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吻?

2021-09-18 作者: 玄琋
  第33章 吻?
  玄天卧室中······

  “怎么样?”玄天一脸凝重的看着老道。

  “灵魂算是修复了,不过夹杂的妖气,贫道没办法弄出来。”老道擦着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玄天说道。

  “圣尊,既然您这般在意这个女娃娃,为何不亲自出手?!”老道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玄天单手掐住两眉之间,显得很是疲惫。

  “我可能是消失了一部分记忆。”玄天语气疲惫,带着些许无奈。

  “老大身上有个很厉害的诅咒,同时也有一个很厉害的禁制。”站在一侧的柳宁看了眼玄天,得到许可后说道。

  “诅咒会定期发作,为了老大突然暴走而毁灭这个星球,在他诅咒发作之时,身体的禁制也会触发。现在的老大可是说是体能超凡的平常人而已。”柳宁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的说出。

  但没有说出诅咒的处罚机制和类型,看来开始放着老道的。

  玄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圣尊,魔天尚有您人间历练时的金身,说不定可以助您找回一部分记忆,不如,随贫道回去试试何如?”

  老道压根没将诅咒之事听进脑子,毕竟在他的心里,玄天圣尊是无敌的。

  他的想法很简单,毕竟玄天在他们魔天的典记中就已经上万岁了;估计是人间待久了,记忆乱了,说不定找回来就好了。

  玄天转身,坐到了大床正对面的贵妃榻上,疲惫的斜靠在榻边。

  “安置好这两个丫头,我随你去试试。”

  玄天担忧的看了眼床上双眼紧闭,满头汗水的蝶舞,和一旁被推上来安置在临时床上仍旧昏迷的韩菲,还有同样被安置在临时床上的王猛。

  “以后不要叫贫道,我不喜欢听。”

  玄天没由来的接了一句,闭上眼睛,似乎不想有人在打扰他一般,摆了摆手。

  张良就带着所有人去了隔壁的办公室等候。

  就在玄天苦思冥想,自己为什么会消失一部分记忆之时。

  “嗯~”

  一声轻喘将他带回现实。

  玄天几乎是在轻喘声传入耳中的同时,从贵妃榻上弹射起来。

  “小蝶?”

  玄天试探的询问。

  “······”

  蝶舞迷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呆滞的看着四周。

  房间外,办公室内的张良和王猛,还有柳宁与秘书凌,听见屋内的动静,鱼贯而入。

  只有想要给大家讲玄天历史的老道,慢人一拍。

  “诶?~什么情况,我这还没讲圣尊大战黑化的刑天呢,你们怎么都走了啊!”

  老道不满的起身,慢悠悠的向连接着玄天办公室的卧室走去。

  当老道看见了已经醒来的蝶舞时,很是惊讶。

  他虽然修复了蝶舞受损的灵识,也填补了受伤的灵体,将其重新引回肉身。

  可这种程度的灵损,没有三五天是很难醒过来的。

  ‘这娃娃还真是天生极品’老道看着面色苍白的蝶舞心中感叹。

  而蝶舞坐起来后,觉得自己的右肩就好像被人用铁拳锤了一般,疼痛难忍。

  “嘶!~~”

  用左手轻轻的揉着,又看了看面前的众人,似乎想起了什么。

  赶忙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还是穿着看电影时的衣服,松了口气。

  “小菲怎么样了,我找到她的天魂了,她····好了吗?”

  她直接将令她牵挂的问题问出。

  张良闻言在怀里摸了半天,才将那小小的竹简掏了出来。

  “给,这东西认你为主了,我们打不开,暂时没法救她。”

  张良一边将竹简递给蝶舞,一边用眼神示意,她的妹妹就躺在离他不远的临时活动床上。

  看见面色红润,如同熟睡的韩菲,蝶舞松了口气。

  又看了看韩菲身边的王猛,疑惑的盯着王猛眼睛上的白布问道:“他···还活着吗?”

  “嗯。”玄天看着蝶舞无异也松了口气,回答她。

  “那为什么要蒙白布啊?”

