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果然低估了

2021-09-17 作者: 竹南烛
  第84章 果然低估了

  扈明锐不懂,只把这个法阵当做普通的阻拦大阵,当成入地宫的第一道关卡。

  开头这座大阵,才是真正的高人之作。

  实力没到牛逼封天的,根本过不了。

  倘若他知道其中厉害,又懂得运用,就算此时全盛状态的玄棺和帝倾君联手也棘手。

  有人出了事,立马跑到玄棺和杨云身后。

  “别管他们,继续挖。”玄棺冷漠道。

  它可不是帝倾君,它才不会管他们死活。

  玄棺不想管,杨云想管。

  “把地基砸了,石阵一样破。”

  “快点儿!”

  玄棺很着急。

  底下有重宝呀,它能不急?
  杨云继续挖宝。

  他挖宝麻利,但这次挖到的东西却让玄棺栽了个跟斗。

  玄棺见到重宝就激动,一激动就容易冲动行事。

  前人不是傻的,埋这么重要的宝贝,还是石雕护陵法阵的地基,不整点防范措施怎么可能?

  之前那一个没有问题,玄棺能破开。

  它以为第二个也没有问题,它镇得住。

  “动手!”

  杨云一动,整个地宫第一层塌了大半下去。

  玄棺忙拉住杨云,杨云一把拽住身边的两人,其中一个拉住另一个的腿。

  “啊——”

  “救我!求求你,别放开我。”

  底下就是万丈深渊。

  黑漆漆一片,不知道有什么。

  玛德!

  玄棺现在很生气,它看上的宝物不知道去哪里了。

  杨云怕它不耐烦直接放手,忙道:“要不把他们都拉上去?不然帝倾君知道你挖宝挖空了洞让人掉了下去,她会不高兴。”

  玄棺脑子里出现帝倾君含煞的脸,确实……她会责备它的。

  它将杨云和众人甩了上去,丢下一句话,自己游下洞中。

  “在上面等着。”它说。

  三个人死里逃生,心中惊惊悸,有个人躺在地上,腿肚子打颤,起不来了。

  一人咽了咽口水,说道:“兄弟,你在跟棺材说话呀!”

  嗯哼?

  杨云不置可否。

  跟棺材说话怎么了?
  他们还说出了呢!
  杨云倍感骄傲。

  “兄弟你真厉害!”

  “我刚刚看了你与钱家人对战,牛啊牛啊!”另一人称赞道。

  杨云瞥他们一眼。

  “谁是你们兄弟?”

  几人一噎,又厚着脸皮改了口,拍了好几个马屁,杨云虽然面上嫌弃,但内心很受用。

  玄棺让他在上面等着,他也不能乱跑,索性就与他们吹吹牛逼。

  “这是什么人的墓啊?怎么这么多厉害的东西?又是石雕又是冤煞,底下还是深不见底的黑渊。我看八成是座凶陵,我的意思是……哼哼哼~你们懂吧?”

  “什么叫哼哼哼?”

  “就是陵墓主人……八成不是个善茬。里面还不知什么情况呢。”

  “太危险了,此行虽然刺激,也涨了很多见识。但没命再待下去了。多谢大佬救命,吴某人这告辞,江湖有缘再见!”

  再待下去,命都要没有了。

  “告辞!”

  走了两人。

  杨云道:“没想到你还挺大胆的,他们俩都走了,就你留下来。”

  “大哥……腿抖,不听使唤……走不了!”

  杨云:“……”

  ……

  地底。

  玄棺下去观察一圈。

  周围乌漆麻黑的,第二个重宝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就连第三个都没了踪影。

  格局变过了,重宝藏起来了。

  底下很深,是真的深渊。

  再往下似乎还有水,因为有湿气。

  玄棺没有下去看。

  下面的空间很大,整座地宫都建在一个巨大深渊上。

  “这下面不会有什么吧?”

  玄棺的发散思维作祟,看到黑渊带水就容易多想。

  至阴至暗的环境,尤其适合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它正想着,突然脊背一寒,心里有种毛毛的感觉,有种被东西盯上的感觉,这种侵略性很强的盯梢感有如同实质。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就像它在看食物。

  关键那东西还对它发出诱惑,它心底瞬间涌上一一副画面,它的宝物就在地底,而且正不断发出诱惑。

  有东西!
  玄棺心里一惊。

  惊叫声“什么玩意儿?!”后,“嗖”一声飞上地宫。

  有东西盯上它了,要吃它。

  太吓人了!

