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豪华的地狱

2021-09-23 作者: 玄琋
  第14章 豪华的地狱

  苏醒过来的蝶舞看着四周的景色:“我死了吗?”

  “这地狱不错很豪华!”蝶舞看着落地窗和身上的被子赞道。

  “你家才是地狱,你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家都是地狱。”话音刚落的蝶舞听到一道怒气冲冲的男声。

  凌本来是发现了蝶舞要苏醒的迹象,好心去给她倒杯热水。

  谁知刚进屋就听见这个女的评价他设计的房子是地狱,这房子有那么不堪吗?
  蝶舞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

  一个看起来像大学生一样的男孩,身上穿着与他娃娃脸不搭的姜黄色西服套装。

  身高大约有170公分,干练的黑色短发。

  毫无血色的肌肤上小巧的鼻子下惨白的唇紧抿着。

  细长的眉下大大的杏仁眼愤怒的看着蝶舞。

  ‘这男孩怎么看都有一点女人像啊,而且好像身体中没有血液一样。’蝶舞心想。

  三秒后她反应过来,急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以为我死了。”

  “你死了?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地府吗?看来有必要带你去真正的地狱看看。”凌的声音提高了八度,甚至蔓延出了微微杀气。

  而这一幕刚好被回来的玄天和虞美人看见,玄天微微皱眉厉声道:“凌。”

  凌瞬间感觉浑身置于冰窟一般,浑身僵硬低头不语。

  手里的茶盘与装满水的玻璃被因颤动而碰撞发出细微的声音。

  他不知道老大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为了这个女人呵斥他,还发这么大的脾气?

  凌真的怕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害怕的他不敢在抬起头。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哪里疼。”玄天走到蝶舞身前,俯下身语气温柔的都能滴下水与之前呵斥凌时判若两人。

  蝶舞定定的看着玄天的脸,几秒过后她终于想起了一切。

  嗖的从床上蹦起来:“小菲!!!我妹妹韩菲呢,就是那个怪物变成的女孩!她,她还活着吗?”

  蝶舞激动的摇晃着玄天的双肩说到是否活着的时候,声音极小,似乎不敢说出口一样。

  凌见蝶舞这样没有礼数正要上前阻止,却被玄天摆手示意他停下。

  “她在楼下,只是······”玄天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妹妹少了一个魂魄。

  而他们带回来的骷髅鬼傀上也没有了那女孩的魂魄,想必是魂魄逃离了,应该还留在出事的地方。

  蝶舞闻言,跳下床快步的跑到了门口,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知道韩菲在哪个楼下。

  转过头抓着裙角弱弱的问道:“能带我去找她吗?”然后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玄天看着表情犹如受伤小猫咪一样的蝶舞,脸上不易察觉的一抹红晕飘瞬间飘过。

  起身抱起蝶舞,温柔的说了句:“我带你去。”就向电梯走去。

  身后的凌,被温柔的玄天惊到了,甚至忘记了刚刚的恐惧,不敢相信的猛揉着自己的眼睛。

  甚至还重重的拧了自己手臂根部一下,确认这是不是在做梦。

  事实证明他不是在做梦,因为他用足了力气掐的很痛,现在正呲牙咧嘴的揉着手臂,而原本手中的水杯早已摔倒地上,碎了一地。

  玄天慢悠悠的按下六层的电梯按键,希望时间可以过的慢一点。

  蝶舞则是在玄天的怀里各种的不自在,但是她不敢乱动,因为她已经回忆起晕倒之前的所有事情了。

  自我欺骗的大脑也终于接受那一切都是现实的事实。

  现在的她非常的清楚这个抱着她的男人不简单。

  不,应该说是非常厉害,而且若是小菲真有什么事还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

  关键的是蝶舞浑身痛到想动也动不了。

  最最最主要的是,蝶舞在他身上找到了久违的安全感,以及一种莫名想哭的熟悉感。

  而且玄天还是她的救命恩人,这让蝶舞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玄天的脸‘真帅啊~’蝶舞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红着脸将头低下。

  说实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还是很享受这个公主抱的,甚至希望这个男人能成为自己的私有物品。

  时间在这个电梯里似乎过的格外的快,仿若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六层。

  电梯门打开后,两人内心都有这不同程度的遗憾,却强装着镇定。

  蝶舞为了隐藏自己的情绪,开始观察起六楼的装潢,首先映入眼帘是一面乳白色的墙,看起来并不刺眼却很舒服。

  左手边是一个奶白色的大门,走进大门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几排病床。

  每一张床上方的天花板都有布帘轨道,每个轨道上整整齐齐用蝴蝶结系着素白色的帘子。

  在尽头一排的病床后几张大大的素色屏风隔开了房间。

  玄天抱着蝶舞一直走到屏风后面,这里的墙上画着一个漂亮的百合花图纹,图文的后面是一个办公室大门。

  玄天在那个门前站定,语气淡淡的说:“是我。”门就应声打开了。

  蝶舞发现这里相对外面略显简陋也有些昏暗,但是房间非常的大,房间的正中间有一个大大的炉鼎。

  这炉鼎很像西游记里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但之华丽很多。

  炉鼎上镶嵌着无数好看的宝石,在昏暗的环境中闪着微弱的七彩光芒。

  炉鼎右手边不远处是几排摆放着各种化学试剂、看不懂的标本罐,以及烧杯,滴管之类的东西。

  左手边的不远处是几排摆放着小型药碾子、草药簸箕、捣药罐,捣药锤等中药制造工具和一些零散的中药材。

  这个工作台后是一整面墙的中药收纳柜,有点像中药店抓药间的小柜子,只不过这里是放大版本的。

  炉鼎的正后方不远处是用透明帘子挡住的几张单人病床,正中间的三张床上躺着两女一男。

  蝶舞一眼就认出了躺在最右边的韩菲,毫不在乎自身疼痛,挣扎着跳下地,咬紧牙关跑向韩菲的病床。

  一把抓起韩菲的手,呼唤道:“小菲,小菲,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小菲醒醒啊。”

  可是韩菲却毫无反应,人就这样沉沉的睡着。

  “小菲,我是蝶舞啊。”蝶舞焦急的泪流满面。

  ‘蝶舞?原来我的小蝴蝶一直都没变啊······’玄天听见蝶舞说出名字后心里一暖,又看着蝶舞哭花的脸不禁心疼。

  “小菲,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你回答我啊。”蝶舞看韩菲一直没有反应,转过头求助般的看向玄天。

  “她丢了一个魂魄,暂时听不见你的声音,你别急。”玄天温柔的一边说着一边向蝶舞走去。

  “丢魂?”蝶舞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

  不过很快就镇静下来,她听老爹说过丢魂的人半夜去十字路口,亲近之人拿着这个人的贴身衣物,一路喊着这个人的名字回到家里把丢失的灵魂带回来就好了。

  等丢魂的人醒了,在回到那个十字路口,将叫魂用的东西合并纸钱一起烧掉。

  再对着路口说点好听让野鬼觉得好听的话就没事了,而这一系列操作在民间被称之为叫魂。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