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快 躲开!

2021-09-23 作者: 竹南烛
  第87章 快 躲开!

  弯月轮没了。

  玄棺什么事都没有。

  他能感受到弯月轮的存在,弯月轮却无法回应他。

  馨馨看得紧张,手心里捏出一把冷汗。

  她怕扈明锐撑不住,萌生出死志,到时候与玄棺同归于尽就不好了。

  “忍住,别去!”杨云劝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扈明锐精疲力尽。

  痛心、委屈、愤恨、绝望……这些情绪涌上心头……

  “要杀就杀,你到底要怎样?”

  明知他舍不得死,却要逼他上绝路。

  他真的,很想好好活着,做一个人。

  他不想这样的,他快受不住了。

  “你们别逼我……”

  就在这时,帝倾君回来了。

  玄棺“哗”一下竖起,挡在扈明锐前面。

  扈明锐哭了,鼻青脸肿,浑身狼狈。

  玄棺倒是不在意帝倾君发现,就是扈明锐这副样子,好毁形象,挡一挡。

  白天拉风的男子,晚上会哭的孩子。

  帝倾君来,玄棺忙着挡扈明锐去了,这会抬头一看,帝倾君一身血污。

  它的第一反应是:“你把他杀了?”

  第二反应是:“那宝藏呢?”

  棺材后听到这句话的扈明锐一哽。

  “那魂魄怎么处理的?”玄棺又问。

  帝倾君开口:“先不说这个,我们快离开这儿。”

  玄棺紧张道:“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它心里反复咆哮着的是:宝藏呢?宝藏呢?

  问出来的话却不似它心里所想。

  玄棺背后的扈明锐压着哽咽的声音道:“或许真的有一些宝物,但他却藏得很好。地宫机关一开,宝物恐怕都进深渊里去了。”

  “我还没问,那下面是什么?”玄棺问。

  扈明锐摇摇头,玄棺心念一动,把他收回棺中。

  扈明锐没有反抗,直接进去了。

  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是被绑住限制在角落里了。

  因此他也看清了棺内的场景。

  棺材的正中央,阵阵黑雾包裹着一团光雾,里面躺着一柄剑,剑的两面和剑柄各漂浮着一条纹路,上面的还有一丝雷鞭的气息。

  “废物利用嘛……”玄棺说。

  它之前囫囵吞枣吃了很多东西,吃多了了,总有一些不消化的。

  帝倾君带它打魔神抢雷鞭的时候,它就发现雷鞭其实是块好材料,再加上被黑荆棘弄得节节断裂,碎在棺中。

  它忽然灵光一闪,觉得提取雷鞭的精华出来应该适合铸造武器,它立马动手,从自己肚子里抠出某些不能消化的东西,开始打磨……

  那时候帝倾君还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所以它最后决定打造一柄剑。

  七七四十九日,日更夜辍。

  它要抽时间完成这件事,给帝倾君一个惊喜。

  所以有的时候它不是很方便,帝倾君要打魔神的时候,它就想等一等,再等几天。

  等它做好收尾工作,就能大施拳脚帮她打架,她就有一柄不算太辱没她的武器了。

  玄棺和扈明锐同时开口:
  “这些铭纹哪来的?”

  “我可不是为了她,我只是防止自己沦为她的打架的器物。”

  帝倾君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若是遇上强大的敌人,免不了要用它凑合。

  帝倾君抡棺材砸人……那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我信你个鬼!心口不一,谎话连篇。

  扈明锐不想与它讨论这个问题。

  “你说那个啊,我仿的!”玄棺骄傲道。

  帝倾君喂了它几个铭石,上面就有这玩儿。

  真实伤害换真实奖励,玄棺只想笑。

  从未见过如此抠搜的天道。

  弄了些掺了水分的垃圾出来敷衍了事,真当她们不识宝呢?
  除了铭石上附着的铭文。

  那是被人忽略的好东西!

  也是天道丢出来忽悠人的。

  关键天道觉得那东西不稀罕,别人稀罕啊!那可是天道观天地万物有感,以诸天天道之力刻画下来的东西。

  价值不可估量。

  可惜他们用不了……。

  天道将铭文刻录在铭石上,只能镶嵌用,除非遇到像玄棺这样机智无双才华盖世通天达地的棺材精。

  不仅慧眼识珠,还能吃石头吐铭文镶嵌在宝剑上。

  什么仿的,骗骗扈明锐罢了。

  这几个是原装的。

  说自己吃了石头吐铭文总觉得自己像个转换机。

  它要是能仿出来,它就让帝倾君把铭石全打了,打回来研究研究,瞬间晋级初级铭文师。

  ……它仿不了不代表帝倾君仿不了,今日仿不了不代表以后也仿不了呀?

