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掉入地狱的人 还救得回来吗

2021-09-21 作者: 竹南烛
  第85章 掉入地狱的人 还救得回来吗
  扈明锐还慵懒躺在短阶上,做了个打哈欠的姿势,客气道:“去吧,早去早回!”

  帝倾君带着玄棺出去,馨馨和杨云跟上。

  玄棺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甚至把她衣服的一角拽进棺中。

  馨馨也去大窟窿那儿看一眼。

  看了不过两秒,她一个激灵,跑过来要抱抱。

  “师父!师父!”

  玄棺目光不善。

  怎么?地底下的家伙打它的主意还不为过,连它的小萝莉的主意也打?

  杨云又去看了一眼,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我看也没什么……”

  “噫?啊!”

  杨云连退好几步,脸色就跟吃了一个臭鸡蛋一样难看。

  杨云退过来,帝倾君伸手扶住他。

  “怎么了你们?”

  玄棺见她好奇,忙制止:“你别去!”

  帝倾君“嗯”了一声,带着他们去把洞口封掉。

  她手一挥,洞口就被一层薄薄的透明光罩封印。

  薄的像透明薄膜。

  “这样就可以了?”

  这么简单?
  玄棺不太相信。

  “要不你去试试?”

  帝倾君似笑非笑,怂恿它去试。

  “我才不去呢!”

  就算没封上也不关它的事。

  “唉,唉,帝倾君你往哪儿走呢?你别去看!”

  帝倾君草草封好洞口,就回去看那个洞窟了。

  “师父,下面有怪物。看得我心里毛毛的。”馨馨牵着她的左手道。

  玄棺隔得老远。

  杨云跟在她后面,隔了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也悚。

  帝倾君观察片刻,对他们道:“底下的东西没了。”

  “回去吧!”

  玄棺扭动身子挪过来瞧了一眼,底下的东西果然没了。

  玄棺若有所思。

  不见了?跑哪儿去了?
  不会在前面等着他们吧?
  回去看看扈明锐还在不在!
  地宫第二层。

  扈明锐已经曲着一条腿坐起来了。

  石座上的钱齐天不见了,之前的尸体冤煞和傀儡也不见了。

  “你来了。”

  他跟帝倾君打着招呼,就像相熟十几年的朋友。

  帝倾君环顾左右,也与他闲聊道:“还在?”

  扈明锐起身,低垂着头,看不清情绪,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我一直都在,等你来。”

  帝倾君不置可否。

  她问的不是这个。

  扈明锐抬头,一脸灿烂。

  他大笑:“哈哈哈哈哈……”

  玄棺凑近帝倾君,悄悄问道:“他是不是不正常了?”

  在她们离开这一小会儿,扈明锐变得有些奇怪。

  “他没事。”

  “别人有没有事我就不知道了,譬如钱齐天。”

  听她这么说,扈明锐夸赞道:“你很聪明!”

  也很胆大。

  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再进地宫。

  是艺高人胆大吗?
  扈明锐思考着。

  刚刚那一小会儿的时间,的确发生了一些事。

  没想到啊,他们都是给人彻彻底底利用了!

  若不是玄棺打穿了外面的地底,发现端倪,回来让帝倾君遣散地宫的所有人,可能今天他们一个也走不了。

  不过那家伙家伙似乎也不在意这个。

  是不看上这些人,还是有别的后招不得而知。

  他被留在这里等帝倾君。

  他的任务是带帝倾君进地宫的第三层。

  玄棺与帝倾君低语。

  “我怎么觉得扈明锐不对劲?”

  “他被打了。”

  “谁?谁他妈打我的人?”

  玄棺一听就激动,帝倾君一把按住它的棺材板。

  扈明锐挑眉。

  她们在它面前咬耳朵,当他没听见吗?
  “消消气,消消气,动手的可能就是你在深渊里看到那家伙。”

  玄棺暗骂。

  帝倾君问:“他去哪儿了?”

  “我带你去。”扈明锐正经道。

  他尬咳一声,明明刚刚还没什么事,现在被人知道了,脸疼。

  她是怎么知道的?
  留了眼线?

  修仙人千里之内发生的事尽收眼底?
  这么恐怖吗?

