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比谁钱多,

2021-10-13 作者: Onepay
  第123章 比谁钱多,

  楚兮一想,也对啊,不就是一块值钱的玉佩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她再重新买一块还给商少卿不就好了,

  结果楚兮完全就没有看到,商少卿那满脸宠溺的样子,好像不管楚兮要干什么,都是对的,

  楚兮穿着异域风情的衣服,走在路上,那回头率,简直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不少热情的姑娘,都愤愤不平的揪着自己身边的男人的耳朵,骂骂咧咧的,显然是对于自家男人看别的女人表示不满,
  随后她们看向楚兮的眼神,却带着一丝友善,摆明了就是双标,她们对楚兮这样的美得不像话的小姑娘,是一点恶意都没有的,但是对于那些不安分守己的男人,她们是半点都不会留情的,

  “这里的人,挺有趣的,要是在中原的话,估计我怕是都被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楚兮笑着跟商少卿说话,显然是觉得这里的风土人情,很符合她的口味,她就喜欢这样对女人很宽容的地方,
  不像是魏国,齐国和陈国,就因为前朝的女帝,就对女子多有打压,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的天生神力,从一开始,就没有被父亲和大哥他们想要好好的利用过,在他们看来,她是女子,

  在这个社会是没有办法冒头的,所以还不如好好的保护自己,好好的享受着她这个千金小姐的命运。

  只是命运对她并不够友善,让她无法冒头,却有让她承受了剜心般的痛苦,她付出了身边所有人的性命的代价,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甚至到死了都还要看着受尽了偏爱的玉无欢成为了女帝,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这一世,楚兮不会再循规蹈矩了,她是楚兮,也是那个家破人亡后,流落江湖,四处躲藏,寻找报仇机会的玉面小青龙,

  这么久以来,楚兮一直都觉得心里好像有一道枷锁压得她穿不过去,尤其是看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楚恒和绒花,看到他们的脸上还有一丝的幸福,楚兮怎么都没有办法疯狂的采用报复的办法去做,
  只能一直压抑着内心的仇恨,一点点的筹谋,但是再遇到了商少卿后,楚兮的心里,似乎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让她没有那么绝望了,至少她看到了,那本来早死的人,被她给救下了,如今活得好好的,
  似乎是只要商少卿活着,楚兮就觉得命运再强悍,也要在她这样的恶鬼面前低头,上一辈子的悲剧,就会离她很远,

  现在,北疆的这些姑娘,自由自在的样子,让楚兮的心,突然有了可以喘气的机会,这个世道,并不是只有女人必须要痛苦的活着地方,不是么,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商少卿看着楚兮的脸上露出了他从未看到过的笑容,顿时也笑了起来,这一笑,不仅让身边所有的人都沦为了陪衬,就连这里最圣洁的雪莲花,都黯然失色了,
  楚兮只听见自己的心,突然咯噔一下,好像是什么微微的裂开了一样,这一刻,楚兮终于明白了一句话,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商少卿这张脸,足以让山河变色,让所有的花草都羞愧,
  “你喜欢就好,若是你愿意的话,以后可以来北疆生活,到时候我为你修一座比皇宫还要华丽的城堡,让你成为最最珍贵的公主,”

  楚兮突然就笑了,若是一般的男人跟她说这样的话,她非一巴掌扇过去不可,但是现在,她突然觉得,这不是承诺,而是就是一个事实而已,

  对于商少卿这样的人来说,一座堪比皇宫的城堡,并不稀奇,
  “好啊,拉钩!!”

  商少卿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幼稚的事情,但是看到楚兮一脸的高兴和认真,也伸手过去,跟楚兮拉钩了,

  随后两人都没有再把这件事给挂在嘴边,一个是相信对方会去做的,一个是知道自己会去做的,根本就不需要提什么,
  两人终于走到了属于北疆最大的玉石交易中心地方,这是一座很大的酒楼的样子,至少在楚兮看来,这样一座酒楼出现在这里是不合理的,
  但是它偏偏就是出现了,很早的时候,楚兮就学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这样东西,看起来合理不合理,只要它存在,那就是合理的,所以现在这个酒楼的存在,显然是必要的,
  “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好地方,当然,是有钱人的好地方,没钱人的地狱,跟鼠道那样的地方,是差不多的。”

  楚兮知道商少卿是玉氏皇朝的唯一传人,但是她不知道商少卿同时还是玉面判官,现在看到商少卿,竟然连江湖上的事情,都知道得不少,顿时有些感慨,

  果然,身份贵重的人,就算是只能隐姓埋名的话,也不会像她一样落魄,看看人家,这小日子过得,真是不错啊,
  两人进去了之后,立马就有人来带路了,楚兮到了里面才知道,这里竟然是一个大型的拍卖场,
  里面什么都有,别看北疆荒芜的样子,但是这里的玉石丰产,这里的美人,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中原人所喜欢的,所以这里集聚了大量的豪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很多人想要赚钱,

  这座拍卖楼,显然就是为了这样的目的而存在的额,
  “咱们去包间吧,这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小心被被人给盯上了,”

  商少卿明显是好意,但是对于楚兮来说,她不是什么单纯的世家千金小姐,她是在鼠道中混了整整三年的玉面小青龙,这点破事,还能拿她怎么样?
  刚这样想着,楚兮就说到:“可是包厢不热闹了,我想看看热闹。”

  商少卿最后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还不是得按照楚兮的想法来,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了,楚兮这丫头,看着是一副文静乖巧的样子,但是惹事生非的本事,简直大了去了,
  比粱善这个家伙,都还要强很多,大概就跟阿九差不多了。,
  楚兮刚坐下,一旁一个看起来不太好惹的男人,对着楚兮露出了非常露骨的眼神,当然,也是因为楚兮穿得衣服,让这人以为楚兮就是北疆的人,

  北疆的女人,可是热情似火出了名的,只要愿意,跟人做几天露水夫妻,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这眼神,显然是冒犯了楚兮,楚兮还没有发话,商少卿的眼神就足以杀死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但男人还半点都没有意识到危险,把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推,对着楚兮,笑眯眯的说到:“小姑娘,今天可是有空啊?”

