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人间非净土 万物皆苟活

2021-09-18 作者: 竹南烛
  第83章 人间非净土 万物皆苟活

  冤煞出动,如蝗虫过境,乌泱泱一大片。

  帝倾君斩出一剑后,迅速架起一个白色防护罩。

  无数冤煞撞上来,瞬间淹没了防护罩。

  帝倾君身旁的人伤亡小,其它人有弱道之光遮挡一下,并未伤及性命。

  所以后面冤煞冲进钱家的阵营一顿乱杀。

  钱家死士们瞬间被重创,傀儡也被冲得七零八落。

  钱齐天目眦欲裂。

  死士伤亡惨重,傀儡也有一些被冤煞缠住。

  它们没命地往傀儡身体里钻。

  强者入主无人的躯壳。

  还有的逮着外面的死士往死里虐。

  帝倾君施着咒,玄棺跑到她旁边来说了句:“这些都是对付你的。”

  确切地说,是对付她俩的。

  扈明锐忽然飞出来,与钱齐天短暂交手,钱齐天不敌,被扈明锐抓回第二层地宫。

  “你还不去帮忙!”

  都火烧眉毛了,玄棺还闲得蛋疼,一副悠哉悠哉、闲庭信步的样子。

  “这些脏东西,我才不吃呢!”玄棺一脸嫌弃道。

  “什么?”

  “吃?”

  帝倾君脸上的表情变了变。

  玄棺却完全get不到她的点,从帝倾君身边游走了。

  只要帝倾君没危险,现场乱什么样都与它没关系,它现在更关心的是扈明锐把钱齐天抓到哪里去了。

  去了下一层?
  可现在两层的石门都没关。

  它刚想到这里,外面的石门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两扇石门没动,一道更厚重的石门封住了去路。

  帝倾君额头冷汗直冒,慌忙中只顾着喊道:“小心!快退回!”

  有人问声而动,迅速退到她这边,有人反应不及时,还有的散修根本不认识她,完全没来得及反应,就瞬间惨死于石雕的利爪下。

  石雕的速度快如闪电。

  一只石雕动,其它所有石雕也跟着动了。

  这些东西就像有意识那一样,速度极快,杀伤力贼强。

  肉体凡胎的,想闯进去有些难度。

  他们脚下的哪里是什么摆设,分明是个全方位无死角的诡异的石雕大阵!

  动不动就赶尽杀绝那种!
  他们经过钱家一顿乱杀,又遭遇石雕围杀。

  这些人都想让他们死!
  没有什么恩怨。

  他们高高在上,不把他们的命当命看,包括扈明锐。

  当年屠龙少年,终成了恶龙。

  当风暴席卷,人力微末。

  石雕活化,碾杀当场。

  “过来!”

  帝倾君喊了一声。

  散落各处活着的人闻言迅速赶到她身后。

  帝倾君完善防护罩去接应他们。

  局势转变只在几秒间。

  摘星楼众人这才体会到李老的心情。

  大局碾压之下,人如蝼蚁。

  玄门是非多,且危机更严重更致命,
  不是他们想不被卷入就能不卷入的。

  当年李夏两家如何不是兢兢业业、安分守己?只因钱家要搞他们,钱家独霸玄门,就挖坑陷害,设计引导他们两家结仇。

  哪怕李家发现端倪,想要及时止陨,可在钱家的教唆挑拨下,夏家人疯了,失手杀了李家族老。

  前事有蹊跷,后事却是真真实实的血仇!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两家人想回头也是无力回天。

  他们未经历此事,体会不到其中心酸,总叹息惋惜,觉得十分遗憾。

  他们以为自己理解,但在出发前还是在心里却觉得李老怕事。

  现实中哪有这么多危险?他们又不傻,出去小心行事就可以了。

  现在这一刻他们才后悔莫及!

  钱家和扈明锐动手。

  神仙打架,凡人遭难。

  若不是此处有高人……唉……高人也不能护住所有人。

  帝倾君行走间仓促,心跳茫然,这种场景很熟悉,石阵下一秒就能再度封杀他们,这里这么多人……避无可避。

  她衣袖下的手微微颤抖。

  蚀骨挠心的无力感,非常折磨。

  就像危急时刻,你本该有能力处理好一件事的,但因为一些原因你没有那个时刻着手处理,最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她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但情绪比这强烈十倍,现场情况比这糟糕一百倍。

  她心里坚信,自己是有能力处理这件事情的,但这个能力现在使不出来。

  面对现场无数人或惊慌失措祈求渴望,或短暂庆幸稍安的眼神,她倍受煎熬。

  撇开他们的信赖不说,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多条无辜的生命全部葬送石雕阵中啊。

  有办法的,有办法……

  可是办法在哪里呢?

