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苏玺不舒服

2021-11-04 作者: 是桃子呀
  第102章 苏玺不舒服

  苏玺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震惊地看着苏睿。

  可是苏睿却是看不到,他只顾着埋怨苏玺让他丢人……而看着这样的苏睿,苏玺却是不由回想起唐秋娴以前说过的话:

  ‘你们苏家就是这么教导的吗?’

  ‘苏家的家教,我算是见识到了。’

  ‘苏家就算没落了,也算是世家吧?没想到,苏家女儿,不过尔尔……’

  唐秋娴的话,不断地在苏玺的脑海里回荡,耳边还有苏睿的喋喋不休——

  这一瞬间,

  苏玺觉得自己眼中的世界仿佛在旋转。

  “够了!”

  随着苏玺的一声大喊,苏睿吓得当即停下踱步的双脚,甚至脸上连嘴巴都没有合上。

  下一秒,他便看到苏玺直视着他,面若冷霜地问他:“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苏睿大脑缓冲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苏玺问的是什么。

  他的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又闪过昨晚的一幕幕,他顿时又有些气愤,便随着自己的性子赌气道:
  “谁知道啊,说不定呢!”

  要不然,他好好的妹妹,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玺目光微闪。

  是!
  她是将他丢在枫晨会所里!
  她也想过他会不会像前世一样被引诱着去接触赌博,但她从来没有真的怀疑过他会吸du!

  可是……

  他苏睿却可以那么轻易地将话说出来。

  苏玺此时的情绪,不止是在脑海里翻涌,也在她的心里、胃里翻涌,一阵阵烧心的感觉不断地涌上胸腔。

  苏玺却是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不愿在苏睿面前露出一点点的异样。

  从前她以为,不管如何,她终归是占据了这副身体,那便应该连着它的所有的所有,都去接纳、承受,尤其是直系的亲戚关系。

  所以,她是真的有将苏睿当作哥哥看待。

  可是苏睿呢?
  哪怕她现在顶着他亲生妹妹的名头,他也不曾为她着想过。

  “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

  苏睿听着苏玺这话音有些奇怪,正想开口问的时候,苏玺突然又抬起头狠狠地瞪向他,吓得他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妈呀!

  他这妹妹好像有点可怕!
  苏睿这会已经有些不敢看苏玺了。

  苏玺却是不管他看不看,径直说到:“你知道刘焕东和杨宝成两个人的检测结果都是显示阳性吗?”

  苏睿眼睛瞪大了一圈。

  难怪啊……

  难怪他今天一直等不到这两个人出来!原来这两个人是吸过du了!
  啧啧啧!
  就在昨晚,他们两人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好这个,好别的高大上……打脸啊!

  苏玺看苏睿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心下不由渐渐发凉:“你知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还有赌博史?”

  苏睿一听,当即不解道:“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跟他们又不熟?”

  苏玺的嘴角不由浮出冷笑:“没有关系?”

  “你为什么不想想,他们为什么会在枫晨会所,他们又为什么约你在枫晨会所?你知不知道,杨宝成介绍给你的管家,是枫晨会所的人!”

  苏玺一声比一声喊得响亮,眼底悲凉之意更是愈发浓烈。

  他们苏家,早就被人盯上了!

  从杨宝成给苏睿介绍枫晨会所的人,从刘焕东引诱苏睿到境外赌博,结合前世的种种,便能知道:
  这是有人蓄意要毁掉苏睿!
  苏睿?

  这个扶不起的阿斗,有什么好被别人觊觎的?也就只有苏氏了。

  苏玺想通这一点,不由想笑,她其实真的很想跟幕后那人直说,拿走苏氏吧!
  真的!

  她现在一点儿都不留恋苏氏。

  她也相信,苏睿更不想管苏氏,比起这个,他可能宁愿要一笔现金!
  另一边的苏睿,被苏玺一声叠过一声的质问中,不禁缩了缩脖子。

  她说的这些,他没有一点儿是知道的,而且都是别人的事情,关他什么事啊?
  他们吸du了,他没吸吧?

  他们赌博了,他没赌吧?

  他们介绍了枫晨会所的美女……那不是,已经被她赶走了吗?!

  “唉!”

