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从无退路

2021-09-18 作者: 竹南烛
  第82章 从无退路

  万一需要呢?

  “李兄,你都觉得她可以了。不妨让我们去看看。事情没有这么糟糕的,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跟过去看看!”

  “是呀是呀!”其它长老附和道。

  “今时不同往日,这已经不是一百年前了,不会再重复当年悲剧。”

  “我们就跟着瞧一瞧,若有危险,马上撤退。”

  若有好处,绝对捡回来。

  那可是前人留下的宝藏。

  他们摘星楼的人比别人更清楚有多正贵。

  若单纯只是帮忙,不去就不去了,顶多丧失一些机遇……丧失机遇也可惜。

  但那是宝藏!
  没人能拒绝。

  “唉,你们。”

  李老叹息一声,劝不住他们。

  “你们去吧,自己小心,我就不去了。”

  李老负手转身,对他们道。

  当年之事发生以后,他侥幸活命,逃离玄门。

  在摘星楼做起收集资料研究世间奥秘的工作,他发誓终此一生,都要远离玄门纷争。

  他不会再插手玄门之事了。

  那日他不是没看到帝倾君的召令,而是他故意没去。

  “走咯!”宿长老跑得最快。

  “父亲,我也要去。”木鱼凑上来道。

  “去吧去吧!你有你的机缘。你与她合得来,去看看也好。”

  摘星楼主告别李老,带着众人离去。

  ……

  帝倾君还以为摘星楼众人不来了,没想到刚过一会儿,摘星楼主就带着一大批人赶来。

  这次来得人比上次还多。

  木鱼与她打了个招呼,站在摘星楼的队伍里。

  这段时间里,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散修。

  “宝藏的魅力是无穷的。”帝倾君歪头与扈明锐说道。

  扈明锐不置可否。

  她引来这么多人,玩得这么大,看她到时候怎么收场。

  众目睽睽之下夺宝,必遭众人眼红。

  他们现在打不过她,她固然不会有什么损失。

  但坏了路人缘,以后被人惦记着,终究不好过。

  这种感觉他太有体会了,当年他发现了这里以后,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

  生怕哪一天宝藏的事败露,怀璧其罪,飞来横祸,愣是好几日睡不好觉。

  可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哪怕他不走漏消息,只要他崭露头角,他们就会有所怀疑。

  然后像苍蝇叮臭蛋一样,叮着他不放。

  再说,她还有这么多朋友呢,总不好意思全部私吞了吧?
  剩下的东西他不知道有多少,但这见者有份……分下来,她还能剩多少?
  用宝藏做赌,终究是她吃亏。

  忽然一阵阴风起,钱齐天带着钱家人入陵墓。

  先前堵住石门的钱家人主动让出一条路。

  钱齐天到场后没有多说,挥手便让人上。

  今天的目标,杀掉扈明锐。

  如果还有余力,这批宝藏将是他钱家东山再起的最好契机。

  什么仙君不仙君的,落入了凡尘,人人可打!

  究竟谁胜一筹,看是看不出来的,交过手才知道,或者说……拼过命才知道。

  杨云之前就爬到石门顶上,这会双方交手,他从上面落下。

  气势汹汹,恍如战神。

  后方的扈明锐嘴角一僵。

  他就说杨云之前爬这么高干什么呢?

  原来就是为了现在做准备,他跳入混乱的战局,一人牵制住好几个钱家人。

  钱齐天挥了挥手,让身后的傀儡上。

  他看出来了,杨云的体质比一般人要强,唯有不怕疼不怕痛的傀儡才方便对付他。

  那个人的气息混杂,可终究还是个人身体再怎么强悍……嗯?

  杨云把他的傀儡撕开了!
  他肉体凡胎的,要知道那不是一般的傀儡,经过他这么多年的改良重制,那些傀儡的坚硬程度不亚于铜墙铁壁。

  平常人根本伤不了他们。

  无论是官方玄门的高手还是深藏不露的散修,遇上这些傀儡都得跪。

  他自认为不比弟弟当年的控灵之术差。

  钱二的控灵之术诡异莫测,曾一度成为玄门中人不敢直面的噩梦。

  说起来这些玄之又玄的本领都是从这座陵墓里传出来的。

  机缘巧合之下被他们得到。

  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
  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是不是玄门根本不那么稀罕?玄门中人懂的这点法术人人都可学会?

