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24)

2021-09-21 作者: 云枝煮粥
  第67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24)

  五年过去了。

  新上位的吴王少年明君,在五年之内,他整顿朝堂内政,罢黜贪官污吏,手段雷霆,叫人闻风丧胆。

  在他的手下,吴国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上都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吴国日益强大,甚至隐隐有要超越十几年前吴国最巅峰的趋势。

  只是这样一位明君,吴国大臣却仍旧是对他忧心忡忡。

  因为吴王的子嗣大事。

  据说吴王从前流落楚国,对楚国那位美貌闻名天下的安云公主一见钟情,只可惜红颜薄命,安云公主年纪轻轻就逝世了。

  吴王爱公主爱到痴狂,五年前,不顾全国上下的反对,在吴国与公主的尸骨成了婚,甚至还封后。

  当日的场景诡异而叫人浑身发言,少年帝王第一回露出了笑,只是他笑着笑着就又哭了。

  抱着一只荷包,那个被天下赞颂的明君哭得泣不成声。

  那是冬日,吴王宫里种满了梅花,那天全开了。

  他痴痴地在封后大殿上一遍又一遍地念——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文武百官没一个敢出声,陛下虽然的确是贤明的君王,但一旦碰见安云公主的事,他就失去理智,你说得一个字不好,就是杀头的大罪,陛下绝不手软。

  这五年的日子就这么过来了,陛下已年至二十多岁,却仍然不肯纳妃选秀,后宫空悬,子嗣的事遥遥无期。

  臣子们劝也劝了,逼也逼了,可是陛下却在这件事上执着得不像话,丝毫不肯动摇,就连张老丞相出面也没有半点作用。

  椒房殿里终日供着一个排位,整个后宫没有一个活人。

  又是一个冬日。

  云苏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张极其破烂的床上。

  雪花从破了洞的屋顶飘下来,寒风刮得她脸颊生疼,汤圆差点被风一下吹飞,幸亏云苏眼疾手快一把把它抱住。

  云苏简直冻得发抖,身上的衣服单薄得过分,虽然也是算得上名贵的料子,可是又旧又破,还短得不像话。脚踝和手腕一大截露在外面,云苏抱着汤圆往墙角缩,却还是一点暖意都没有。

  “汤圆……”云苏觉得自己牙齿都在发抖,“好冷啊……”

  她从那个身体脱落之后,虽然身体已经去世,可是这个小世界的魔气却不肯走,他逗留在这个世界,魔气甚至有要黑化的倾向。

  没有办法,云苏只能又回来。

  周鼎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她都看到了,那天她好伤心,生他的气,她以为他不爱她。

  可是汤圆说,周鼎哪里不爱她呢?他这五年已经快要疯了。

  但那天的情形她历历在目,在天上她只过了五日,她缓不过来,可是汤圆说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小世界已经过去整整五年,再不下来若是魔气失控,可能会导致小世界崩溃。

  云苏冻得好似身体要僵了,她愣愣地坐在原地,闭上眼睛,还是决定先接收这次这个身体的记忆。

  她这次是云家的嫡小姐,三年前,她的母亲去世了。从那以后,就发生了非常老套的剧情。从前与母亲鹣鲽情深的云老爷从外面带回了一位姨娘和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儿。

  这位姨娘姓梁,据说是从前云老爷就养在外头的。两人还有一个女儿,叫云亭,与云苏今年一样,也是十六岁。

  云老爷很宠爱那两人,自梁姨娘入府以后,她就掌握了管家大权,而云苏自然从此就被梁姨娘针对了。

  她此时身上这件衣服,就还是她母亲去世前——也就是她十三岁时候的衣服,自十四岁以后,她就再也没有一件好好的新衣服了。

  “公主,你要想办法去见殿下啊。不然你怎么在云府活下去呢?”天界的小公主自小千娇万宠,这样的环境必然是熬不住的。

  云苏没说话。

  ——她不想去找他。

  云苏抱住腿缩到墙角,小姑娘脸冻得苍白,她呆呆地坐着,脑子还是那天元嘉的话。

  她说周鼎接近她是为了她。

  她说周鼎做雪雕只是为了接近自己。

  她说周鼎的蜜饯都是都是给她的。

  敖宿……他是不是不喜欢她了啊。

  云苏知道自己矫情敏感,在天上做公主时父皇就宠着自己,她从来都受不得一点委屈的。

  她好生气啊,好难受啊。

  敖宿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啊?
  “公主……”汤圆有点急,“公主,你真的该去找殿下……”

  汤圆话还没说完,突然,破旧的屋门就被人从外头“砰”地一把推开,门板“吱呀”一声,浸透骨头的寒风顿时越发猛烈地从外头灌了进来。

  云苏打了一个寒颤,一抬起头,就瞧见一个看起来就十分娇蛮的少女站在门口,脸上一股不屑的情绪。

  在记忆里,这个少女……似乎就是云亭。

  “你瞧见我,不知道来行礼?”云亭带着浩浩荡荡一大批人,穿着粉色毛绒披风,整个人看上去娇艳漂亮。

  可是她满眼都是嫉妒,缩在床上的少女哪怕穿得破破烂烂,一张脸的脸色素白,也实在说不上好看。可是却丝毫掩不住女孩子漂亮的脸蛋,尤其一双水润润的杏眸让人心生荡漾。

  云亭把一身新衣扔到云苏身上,虽然看上去也是名贵的衣料,可是颜色却是血似的鲜红,是极少有人压得住这个颜色的。

  “明日陛下设宴,你一起去,穿这个!”云亭看着云苏,她气哼哼地说。

  生得好看又怎样?嫡女又怎么样?
  若不是此次陛下明旨要求各家贵女都要参加,否则她怎么会有去参宴的机会,怕不是就是像从前一样,呆在家里罢了。

  不过就算她参宴也没什么关系。

  脸白成这样,病秧子似的,再穿身红裙子,怕别给别人吓着才好。

  云苏不想跟她说话,她撇过头,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

  陛下?

  是周鼎设宴吗?

  她看着那一身红裙,想——云亭大约是想她穿这身衣服丑陋不堪吧?

  只不过,她去世的时候就是这样一身鲜亮的红衣啊,大约不会难看了。

  “公主……”汤圆跳到她肩膀上,“您就去见见殿下吧。”

  那只荷包殿下日日都带着,那手帕褪了色,丝线也开了,殿下还每日睡前都拿出来,一遍又一遍轻轻吻。

  “公主,殿下怎么会不爱您啊?”

  他都疯魔了,您许诺过他的啊。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殿下还在痴痴地等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