  “快去找帝倾君,快离开这儿。”玄棺丢下这一句话,慌忙窜入第二层地宫。

  杨云把剩下那兄弟弄出去,又去洞口看了看。

  底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怎么玄棺一副羊见了狼的表情,直接吓得宝物也不要了,去找它主人了?

  “什么也没有?”

  杨云看了一会儿,走了。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恐怖深渊。

  不知者无畏。

  地宫。

  第二层。

  此处的空间更大更广阔。

  两边是池子,中间有一条路,尽头是连接石座的短阶,扈明锐没有坐到石座上,反而慵懒地卧在石座下的短阶上。

  石座上坐着浑身血迹的钱齐天,双目空洞,已经死去。

  两侧的池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钱家死士和钱齐天的傀儡。

  无数冤煞在池子里游来游去,穿梭在傀儡中。

  “来了,坐吧。”

  扈明锐伸手让她们坐。

  众人环视一圈。

  四周空旷,并无座位。

  “其实我有时候有些分不清楚,究竟你是魔神,还是魔神是你?”

  若不是魔神死了,她又知晓了扈明锐的经历与身份,她真怀疑眼前之人就是那个人。

  “他是他,我是我。他做那些的事,与我无关。”

  效仿他而已,学得不怎么像,好的不学学坏的,不值一提!
  “不过……”扈明锐话锋一转,眼色黯下去,低语道:“我也与他一样……手上沾染无数无辜者的鲜血。”

  他抬起手掌,仔细观摩。

  十指修长,骨节分明。

  嗯,还挺好看。

  这是扈明锐得出来的结论。

  他骨子里其实是一个自恋的人。

  如此精美绝伦、如雕如琢、如琢如磨的一双手,染了血……

  众人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扈明锐却毫不在意。

  仇他报了,钱齐天死了,钱家来的人都死了。

  哦,还跑了一个老头儿。

  没事,最终都会死的。

  他说了,如果今日他死,诅咒全消。

  他若他活着,那么钱家所有人必须给他和一百年前玄门牺牲的人陪葬!
  “果然拦不住你。”

  扈明锐叹息一声,却见玄棺急急忙忙跑来,撞开帝倾君身后的人,紧靠在帝右侧。

  帝倾君的右手熟稔地放在它棺盖上,安抚地摸了摸。

  玄棺没有变小,就这么浮在空中,帝倾君摸摸它。

  众人见状,只觉玄棺好有灵性的样子,丝毫没觉得怪异。

  扈明锐眸色一深,眼睑垂下来,嘴角上勾,勾起一个动人的弧度。

  悲喜交加,像小丑假面上的那个表情。

  做人越来越失败,以前还羡慕人,现在居然羡慕个棺材。

  羡慕它,无论在外多坏,转身就有人安慰。

  它只要往那儿一凑,她就会摸它。

  杨云进来见到的就是这副场景,他低嗤一声,站到一旁。

  在外不是挺豪横吗?在帝倾君面前就这副怂样?

  玄棺被摸得舒服,哼唧道:“帝倾君,你叫他们都走吧。再在这儿待下去,无一能活!”

  待会那个老怪物出来,它和帝倾君自身都难保,更别说其他人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他们打起来,轻轻一下,这些人就没了。

  这次不像上次的围剿魔神,没那么多热闹好凑的。

  宝藏?

  他们恐怕无福消受!
  它现在怀疑这墓的主人有问题!
  他留下来的宝藏也有问题。

  他流落在外的东西让钱家人捡到,钱家人疯了,他的墓藏让扈明锐继承,扈明锐好像也疯了。

  它们来的时候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藏宝洞什么的,留下传承和宝藏只是为了造福有缘人。

  现在看来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地宫主人根本就是设了局,埋下很多伏笔,故意丢出一些东西,吸引这么多人来争夺宝藏。

  他在选人。

  对,选人。

  玄棺忽然悟了。

  “嗯?”

  “你在外面捅了什么篓子?”

  刚才的动静她听见了,外面地宫塌了?

  “我哪有捅什么篓子?”