  苏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行了行了,都是你有理行了吧?”

  本来是想来兴师问罪的,谁能想到,最后竟然是他被妹妹一通臭骂?!

  苏睿深深地觉得,下午这阵冷风,是白吹了!
  拂了拂身上的灰尘,苏睿兴致缺缺地道:“那没什么,我就先走了!那个你,进去吧!”

  苏玺被苏睿这番表现和这几句话,真的是要被气出血!

  他真的一点点都不愿意动脑!

  她都把‘答案’放到他嘴边了,他却连张一张口都不肯!
  苏玺生气地伸手抓住自己心口处的衣服,有些难以置信地问到:“所以,你今天过来,就只是为了问我这一句话?”

  那倒也不是。

  他是要来听一句道歉的!

  顺便,如果能让苏玺澄清一下他的形象的话,那就更好啦!
  不过现在看来,这事肯定没戏!
  所以,苏睿便梗着脖子道:“没错!”

  苏玺:“………”

  苏玺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厉声喊了句:“滚!”

  说完,她便转身往别墅里走。

  苏睿则是在原地朝天翻了个大白眼,然后也跟着往外走,不过他走没两步后又停了下来,因为他觉得就这样空手而归,那也太惨了吧?
  “妹妹,要不你再——”借我点钱?

  苏睿一边转身一边说这话,然而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不远处的苏玺,这会正捂着心口弯着腰!
  “妹妹!”

  苏睿三步当两步走,几乎是瞬间就来到苏玺身边,他伸出手想要扶她,但又不太敢碰她,只好小心翼翼地问:
  “妹妹,你没事吧?”

  苏玺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住嘴巴,这会连开口都难,便只能摇摇头,拿起捂肚子的手挥了挥,示意苏睿赶紧滚蛋!

  然而她这会本就弯着腰,低着头,这一使劲摇头,头部有一刹那好像出现供血不足,导致她有些眩晕,身体不由晃了晃。

  苏睿看到这场景,哪还敢犹豫,连忙抓住苏玺的手臂:“怎么了这是?!”

  苏睿不碰苏玺前,苏玺觉得自己好像还能撑住,也能稳住,结果现下被苏睿这一抓一晃,苏玺只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而她的胃里立时也是如排山倒海一般向上涌……

  苏睿见到苏玺倒向一边,吓得脸色发白,不由又喊了一句:
  “妹妹!”

  “苏玺!”

  几乎和他同时,从别墅里出来的姜时湛,第一眼便看到摇摇欲坠的苏玺!
  姜时湛立马向苏玺跑过来。

  而苏睿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姜时湛,手一顿,下意识竟然想要将苏玺往外推!

  只不过,苏玺这会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苏睿的手臂上,而苏睿又因为两餐没吃,结果便没推动苏玺,可苏玺却被他这一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此时的苏玺虽然迷糊,但她也听到了姜时湛的声音,知道他在向自己跑过来,甚至有预感下一秒他便会拉住自己——

  但是苏玺她怎么可以?!
  于是,苏玺毫不犹豫地将头转向苏睿那边,双手也反手抓住苏睿的衣服,而后将从胃里反流上来的污秽尽数向着苏睿所在的方向而去……

  下一刻的苏睿,有一瞬间的静止。

  一秒…两秒…三秒!
  “啊啊啊!”

  “苏玺你吐我!你吐我!”

  苏睿赶紧往后跳了一大步,只是他还尚存一点点理智,没有松开抓着苏玺的手,但脚下却是焦灼不安地交替跳起。

  而姜时湛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当即便伸出手揽住苏玺的腰,另一只手则将苏睿的手掰开,将人拉到自己怀里,而后他又看到苏玺低着头,便想要伸手抬起,嘴上也不忘关切地问到:

  “没事吧?还好吗?”

  但此刻的苏玺,哪会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幕,当即便偏过头,躲过他的手。

  姜时湛的手顿了一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帕子,伸到底下,轻声问到:“要吗?”