  这东西要是能量产,就算被削弱一些,那加成也是很恐怖的!

  回头就让帝倾君把这些铭石全部打来!
  这应该是天道错手扔在这儿的奖励,说不定它已经忘了自己把这东西扔在哪一个小界里了。

  只是那时候一时没想到用什么替换,就暂且扔了些铭文,让天道烙印携带者碰碰运气。

  万分之一的机缘巧合下才会有人得到它的铭石,而且不一定会用,就算费神费力镶嵌成功,发现了端倪也没用。

  它设置了禁制,只能选择三个……

  扈明锐走到黑荆棘包裹着的弯月轮面前。

  “你别动!”

  玄棺提醒了一句。

  扈明锐缩回要伸出去手。

  玄棺却并未看他,它在和帝倾君说话。

  “没事,你继续。”

  最好和它做个伴儿,尝尝被黑荆棘揍的滋味!

  它提醒他干嘛?应该让它被揍才对!玄棺略微懊恼。

  扈明锐站着没动。

  果然,他的弯月轮被困在这里了,不然怎么也不至于没有半点反应。

  玄棺有应对之法,不过这是个什么玩意儿?玄棺方才的态度有些怪。

  扈明锐正思考着问题。

  玄棺忽然道:“不揍你我难受,是你诅咒反噬的原因吗?”

  扈明锐:“……”

  这不是你的原因吗?

  扈明锐不说话。

  玄棺推测道:“……我觉得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就在这时,远处“轰隆”巨响,地宫开始坍塌。

  “先离开这里回地面!”帝倾君道。

  底下是深渊,说不定还有某些不可言说的脏东西,她可不想在下面开战。

  底下积了这么多年污水,不知道臭成什么样子?
  “帝倾君牛批!你把人家刚找的肉身打坏了,气得人献祭神魂妖魔,现在连自己的陵墓都给掀了!”玄棺边跑边感叹。

  帝倾君回头看它,玄棺立马闭嘴。

  他们出了地宫,玄棺恋恋不舍地回头望。

  地宫塌了,宝物没了。

  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宝物?

  外面。

  莫老等人还守在洞口。

  忽闻地底有大动静,帝倾君带着玄棺等人飞出洞口。

  她一身白衣沾了些血污,一出来就道:“退!退远一点!”

  摘星楼众人闻言,带着散修一哄而散。

  官方玄门有些人迟疑片刻,帝倾君又催了一遍“快!”他们才全部作鸟兽散开。

  帝倾君道:“封锁现场,不要让它跑出去。”

  刚说完,发现馨馨和杨云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他们不会。

  帝倾君心头一动,忘了……

  她潜意识觉得他们会来着。

  失忆不是单纯的记忆被弄丢了叫失忆,而是脑子出了某种问题,从前种种想不起来。

  这段记忆其实没有丢失,只是藏在了某一处。

  潜意识还在,人的行为大多数时候都受潜意识操控。

  潜意识对人的影响才是最深的。

  所以她刚刚觉得应该封锁现场,免得那东西上来把战场拉大,出去误伤了他人。

  她的潜意识里,同伴会这个。

  玄棺溜了出去,也学帝倾君释放出一层薄薄结界。

  他们出来的时候,帝倾君的薄膜结界没有破,只是外面的人设的那层结界破了。

  不过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封锁洞口本来就不是为了封锁下面的人,而是为了防止外面的人溜进去丧命。

  帝倾君看着撒丫子跑得欢的玄棺开口:“玄棺,接着!”

  她一挥衣袖,七八件蕴含着磅礴之力、散发着动人光泽就被她甩出去。

  玄棺吞宝,速度那叫一个快。

  一眨眼的功夫,场外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没了。

  帝倾君刚扔完东西,底下漆黑庞大的巨角怪物就出来了。

  玄棺囫囵吞枣吞下了她丢来的东西,口齿不清想开口说话。

  刚刚虽然只有一瞬,但它看见了,帝倾君的薄膜结界像高压电网一样在巨角四蹄怪物身上发挥了作用。

  虽然没挡住它,但确实电伤了它一部分裸露在外面的皮还是皮肤?看不清楚,反正脏兮兮的,又黑又脏又臭,像是从臭水沟里跑出来的一样,
  “呕~”杨云受不住那个气味,胃里翻滚,弯腰呕吐。

  “屏蔽嗅觉!”