  他们这些人也算不算天赋异禀?

  终究是在这小小玄门花了太多时间。

  在钱家花了太多时间。

  如果有机会,他还想坐下来研究研究,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像摘星楼里的人一样。

  呵!
  世人真是愚昧。

  放着好好的奥秘不去研究,跑这儿跟他们抢宝藏。

  不过也说不清楚,到底他们研究发现的宝藏价值高,还是这座地宫里的价值高?

  好像挺难取舍……

  钱家死士和傀儡大军压境,玄门众人死伤惨重。

  他们根本不管在场的是帮忙的还是看热闹的,全都赶尽杀绝。

  冯老带来的人没能幸免,摘星楼众人也没能幸免,藏在各处的散修亦如是。

  这就是钱家,他们要的从来不是谁和谁内斗消耗,而是整个玄门势力全部铲平,剩下他们一家独大。

  “卧槽!他妈!看来李老说的没错,别说看热闹,就是他们当年不惹事都被卷进去!”

  “艹你姥姥!玄门要亡钱家不是没有道理。”

  “这他妈疯了!”

  人群中怒骂声不断,短短瞬间,不少人丧生钱家死士和傀儡手中。

  天上一道道白光降下,罩住在众人身上。

  冯老等人一口气卡在嗓子眼,气得浑身直发抖。

  真正的战事发生的时候,那是裹挟着大毁灭之势而来,唯有奋起抵抗!
  哪有这么多利益?哪有这么多保全自己的考虑?

  根本不可能的?

  什么稳一稳图发展?

  敌人根本不可能给他们机会稳,给他们机会发展。

  除非双方势均力敌,拿己方的利益去换!
  他们势如破竹杀过来,是一定会死人的,如果他们要保全自己,就得拿别人的性命去填!

  就像钱家太子爷钱朗和钱齐天要保全自己,就得拿同族之人的命去填。

  诅咒从钱家家主开始,越是离那个权利中心近诅咒反噬越厉害。

  远离名利场反而容易苟活。

  可是玄门退,拿谁的命来填?
  普通民众吗?

  普通民众也不够啊!
  哪怕他们昧着良心做畜牲,到最后也不可能苟活。

  他们从来没有退路!更没有退一步这种说法。

  莫老早就看到了,他看得清清楚楚!

  钱齐天看天上密集降落的白色光柱看得入神。

  他身边的老者走到他身边感叹一句:“后生可畏啊!”

  是他们在钱家待久了吗?

  世上还有如此出彩的晚辈?
  他们原本以为,钱朗已经是世间少有的天才。

  没想到外面的天才也着实让他们惊艳。

  “你没看出来吗?她从外面来。会这些能耐,不足为奇!”钱齐天镇定道。

  老人一咽。

  那不见得!这样的人物,哪怕在外面,恐怕也是万分出彩的。

  当然,钱朗若有机会到外面走一走,也必定大放异彩。

  毕竟,钱家的一切都交给他了。

  他一个人,耗尽了整个玄门钱家的底蕴。

  这些年钱家衰败得这么快不是没有原因的,出了扈明锐的诅咒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钱朗。

  为了给他续命,钱齐天连自己的命都不打算要了。

  所以流落在外的钱皓宇和他父亲,都是他们的祭品。

  钱家不是只打算单抓一个钱皓宇。

  钱父因为一些男人病导致后天不育,钱家也没打算放过他。

  他们想的是,哄钱父回来认祖归宗,继承家主之位。

  然后想办法让钱皓宇在外面留下子嗣,越多越好。

  最后把他们接回来,替钱家主要继承人续命……

  当年扈明锐的诅咒把钱皓宇的爷爷排除在外。

  这是一个契机,也是钱家保留嫡系血脉的机会。

  可没想到,不仅钱父不配合,就连钱皓宇也……

  他妈的!
  他还以为这家人逃离了诅咒,可是没想到……

  这不是变相的断子绝孙是什么?
  保不准他那堂弟就是被这事气死的。

  钱齐天恶狠狠地想。

  他后半生不幸,他巴不得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不幸,就连他曾经逃最喜爱的小堂弟也不放过。

  他捧高自家人,同时也瞧不起别的天赋异禀的人。

  包括一身野路子的扈明锐和外来高人帝倾君。

  他们天赋异禀是应该的,但是他们家钱朗。

  在逆境中求存,还一身高贵明朗、才华横溢、天赋过人,那才是真的天才!
  钱齐天有些傲气!
  说回当下。

  钱齐天也有懵。

  真的是他们在山中待久了吗?