  借着一头长发挡住别人视线的苏玺,这会又透过发丝间隙,看清楚姜时湛手里的东西,而后默默地接过来。

  擦过嘴角后,苏玺这才借着姜时湛的力,站直起来。

  而姜时湛这会目光却是落在对面已经在脱衣服的苏睿身上,语气幽幽地道: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苏睿一听这话当即便“喂”了一声,只是同姜时湛对上眼后,又很没有骨气地转开视线,不过嘴里却还是愤愤不平地嘀咕着:

  “什么我欺负她?她欺负我还差不多!没看到她还吐我一身吗?真不讲理!欸,脏死了……”

  姜时湛却不觉得自己说错话。

  他本来就很关注这外头,也是一直听到苏玺的声音,所以他才不放心,这才走了出来。

  还好他及时出来!
  要不然……

  哼,他刚刚都看到苏睿推了苏玺一把!
  苏睿这边看着自己这模样,也是浑身不舒服,但他又不太想跟姜时湛搭话,虽然苏玺这会不舒服,但他还是开口道:

  “妹妹,你快点让人找身衣服给我换!”

  姜时湛:“………”

  苏玺:“………”

  姜时湛这会也不再理会苏睿,扶着苏玺便往别墅里头走,苏玺这样子看着不对劲,得赶紧叫家庭医生过来看看才行。

  苏睿见两人都没说话,便默认他们同意了,也就大摇大摆地跟在后头。

  苏玺临进门前,却是拿着帕子捂着自己,小声地说:“别让小宴看见。”

  要不然,小家伙该担心了。

  姜时湛当即点头,拥着她,走向别墅里的电梯。

  苏睿也想跟着进去,但在姜时湛冰冷的眼神下,他硬生生止住自己的脚步,不过在电梯门合上前,他仍旧不忘提醒:

  “衣服!”

  毕竟,在这别墅里,姜时湛要是不给他衣服,他就没衣服穿啦!
  姜时湛带着苏玺回了主卧,在苏玺的坚持下,她一个人进了洗漱间:
  漱口,和换衣服。

  但其实她这会人还很晕,所以平常简单的动作,这次却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完成。

  而姜时湛又担心她在洗漱间里不舒服,而自己在外头却不知道,便只好每过几分钟便叫她一次。

  虽然每一次都只能得到苏玺小小声没什么力气的“嗯”,但却让姜时湛安心不少。

  而苏玺完成后,也再没有力气走出去,只能开口喊姜时湛。

  这一次,姜时湛直接将她公主抱到床上。

  “喝点水,家庭医生很快就会过来。”姜时湛一边说一边将水杯递给她。

  苏玺双手接过,是温开水。

  大概也是因为坐在床上,又抿了好几口温水后,苏玺便感觉好了一些。

  不过这会她却不太敢去看姜时湛。

  她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水杯,好一会儿才问到:“小宴没哭闹吧?”

  姜时湛没有坐到床边,而是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没有,林妈……和苏睿,在陪他。”

  听到苏睿的名字,苏玺这才看了姜时湛一眼,不过很快又移开:“你,给他衣服了吧?”

  姜时湛:“嗯,让佣人拿下去的。”

  苏玺点了点头,“好,谢谢。”

  姜时湛微微挑眉:“不用谢。”

  苏玺:“………”

  苏玺这会只觉得房间内安静得不行,球球了,来个人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吧。

  好在,家庭医生很快便过来了。

  果然是因为早餐和午餐吃撑的原因,加上在外头吹了风,情绪又瞬间大起大落,这才怒火攻心,有了急症。

  姜时湛很严肃地在一旁听着,也主动询问着……苏玺看着这样的姜时湛,却不由地再想起唐秋娴,想起她说过的话。

  其实,姜家和苏家一开始联姻的具体情况,苏玺也不太清楚。

  但她知道,苏家爸爸通过联姻,从姜家那拿到一笔钱,而据她前世所知,这笔钱是被投进苏氏这个无底洞。

  属于:

  扔下去,连个水花都看不到的那种。

  但姜家在苏家这拿到什么好处?
  苏玺是真的不知道。

  她知道的就只有,在领证前,她和姜时湛在姜兆纪和苏家爸爸的见证下,签署一份关于两家联姻的补充协议。

  其中就包括,苏玺不能主动提出离婚。

  还有一条,是苏玺可以拥有苏氏的分红权,但是不能参与苏氏的经营。

  不过……

  这两条内容,前世苏玺都违背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