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早晚把帝倾君控制

2021-09-21 作者: 竹南烛
  第86章 早晚把帝倾君控制
  帝倾君心里清楚。

  可馨馨不懂。

  她不懂为什么师父在墓道中的时候愿意出手助他,现在却残忍地见死不救?

  “师父~”

  馨馨又喊了一句。

  帝倾君本想说“他不会死的”,话到嘴边却成了:“好,我去救他。”

  扈明锐实惨,也是实坏。

  他和玄棺一样,也是贱贱的。

  只不过贱有千姿百态,各有不同。

  玄棺焉坏,他闷坏。

  别说,他俩还挺像。

  ……

  玄棺也没想到钱齐天这么狠,见扈明锐没用了就直接痛下杀手。

  下手狠辣,连与它周旋半刻都不肯。

  这和它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操!
  钱齐天!
  竟然直接放弃扈明锐了。

  它只想借机教训一下扈明锐,可没想把他弄死。

  “帝倾君!”

  玄棺正要求助,帝倾君就翻身落在钱齐天与扈明锐中间,接下了致命一击。

  一头幻化出来的凶神恶煞的怪物一头撞上帝倾君来时画的盾,顿时火花四溅,怪物跑偏,回到钱齐天身边。

  它盘旋在钱齐天身上,怒气冲冲地望着帝倾君。

  本来它刚刚那一击可以直接撕了扈明锐的魂魄的。

  怪物含恨瞅着帝倾君,寻思着什么时候报复是最佳时机。

  钱齐天手一挥把它收进衣袍里。

  “我最讨厌你这种人。”钱齐天说。

  云淡风轻地化解了他的攻击。

  无尘无垢摘仙人,敛笑芳华醉星辰。

  他这许多年阅人无数,也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可没有一个有如此气势。

  那一身气度,装都装不出来。

  只一眼,就叫人惊艳沦陷。

  什么叫养尊处优?什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看一眼帝倾君就知道了。

  此人不仅仅只是尊和优,她身上还有一种风华内敛、风霜凌厉、宝剑出鞘的感觉。

  山水不露,实力难测。

  她高冷地像一柄吹毛断发的绝世圣剑。

  矜贵,锋利。

  剑表渡了层皎洁月光。

  冷暖自知。

  啧啧……

  绝世大家族跑丢的嫡女?哪个仙宗万众瞩目的调教?

  钱齐天瞟了一眼馨馨玄棺几人。

  这么寒碜?八成是落难了……

  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今日在这遇着他,谁生谁死还两说呢。

  看她也年轻,就算是绝世天才,也要不夭折才行!
  斩杀天才,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钱齐天舔了舔嘴唇。

  那边,玄棺发出“砰!”一声巨响。

  扈明锐应声倒在地上。

  这一切其实发生得很快,几乎就在瞬间。

  扈明锐刚刚脱险说了一句话,就被玄棺揍了。

  馨馨吓得往杨云腿后一躲。

  帝倾君不在,她也不敢插手玄棺的事。

  杨云左右巡视,似乎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

  他是个白胆的,玄棺当场打人,他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们继续,继续。”玄棺抱歉地笑笑,放出一团黑气绑在扈明锐的腰上,把他拖走了。

  帝倾君含怒歪头看过来,玄棺拖拽着扈明锐,扈明锐死命挣扎。

  “你们跟过去看看。”

  馨馨望着她欲言又止。

  她不在,他们跟过去也没用呀!

  “好。”杨云闻言,跟了过去。

  他不怕玄棺。

  所以没那么多顾忌。

  ……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让我送你回你该去的地方吧!”钱齐天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道。

  斩天骄,还真有点让人激动呢?

  帝倾君挑眉。

  她不该来?他该来?来搅起玄门风云?来设计此界凡人自相残杀?来把他们当牲口耍?
  她携大道而来不该来,帝倾君回复一句:“您好大的脸!”

  “什么意思?”

  帝倾君但笑不语。

  钱齐天的思维虽然理解不了她这句话从何而来,但话语本嘲讽,这个意思他听懂了。

  “找死!”

  钱齐天怒起进攻。

  没什么好说的,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帝倾君跟他也啥说的,速战速决。

  她还担心扈明锐安危呢,她怕她待会儿回去晚了,玄棺控制不住自己把人打死了。

  刚刚扈明锐说了一句什么话来着?气得玄棺下狠手?

  好像是他差一点在钱齐天手里,馨馨唤她,玄棺也唤了她一声,扈明锐劫后余生,没有一点表示。

  玄棺问他,他不语。

  然后他就被打了。

  后来他吃力地爬起来,好像问了句:“所以,你觉得……人生,还能怎么样呢?”

