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偏执喜欢你(完)

2021-09-14 作者: 云枝煮粥
  第26章 偏执喜欢你(完)
  收集魔气的任务简直算是说得上很容易了,云苏虽然一场比赛获得了h大的保送,但她还是好好读完了高三。

  江戾则自从那天求婚之后就一直戴着戒指,很快就被注意到了,可是这位年轻有为的小江总相比之前采访的无所不忌,这回却是什么也不透露。

  “她还在上学,不打扰她。”这是江戾给外界的说词。

  高三毕业那年,刚高考完的那天下午,云父云母正在家里做大餐犒劳女儿,却没想到,当天晚上女婿就上门了。

  云母还吃过江戾关于“保护女朋友”这段话的瓜,说现在这么为女孩子着想的男生真难得,小伙子这么年轻又年少有为,还有就是那个眼神真的好苏好温柔。

  为此,云父对江戾是非常不顺眼。

  这天晚上江戾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老两口差点晕过去。

  云母是喜的,云父是气的。

  当晚云母特别热情地邀请江戾在家里住下来,晚上云父非常幼稚地要跟江戾拼酒量,结果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

  江戾只是脸红了,看上去还很正常,然后云母叫云苏扶他进房间休息。

  接着,云苏就知道他其实也醉了。

  她扶着江戾进了房间,他倒在床上,就在云苏要走的时候,他突然拉住她。

  云苏回头,只见江戾躺在床上特别认真地瞧着她,眼睛都不眨。

  “晚安啦,江戾,早点睡。”云苏轻声说。

  江戾仍旧看着她:“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啊?”云苏有点不懂他这意思。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江戾抓着她手腕,指尖摩挲她细嫩的皮肤,“你早睡,我早睡,咱两迟早一起睡。”

  云苏一下愣住,她咬唇,顿时红了脸。

  “我们俩能加个联系方式吗?”江戾举起手机,特别认真地看着她。

  云苏终于发觉他不对劲,她弯腰,笑道:“江戾,你喝醉啦。”

  “我没喝醉。”江戾说,他很固执地举着手机,“你长得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我们能加个联系方式吗?”

  云苏看着他:“真的想要?”

  江戾点头。

  云苏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那天,她说:“那你叫我一声姐姐呀。”

  江戾似乎怔了一下。

  “不是姐姐……”他挺较真地说,“该你叫哥哥,哥哥能疼你,真的。”

  云苏越发羞了,这人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她决定不哄他了,告诉他真相。

  “其实我已经是你女朋友了。”云苏托着腮,在他身边坐下来笑意盎然眉眼弯弯,“只是你不记得了,我们在一起都好久好久了。”

  江戾好像有点呆住了:“你……已经是我女朋友了?”

  云苏点头。

  “我们还,在一起很久了?”

  云苏又点头。

  江戾盯着他,竟然破天荒脸红。

  他又问:“那……我们有没有接吻,接吻次数多不多,你的嘴唇软不软……我是说……”他顿了顿,满脸期待地问:“我能不能……亲你?”

  云苏俯身亲了他一下,两人呼吸交缠,江戾情不自禁,摁住她的腰。他小心翼翼一点点舔舐,云苏呼吸不过来,脸憋得通红,他摸着她的脸,意犹未尽。

  “你好甜。”江戾说,“跟我想象中一样甜。”

  他拉着云苏的手,两人指尖轻轻扣住,突然又问:“宝贝,我是不是很爱你啊?”

  云苏垂眼看他,少年已经是一脸肯定,她回道:“是啊……”

  你很爱我,这一点,我真的很确定啦。

  两人先办了婚礼再办的结婚证,婚礼很盛大,影响也很轰动,大众猜测江戾的女朋友也实在是有一段时间了,婚礼的消息刚出来,网上就炸了。

  结婚那天,江戾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真的是完全绷不住笑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有记者采访江戾,这个依旧少年气却又沉稳的青年这一次全部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请问,您和夫人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江戾笑:“是一年前。”

  “那时候,是江家出事前还是出事后呢?”

  他握紧身旁女孩子的手:“出事前。”

  记者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夫人陪着您从最困难的时候过来的吗?”

  江戾回答:“对,那年过年,她从另外一个城市跑过来找我,陪我过新年。”

  “女朋友那个时候给了你力量吗?”

  “不能说力量。”江戾直截了当,“她就是我人生全部希望。”

  如果没有她,江戾这辈子永远不会有爬不起来的念头。

  “她给我希望,赠我温柔,我爱她,灵魂滚烫。”

  这句话很快就在网上传疯了。

  “呜,我就知道这又是个绝美爱情。”

  “小姐姐还好漂亮,美死我了,我好想rua!”

  “啊,还是学霸,好像是之前那个物理比赛的冠军?是不是?是不是?”

  “我去,真的!牛啊!”

  “话说一年前小江总说爱的那个人果然是女朋友吧?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都不信我!”

  “呜呜,妈妈我今天为爱情哭泣了。”

  程歉在电视上看见的时候,晃了一整日的神。他曾经不甘心,今天才终于领悟,他本就不如那天一脚踹开门的混混少年。

  江戾这一生宠爱妻子也是赫赫有名,云苏颇爱撒娇耍赖,他哄着,有时候参加活动人家都不愿意坐他们俩旁边,尤其是夫妻感情不好的。

  年纪大了以后,云苏开始不开心自己变丑,江戾就一遍又一遍地说爱她,在江戾心里,他的宝贝当然最漂亮。

  云苏去世的那天下午,心跳仪停止的瞬间,江戾亲了亲她的小脸,很怜惜。

  你是人间寥寥,我想与你长眠一场。天上的星河不是河,星星掉进怀里,它在罐子里,每一颗都说——江戾,我爱你。

  宝贝,江戾也爱你。

   我发现我这个是真的短,粥粥希望我可以一次比一次做得好,谢谢你们陪着我啦。

    比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