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26)

2021-09-21 作者: 云枝煮粥
  第69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26)

  五年了啊。周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的。

  他泣不成声,他的公主死在他怀里,那年冬天好冷啊,周鼎从此最讨厌冬天。

  他年年去做雪雕,他的手冻得青一块紫一块,连笔都拿不起来,他跪在床上,身子发抖地乞求。

  “公主,你再怜惜怜惜奴才,好不好?”周鼎求你。

  可是再也没有人来怜惜他,王宫外的红梅开了一年又一年,却没有一个人给他折梅,放在床头。

  周鼎捧着云苏的手:“……奴才……”他呜咽了一声:“奴才做了好多新的雪雕,公主,你瞧一瞧,好不好?”

  云苏手指动了一下。

  “奴才买了好多新的蜜饯奴才没有骗公主,蜜饯……蜜饯真的是给你的……”他闭上眼睛,眼泪留下来,“我明明没有给她。”他真的没有给元嘉。

  自从遇见她起,周鼎的蜜饯就都是她的啊。

  他年少时所有的欢喜和心动,他这一生所有碌碌的风景,只有她是鲜亮的。

  只有那一年冬天的周鼎是活着的。

  云苏的意识好像清醒了一点,周鼎的眼泪一点点全都淌到她手上,她撇过头,觉得难过。

  “周鼎好爱你啊。”周鼎的声音低低。

  云苏有些怔怔的。

  周鼎与她十指相扣,他闭着眼睛,年轻的帝王跪在她面前,一遍又一遍地哀求。

  云苏看着他。

  ——周鼎多骄傲的一个人啊。

  当奴才的时候他都没有屈服过任何人,可是他现在居然跪着半伏在她床边痛哭。

  “……周鼎。”云苏喊了他一声,她还是想跟他说清楚。

  她想知道,想知道元嘉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了元嘉。

  周鼎在听见这声音的时候呼吸一顿。

  是公主在叫他吗?
  他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床上的少女。

  “周鼎,你没有在做梦。”云苏轻声道。

  酒醉让她头还有些疼,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她被少年一把扯进怀里。

  凶猛的力道磕到了云苏的鼻子,她整个人被好用力地摁在周鼎怀里。

  少年掌心紧紧搂着她的肩头,他身体开始发抖。

  周鼎小心翼翼地抚上少女漂亮的小脸,他抽泣着,俯身亲了云苏。

  “……公主,你是不是回来了?”

  他怔怔问。

  “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

  第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啊,周鼎等了五年,这五年,周鼎生不如死。

  “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元嘉。”周鼎抽泣着解释,“蜜饯……蜜饯是给你的,不是给元嘉的……”

  “还有雪雕……我,我做了新的,我练习了好久好久,这次好漂亮,我都你重新做了,都是新的,都给你,好不好……”

  云苏也忍不住有点想哭,周鼎捧着她的小脸一直亲。

  粗粝的手指和云苏的手扣在一起,云苏摸到了他满手的冻伤。

  周鼎爱她吗?
  云苏现在觉得——周鼎现在这模样,除了她,还能爱谁呢。

  少年指腹扣住她脸颊,痴迷又痛苦,他火热的脸和云苏微凉的脸颊贴在一起,说:“我只爱你。”

  云苏的手被他扣得好紧,当那上几十个雪雕摆在他面前,她看见他真的满手伤的时候,她依在周鼎怀里,曾经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为了青年。可他眼神里满是水光,这样的神情,比五年前那次要更真诚。

  或许他接近她目的不纯,可云苏知道,周鼎现在一定很爱她了。

  他手捧起一个又一个雪雕给她看,手指小心翼翼地勾住她的小手指。

  云苏到底还是心软了。

  帝王怀抱火热,他还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一只小小的荷包。

  “奴才一直没有扔扔……”周鼎说,“奴才总觉得,公主不会不要我。”

  “奴才做梦都想与公主白头到老……”说到这里周鼎低下头,很是委屈,“可是这好几年,公主却连梦也不愿意施舍给奴才……”

  窗外寒风呼啸,周鼎在一个冬天丢掉了他的公主,他又惊又惶,知道自己犯了错。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周鼎问她啊,“公主,你还愿不愿意……陪奴才来过新年啊?”

  云苏看着他,周鼎见她不说话,立即就低下头来。

  “请您怜惜奴才……”他说。

  云苏叹了一口气。

  “周鼎。”她说,“你再也不要叫我难过啦……”

  “今年,我陪你过新年。”少女脸上终于露出一个笑来,周鼎眨了两下眼睛,却好像还想哭。

  “我们过新年啦,周鼎。”

  养心殿外红梅似火,周鼎熬了五年,不见山川不见月。

  而今年,他终于——要过新年了。

  太极殿那边张老丞相久久等不到周鼎,心里猜事情是不是成功了。

  他派人往养心殿这边来探查情况,不久居然等来了封后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氏有女,名苏性静,温慧秉心,柔嘉表度,六行皆备,久昭淑德,朕心备爱,特于今日,立为中宫,钦此!”

  张老丞相傻眼了。

  梁姨娘和云亭也傻眼了。

  云老爷还没反应过来家里出了个皇后,这简直是毫无预兆,突如其来的惊喜啊!
  他接过圣旨的时候手都在发抖,还是觉得简直不敢置信。

  当晚云苏留在了皇宫,一个月后就举行了大典。

  周鼎为了这一天已经整整准备了五年,礼服之类的东西都是早早就备下了的。

  听风和听雨在被接来吴国的时候,看见云苏的时候人都傻了,上上下下围着她转了好几圈,又犹犹豫豫地问了好几个问题,最终才确认了眼前这个真的是公主。

  听风背过身擦眼泪,听雨则是抱着云苏就嚎啕大哭。

  关于云苏又重新活过来一事,周鼎对外的说词是寻人做了法事,将云苏的魂魄聚集,重新生出了肉体。

  可是周鼎知道不是这样的。

  新婚后第一天,云苏在床上被弄得压根起不来床。

  温热的肌肤相贴,周鼎顺着她脖颈咬,差点从此君王不早朝。

  耐不住的时候,云苏哭着吓他:“你不怕我是什么呀?啊呀……别……”

  周鼎却丝毫不在意。

  “公主……”他轻声道,“奴才只想和你在一起,奴才什么也不管……”

  外面的雪簌簌落下,烛光下少女眉眼娇媚。

  周鼎捧着她脸,他想。

  ——周鼎爱她,她是囊括了他生命全部光芒的明月,山河远,娇梅艳,但见娇颜郎不渡。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一直一直又一直就好了,其他的,周鼎都不在乎。

  不管你是什么,公主。周鼎爱你,赴汤蹈海,终生不顾。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