  “他用了召唤术,眼睛会超负荷,这是在治疗。”张良没好气的白了蝶舞一眼回道。

  “没事就好。”蝶舞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反而让张良觉得自己刚刚的语气是不是有些重了,讪讪道了句谢。

  “现在可以救我妹妹了吗?”蝶舞对着张良微微点头,此时已经打开了竹简。

  “我来,我来,这个我拿手。”一直插不上话,又不知道干什么的老道,突然兴奋的走向蝶舞,接过了竹简。

  “三清上神,听我差遣,魂神聚灵,根须不减,流亡之日,大罗神仙。魂归之时,人杰地仙!”

  老道看出了这丢魂的孩子并不是普通的人柱,而是难得的上仙人柱。

  便念起了请神回身咒。

  咒毕,房间内便阴风大作,吹得众人衣服哗哗作响。

  可是竹简却迟迟没有反应,反倒是老道腰间的葫芦晃得厉害。

  可惜众人在这阴风大作的房间内,完全没有在意那个葫芦的异常,当然也没有发现竹简的端倪。

  就连葫芦持有者的老道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葫芦之中的变化。

  他仅仅以为,这魂魄在精灵简中时间太长,有点虚弱而已。

  于是全神贯注的将自己的灵力化成丝缕,小心翼翼的注入竹简之中,帮助这个魂魄恢复灵力,以便顺利回到肉身之中。

  随着老道灵力的注入,竹简开始发出微微白光。

  很快一个红色的影子从竹简中飞了出来。

  毫无征兆地一掌打到了老道的胸前。

  老道顿时一口鲜血喷出。

  红色身影轻轻一挥手,就将老道的吐出的血拍散,顺便将老道拍飞出去。

  张良看清状况后焦急大喊:“是鬼将,大家小心。”

  说着唤出了雷神杵。

  柳宁也叫出了他的蛞蝓。

  就连凌也掏出了口袋中的匕首。

  全员都是高度紧张的应战状态。

  忽然一个好听的声音打破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胆子倒是不小,连这里的主意都敢打。”

  不知何时站在门边的虞美人,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一边把玩一边说着。

  但并没有要战斗的意思。

  而玄天突然起身,轻描淡写的走着,不屑的朝着逐渐实体化的影子走去。

  “老大小心,是三级鬼将!你····”

  柳宁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影子就在离玄天几厘米的位置消散了。

  “老大··你好了?!”柳宁第一个反应过来,高兴的差一点跳起来。

  “小菲!!!”蝶舞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惊的大叫。

  “无妨。”玄天走到蝶舞面前,坐在蝶舞身边:“那不是你妹妹的天魂。”

  语气暧昧至极,然后对着蝶舞的嘴吻了下去,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

  一丝柔软滑入口腔,似是翻搅。

  蝶舞瞬间脸红如蟠桃,双手用力,呢喃出声,想要推开玄天。

  可此时的玄天却从蝶舞的嘴中吸出一股雾气。

  为了让蝶舞看的真切,玄天自己还在雾气上加了浓郁的黑色特效。

  本想推开他的蝶舞,因肩膀处剧烈的疼痛,使得她睁开双眼动作也停滞了几秒。

  就这几秒她看见了玄天将唇依依不舍的挪开,还有那条从她口中飘出的黑雾。

  蝶舞呆呆的看着那黑雾,似乎明白了什么。

  关键的是,嘴角含笑的玄天是不是有点太帅了?蝶舞不自知的看的有些呆了。

  反应过来的蝶舞知道玄天在帮自己,关键还是太帅了,忽的为自己刚才的种种行径感到羞愧。

  别扭的说了句:“谢谢”

  而玄天,转过头,眼中皎洁更盛,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唇:“你被妖气侵入。”

  “谢谢你。”

  “嗯。”玄天别扭的回着。

  此时众人已经要给玄天行磕头大礼了,这斯太不要脸了吧。

  ‘还那么有心机的给自己加特效?!’

  ‘不愧是老大。’

  ‘冰山美男果然都是闷骚大佬。’

  众人纷纷心中腹诽,但面上却是无比正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