  那她是不是全知道了……

  扈明锐没问,担玄棺帮他问了:“帝倾君,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帝倾君卖了个关子,跟着扈明锐走到石座后面。

  石座后面有一左一右两条路,扈明锐带她们走的是左边那条。

  玄棺的情绪就像变化无常的天气,上一秒这个样,下一秒就是另一个样了。

  它放开帝倾君的衣袖追上扈明锐。

  “那人是墓主人吗?”

  “他会些什么?”

  “他厉害吗?”

  扈明锐被它问烦了,说了声:“我不知道!”

  玄棺脱手而出,一下撞翻扈明锐,压在他身上。

  它低沉道:“小子,你很嚣张嘛!”

  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那个人打得更疼?
  扈明锐被压着一动不能动,手上青筋暴起。

  求饶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跟在后面的帝倾君皱眉。

  “哼!先饶过你一次!”

  “留着力气打墓里的家伙!”

  玄棺麻溜地起身,让来前路。

  挡帝倾君的路,死路一条。

  它不傻。

  扈明锐倔强地起身,擦掉脸上的灰,继续赶路。

  玛德!谁以后再说死了以后不会疼,他把他头拧下来!
  腰被玄棺撞了,他也跟个没事儿的似的。

  用玄棺的话来说就是习惯了,反正也没人关心。

  疼不疼的,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重要吗?

  就容他们嚣张一会儿。

  赶紧把她们带过去,最好一见面他们就打起来,打得头破血流,不死不休。

  哪一方被打死,他都开心。

  帝倾君伸手往他后腰一按,扈明锐惊起一身冷汗。

  一股柔和力量从她手中涌入,扈明锐一愣。

  这算是打了一巴掌再给颗糖吗?
  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吗?
  嗬!他早已不稀罕!
  他现在只有看到别人惨死才能减轻少许怨念。

  “谢……谢……”

  不稀罕是不稀罕,但戏还得演。

  馨馨看着他们,看得自己小鼻子一酸。

  她想说,师父,这个哥哥好可怜。

  和她同病相怜,都是被玄棺欺负。

  担玄棺就在这儿呢,她不敢开口。

  馨馨与他同病相怜。

  她看向扈明锐的时候,眼神多了几分怜悯。

  扈明锐只见一个萝莉歪头看着他,神情悲戚,哀婉动人。

  “真可爱的小朋友……”他喃喃道。

  骗人他没有心理障碍,他也骗不了像帝倾君这样的大人。

  只是不小心骗取了一个小朋友的同情,他心中反而有些不是滋味。

  这个小朋友……也是和他一样吗?

  扈明锐眼色一黯。

  ……

  玄棺瞪了扈明锐一眼,歪过头去。

  演,让他演,骗得了别人还能骗得了它玄棺?
  戏精本精就在此,要不是他对帝倾君的态度还算客气,玄棺还能再捶他一顿。

  哼!小样儿。

  墓主人回来就敢嚣张了?

  那个墓主人……

  真是……给他脸了……

  扈明锐带她们走的墓道很长,左右是排列整齐的墓室,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来之前扈明锐说他只进入过一二层,这些墓室第三层,他为什么没进去过?
  路上,帝倾君问起这事。

  “你之前说你只去过一二层,那这些墓室你都没有去过?”

  “嗯。”

  “为什么?”

  “你试试就知道了。”

  玄棺原本好好地跟着帝倾君,心情好了不少,一听扈明锐这话又暴躁地揍人。

  帝倾君问他话就不知道好好答。

  试试就知道了,人都试试了,那肯定知道了。

  还听他这翻无效回答做什么?
  其实这也不能怪扈明锐,他觉得他答了,帝倾君问什么他答什么,他老老实实作答的,就是没有举一反三。

  开玩笑,有玄棺这个变态跟着,他敢惹帝倾君?

  没惹它就在那跃跃欲试,若不是帝倾君拦在中间,它就能跳过来打他了。

  这个小棺材又狠又毒,还黑心,暴躁易怒。

  且让它嚣张片刻,早晚有它好果子吃!