  什么什么玩意儿?

  这种深度的话玄棺怎么清楚呢?
  它不懂。

  但它觉得扈明锐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在装逼。

  所以它把扈明锐绑走了。

  扈明锐一身傲骨,清高自尊,不肯低头,不肯放下姿态。

  脾气臭得就像茅坑里的石头。

  天大的委屈,天大的屈辱,他都受着。

  只要有一日能报仇。

  玄棺就是要毁了他这一身傲骨。

  就像熬鹰一样,要让他服。

  不识好歹!

  这个时候了,还想翻身报复呢!

  扈明锐不服,他帅气的脸颊带着伤,身上沾了灰,又惨又狼狈,他不服气道:“有本事你凝神出来跟我打呀!”

  玄棺冷笑一声。

  它要是能凝神,哪还用得着他说?

  这算戳到玄棺的痛点了。

  所以杨云跟馨馨过来的时候,一魂一棺正试图把对方按在地上,打得不可开交。

  杨云和馨馨来只能看着。

  他们下手贼狠,扈明锐拳脚并用。

  玄棺越打越憋屈,下重手它怕把扈明锐弄死。

  ……果然,没手只能挨打。

  玄棺这么想的时候,狠狠地撞了扈明锐一下,还一棺盖把他扇飞了。

  杨云和馨馨不知玄棺想法,他们看到的现场是惨不忍睹的。

  馨馨想说话又不敢说。

  杨云远远地冲玄棺喊了一句:“你主人让我来看你。”

  他当然没得到回应,但话已经带到了。

  馨馨???

  “没了?”

  “没了。”

  不是!起码应该交代一下下手悠着点之类呀?

  杨云低头看了她一眼。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懂。

  玄棺在训鹰呢,他总不能带话说,它主人让玄棺悠着点,这让扈明锐听到了,内心还怎么破防?

  不仅如此,他们表现得越冷漠越好。

  话他带到了,该懂的都懂。

  “过来吧,站远点儿。”

  “刀剑无眼,要是伤到你就不好了。”

  说罢,他自己推到墓壁一侧,观察墙壁上的浮雕。

  虽然馨馨是个可爱的小萝莉,但他不敢抱。

  她也不是谁都给抱的好的除了她师父。

  就让她待那儿吧,待那儿干着急。

  扈明锐气的要祭圆月飞轮,却见玄棺忽一停顿。

  隔着一个棺材他都能感受到它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这个棺材吃宝物!
  这把弯月轮还是他在这座地宫里偶然得到的,钱齐天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似乎有些惊诧,他还想把弯月轮要回去。

  扈明锐当然不会给。

  腆着脸也不给。

  他不召唤,钱齐天也没办法硬抢。

  可现在玄棺虎视眈眈……

  不召武器弄打不过它,召唤武器有可能被它吃掉。

  “没吃饭啊?就这点力气?”

  “你之前不是挺骚的吗?怎么,只会搔首弄姿……”

  骚尼玛!
  那叫温柔和煦,风情万种。

  扈明锐红着眼提着弯月轮朝玄棺砍来。

  吃了就吃了!
  畏畏缩缩,还不如缴械投降!

  狗棺材欺人太甚!
  若是它主人帝倾君,它怎么敢说?

  扈明锐有了武器,实力大增。

  弯月轮来势凶凶,速度又快又凶猛。

  玄棺用了好几个高难度动作躲避。

  扈明锐也不敢太接近,一出一收,砍不到玄棺就收手。

  玄棺适应片刻后,气势变了。

  馨馨对玄棺有心理阴影,所以显得格外小心敏感。

  玄棺气势一变,她马上去找杨云。

  “杨大叔,你看他们……”

  还在面壁的杨云转身。

  她还没说完,玄棺就闪到扈明锐身后把他撞倒。

  基本上他的弯月轮多快,玄棺就多快。

  它也是法器。

  它也很快的。

  馨馨看得那叫一个气。

  玄棺就是故意的。

  杨云目光淡淡,没什么情绪波动。

  “他不是对手,不用管他们。”

