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歌剧魅影》(3)

2021-09-18 作者: 萨温
  第150章 《歌剧魅影》(3)

  直到音乐剧准备开场,阿黛尔已经在包厢的里面坐好了,依旧不见克莱顿的身影。

  但是不得不说,克莱顿还是有几分本事的,阿黛尔的斜对面就是艾利克斯的包厢,后者还没有发现她,正在和身边的一个中年绅士交谈着什么。

  他们的包厢里还站着许多的人,有一些做侍者打扮,可能是两人带的仆人。

  恩蒂她们,则是在隔壁的包厢坐下,假装是一起来看戏的贵族。

  守夜人不见踪影,之前阿黛尔看到的那个疑似邪教信徒的人也不知所终。

  时下贵族很流行用白粉敷面,能来看音乐剧的,或者是想要参与拍卖的,大部分是一些比较好玩的贵族。

  比如说阿黛尔就看到一位贵族脸上还涂着彩色的颜料,好像比下面台上的演员更专业似的。

  发现阿黛尔在看他,他转过头来吹了声口哨。

  阿黛尔回他一个礼貌的微笑。

  帷幕撤下,舞台的灯光渐亮,四周包厢上的灯光一齐暗下。

  这些小灯是用萤火虫的光囊制造出的特殊物品,让阿黛尔看的津津有味的。毕竟总是燃烧蜡烛,味道实在是有些难闻。

  一群人站在舞台上,中间的男人唱道,“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每个细节都如她所说……”

  这时候克莱顿才弯着腰悄悄地走进了包厢。

  阿黛尔忍不住又去看了杜威伯爵那边一眼,他正和领主艾利克斯谈笑风生,任谁也不会认为他们之间有杀子之仇。

  “怎么回事?”阿黛尔低声问道。

  借着黑幕的掩饰,克莱顿把一张纸票递给了阿黛尔,“之前说要带您去地下集市,一直没能如愿,今天刚刚和一位梅迪见面,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嗯。”阿黛尔没再说些什么,摆正身体,聚精会神地看向了下面的舞台。

  毕竟,这可是她难得的娱乐项目。

  音乐剧的序幕很快结束,第一幕开始,女主跳着轻快的芭蕾,旋转到了舞台的正中央。

  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胖妇人走了进来。

  没等她开口,克莱顿就把刚写好的一张纸条递给了对方。胖妇人低头看了一眼纸条,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写的什么?”阿黛尔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出价。”克莱顿解释道,“每一场戏剧的主演都会作为最压轴的商品供贵族们选购,我们虽然不打算买,但是必须要出价表示尊敬。”

  “等到戏剧进行到中场的时候,才会有侍者带着本场拍卖的清单去往各个包厢,如果你想要修改之前的出价的话,这个时候也可以说。”

  阿黛尔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那正在歌唱的女人,她有着柔软的栗色头发,皮肤白皙且丰腴,她穿着白色的裙子,上面用金丝绣着花边。

  她又去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杜威伯爵他们,开场到现在约有四分之一个钟头了,他们依旧是那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很快,魅影出场,他一字一句地教女主应该如何唱,如何展现她的歌喉。

  阴影投在舞台上,被无限地拉长,好像那真的是一条细长的影子。

  “盯着对面的人。”阿黛尔对艾达嘱咐道。

  “您去哪里?”艾达有些担忧地问。

  这魅影一出场,两个人就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一些不同——无他,这是一个真正的亡灵,一个真正的,和【秉烛者】签订了契约的亡灵。

  他身边围绕着极淡的死气,对于普通人来说,长时间结束亡灵,可能会被转化成同样存在,就是因为死气的存在。

  剧院不可能专门找一个亡灵来扮演魅影——即使对方的角色是真正意义上的亡灵。

  “我要去后台看一下。”阿黛尔感觉她有些慌,并不是因为紧张,而像是一种直觉式的提示。

  与其说她是从魅影出场之后感觉到不同的,不如说她一直都隐隐觉得这一次的任务会出事,只是亡灵的存在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她想要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