  帝倾君没有去看旁边墓室,扈明锐见状也没说什么,径直带她来到主墓室。

  那里是墓主人待的地方。

  也是他尸身停放的地方,刚一醒来,他就去看他得尸身去了。

  主墓分一高一矮两半空间。

  总体来说四周比较空旷,全是钟乳石打造的空间,看上去低调奢华,自然古朴。

  下方的中间有个奇怪的阵形,扈明锐带着帝倾君等人绕过。

  他提醒了一句:“小心,别触动机关。”

  上方放着一个特别华丽的水晶石棺。

  都是就地取材打造的,但石棺取的材料明显更好。

  进入主墓室以后,能听见“滴答滴答”的水声,主墓尽头旁边有两个正在滴水的天然石槽。

  钱齐天站在哪里,抚摸着石槽里的水。

  他的两只眼睛被扈明锐弄瞎了,脸上还流着血。

  钱齐天已经死了,这个人是这座墓的主人。

  他夺舍了钱齐天。

  他原定的夺舍人选是扈明锐,可是扈明锐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自己死了。

  方才墓中到时进了不少人,可资质好的都是几个老东西,还都被帝倾君赶出去了。

  他就来墓里看一看,夺舍刚死去的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一来一看,人全部被扈明锐弄死了,好不容易勉强合适的,还被扈明锐虐成这个样子,不打他打谁?

  扈明锐就是这么被打的。

  “我沉眠的时候还没有这两个石槽。”钱齐天缓缓开口。

  他贪婪地吸了口新鲜空气。

  再活过来的滋味真好!
  他转过身,桀桀地笑着。

  “噫?”

  “怎么都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就没个正常点的人。”

  钱齐天看着帝倾君等人,一脸嫌弃。

  “臭小子身上的桎梏,你下的?”

  虽然和他无亲无故,但好歹也是他的传承人,被人钳制算怎么回事?

  帝倾君看向玄棺。

  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是。

  “玄棺下的。”

  这是事实。

  “哦?”

  “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小棺材留下来赔罪吧!”

  钱齐天阴恻恻道。

  他其实还想要馨馨。

  这个小丫头的状态很神奇。

  年龄又小,根骨又好,又有高人两度为她疏通经脉,为她传道。

  根骨极佳,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道天才。

  先谋棺材,再谋这小东西。

  今天到了他墓中,就都是他的!
  “把棺材留下,你走。”

  钱齐天又重复了一遍。

  玄棺冷哼一声。

  想什么呢?傻叉!
  “嗯?”

  钱齐天等了片刻,耐心耗尽。

  他本来也没什么耐心。

  “你们既然不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原本也不是个话多的人,搁以前他不会废话这么多,捋起袖子直接干!
  今天多说了几句话完全是因为刚刚苏醒心情不错,想说会儿话。

  沉寂久了嘛,变会儿话唠。

  “嗬!”

  “瞧把你能耐的!”

  “帝倾君打他!他刚苏醒夺舍,身子还虚。”

  现在就一纸老虎,抓住机会,趁现在一顿狂揍。

  “嗯?”帝倾君反问。

  玄棺一哽。

  飘了飘了,使唤起帝倾君来了。

  玄棺改口道:“杨云揍他!”

  “打不过,我不去。”杨云拒绝行动。

  玄棺???

  你是我护棺傀儡,谁让你有自我意识的?
  还有,一连两次驳它的面子好吗?

  帝倾君就算了,它惹不起,但是杨云?
  ???

  “既然如此……扈明锐,你上!”

  扈明锐还以为双方虎斗,他就能摘出去了,结果又躺着中枪。

  馨馨担忧地唤了一声:“师父……”

  玄棺这是将扈明锐推上死路。

  扈明锐卡在玄棺与钱齐天中间只有死路一条。

  “找死!”钱齐天道。

  不知道是在说扈明锐还是玄棺。

  馨馨还没说完,扈明锐就不受控制冲向钱齐天。

  又来了,又是这种操蛋的感觉。

  扈明锐的行动完全不受控制。

  他连续得罪了玄棺,它在刻意报复。

  “废物!”钱齐天气急败坏道了句。

  既然是废物,那就没有存在价值了。

  他不要的废物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扈明锐心中巨震。

  钱齐天要杀他,但他此刻的招式完全不受他控制。

  也就是说,他在玄棺成了提线木偶,在钱齐天那边还是他砧板上的鱼。

  他们两个想弄死他,易如反掌。

  扈明锐心中悲哀,只有馨馨一个人为他求情:“师父,师父,你救救他吧!”

  那个大哥哥快死了!

  他不是钱齐天的对手,玄棺也不会怜惜他的性命。

  “放心,他死不了的。”

  玄棺花了大精力弄到手的傀儡,不会放他就这么死掉的。

  至于救他?

  让他吃点亏也好。

  他对她们也没按多好的心。

  在来地宫之前,他脑子想的也是如何让她们与钱齐天斗得两败俱伤,他好从中得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