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16)

2021-09-17 作者: 云枝煮粥
  第59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16)

  皇帝也敛了敛心思,他看着周鼎问:“叫什么名字?”

  周鼎回答说:“奴才周鼎。”

  ——周鼎……

  吴国藏在楚国的那位太子,也就叫伏鼎。

  皇帝心里真有些怀疑了。

  自从几年前现任吴国国君杀父弑君登上王位后就暴露本性,他不仅不像从前一般的贤明,还开始荒淫无道、手段暴戾。

  他后宫大肆收揽民间美貌女子,还不理朝政,吴国上下民不聊生,以张老丞相为首的旧太子党就快速崛起了。

  吴国太子党四处寻找太子,若如果这太监真是吴国太子……

  皇帝心里也一时有些复杂,可这件事到底还是没有确定,眼下最着急的是这太监与苏苏的事。

  生得倒是也算俊,但在他心里到底还是配不上云苏的。

  他拿起荷包,本来想直接扔到周鼎面前,可是想起这是苏苏做的,又到底还是舍不得。

  他把朱笔“啪”地一声撂在桌上。

  “荒唐!”他大喝道。

  周鼎心里一颤,他再次俯身,头“砰”地一声磕在地板上:“陛下恕罪。”

  少年磕头声一声脆响,皇帝光听那声音就知道他磕得有多重。

  “奴才自知配不上安云公主,奴才什么也不求,奴才只求能陪在她身边。”周鼎额头抵在地上,一字一句说得很郑重,皇帝叹了口气。

  “公主金尊玉贵,不是你该肖想的。”皇帝说。

  “奴才明白。”周鼎闭上眼。

  这件事情他当然很清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只是想呆在她身边,他什么也不要啊。

  “奴才什么也不想求,奴才自知身份卑微,奴才只希望……能日日见着公主,奴才就觉得高兴。”

  周鼎声音略低,这话他说的声音不大,却在皇帝心里激起千层浪。

  ——只希望,能日日见着她……

  是啊,他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她的丈夫死了,他想着——能日日与她相见便也觉得高兴,可他爱她这么多年,直到她死,她也不肯说一句“我也欢喜你”。

  皇帝沉默了一下。

  “罢了。”他挥了挥手。

  原本他是真要赐死这个太监的,一国公主怎么能与一个太监在一起呢?

  可这太监……倒与他有几分想像。若他真是吴国太子,便是个太监也无妨,苏苏又实在欢喜,倒也成全了他们罢了。

  “你——真的喜欢朕的安云公主?”他问。

  周鼎在听见“喜欢”两个字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喜欢她吗?

  他天生性子冷淡反应慢,至今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可他此时又觉得,“喜欢”这两个字一说出口,他的心里想到的就是安云。

  喜欢她吗?

  周鼎却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似乎已经爱上她了才对。

  “奴才爱她,陛下。”周鼎豁出一切,他说道。

  一个奴才说爱上了公主,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周鼎甚至已经做好了被赐死的准备,哪怕不被赐死,一顿板子怕也是少不了的。

  但周鼎没想到的是,陛下居然只是“嗯”了一声,也没有发火,他道:“下去吧。”

  周鼎心里一惊,皇帝此时已经拿起了桌上的奏折,看这情形,竟然是并不打算与他计较了。

  他谢了恩,刚走到门外,就听见听风的声音:“公主!公主,不行啊!您还生着病啊公主!”

  随着这声音,朝阳宫正殿里跑出来一名穿着白色亵衣的姑娘,她一头就埋进了周鼎的怀里。

  周鼎吃了一惊,连忙把她搂抱起来。

  她还生着病呢。本就身子差,小脸都苍白的,瘦瘦弱弱的身体轻飘飘地没有一点重量。

  “周鼎……周鼎……你有没有事,父皇,父皇他有没有……”云苏细细的手指抓着周鼎的衣角,急得都要哭了,“父皇有没有为难你?”

  周鼎把她抱进房里,云苏的手脚才那么一下下就冰凉起来,与额头上滚烫的温度形成鲜明对比。

  云苏被他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她还是这样定定地望着周鼎:“父皇有没有为难你啊……”

  “奴才没事。”周鼎把她的手拢在掌心,“奴才就是出了什么事,也不足惜的。”

  云苏靠到他怀里。

  “公主还在生病,怎么就能这么跑出去?”他抱着她的身子,又把炭火的盆子扯过来一些。

  “我担心你。”云苏知道这件事要是被父皇知道,若要罚她,父皇肯定是舍不得,可周鼎就不一定了,所以才这样急。

  “奴才怎样都好,可是公主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周鼎说,“奴才不在乎挨几板子,奴才也不在乎会不会丢了这条贱命,只要公主能怜惜奴才,奴才就觉得开心。”

  云苏嗔他:“你说什么傻话。”

  周鼎撩开她耳畔的碎发,亲了亲发丝一团乱的姑娘。

  他很清楚,他没有说傻话,是真心的。

  他身份下贱,心也不干净了,她这样好的姑娘能有一点点的喜欢他,哪怕是一天、一小时、一分钟,他都觉得荣幸了。

  何况她是待他这样好。

  周鼎不配的。

  “以后再不许这样好不好?”周鼎问她,“方才连鞋也不穿就跑了出来,脚冷不冷?”

  “有一些冷。”云苏埋在周鼎怀里的小耳朵白嫩嫩的廓边透出粉嫩嫩的一圈。

  她似乎羞了。

  周鼎心里爱怜。

  这会儿倒是羞了,跑出去的时候却没想这样多羞人。

  “公主,请您永远怜惜我,好不好?”周鼎轻轻抚上她的脸,“不论我做了什么,你都怜惜我,好不好?”

  今日见了元嘉,他放下了狠话,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越发慌张起来。

  “公主,我们能不能……”能不能成婚啊……

  可是这话到了他嘴边,他却又还是说不出口。

  他不该这样妄想。

  陛下今天不与你计较,你就想要蹬鼻子上脸了吗周鼎?
  云苏还在看着他,周鼎脸上淡淡露出一点笑和哀求的神色,他声音有些低:“公主,我们能不能……亲一亲?”

  云苏脸红了,她仰起头,亲了他一下的嘴角。

  周鼎也低头吻她。

  两瓣唇轻轻贴在一起,云苏闭眼,两帘长睫颤。

  他慢慢地吻得好深,吻得好尽情,却又……真的好温柔啊。

   男主火葬场,嗯……快要到了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