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4)

2021-09-14 作者: 云枝煮粥
  第47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4)

  自从那天从大殿回来之后,云苏的精神就不好。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没有受冻,却吐了血,身子还一天比一天差了起来。

  皇帝急得是火烧火燎,太医说公主是有郁气在心,要把心情放松快了,这病自然也就好了。

  可皇帝实在不知道云苏心里到底什么心结,只看着她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下去,食不下咽寝不安席,问她,她却又什么都不说。

  “那个元嘉公主其实根本没有生多大的病,听说回去后吃了两天药就好了。”听雨一边查看云苏一会儿要吃的药,一边对听风抱怨道,“可怜我们公主却不明不白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元嘉公主不受宠,现在想来那天求到大殿门口,不过是为了见皇上邀宠。”听风叹了口气。

  “皇上去见了她一回吧?”

  “对,就一回。因为她的原因连累我们公主,陛下越发厌弃她了。”

  “话说公主到底是什么心结啊,见了元嘉公主之后我就没见过咱们公主笑了。”

  两人叹气,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门口的周鼎。

  少年被拦在门外,头发和身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雪花,他略略弯腰,身形修长,手里捧着一只玉如意。

  那玉如意的水色实在算不上很好,少年的手冻得发白,侍卫不让他进去,他就一直在这里这么站着,一动不动。

  听雨看见他就想起元嘉公主,心里有些不是很爽快。

  她上前道:“公主身体不适,不宜见人,你回去吧。”

  一看就是元嘉惹了陛下生气,陛下不见,就来烦扰她们公主了。

  要道歉这诚意也忒不好,公主随便把玩的一只玉如意都比这上乘。既然没有贵重之物,绣只香囊荷包都好,至少表明心意,拿着这么一只玉如意过来岂不是贬低她们公主?
  周鼎开口道,声音淡淡:“我们公主听说安云公主生病,心有愧疚,特地叫我前来探望。”

  “不必,公主还在昏睡,也不想见你们。”听雨毫不客气。

  周鼎却继续说:“奴才就在这里等安云公主醒来。”

  听雨气结,正想赶周鼎走,里面却突然传来细细的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奶猫似的,又软又弱。

  “听雨,你让他进来吧。”

  云苏本来就没睡好,半梦半醒,恍恍惚惚好像听见周鼎的声音,一下就醒了。

  听雨“哼”了一声,很不情愿:“算了,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你就进去吧。”

  说完,她端着药进了门。

  周鼎也没想到云苏居然会亲自开口唤他进去。

  他跟在听雨后面,刚一进入这闺阁,一股淡淡的香就飘入他鼻腔。

  那香几分是药香,还有几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花香,淡淡的清雅,还有几分春意温暖。

  “你是叫周鼎吗?”

  就在他还在发呆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小姑娘软糯糯的声音。

  他抬头去看,只见孱弱的姑娘靠在床上一个很大的靠枕上,手里捧着药碗,水润润的杏眸看着他,温温软软。

  她似乎是不太舒服,动了一下,满头青丝落下来,寝衣没拢好,露出半边已经发育得颤颤的雪白。

  周鼎顿时呼吸一重,他连忙低头,双手举过头顶,奉上玉如意。

  “元嘉公主送来玉如意,给安云公主赔罪。”少年半跪在地上,他低着头,虽是一副屈辱的姿势,脊梁却是挺直,弧度冷硬刚强。

  云苏“嗯”了一声。

  “听雨,收下玉如意吧,你先出去,我有一点点话,想跟他说。”云苏对听雨弯眸笑,“你放心,我会喝药的。”

  听雨没有办法,接过周鼎手上的玉如意,她走出房间,把所有服侍的人全部带了出去。

  周鼎不知道云苏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叫别人都出去了。

  可是他莫名其妙日思夜想了好多天的人就在面前,她乖乖地喝药,很听话,周鼎便微微抬头偷看她。

  她身子好像又弱了。

  安云公主身体不好阖宫上下全都知道,可是上回在那里见她时,她脸色虽然也白,但好歹有精神气,可现在是真的白得没有一丝活气。

  是上回着凉了?

  她现在是不是很难受?
  周鼎心里千头万绪,他跪在这里,有些后悔那天出的主意了。

  元嘉不受宠,其实那天她的确不是生的什么要紧的病,主要就是想借此得见皇帝。

  “周鼎,药好苦啊。”上面的姑娘突然开口,她皱着眉抱怨。

  周鼎心里一震。

  ——她,在叫他的名字?
  在叫他?
  “你来喂我喝药,好不好呀?”云苏故意软着嗓子撒娇,房间里炭火烧得“噼啪”响,地上的少年抬起了头,他犹豫了一下,可是对上云苏那双眸子,顿了顿,他说:“好。”

  声音半哑,动作微僵。

  云苏把药递给他,穿着白色亵衣的小女孩子低着头半靠在他胸前,她的举止实在太过于亲密了,周鼎有些喘,那片心口酥酥麻麻。

  啊……

  真要死。

  “我有点使不上力。”要云苏脑袋拱在他怀里,两只小手环住少年腰身,“你给我靠一靠吧,可不可以?”

  周鼎一只手端着药碗,一只手本来想推开她,却又听见她带着隐隐哭腔哭了一句:“呜……我好难受啊……”

  他放弃了。

  那手摸到她冰凉的小脸,周鼎简直不能理解在这么暖和的屋子里她的手怎么能这么冷。

  她的身子是有多差?

  他轻轻勺了一调羹要,吹冷,喂到她嘴边。

  女孩子张开小小的嘴,喝了。

  “好苦。”她又撒娇。

  周鼎这个人自小冷心冷肺,除了救过他的元嘉,他从来没给过任何人好脸色。

  一身骨头又冷又硬,十二岁遭遇宫变,他逃亡到这里,受过的屈辱不尽其数,他从来都是咬着牙扛。

  哪怕对于元嘉,十三岁为她所救,他觉得自己好像爱慕了她,也从来没有过现在这个姑娘给他的感觉。

  她娇滴滴的,身子纤细瘦弱,搂在怀里小小一只,撒一撒娇,就让他心软,想疼爱,一颗心都化成水了。

  荷包里还有半袋子蜜饯,本来是给元嘉的。

  可是云苏撒娇,他就拿了出来,喂给了这个娇娇,她软嫩嫩的舌尖舔过指腹,痒意顺着手指直直地传到心里。

  他低头,看见她居然露出一个笑,他觉得他简直——要醉倒在这里了。

   男主没有喜欢女配!男主没有喜欢女配!男主没有喜欢女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啦,敖宿小可怜怎么会喜欢除了苏苏以为其他人呢。只是之前女配救过他,让他有点懵懵懂懂的错觉。

    宝贝们,后面会有火葬场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