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偏执喜欢你(22)

2021-10-03 作者: 云枝煮粥
  第22章 偏执喜欢你(22)

  江戾第二天到底还是给云苏打了一个电话,到底还是没舍得一声不吭给她扔下。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女孩子的声音传过来,带着点细细的、拼命压抑的、难以察觉的哽咽:“江戾……你,是不是更忙了呀?”

  她当然知道江家出了事,她能想象江戾的生活估计现在是一团糟。出事的时候她很急,但又不敢贸然给他打电话,很怕打扰他。

  所以就打算,干脆新年的时候去找他好了。她陪江戾过新年,和他十九岁生日。星星和千纸鹤她现在都已经叠好啦。

  江戾心软,“嗯”了一声:“好忙的。”

  所以,不要很生他的气,他可以哄一哄的。

  可是云苏却一点也没生气,她实在太懂事了,她说:“江戾,你好好加油,我一直等着你的。”

  眼泪从江戾眼睛里流出来。

  ——这个傻姑娘啊,她到底知不知道江家出了什么事?她到底知不知道江戾现在欠了多少钱?
  “江戾,我知道最近发生了一点事,但是你不要着急,你答应我……”云苏顿了顿,“我们不分手,好不好?”

  她什么都不在乎啊,跟江戾在一起,再苦也就是这一世,别说只是这一世,哪怕这辈子都吃苦,她都不在乎。

  只想跟他在一起,想和他经历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哪怕生活以后真的一地鸡毛,再痛苦她也愿意的。

  江戾听见这句话是真的绷不住,他手捂住脸,眼泪流下来:“好……”

  就算他自私吧,苏苏,江戾也不想跟你分手。

  除非最后他真的注定要烂在泥里,否则他死都不放手。

  电话那边小姑娘好像一下就高兴了,语气都欢快了一些。

  “真的呀?”她满怀期待。

  “嗯。”江戾点头,对着手机亲了一个,“江戾爱你。”

  最爱你。

  孟平第二天就发现江戾跟疯了一样,比之前还要拼命。

  昔日江家肆意的少年人完全抛下尊严,他甚至学会了低声下气,符斯的钱他到底还是要过来了。

  他好像押上一切,到死都要把这个局翻盘。

  他去翻监控,盯着画面屏幕日夜不眠;他去找通话记录,熬得眼睛通红也舍不得眨;他用身上最后一点买通人,自己却连泡面都舍不得吃,白水咽馒头是家常便饭。

  直到除夕夜这天,案子依旧进展缓慢。

  孟平都在这天回去了,他毕竟要回家过年。江戾坐在桌前,这两天很忙,他好几天没有洗澡,屋子里也是冰冷的,他开着一盏灯,努力地核对资料。

  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外面一片欢呼,春节算是正式到来了。

  江戾起身,打开屋子门,到处欢声笑语,哪怕在他这个小巷子里,春节的气息也还是透过破烂的围墙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他定定地看着天上的烟花,五颜六色,他就觉得他的姑娘也应该有这样一场烟花秀。

  漂亮的,盛大的,才配得上那么好那么温柔的她。

  就在他傻愣愣发呆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声音,细细软软,再烟花炮仗里有点难以听见,,却很坚定。

  “江戾!”

  他第一次没在意,以为自己幻听。

  “江戾!”

  这回近了。

  他心脏突然漏一拍,一回头,只见巷子尽头一个姑娘穿着厚厚的白棉袄,手里还抱着一个大罐子和一个蛋糕,她扬起笑:“江戾!”

  这次他听清楚了,可是人也傻了。

  云苏跑过来,手上提着蛋糕,把一只装满星星的罐子递给他,她笑得比天上的烟花还要灿烂,她说:“江戾,新年快乐,生日快乐啊。”

  他眼角发酸。

  小小的出租屋里,少年把少女安置在唯一还算比较干净的床上,自己忙忙碌碌收拾屋子。

  文件、垃圾、衣服全堆在一起,看上去实在太乱。江戾忙着忙着,身后面女孩子突然搂住了他的腰:“江戾,你别忙了,我们过生日好不好?”

  细白的小手围绕住他的腰,江戾惊了一下:“别,我衣服脏了。”

  云苏却毫不在意:“没关系的嘛,我们来吃蛋糕。”

  她跟只快乐的小鸟似的,飞奔着就去把蛋糕拿出来,摆好放在江戾面前,插上十九根蜡烛。

  她低着头,拿着打火机,垂眼一根一根点得特别仔细。

  烛光映在她小脸上,好久,她说:“江戾,许愿啦。”

  少年于是闭上眼睛,听话地许了一个愿。

  他其实早就不相信这个玩意儿了,可是今晚他还想要再相信一次。

  ——希望江戾变好,云苏和江戾,永永远远在一起。

  吹完蜡烛,云苏就开始切蛋糕,她很好奇地问:“江戾,你许了什么愿啊?”

  江戾说不告诉她,说出来就不灵了。

  云苏哼了一声:“不说就不说。”

  弯腰的时候,云苏刘海往前面一垂,突然,江戾好像看见她额角有个伤口,他一下按住她:“苏苏。”

  “啊?”云苏停下动作。

  江戾捧住她的小脸,手指扒开刘海。

  血红的一块,挺深,整个血肉模糊。

  江戾心都在发颤,云苏有点慌,连忙把刘海又放下来:“就是之前不小心磕到了……”

  江戾看着她。

  云苏有点委屈:“你之前……不理我,我难过,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江戾抱住她,他手臂肌肉绷紧:“……对不起。”

  “不用你说对不起。”云苏柔软的唇印在他脸上,她也抱住他,“我一点也不怪你,江戾,你相不相信我爱你。”

  爱这个字江戾心里嘴边对云苏说过很多回,可这是小姑娘第一次对他这么说。

  这实在太过于郑重了,郑重到,江戾觉得在做梦。

   跟你们说个小秘密,本来这两个今天要分手的,我都写出来了,可是太刀了,我又改了。

    粥粥多么善良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