  玄棺理不直气也壮地反驳。

  它话锋一转,继续道:“帝倾君我跟你说,这地宫建在深渊之上,我刚刚带杨云刨了洞,下面全是深渊还有一双恐怖的眼睛看着我。”

  帝倾君认真听着,它继续说:
  “底下这么深,这么大!整个地宫都浮在上面,你说恐怖恐怖?”

  看着它疯狂想比划的样子,帝倾君给笑了。

  它一个棺材精,没手没脚的。

  自己搁那儿讲得那么声色并茂,她用意念领会吗?
  还这么深,这么大!

  玄棺以为帝倾君可以凭空想象凭空理解的,它之前就这样,好多东西都是凭空想象再加一点点现实依据理解的。

  看她笑这么开心,应该是理解了。

  它虽然没有手,但它能比划。

  只不过不想比划罢了。

  帝倾君能理解就行。

  “一会儿地宫塌了,这些人就全部埋在里面了。”

  “嗯,这就让他们撤出去。”

  玄棺思索着她话中的意思。

  让他们撤出去?不是把人弄出去或者丢出去?

  帝倾君你不行啊!你能把他们劝走?

  劝?
  要是它,它就直接打包扔门外了。

  玄棺转过身。

  帝倾君正跟身边的人交涉。

  她与他们说话,言笑晏晏,轻描淡写地把玄棺透露出的信息总结转述,并建议他们暂且退离地宫。

  “你是说,你的玄棺刚刚打探出这座地宫是建在深渊之上的?里面有东西?”

  帝倾君点点头。

  “那我们还是走吧,父亲。”

  他们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涨见识,确实是涨见识。

  原来李老说的是真的。人一但踏入乱局洪流,就会被各种各样的大势裹挟,命不由己。

  舟不够强,技术不过硬,贸然横渡这摊浑水,只会舟沉人亡。

  水太浑了,危机四伏,数不尽的人要么潜藏在水底要么沉浮在水面。

  天灾人祸,谁也躲不过。

  摘星楼主思虑片刻。

  “父亲?”木鱼催了一句。

  “走吧走吧!”

  如此危险,他们留下来也无用。

  这次宿长老也没坚持,临走之前转身跟她打气道:“捣了这个窝!”

  帝倾君无奈。

  这是一个陵墓,别人安息的地方,又不是那什么……

  龚离老人也带领一众散修告辞。

  也有人不怕死,林强就想要留下来,被龚离老人拖拽着离开了。

  冯老和洪老面面相觑,莫老就先说了声:“走吧,外面看看去!”

  他们留下已经帮不上忙了。

  还有些没门没派的散修想躲藏留下,被莫老等人拽出来架出去了。

  其中还闹了些不痛快。

  皆被莫老等人镇压了下去。

  想留下来送死?

  不在乎自己是英年早逝还是长命百岁?
  让他们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那两三个人还挺嚣张。

  到了外面就被怼人强直接撞上。

  “要死死远点!别留下来给她们添麻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现在放开他们,让他们再进去,让他们生死不悔去!”

  林强与他们对骂。

  骂着骂着他也发现了有点不对劲儿。

  明明刚才在地宫的时候他可想留下来了,刚出来时也有一些惋惜,怎么怼人还把自己怼清醒了?

  这时,几位老人也凑到一起商量。

  “你们有没有发现?”

  这座地宫下有古怪。

  几个为首的老人那是有责任在身,不得不为手底下的人考虑,才被迫撤离。

  他们当时也没想离多远,就想着在外面找个地方蹲守着,等底下浑过了这一遭,再看看情况。

  战略性撤退嘛,毕竟谁愿意放下这么好的机会直接走了呢。

  不说觊觎宝藏吧,就是看看后续怎么发展也行啊。

  好多手底下的人都是被稍微有点理智的人强拉硬拽出来的。

  “嗯。”其他人纷纷点头。

  莫老一声令下:“封锁入口!”

  “所有人自查身上有没有一百年前意外所得的来历不明的宝物,自己小心一点!”莫老提醒。

  让他们拿出来是不可能的,毕竟财不露白。

  但地宫真的有古怪,他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地宫第一层的深渊洞穴一眼,看的他头皮发麻,非常瘆人。

  好像有个东西藏在无尽黑暗里头,对他轻蔑讽刺地笑。

  “希望是我多想……”

  同一时刻,帝倾君也交代玄棺:“封锁出口!”

  玄棺迟迟不动。

  “怎么了?”

  “你陪我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