  买个胖子,那个人明明是人,怎么会有如此神力?

  他的傀儡怎么会不是对手?
  这不可能!

  可现实就摆在眼前。

  出了杨云之外,还有其它出人意料的场景。

  有一个蒙着眼睛的小萝莉,一身死气,提着一把长匕,也能砍杀他的傀儡。

  现场有一个横冲直撞的红棺材,撞飞撞坏了他的不少傀儡。

  那帝倾君也是。

  其他人实力稍说,没有一开始就打倒他的傀儡,但被那白光笼罩后,防御力却大大增强。

  甚至就像精准buff加身,幸运神附体,总能轻而易举躲过即将降临的致命攻击。

  钱家死士本质上也是玄门中人。

  一打起来,损失惨重。

  而他们的仇敌扈明锐就含笑站在地宫第二层入口前,隔着无数人看向他。

  只是下一刻,他忽然被红色的棺材从后面撞趴,附面摔个狗吃屎!

  钱齐天皱眉。

  隔得比较远,他没看清楚情况。

  “那红棺似乎有些盲。”

  他转身与身后的老人道。

  “好像是的。”老人思考片刻,附和道。

  而玄棺此时正压在扈明锐的腿上。

  “好大胆子!敢让我主人帝倾君在前方为你拼命,自己却躲在后面装逼!”

  玄棺棺底黑气大盛,上面却未表露出来。

  “听着!不管你和钱家什么恩怨,她愿意帮你是你的八辈子求不来的福分,但这并不代表着你就可以算计她、驱使她。”

  “你何德何能?敢驱使我的主人?”

  若不是情况不对,扈明锐早就叫出声了。

  他觉得腿断了。

  魂魄的腿也快断了。

  这么多年他经受非人折磨未叫一声,但刚刚那一瞬,他真的差点失声叫喊。

  玄棺做完这一切,退后,又用黑气缠在他腿上,帮他修复腿伤。

  “若不是看在你是我看上的傀儡的份上……老子有无数种办法弄你!”

  玄棺怒气冲冲地游走,还不忘回头斜视他一眼。

  扈明锐忍着腿疼重新站起来。

  此时他再看钱家人和玄棺,心中满是怒意。

  他撕下平日的伪装,露出本来面目。

  不装了!
  他扭动着脖子,活动着手腕,脸上满是森寒之气。

  他目光中已无潋滟之色,眸子充斥着极煞之气。

  口中反复低喃:

  “我不过想要活得像个人,我错了吗?我不过想要给自己一把锁,我错了吗?为什么整个世界都在看不起我,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

  “放出一个魔鬼才是你们想要的吗?好,我给你们,这是你们自找的!”

  滔天怨煞之气袭来。

  地宫二层的石门敞开。

  原本锁在里面的东西发出阴森瘆人的笑声。

  似乎察觉到扈明锐在召唤他们,里面的东西笑得愈发肆无忌惮。

  玄棺回头,皱眉。

  片刻后,仍选择回到帝倾君身边。

  其他人也回头望着这一幕。

  “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好像听见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声音,老子寒毛都竖起来了。”林强退到龚离老人后面道。

  “小心!”帝倾君道。

  同一时刻,有一人问:“扈明锐,扈前辈,你在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要你们的命!”

  扈明锐不知用了什么秘法,召出里面的玩意,他也一下子重心不稳,捂着胸口后退一步。

  无数带着红绳的冤煞袭来。

  见人就咬,见人就杀。

  “老匹夫!拿命来!”

  扈明锐尚有余力,以飞快的速度冲向钱齐天。

  他一动,背后有也和那些冤煞一样有丝丝牵引。

  玄棺一眼看去,微微皱眉,但并未将之放在心上。

  如此场景。

  帝倾君心中大震!

  一下子就被迫使出群攻性剑招,凌厉的剑招迸发出强大的剑气,斩向冤煞!

  她此番剑招,气势虽强,但使的人已不是曾经那个帝倾君,所以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