  半点都不顾忌被他推到的姑娘,手直接被擦破了皮,在上一刻他可还是心肝心肝的叫着那人,现在一下子就变了连,

  但是那倒在地上的姑娘,两吭都不敢吭一声,甚至连半分委屈的样子都不敢露出来,

  这让楚兮顿时就不高兴了,楚兮不高兴了,也就意味着,别人也别想高兴了,
  “啪”的一声,楚兮一巴掌给男人抽了过去,在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有些看好戏的样子,显然是觉得楚兮这样一个女人,竟然敢对着豪商出手,怕是不想活了,

  之前就有一个姑娘,看起来显然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但就是因为被这个男人看中了,结果那姑娘完全不屑,最后那姑娘的家族,愣是被这人给挤兑得直接生意倒闭,最后那姑娘还是落入了男人的手里,

  只是这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姑娘被他玩弄了一夜之后,就被转手给卖到其他地方了,至今一点音讯都没有,还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楚兮的装扮虽然是有些富贵,但也不过就是这北疆的一个小小家族的千金,能跟眼前的这个男人相比吗?
  如今,北疆,家里的女儿长得很出众的,都不敢轻易被这人给看到,若是只是简单的露水姻缘还好,就怕惹到了这个男人不高兴,一家子都要遭殃,

  就在别人都露出了同情的神情看待楚兮的时候,
  楚兮的那一巴掌,直接把男人给抽翻了,这还不说,楚兮又踢了男人一脚,让男人直接飞出去好远,然后腰直接撞到了栏杆上,才停了下来,

  光是听声音,在场的众人,都觉得,这怕是腰都要断了,得多痛啊,

  男人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随后众人就看到,这血里面,还有几个白色的硬物,显然是这人的牙齿,
  众人这才大惊失色的看着楚兮,尼玛这是哪里来的女疯子啊,竟然直接把财神爷给打成这样了,

  这下子完了,别说一家子破产了,怕是一家子都活不成了,
  然而他们的担心还没有放心,楚兮慢慢的走到了男人的面前,鞋子直接勾起了男人的下巴,语气十分嫌弃:“就你这样的丑八怪,还敢多看本姑奶奶一眼,要不是今天姑奶奶的心情好,一准挖了你的眼珠子,以后看到本姑奶奶在的地方,就滚远点,要不然,姑奶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看你还有多少牙齿来被姑奶奶拔的、”

  说完,楚兮还把鞋子在男人的身上擦了擦,显然是有些嫌弃,但是全然不顾周围的人,眼神的震惊,
  这男人身上穿得衣服可是最好的天蚕丝啊,竟然比楚兮用来擦鞋,这也是太奢侈了一点吧,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拍卖场的人,十几个黑衣人,顿时围住了楚兮和商少卿,周围看戏的人,退后了不少,生怕自己被牵连,

  但是让他们离开,不看戏了,那是不可能的额,就连之前被推到的那位姑娘,此刻也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眼神有些专注的看向了楚兮,还有商少卿,
  似乎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两个个人,最重要的是,这这两个人,长得可很好,要是那男人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分之一,她都不至于那么委屈的样子,
  想到这里,心里又有些苦恼,但现在更多的还是松了口一口气,显然这个男人,对她的兴趣,已经到此为止了,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会被这个男人给一脚揣开,或者是被卖到什么见不得的地方,
  但心里暗自高兴的时候,又有些替楚兮担心,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一看就是还没有经历过情事的,要是被那个男人给糟蹋了的话,那可真是暴殄天物。

  “什么人,竟然敢来拍卖楼闹事?”

  为首的黑衣人,对着楚兮神情并不客气,显然也是认为是楚兮在闹事,
  对于这样的情况,楚兮早就见识得多了,说好听一点,这样的地方,维护的是客人,说难听一点,不过就是捡钱眼看,

  谁的荷包硬,谁是大客户,谁就是王道,
  楚兮虽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到底是多大的本事,但是她现在也不是差钱的人,尤其是身上还有一块非常值钱的鸿蒙学院的令牌,

  想到这里,楚兮突然就有了主意,既然有人非要得到这块令牌,还想要从她手里,一分钱代价都不付出,就拿走,那可真是做白日梦呢,

  楚兮直接从怀里摸出了玉佩,对着男人说到:“我是有东西要拍卖~鸿蒙学院的一个承诺的玉佩,怎么样,应该值不少钱吧,”

  听到这话的众人,包括那些看热闹的人,顿时就懵了。

  啥?鸿蒙学院的啥?令牌,
  哦,令牌。

  什么!!!令牌
  这大概就是所有人的反应,一个个顿时都快要炸了,这只是一块玉牌吗?错,这可是鸿蒙学院的象征,
  果然,黑衣人,也是晃神了一会,顿时就反应过来了,脸上的表情跟变脸一样,
  “原来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请这边来,小的这就去请管事,一定给小姐一个合理的价格。”

  至于地上躺着的男人,那是谁?不知道,反正跟他们没关系,他们也没有看到,他们拍卖场,每天都是百八十场打架斗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而且这能叫做打架吗?
  这是他们尊贵的客人,在活动筋骨而已,不过是不小心而已,哪里用得着他们来调节,不存在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