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剑意与蕴意桃枝

2021-09-13 作者: 介·亭
  第6章 剑意与蕴意桃枝

  “炽天使呀,这个名字不错呀。”

  一道慵懒的从牛车上的茅草堆传来,

  “老师不给你逮一只凤凰来给你做第一魂环,那都对不起这霸气的名号。”

  一路上,昆兰向千浔解释了自己的炽天使,他现在感觉有两重形态:
  第一种形态是普通状态下的炽天使,但此形态依旧是极致高温的超级武魂。

  第二种形态就是核热炽天使,这种形态相当于是自己的搏命状态,一旦释放,体内的高温和热量就会像核聚变一般无休无止,无穷无限,同时周身还会伴有强烈的伽马粒子形成自己的核热领域。

  但昆兰自己也没法掌控核热炽天使,现在他也没办法主动释放。

  这时,听见千浔还在絮絮叨叨地,驾驶牛车的昆兰不禁捂住了耳朵,一路上他不知道忍受了千浔多少的骚话。

  本来昆兰打算一路徒步走到星斗森林,反正他正常赶路的速度也可以维持在自己超速的四分之一,日行千里没有问题。但千浔却走了没几步路就拦下了一辆牛车,二话不说就说服了人家,自己霸占了牛车。

  不过昆兰看见他给了别人一枚金币,倒还觉得千浔有点良心。

  “老师啊,我们这要多久才到啊?”昆兰实在忍不住道。

  过了好一会,身后悠悠飘来,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急躁,老师现在就在教授你修行之道。”

  “你看到一路而来的风景和人物了吗,不要走马观花,要用心感受。”

  “你难道不能体会为师的良苦用心吗?”

  “为师起初还道你有惊世之资,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明白吗?”

  昆兰听他讲完,说道,“但我怎么觉得你就是想在牛车上躺平……”

  这时,昆兰停下了吐槽,他把缰绳收紧,控制身下的黄牛停下。

  身后陷在草堆中的千浔也冒了出来。

  昆兰转身看向千浔,“老师,有情况。”

  血族敏锐的嗅觉使他捕捉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而千浔则是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感知。

  “是前面的村庄,有人在屠村!”昆兰瞬间发动极速,千浔也没阻拦,他也跟了上去。

  ……

  天斗、星罗和星斗大森林交界处。

  这个地区属于三不管地带,两大帝国的流犯、武魂殿通缉的邪魂师都聚集于此,而魂兽也经常袭掠边界的村镇。

  一道道身影正在村落里交错,他们手提砍刀铁棍,身后一路上布满鲜红的血浆。这两个猥琐的身影终于把惊慌奔逃的年轻女人一前一后地堵了起来。

  站在前面的高个子舔了舔嘴唇,催促道女人身后的胖子,“快点,老大只给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这次我先来。”

  说完他就走向女人,刚迈出一步路,高个子就被一拳击飞撞在一旁的土墙上,随后整个身子直接软在地上,死了。

  对面的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他就感觉从前往后绕了一圈,是自己的脖子,随后瘫了下去。

  “快走。”

  女人这时才发现是眼前这个黑衣少年帮自己解除了危机,随后他又消失不见。

  女人怔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飞快地逃去。

  ……

  昆兰快速地呼吸着,他把自己的心率加速到最快,极速和巨力的组合让他快速地收割着这些恶人的生命。

  轰!
  又是一次撞击,一名匪贼被埋进了塌陷的土墙中,昆兰再次转身出拳,击断了另一人的肋骨,又是一记锁喉一掰,瞬间解决。

  这时昆兰一闪身,躲过了一击偷袭。

  现身的是一名白衫青年,他的周身环着一白一黄的两道光环,紧接着又是三人出现,周身环绕着相同的光环,最后一人身上竟多出了一道紫色的光环。

  “三个大魂师,一个魂尊。”

  昆兰默念道,这些应该是这伙人的依仗了吧。

  “老大,这小子杀了我们几十号弟兄。”

  先出现的白衣青年扭头对那魂尊说道。

  “你是什么人?”

  那名魂尊盯着昆兰,这个看起来才一米五六的小孩就瞬间杀了自己的几十个手下,虽然他们都是普通魂士,但常年刀口添血的直觉告诉自己——极度危险。

  昆兰嘴巴微张,漏出了他的两颗尖尖的虎牙,因为血族的体质,他的虎牙很尖,就像电影里的吸血鬼一般。

  “杀你的人。”

  极速!
  昆兰瞬间朝最近的白衣青年突进,对方刚刚回过头,还没有任何准备。

  “太慢了。”

  昆兰欣赏着对方脸上的惊恐,他出拳,直接贴在其胸口,紧接着又是两拳,轰在了另外两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大魂师身上。

  昆兰越过倒地的大魂师,他静静地看着仅剩的魂尊,他不会担心身后的大魂师会不会突然起身对自己发动偷袭,面对自己的贴身,就连力量型的战魂尊也不得不认真。

  毫无准备的三个小小的大魂师,只有死。

  那名魂尊魂环先后亮了起来,他算是反应了过来,这个连武魂都没出的黑衣少年有多恐怖,自己从现在开始要拼命了。

  昆兰冷冷地盯着这名魂尊,“连懦夫都不如!屠戮无辜的弱者,你不配做人!”

  匪徒魂尊亮起了紫色的魂环,他的身子在一层层黑光下壮实了几圈。

  他没有说话,现在他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杀死这个诡异的少年然后逃离,不然以对方的速度,自己根本不敢转身。

  “第二魂技·黑犀冲刺!”