  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她弯着腰,走过包厢外面的走廊,不知道是为了省一些资源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长长的走廊上,只放了寥寥的几只蜡烛。

  黑暗把人的影子,彩玻璃窗的影子捏合到一起,拉长,再变形。

  阿黛尔感觉一拉开门,就好像进入了噩梦之中似的。

  她捂住了帽子,几只小蛇悄无声息地顺着帽檐溜下来,四散开来。

  这是【魔术师的把戏(升级版)】,她可以借助这些小蛇们的小红眼睛,短暂地看到一些东西。

  对于当下的这种情况,可能没有更合适的特殊物品了。

  确保这些小蛇已经爬到了各个包厢的门口,阿黛尔向着楼下的后台摸了过去。

  因为走廊有些地方很黑,为了避免发出太大的响动,阿黛尔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摸着墙壁走过去。

  她听到楼下的音乐剧在隐隐约约的唱,“你难道要背叛我么?”

  是魅影发出的尖细悦耳的声音。

  从包厢出来之后,阿黛尔的头脑冷静了不少,虽然说,这种程度的伪装只有【秉烛者】天赋的人才更能发现。

  但是阿黛尔不觉得守夜人们或者是杜威伯爵,甚至是一向心思深沉的艾利克斯不会做好周全的打算。

  所以,如果她选择直接去舞台的后台,很可能并不是一个太美妙的选择。

  但是,阿黛尔觉得,既然魅影是从后台上场的,如果说哪里最有可能找到线索,必然是后台无疑了。

  如何能够最隐蔽地去到后台呢?最好是在所有人都无法发现的情况下。

  再有两步,她就会走到拐角,那里会有两个楼梯,宽一点的楼梯是直通一楼大厅的,窄一点的那个应该是通向后台的。

  到那时她就要做出选择——究竟要怎么做。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了拐角——就在这时!
  她敏感地一回头,差点贴上一张女人的脸!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地图,因为一墙之隔就是坐满了人的包厢,所以地图根本没办法帮助她判断!
  怎么回事?

  她什么时候来的?
  为什么她没有发现对方?

  出于保险起见,阿黛尔自从从包厢里走出来之后,就已经把自己的通灵状态给打开了,可以说,她现在状态十分敏感,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乌龙事件!
  但没等她脑海里杂乱的想法结束,她很快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活人。

  是个逼真的蜡像。

  蜡像穿着漂亮的裙子,披散着长发,面色红润,和她曾经在舞台上见到的女主一模一样。

  这让她多少想起了一些《歌剧魅影》当中的情节。

  魅影防止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可以代替自己唱歌的嗓子离开,于是让女主看到了穿着婚纱的蜡像。

  估计她眼前的这个,应该是等一下要上场用的道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在走廊里,而不是放在后台。

  而且……

  借着幽暗的明明灭灭的光芒,阿黛尔注意到,那个蜡像的身后,似乎还有些什么东西,正反射着光。

  她左右打量了一下,她目前所在的位置并不算太危险,因为是刚刚走过拐角,还没有走到楼梯的位置,所以没什么人能看得见她。

  这一段隐蔽的路大概有两三米长,足够她在人来到之前做出反应。

  当然这也让她更加怀疑,为什么这个蜡像会被放在这里了。

  她伸出手去够那只被蜡像藏在身后的手——这过程多少令人心里突突。

  万一,她在摸到对方手的时候。那只手突然动了一下怎么办?
  或者她发现这个蜡像竟然有温度怎么办?
  创作小说让阿黛尔的想象力丰富了不少。当然,脑海中想是一回事儿,做是另一回事儿。

  当阿黛尔摸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她很快就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她想把那东西从蜡像的手里拽了下来。

  但那蜡像握得死紧,这让她不得不用上了几分力气。

  是一把手锯。

  并不算太大,看起来甚至比一般的手锯还精巧些。

  为什么这个蜡像会带着把手锯?这可不是原著当中会出现的情节!

  这个手锯是谁塞进去的?有什么目的?或者说……是为谁准备的?
  魅影!

