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风雪满弓,铁甲难凉(新书求支持)

2021-09-13 作者: 废纸桥
  第84章 风雪满弓,铁甲难凉(新书求支持)
  从地牢里出来,曹柘没有主动提出代替郭靖出战。

  他知道郭靖一定不会答应。

  而且他代替郭靖出战也没有用。

  问题的关健不在于蒙古入侵,而在于天地生变,要逼迫郭靖离开这个世界。

  某种意义上来说,郭靖走岔了路。

  他没有做一个真正开疆拓土,改换新天的万乘之主。

  却也做不到像曹柘这样,改造世界的武道,推动世界向上,往更深处发展。

  左顾右盼之下,反而陷入了一种难堪的僵局。

  当然,如果没有曹柘的话,他其实还是成功的。

  哪怕是二十年而破境,离开世界,他依旧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

  因为他做到了一统中原,打造一个强盛的国家,同时还作为第一人破界限,打破虚空,创造了飞升传说。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郭靖的难堪是曹柘给的。

  离开了皇宫,郭靖直接去镇山司索要了王钰前往边关的路线图,随后快马加鞭,追赶着方向而去。

  至于曹柘,他却要先返回一趟武当山。

  这一次的大劫,虽是天地要逼迫郭靖离开,收尾却未必那么简单。

  对世界而言,郭靖离开就是胜利,至于结果如何,它本就不必在乎。

  然而这芸芸众生,曹柘却还要遵从本心,予以守护。

  在大劫之下,尽可能的减少黎民遭劫。

  翱翔于天际的白雕,跟随着他的主人,往着愈发寒冷的北方一路飞驰。

  顺着雕的视角,看到的是蝼蚁般的人群,正向潮水一般,向着高大、巍峨的城墙,发起悍不惧死的冲锋。

  奔驰的烈马,招摇的旗帜,轰鸣的炮火,绷紧的弓弦···。

  所有的一切,都组合成血与铁的歌谣。

  进攻!进攻!进攻!

  嘶吼和厮杀声,在滚滚的浓烟与炮火的轰鸣中,显得尤为的沙哑。

  大地被炮火洗过,原本结实的冻土,在鲜血的侵泡下,也变得有了些泥泞。

  倒在血泊中的战马,正发出绝望的哀鸣,用马嘴叼着它死去战友的残尸。

  倒下的战士,挣扎着蠕动在通往关隘前的道上,坚定的望着前进的方向。

  大雪顷刻掩埋了一些尸体和一些已经冻僵无法动弹的伤者,此时他们之间没有区别。

  弓箭与子弹,对准了同一个方向射击。

  轰!
  城墙上,又一座炮台的炮管炸裂了。

  负责开炮的五六名士兵,在顷刻间就被炸的粉碎,城墙上也出现了不大不小的豁口。

  大量的士兵,立刻搬运着烧开的滚水,顺着缺口处往下倒。

  不过片刻,缺口处便镀上了厚实的冰层。

  原本就结实的墙体,被厚厚的冰层一裹,好像变得愈发的坚不可摧。

  持续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让材质并不过硬的铁铸炮,难以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持续的进行攻击,炸管的事情时有发生,渐渐的城墙上还能运作的铁炮越来越少。

  虽然城墙厚实,但是那些蒙古人的士兵,也都是精锐。

  隔着老远就甩出铁钩,远远的抓住城墙,拉扯着绳索,往城墙上飞速的攀登。

  身穿冰冷铁甲的战士们,用僵硬通红的双手,持燧发枪,正冲着城墙下,不断骑马飞奔而来的蒙古士兵开枪,再与利用铁钩飞索爬上来的蒙古士兵战成一团。

  狂风和暴雪,让战士们射击的准头很差。

  而对于那些蒙古战士而言,不进攻,不打入温暖的关内,他们还有他们的妻子、孩子,就都只有在越来越恶劣的环境下死亡。

  这是生存之战,在他们大肆屠戮之前,站在一个冷酷的角度,似乎无关正邪。

  王钰比郭靖预料的要更早抵达边关。

  他乘坐了改进后的蒸汽船,一路顺水系而上,等到了边关地区,又骑乘快马,不过三日功夫,便抵达了边关,一路飞跃万里,可谓是风尘仆仆。

  站在城墙上,看着那些狰狞、嘶吼的面孔,王钰的神情阴沉如水。

  武敦儒主动出战,折损三万,还为敌人奉送一大批枪支弹药的消息,他自然早就收到了。

  即便心中再如何恼恨武敦儒的不中用,便是将武敦儒抓回来千刀万剐,也无法缓解此时的危局。

  蒙古人弓马娴熟,又有了火枪作为攻击补足,进攻性猛然上涨了一大截。

  如今只能借助城墙之厚实,与他们做拉锯战。

  然而王钰担忧的却并不是这个。

  “炸药和火炮!”

  “我并不是唯一会制造它们的人。”

  “只是因为我有着整个大岳的资源可以调用,所以在技术上更成熟领先。”

  “但是蒙古人不需要多成熟的技术,他们甚至可以用人肉背炸弹,然后冲击城墙···。”王钰看着下方疯狂的面孔,毫不怀疑他们的决心。

  轰隆!

  一声炸响,完全印证了王钰的猜测。

  厚实的城墙微微震动,墙脚下的冰层,被震碎了一大片,已经被动摇了一些真正的墙砖。

  随后,更多的快马在蒙古战士的驾驭下,冲向城墙的缺口处。

  一阵阵火光爆炸,高大结实的城墙,也眼看着塌垮一小片。

  大量的沙包,连同砖头和石块,从缺口处丢了出来。

  一盆盆的热水迅速浇上去。

  这么冷的天气下,浇水比灌水泥都要来的效果立竿见影。

  远处一根高高的旗杆立起来。

  一个满头白发,面容枯老,满嘴血痕,双目失明的老瞎子,被竖在旗杆上,狂风暴雪不断的拍打着他那张老脸。

  “郭靖!这是你的授业恩师,是养育你成人的大师父。”

  “如果你还有点骨气,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金刀驸马,就立刻出来,与我们的国师一战。”

  “无论你是胜是负,我们都会放了你的大师父。”一个光头站在高处,拿着扩音筒,对着城墙大喊。

  他们似乎笃定,郭靖一定会来。

  即便没有来,此举也能动摇大岳一方的军心。

  “怎么?”

  “你不敢露面吗?”

  “还是说,你骨子里变了,不再是郭靖了,就不认这个大师父了?”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召唤鹰,吃掉你的大师父,让他代替你回归长生天。”挑衅的声音一再传来。

  突然一声炸响。

  天鸣惊雷之声,竟震开了风雪。

  王钰易容成郭靖的摸样,站在城墙上,往那喊话之人打出了一掌。

  正是降龙十八掌中,攻势十足的震惊百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