷纷后退,展示台上只留下切磋的双方。

  唐森屏住呼吸,一拳挥过。这是极为简朴的一拳,所谓大道至简,配合他的步伐,进可攻退可守,几十种预案在大脑中成型。

  所有人都听到强劲的呼啸,唐森那一拳威力十足,毫无疑问可以开山碎石。

  只是出人意料的,库特并没有躲闪,逼近的唐森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近在咫尺的呼吸。

  莫非他想要展示自己的防御力?
  这个念头在唐森的脑海中成型,如果对方不是被他吓傻了,就只有这一种可能。原地不动固然是组好的展示方法,可对另一方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唐森怒不可遏,继续加力,决定给这个家伙一点厉害瞧瞧。

  那一拳最终打在了库特的身上,只不过没有骨骼破碎的声音,反而落空了!对方竟然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逃走了!
  砰!
  就在唐森一拳落空,思考库特会在哪个方位出现时,后颈忽然一阵酥麻,瞬间失去了意识,跌倒在地。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会场中只有低低的惊呼声。

  因为几乎没有人看清这一幕,从头到尾,唐森只出了一拳,那一拳落空之后像是力竭昏倒在地上。

  没有人看清库特何时出手,可他偏偏站在原先的位置,仿佛刚才短暂的虚化了。

  “言灵中不会还有‘神威’效果的吧?”以路明非的眼力,只能看到库特的黑影闪来闪去的。

  “少看点动漫。”陆离的声音中也带上了一丝凝重。

  他是唯一看清发生了什么的人。

  在唐森挥拳即将碰到库特时,这个年轻人的向上抛出了木制托盘,整个人凌空起跳,躲过了这一拳。

  只不过他的动作太快了,根本不是肉眼能够捕捉到的。

  在唐森因为发力身子前倾后,下坠的库特一击敲晕了唐森,顺带接住了被抛上天空的木制托盘,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颇有‘温酒斩华雄’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库特没有违反规定动用言灵,不是凭借刹那或者时间零才做到这一切,速度已经不逊色开启龙骨状态的源稚生。

  “来者不善啊……”他低声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