  答案呼之欲出。

  场上只有魅影没有身体,一旦它进入这座活灵活现的蜡像里面,可能大部分人就难以分清究竟是魅影,还是女主了!

  但它要做什么呢?

  阿黛尔盯着手里的手锯,她轻轻地在墙壁的壁纸上一划,上面就留下了一道口子——这种程度的锋利,阿黛尔感觉不用来做凶器,都有点可惜了。

  她把手锯直接收了起来,无论对方想要做什么,进入身体之后,发现没有凶器,应该也会被阻拦几分。

  刚才对地图的一瞥让阿黛尔想起来,她的地图有自动收集的功能。

  之前在玛尔加莱斯的时候,因为那地方强大的能量场,她的地图没办法正常运作,导致她都快要忘记自己还有这个能力了。

  在她的地图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有一条类似于通风管道口的狭窄道路,可以让她直接从天花板穿越到楼下的后台。

  这原本应该是为了舞台上的高难度动作而设立的,比如说舞台上有些情节是需要两个楼层的,那么人员上上下下的时候,可能会用绳子和滑轮来完成。

  现在音乐剧才进行了不到一半,还没有用到这些绳子的缘故。

  也就是说,只要阿黛尔的速度够快,她就能够顺利地潜入到后台当中。

  但说起来,刚才那些侍者们呢?他们也在后台么?
  想到这里,阿黛尔皱起了眉头。

  整个包厢呈现环形结构,围绕着舞台而建立,而且包厢的高度会比舞台的高度高很多,这样可以确保视野不被遮挡。

  在包厢的下面,有一些坐席,是属于一些中产阶级的。

  她是在魅影一出场的时候,就从包厢里溜出来的,而那时,那个负责收“出价条”的侍者才刚走没有多久。

  而她一推门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走廊里的蜡烛已经被灭了大部分了,这么短的时间,都不够那个侍者处理完全部包厢的“出价条”,怎么可能还会有闲时间去拿走蜡烛?
  再说了,阿黛尔可是知道这些包厢的价格的,她不认为剧院就真的有必要省钱省到这个份上。

  一个包厢的钱,就足够这个剧院里面的蜡烛点上一个晚上,甚至可能还会有剩余。

  这是为什么?
  如果是避免强光对亡灵产生刺激,影响发挥,也不应该——毕竟如果亡灵寄居在蜡像体内,这种影响会大幅度减少。

  还是说,不止有一个亡灵?
  阿黛尔莫名地想到了音乐剧开场前,她和艾达在门口看见的那个疑似邪教徒的家伙。

  阿黛尔后退了一步,她听见里面的音乐剧声一声比一声更响了,眼看着《歌剧魅影》的最高潮就要到来,有不祥预感的阿黛尔直接后退两步,一个起跳,直接伸手向上一够。

  她抓住了一根铁管。

  虽然现在这里很黑,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来的时候,阿黛尔曾经打量过一次天花板。

  那个时候,她是对于天花板竟然会这么低感到有些惊讶,但后来得知上面还有轨道需要用的线和滑轮,她也就理解了。

  现在,这上面的空间正好能够容得下她。

  她需要尽快了。

  为了保持速度和轻盈,阿黛尔的能量下降的很快,几乎是急速跑步时的五倍能耗。

  有一段路,是她正好爬过艾利克斯的头上,那个位置有一个小口,用来帮助空气流通。

  因为小口很小,根本不会暴露任何,就算阿黛尔直接从上面爬过去,坐在下面的人也不可能发现,更何况,阿黛尔准备侧过来身体从旁边过去。

  这就更不可能被发现了。

  但是事情的诡异,就诡异在阿黛尔准备一股作气,冲过这个通风口的时候,艾利克斯突然向上看了一眼。

  她看不见阿黛尔,但是阿黛尔能清晰地看见他。

  那一眼十分笃定,好像很清楚阿黛尔就在上面似的,没有丝毫的犹豫,更不像是不经心地扫视过的。

  “怎么了?”阿黛尔听见下面的杜威伯爵问道。

   今天好难受,头晕头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