  外面有人提醒道,但已经来不及了,场外众人全都趴地狂吐。

  玄棺被熏得思绪断开,它刚刚想什么来着?

  嗷!帝倾君那个封印,有点种陨落深渊天障的感觉。

  她自己进出不会破坏,但别人不行。

  而且别看它其貌不扬,薄得像一层膜,一旦触碰,那威力能瞬间撕碎在场任意一个凡修高手。

  随着她实力上升,封印的力量将有一个质的跨越,迟早有一天能和陨落深渊的天障一样,困数百万自的亡灵于一处,其中不乏三千世界死掉的大能……

  这太吓人了……

  它推后两丈。

  太脏了,太臭了,它怕把自己弄脏。

  这什么玩意儿?

  “看吧,我的选择是对的。如果这时候帝倾君没有武器,说不定就会叫我去帮忙。”

  所以要给她弄把剑。

  玄棺跟扈明锐胡扯着。

  它给帝倾君打造蕴养棺材里那柄剑的原因已经不得而知,它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来着?

  雪地的时候?
  抢魔神雷鞭的时候?
  还是她不计后果投入一个没结果的游戏里认真打野怪提升实力积累作战经验的时候?
  反正现在情况也符合,它瞎说也没人怀疑。

  实际上,它说的话,扈明锐一个字也不信。

  扈明锐看着棺材里闪烁着如虹宝光的宝物,神色一动。

  他还没来得及有动作,玄棺就内部释放出无数黑丝将他捆个结实。

  “这些是帝倾君给我的,你动,我杀了你!”玄棺护食道。

  扈明锐:“……”

  他刚刚是看那些宝物光彩夺目,宝气氤氲,甚至有几件蕴含他想象不到的力量。

  可他现在还在玄棺手里,哪能肆无忌惮觊觎它的宝物?
  他还只是想想呢,这防人之心未免也太重了。

  不过要搁他,他也防……

  玄棺刚和扈明锐吹嘘完它给帝倾君剑的理由,帝倾君就喊了它一声。

  扈明锐还以为它刚才这么说,多半会推脱,不去帮忙。

  结果那边一喊,玄棺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

  扈明锐:“……”

  玄棺,节操?
  不断刷新谄媚主人的下限……

  果然玄棺说的话,一个字也信不得。

  玄棺才不管扈明锐想什么。

  帝倾君喊它,那不得飞奔着去?
  跑过去以后,玄棺下意识推后两小步,还是好脏啊!

  这是在深渊里的臭水里泡了几百年了吧?呕!还看着它流口水!

  早知道深渊底下看它的是这玩意儿,它立即跳下去眼珠子都给它打爆!

  这家伙也就两个苹果大的眼珠还看得见了。

  之前玄棺还以为看它的是墓主人,谁知道是这玩意儿?
  帝倾君与那怪物交手,玄棺在旁边说:“帝倾君我来帮你了。”

  它一面说着,一面退后好几步。

  着急帮忙,又怕抹到自己身上,面上海挺急的!

  “那你倒是上啊?”

  玄棺又换了地方躲。

  “可是帝倾君我没有手!”

  它直接撞上去?还是张开血盆大口咬它?
  呕……

  好恶心。

  整得它都想直接把蕴养在棺材里宝剑拿出来丢给她跑开了,可是还差一两日就蕴养好了,这时候取出来,不够完美,太可惜了。

  它不能帮忙,它决定抓杨云来帮忙。

  杨云照例拒绝,但他这次的拒绝没有用。

  因为怪物体型巨大,帝倾君和玄棺是浮在空中对话的。

  此时馨馨正在底下疯狂挥舞着长匕砍着怪物的脚丫。

  玄棺低头一看。

  是个勇士!

  勇气可嘉!

  遇到大家伙就攻击它的脚丫。

  丫头凶猛。

  怪物不知道也被她弄烦了还是被她砍痛了,忽然低头朝她看去。

  它的大鼻子喷吐出一口气,看上去十分生气,一条粗壮又长的尾巴朝馨馨甩来。

  打死这个小家伙!
  帝倾君一边朝那儿飞去,一边提醒:“馨馨躲开!”

  馨馨空翻跳跃躲过。

  尾巴再次袭来。

  帝倾君提剑转身,凝气砍向它的尾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