  他大叫着,仗着第三魂技“黑甲附体”对躯体的防御强化对昆兰冲去。

  昆兰轻轻侧身,对着这名魂尊的侧面就是一击,打断了对方的冲势。

  紧接着,他又是一拳砸在其背后,把他击穿进了身后的墙院。

  昆兰皱了皱眉头,他感觉自己的力量被那名魂尊身上的黑甲给抵消了大半。

  “第三魂技吗?好强的防御力。”

  自己刚刚的一拳,怕是超过了千斤,这样的威力血祖也受不了。

  昆兰看着从墙洞中走出的黑影,对方的眼神中开始显出一点点信心,显然昆兰的攻击并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昆兰看向地面的残剑,目光闪烁。

  这时,耳边传来了千浔的声音,“试试武魂。”

  昆兰打消了用剑的念头,他也想试试自己的武魂实战。

  “炽天使。”昆兰低声轻唤,随后他的眼眸中瞬间燃起金焰,赤红的火焰瞬间附着上昆兰的右臂。(这里炽天使就是昆兰的第一形态,而第二形态释放的话会专门介绍的。)
  极速!出拳。

  一条明艳的火线在空中划过。

  包裹着赤红的火焰的拳头瞬间贴在对方的胸口的犀甲处,然后毫无阻拦地融化,贯穿,从其背后穿出。

  昆兰收回右臂,那名魂尊已经倒在地下。

  刚才极致的高温瞬间就烧焦了他的躯体和动脉血管,他就这么干瘪地躺在地上,胸口的血洞还冒着赤红的火光。

  昆兰看着自己的右臂,其上极致的高温并没有对他产生的丝毫影响。

  意念一动,他将自己的武魂收回,周身也瞬间暗淡下去。

  这时,千浔出现在了昆兰的身旁。

  他用不知哪来的木条戳了戳冒火的尸体,惊叹道:“这就死了……这火还挺厉害的,嗯?烤着了烤着了!”

  他赶忙收回手里的木条,忙慌慌地对着起火的尖端吹去。

  “我靠,吹不灭?”

  千浔无奈之下,左手清光亮起,赤色的火焰才缓缓熄灭。

  他把那柄木条收入随身的魂导器中,对昆兰说着,

  “这是一个小型的匪徒团伙,我帮忙把刚刚逃跑的都送下去了。“

  “走吧,这是三方势力的交界处,离星斗边界也就不远了。”

  昆兰看着残破的村庄,沉默了片刻,他开始明白了千浔之前的意思,随后也跟着千浔离开了。

  ……

  “三个势力都想占有,尤其是天斗和星罗都想插一脚,都最后就是谁都不管。”

  千浔对昆兰解释道。

  其实昆兰心里也知道,不单是这里,原世界中但凡牵扯到领土纠纷的地区,都会特别乱。

  这看上去是那些无恶不作的匪徒、恶贼的祸害,其实本质上还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势力背后的拨动和放任。

  “唯有强大,才是乱世的根本。”

  昆兰不禁感叹道,亘古不变的法则。

  “刚才其实你还有其他手段吧?”

  千浔问道,他留意到昆兰最后看了眼地上的残剑。

  昆兰望向千浔,“对,我确实留有余力。”

  “你会用剑?”

  “嗯。”昆兰没有对千浔隐瞒。

  原世界的一千年里,他在古罗马格斗场就学习了各种招式,其中他最擅长的就包括剑术。

  昆兰在军团中当上元帅后,皇帝特意为他铸造了一柄骨剑,取自西伯利亚雪熊最坚硬的掌骨,柄把处雕双目圆睁,刻有“MARS”,意为战神,可惜在与血祖的最后一战中毁于核爆。

  千浔说道,“你这小子可真让我大开眼界,看看你还有多少让我吃惊的事。”

  接着他继续问昆兰,“知道什么是剑意吗?”

  昆兰听了,他知道“剑意”这个概念,这是东方那边的剑士追求的一种虚无缥缈的意境,但昆兰千年来受西式影响重“术”而不重“意”,甚至认为“剑意”不过是一些人幻想出的罢了。

  他看向千浔,显然是让千浔继续说下去。

  千浔拿出他的那根木条,昆兰这次认出了,体术测试的时候千浔也用过。

  “闭上眼,用指尖去接触枝头。”千浔说道。

  昆兰也没犹豫,他触碰到枝头,放空心神。

  一瞬间,清风贯空,他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剑鸣。

  如垂天之翼,绵延万里。

  昆兰睁开眼睛,千浔笑着对他说道:“这是剑意,也是我的武魂——风云。”

  他把木条递给昆兰,“这把蕴意桃枝为师就送给你了,记住,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忘记自己的招式。去好好理解其中的蕴意,什么时候悟了,什么时候你就有自己的剑意了。”

  “走吧,天快黑了。我们找个地方歇息,明天去星斗内围看看。”千浔说道。

  昆兰听了,“老师,我们不是说去外圈看看吗?去内围干嘛?”

  千浔盯了一眼昆兰,心道,“之前老子还不知道你怎么能打嘛。”

  他解释道,“你的体质早已超过了百年魂环要求的界限,明天咱们去看看内圈的千年魂兽。怕什么,来什么有为师罩着。”

  随后他回过身,小声嘀咕着,“没准万年魂环也受的了,我滴个乖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