  玄棺从未见过帝倾君局促的模样。

  虽然她面上不显山露,但人已经急了。

  她眉头紧锁,目光微沉。

  众人见状,只以为情况显然很棘手,但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们在帝倾君身旁,心中稍安。

  玄棺见状,低爆了一句粗口。

  混账!

  他们这么多人不想想办法,就指望她一个人。

  一群废物!
  玄棺来不及多想,石雕们带着毁天灭地之势杀回来。

  原本它没打算出手的。

  以帝倾君和馨馨等人的能耐,要自保完全没问题。

  他们打他们的,只要自己人不受伤,其它的管它呢!

  所以它才悠哉悠哉地到处浪。

  可现实的情况是,帝倾君不仅要自保,还想逞强保下在场所有人。

  艹!
  这是前人留下的守陵石阵,本就是扈明锐有意借来对付她的。

  若只有帝倾君和玄棺在阵中,它完全不怕。

  只要能独善其身,慢慢破阵就是了。

  可现场这么多手无缚鸡之力的玄门凡人。

  这些人干啥啥不行,拖累人第一名。

  帝倾君是人,人的思维和棺材的思维不一样。

  她要管他们。

  这个大阵厉害着呢,这还只是个开胃菜。

  就好比正式运动之前的热身运动,大招还在后面呢!

  区区开胃菜就受不了了,还死了这么多人。

  那要真正的巨型风暴来临,在场玄门中人可能就没了。

  麻烦!

  玄棺烦躁地抬头望天。

  说时迟那时快,在石雕第二次绝杀攻势来临之前,玄棺“砰”一声落到地上,磅礴的黑气震荡而开。

  帝倾君抬手恰诀,弱道之力从天而降,白光凌厉肃杀,瞬间震荡开来。

  一白一黑两中力量以前所未有的凌厉之势向四周杀去,顷刻荡平地宫。

  时间在那刹那静止。

  众人目瞪口呆。

  帝倾君和玄棺都下了狠手。

  地宫震了震,却并未坍塌。

  石雕承受了两次致命打击,纷纷破碎掉落。

  里面的扈明锐听到外面的动静叹了一口气。

  果然打不过吗?

  这本是对付帝倾君和玄棺的。

  顺势用来对付钱家和玄门众人。

  但他不甘心,他还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万一有机会呢?借着地宫机关,有打败帝倾君机会。

  石雕大阵还没彻底开启吧,就被她们彻底粉碎了。

  刚刚那两道肃杀凌厉的气息,一道是帝倾君的,一道是那棺材的吧。

  扈明锐疲惫地躺在地宫前的短阶上。

  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对外召了召。

  冤煞抓着钱家人或者提着钱家人的尸体迅速飞回。

  外面。

  馨馨担忧地跑到帝倾君面前扶她。

  “师父……”

  帝倾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软发。

  “没事。”

  她是借大道之力打出的伤害,自己没啥损伤。

  馨馨明显不信,坚持要去扶她。

  玄棺在地宫中央,四周掉满碎石块,还有一些掉下来,落到它的棺盖上。

  看着帝倾君师徒和谐的画面,它哼哼唧唧。

  一个小萝莉,长这么矮,还想去扶帝倾君。

  这边危机解除,众人心中微松。

  冤煞把钱家人的都拎进去了,尸体也没放过。

  “你们进去吗?”帝倾君问。

  立即有人摇头摆手:“不了不了!”

  是嫌自己命大吗?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但凡还有点理智的就应该及时止陨,哪有上赶着送命的道理?
  宝藏虽好,但也要有命享用。

  照这个架势,进去又要死不少人。

  不知道扈明锐后面还酝酿着什么大招对付他们呢?

