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13)

2021-09-15 作者: 云枝煮粥
  第56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13)

  元嘉除夕夜那天官宴没有成功参加,她坐在冷冷清清的华露殿,绞紧手里的手帕。

  她的贴身宫女在一旁抱怨:“周鼎自从进了朝阳宫,就一天比一天地疏远公主,简直忘恩负义!”

  元嘉咬着牙,心里很是不甘。

  不可能会这样啊。

  她是在一次意外救下了周鼎,与其说救不如说只是撞破了那件事。

  周鼎样貌生得好,他年纪尚小时就长得很是好看,眉宇间还总是一股桀骜的戾气,宫里变态兴趣扭曲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那些个在宫里熬了一辈子的老太监,喜欢征服年纪小又傲气的孩子,以折磨他们为乐。

  这种事元嘉也见得多了,她不受宠,在宫里人微言轻,所以这种事她也是从来不敢多管的。

  救下周鼎完全是意外,她宫里的份例又没有送过来,但是炭火没有了,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亲自去敬事房要。

  那里的太监对着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把她赶了出去,说是想要份例,就去找管事公公。

  元嘉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带着人去找掌事的公公,一推开公公的房门,老太监当时手里正握着一条鞭子,周鼎则缩在墙角,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可眼神却像狼崽一样凶狠。

  老太监正在兴奋之时被打断,回过头来盯向元嘉。

  元嘉当时碰上这情况傻愣在原地,周鼎趁老太监一时不查,就直接窜了出去。

  还是身后的丫鬟拉了元嘉一把,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回神,脸都吓白了,转身就跑。

  再后来,周鼎就被调到她宫里了。

  听说好像是那个老太监故意把周鼎调来的,华露殿的差事向来是人人嫌弃的苦差事,由于周鼎机灵他再没找到机会下手,元嘉又好歹是公主,最后他想到这个两全的法子。

  周鼎跪在她面前的那一天,这个人骨子硬得跟铁石一般,他神色无波,语气却很坚定:“奴才周鼎,见过元嘉公主。”

  她把他扶了起来,后来她知道周鼎把她视为恩人,而像他这样冷峻性子的人,元嘉赌他对自己从此赴汤蹈火。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为了她宫里的份例,他能豁出命去敬事房偷,有时候被捉住,被打得鼻青脸肿也只是咬着牙把份例送过来,一言不发。

  元嘉不得宠,他就想尽办法帮她争宠。他不择手段,冷心冷肺,唯独对她上心细致。

  奴才是不会对主子上心到这个份上的,元嘉想,除了喜欢,那还能是什么呢?

  元嘉是万万没想过周鼎会像今天一样对她。

  华露殿现在的确是不缺衣少食了,朝阳宫的待遇还真是叫人眼红,区区一个奴才居然有这样多的份例。

  可是元嘉怎么满足,她想要的从来不只是守着一点紧巴巴的份例过日子。

  她想要父皇的宠爱,想要荣华富贵,想要这一生都像安云一样,被人捧在手心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好不容易有了转折点,可是周鼎居然在这个时候变了心。

  这怎么可能?!
  他就是脑子一根筋的人,她再了解他不过了,周鼎认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可是他怎么会变心?
  元嘉气得脸色通红,那宫女突然对她说:“……公主,安云公主的美貌,动上京啊。”

  元嘉心里还是觉得不相信:“周鼎不是看美色的人。”

  “可是他也绝不是贪恋荣华富贵的人,若不是安云公主如此美貌,他怎么会背弃您?”宫女说。

  元嘉心里有些动摇了。

  她还是决定要挣扎一次,提笔给周鼎写了一封信,交给那宫女:“你把这信给周鼎,我要试探试探,他是不是真被安云迷了魂!”

  宫女应下了。

  周鼎收到信的时候是第二天,他看见这信就觉得心里不安,这样的信件若是被人发现他就完了。

  他回到房里,偷偷摸摸拆开。

  ——周鼎,明日午后御花园假山一叙。若不来,本宫自去朝阳宫寻。

  周鼎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句,他手指紧紧捏住信纸边缘,眼里竟带上一点杀意。

  他现在居然想杀了元嘉一了百了!
  他呼吸起伏剧烈,先把信纸丢到炭盆里烧了。

  火舌把信纸舔舐得一干二净,周鼎努力回想元嘉救自己那一天。

  她是恩人,周鼎,她是你喜欢……

  真的喜欢过吗?

  周鼎突然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他那是真的喜欢元嘉吗?

  没有人教过他情和爱,他只知道过去元嘉就是他的唯一,他什么都能为他做。

  他也去偷偷看过话本,话本里说这就是喜欢一个姑娘。可是这不是,周鼎现在觉得不是。

  他觉得,比起元嘉,小公主每次怜惜他之时,那感受才简直让他青涩又不知所措,他惶惶不安,他想要靠近,靠近却又感觉胆怯。

  这跟话本里不一样,可是周鼎却在这感情里才找到了无法自拔的自己。

  他好似扑火的飞蛾,明知自己与她怎么会有好结果呢。以他卑微贱劣的身份,能呆在她身边都是荣幸。

  可他却还是完全失去理智,他什么都顾不上。

  话本里又说,发疯发癫才是欢喜啊。

  他对元嘉好,是一种近乎病态的理智,对公主,这种心绪都完全被她掌控才却真真实实是第一回。

  周鼎不知道哪个才是喜欢。

  可是有一件事他很清楚——元嘉比不上他的小公主一根手指。

  周鼎可以不要这条命,可是周鼎怎么可以没有那个姑娘。

  ——那个怜惜他,疼爱他,为他缝荷包,一心一意对他的尊贵姑娘。

  他要想办法,他得和元嘉,一了百了。

  其实这么多年了,周鼎这条贱命也早就还给元嘉了。虽然被她所救,可为了她,他也早就不知差点死了多少次了。

  周鼎从前是为了报恩而活,这么多年,也已经够了。

  周鼎现在是安云的,人和命都是安云的,是那个叫他好欢喜好欢喜的女孩子的。

  周鼎想到他,脸上就浮现出羞赧的笑来。

  是啊,安云就是最重要的,那他还纠结什么呢,他只想能与她永永远远在一起,就什么也不求了啊。

  床头那束鲜艳的梅花还在枝头热烈燃烧,周鼎伸手去触碰。

  那天在一片昏昏沉沉的光影里,女孩子亲手把这梅枝点缀在这里。周鼎记得她软嫩娇艳得如同这梅一般的双唇,这唇曾爱怜过他,叫他心尖猛颤,痴迷到不能自已啊。

  是他的公主……

  周鼎俯身,珍重地吻了吻那花瓣。

  是她……是,苏苏。

  周鼎脸上连同耳廓都忍不住羞红一片。

  ——苏苏啊。

  他偷偷地呼唤这个名字,这两个字好似有魔力一般,让他心安却又惊惶,让他舌尖发麻,身子酥软。

  不论怎么样,他不敢去赌,他不能承受——哪怕一点点失去她的痛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