  馨馨直接一口气堵在心里。

  她就是担心,扈明锐不是玄棺对手才来找他的。

  她甚至怀疑,玄棺是可以吃扈明锐的弯月轮。

  它现在没动手,是在等一个时机,一个让扈明锐全面崩溃的时机。

  它就像那个逗老鼠的猫,下手拿捏着力度,总给他留希望,引导他挣扎,腻了就一爪把他拍死。

  “可是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馨馨问。

  这也正是杨云要跟她说的。

  他目光深邃,望得很远。

  这事如果帝倾君在这里,她不会管。

  但她也不能公然不管,所以玄棺把扈明锐拖走了,帝倾君也正与钱齐天交手。

  一切都刚刚好。

  她们很默契。

  杨云酝酿了半天,最后吐出来一句:“你师父比你清醒。”

  “玄棺这么做,未必就是害他。你静静看下去就知道了。”

  “如果你相信你师父的话,……相信玄棺不会在她面前放肆的话,就什么都不要管。”

  他顿了顿,说道:“看到后面,你会明白的。”

  说罢,杨云转身继续面壁。

  这墓壁上的浮雕有点意思啊……

  馨馨一脸懵逼。

  什么都不要管,静静看下去就知道了?
  相信师父,她肯定是相信的,师父是世界上最强最温柔的人。

  玄棺好像也的确不会当面驳师父的面子,虽然她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这是事实。

  杨云背着对她道:“小丫头,跟着这些人,你也要学会自己独立思考。跳出那个圈,你再去看他,他是扈明锐,不是你想象的那个可怜的哥哥。”

  “你应该知道他的过去,就算你阅历尚浅,无法体会,你也应该看到他刚刚做的事。玄门钱家的下场,看到了吗?”

  “你知道那些死士是怎么变成死士的吗?钱家哀鸿遍野,与世隔绝,众生被笼罩在诅咒和仇恨的阴影里。他们罪有应得,但这些都是扈明锐干的。”

  “进来之前钱齐天的和那些人的死状你看到了吗?也是他干的。”

  “我的意思是说,他固然很可怜,但他会这么对付你师父。我、你、你师父、玄棺,我们是一条道上的。玄棺得罪了他,你师父在他心里也是死有余辜!”

  “玄门钱家,一整个家族的老弱妇孺,他一个都没放过,除了当年知道钱家所为气愤之下离家出走的你皓宇哥哥的爷爷。你觉得,他会对我们……心存感激吗?”

  馨馨哑口无言。

  她好像听进去一些,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

  大概意思她懂了。

  而且什么叫她师父在他眼里也死有余辜?

  意思是扈明锐还盼着师父死。

  馨馨目光一冷。

  因为这句话,先前她对他的所有共情都被颠覆。

  不管他以前是好人还是坏人干,会对师父不利的,都是坏人!

  馨馨听了杨云的话没有回去。

  玄棺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主儿。

  扈明锐怎么对付它,它就怎么翻倍帝揍回去!
  它把扈明锐玩得筋疲力尽,一口将弯月轮吞了进去。

  扈明锐一惊,又有些希翼。

  毕竟玄棺属木,弯月轮削铁如泥,真吃进去,肚子都给它撑破了!

  玄棺一边释放黑气捆绑弯月轮,一面含糊不清:“大哥!刺儿?黑荆棘?来活儿了,快快快!”

  帝倾君说得对,它触碰弯月轮有危险,但它有后招啊!

  玄棺一边阻挡弯月轮,一边把它往中间引。

  浓郁的黑雾里有一团刺眼的白光。

  玄棺半提醒半威胁道:“大哥,你再不出手,帝倾君的礼物就要没有了!”

  黑荆棘无语至极。

  又不是它准备的礼物,干它屁事儿?
  玄棺这番操作有些令它反感,强行道德绑架它。

  但是不出手好像说不过去。

  算了,就当卖大佬一个面子……

  下次玄棺再出点什么问题,落到它手上……

  黑荆棘想这些的时候,玄棺觉得后背突然凉了一下。

  不到一秒的时间,黑荆棘出手了,瞬间把弯月轮捆绑成粽子,令之动弹不得。

  玄棺一喜。

  但下一刻它愣住了。

  没断呀?

  大哥你干哈呢你?
  不是应该把弯月轮噼里啪啦粉碎,然后它好下口吗?

  这么绑着算什么事儿?
  捆绑它不会吗?需要这死荆棘帮忙吗?

  艹你!

  “什么意思?”玄棺的冷眸一眯。

  黑荆棘瞟了它一眼,立马转头不理。

  这是别人的本命武器,哪能说吞就吞?

  说不定帝倾君对扈明锐有不同的看法,捆起来,等她回来处置。

  黑刺高冷,不想解释。

  艹!
  玄棺气得发抖。

  一大堆没人听得懂的脏话脱口而出。

  玄棺骂人入神,扈明锐被它虐到快崩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