  那冤煞邪气怒气十足。

  不少冤煞抢夺了钱齐天的傀儡的尸体,拎着钱家死士的尸体回去了。

  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但也有人选择继续深入。

  有的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此行有高手,只要自己跟紧大佬,抱稳大腿,未必会出事。

  也有的纯粹是超强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作祟。

  钱家的情况不知如何,扈明锐也不知道怎么处理,那多出来的几百冤煞更是恐怖邪门。

  若没有人妥善处置,它们跑出去很容易造成一方生灵涂炭。

  一群人告别离去。

  剩下的人聚在一起,虽然第二层的大门开着,但现在没人敢往里面闯。

  里面有一大群凶恶的冤煞,还有一部分抢了傀儡身体的冤煞。

  “你说钱家人被带到里面,现在怎么样了?”

  “这……”他怎么知道?

  “门开了,进去吧。”帝倾君道。

  说罢,她走在前面,馨馨和杨云随后,玄棺落在人群之后。

  它要去看一眼这个阵法,再去搜搜有没有什么宝贝。

  也没有人说第一层没有宝贝。

  走在帝倾君身后的杨云一愣,看了眼四周,郁闷地开始往回走。

  玄棺要去搜寻宝贝,但它不打算自己动手。

  “你回来,你跟着他们干啥?”

  杨云摸了摸鼻子,不解回头。

  老兄,你主人进去了,你不得跟着去?
  “跟着我,那边有个好东西。”玄棺兴奋道。

  里面没啥,它都没感觉到。

  就算有,也被扈明锐挖空了。

  找宝物它最在行,它只相信自己。

  开玩笑!也不看它是吃什么长大的?

  那是它的食物,食物的味道它能认错?

  再说刚刚那么一个大阵,不弄点天材地宝支撑,能运行得起来?

  第一层怎么会没宝物呢?
  玄棺与杨云简要地说了下原理。

  “那你主人怎么就这么进去了?不留下来找找?”

  “你懂什么?”

  “帝倾君那样的人物,看上去是缺这点小玩意儿的吗?再说,她不带队进去,我们哪有机会?”

  杨云点点头,好像还挺有道理。

  待众人进去以后,门后又冒出几个人影。

  很明显,他们也觉得第一层可能有好东西。

  出来一趟,两手空空地回去太亏了。

  所以玄棺指挥着杨云挖宝的时候,那些人也围过来找宝物了。

  他们东刨刨西刨刨。

  有的捡起地面的破碎石雕当做宝,有的四处乱刨,角落也不放过,时不时还看看杨云和玄棺。

  杨云挖开了地板,挖了个很深的洞,玄棺还破开一个精妙的陷阱才取出一个毫不起眼的东西。

  杨云还没来得及细看,东西就被玄棺滋溜一口吸进口中,吞了。

  杨云一咂嘴,刚要生气,回头看一眼,及时止住。

  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拽逼大佬了。

  他现在是玄棺的护棺傀儡。

  “下一个地方!”玄棺催促道。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寻个自觉靠谱的方位开始挖。

  还有的比比划划,选了个角落开始挖。

  “他们……”

  “不用管,你只管听我指挥。”

  以为搁这儿整对称图形呢?反方向同距离挖就能挖出东西。

  这个阵法玄妙,是他们从未见识过的。

  要在这么大的地方挖出三块东西,谈何容易?
  光清理那些碎石雕就足够他们废好大的神了。

  嗯?清理碎石雕?!

  “等等!”玄棺叫停了杨云。

  “怎么了,方向错了?”

  “快喊他们不要动那些石雕,石雕上附着着杀机。”

  玄棺刚说完,一个人就被半块狮子石雕上闪过的杀机抹了喉。

  它刚才没想起来是因为杨云跟它行动,它镇得住。

  可这些人不是跟它行动的。

  这石雕也知道欺软怕硬。

  杀了一人后,那人的血流到石雕上,石雕被染红。

  片刻后血色消失,石狮子浮现诡异的绯红。

  其他人吓得立马丢掉手中正在拾的石雕。

  “快去把那石雕打碎!不然叫它找齐身体部位,若十唤醒其它石雕就大事不妙了。”玄棺吩咐道。

  这才是石雕大阵的玄妙之处,也是玄棺最忌惮的地方。

  这些东西,会活。

  即便碎了,一旦有生灵“献祭”,也会活。

  不是献祭一个活一个,而是一旦复活三四只,就会复盘整个大阵。

  很邪门。

  复盘后的大阵将直接进入血杀境界,不仅跳过热身运动把法阵全部激活,而且实力大增!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