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不曾拥有的爱

2021-09-18 作者: 翻滚可乐气泡
  第92章 不曾拥有的爱
  男子躬身再一礼,抬眸之时眼中已有隐忍之意。

  他看向了陈木凉缓缓说道:“我知道这么做对盛秦乃至盛秦的百姓来说很残忍,但我有办法让你们不去温府,又能避免战败。”

  “哦?看来,你很了解情况?我倒是愿意听听看。”

  一剑亦饶有兴趣地看向了男子,略带疑惑地问道。

  “她那儿有的东西,我也有。她让你们去温府,无非是想将我们漠知洲的凰图给你们,以交换漠知洲的生存。”

  男子的目光之中掠过了深深的绝望,目光渐渐黯淡了下去,轻声道了一句:“但漠知洲自古以来的规矩便是——交出凰图者,死。”

  “所以,漠知洲遇到了麻烦,而她为了救自己的国家宁愿去死。但你不舍得她去死,想替她赴死?”

  陈木凉总算明白了个中缘由,不由得对眼前这个男子另眼相看了。

  “是。”

  男子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应道。

  “所以你之所以能掌握我们的行踪,也是因为你知道那个姑娘一定会找到我们。所以在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一剑亦语气缓和了一些问道。

  “是的。她叫胭脂,是漠知洲未来的女皇。我是将军之子,名叫赫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从两小无猜到相知相许,我们走过了整整十八个春夏秋冬。我不求能跟她一起白头偕老,只求她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只是,现在,连这个都成为了一个奢求……”

  赫章无奈一笑,自嘲地低下了头。

  “或许,有一种方法,你不用死,她也不用死,盛秦也不用兵败呢?”

  陈木凉眨了眨眼睛,轻拍了拍赫章的肩膀说道:“这不是你死或者她死的事情。既然决定了为她牺牲,何不再勇敢一点,随我们一道去温府找她商量个万全之策呢?她贵为女皇未来的人选,想必有自己的过人之处,你要相信她,不是吗?”

  “可是……”

  赫章犹豫了很久,迟疑着道了一句:“我怕她会撵我走……”

  “哈哈哈哈——”

  陈木凉不由得大笑道:“你既是已经能为她去死的人了,还怕她撵走你吗?”

  赫章尴尬一笑,轻道了一句:“陈姑娘所言有几分道理。”

  “得,今儿歇一晚。明儿和我们一道启程吧。什么都得等到了温府才有一万全之策。”

  陈木凉笑着说道。

  “好。赫章听陈姑娘的。”

  赫章鼓足勇气,高声道了一句:“谢过陈姑娘。”

  “不谢不谢,等你们的问题什么时候解决了再谢我也不迟。”

  陈木凉咧嘴一笑。

  “那赫章先不打扰陈姑娘和一剑少侠了。”

  赫章说罢便退了下去自己找了一间房睡下了。

  温凉亦十分识趣地睡到了隔壁房间,大概是觉得和一剑和陈木凉在一个房间有失了尊卑吧。

  倒是一剑毫不客气地仍然呆在她房间里,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说,这里到处都是房间,你不能选一间睡一宿?”

  陈木凉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便赶着他走。

  一剑只是将自己悬于屋梁之上,淡淡扫了她一眼,双手枕于后脑勺道了一句:“你睡你的床,我睡我的屋梁,我们互不干扰,有何不可?”

  “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陈木凉白了他一眼,咕囔着问道。

  “江湖之人,不必拘此小节。更何况,你以为我想跟你住一起啊?还不是怕你半夜被人杀了都不懂。”

  一剑深叹一口气,无奈地摇头说道。

  “得得得,你有理由。我陈木凉乃是女中豪杰,不跟你争。”

  陈木凉连连摆手,一副受不了的模样往被子里一钻,埋头就睡。

  “切……”

  一剑亦一声轻哼,转过身便眯起了眼。

  一盏孤灯便那样默不作声地燃着,将一丝暖意在房间里缓缓氤氲。

  昏黄的光线中,他的身影被拖长投射在她的床边。

  他的影子动了动,翻了个身。

  他不自觉地向前伸了伸手,影子正好触摸到了她的发际间,莫名的一股暖意在房内缓缓流淌。

  他的唇旁微微一笑,似看不倦一般凝望着已经睡熟的她,侧身的动作保持了半个时辰都未曾变过。

  他的手微微动了动,影子亦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抚摸了几下,似乎这样他亦已经触摸到了她一般。

  “陈木凉,若是我先遇到了你,事情会不会不一样……”

  他轻声道了一句,柔和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遗憾。

  他的话语声很轻,落在了空气之中,浅浅晕散开,成了她梦里云端的一片彩色,久久挥之不去。

  夜,好深好深,好安静好安静,而他,目光不减,情深不寿。

  时间慢慢随着星斗的转移在走,他的影子始终落在她的床旁,守护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分。

  而她,却早已口水流了一枕头,鼾声时而响起,睡得昏天黑地。

  她很满足,他,也是。

  他凝望着那样熟睡的她,忽然觉得自己曾经想要孑然一身闯荡天涯的江湖梦散了。

  于那一夜,他竟觉得,若是能这般守着她,任由时光一点一滴地走,或许,他也是甘愿的。

  而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梦想。

  亦从未想到过,曾经那个决绝要离开月舞洲的桀骜少年,终有一天也开始犹豫了初衷,开始有了另外的期待。

  于他发现自己内心的这点变化之时,一剑是很惊诧的。

  以至于,他觉得那一定是错觉。

  这错觉太过于真实了,以至于他几乎要以为是真的。

  所以,他慌忙地转过了身,咕囔了一句:“她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般。睡觉睡觉。爷爷我乃是大好男儿一个,志在江湖天涯,岂能在树上吊死。”

  话才刚说完,他也才转过身没多久,便又不放心地回头看向了陈木凉一眼。

  他见陈木凉睡得香的不得了,才又侧了过去,放心地眯起了眼。

  灯盏依旧缓缓燃烧着,将两人的身影拖长,再拖长,随着他的一个不经意的转身,他的身影交叠在了她的腰际之处。

  远远望去,似他紧紧地拥抱住了她一般,不曾分离。

  亦,未曾拥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