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被囚禁的郭靖(新书求支持)

2021-09-13 作者: 废纸桥
  第83章 被囚禁的郭靖(新书求支持)

  曹柘出发前往金陵前四天,蒙古大军出兵十万,频繁叩关。

  大岳列阵于边境的重镇关卡,纷纷遭到了猛烈的袭击。

  有武林高手摸黑上城墙偷袭,连杀镇关守将,炸毁火药库,焚烧粮草,导致边关守军大乱。

  火炮失利之下,边军两日连退百里,蒙古大军入关劫掠,已屠十三城,杀人盈野,端是灭族灭种之势。

  曹柘出发前往金陵前两天,大岳科技院院长王钰,已经悄然离开金陵,带着贴身心腹快马加鞭前往边关。

  与此同时,一封讨战书送到了金陵城中。

  随同战书一起送到的,还有一根带着蝙蝠花纹的铁杖。

  曹柘出发去金陵前的一天,武敦儒率三万火枪骑兵队出城破敌,妄图收复失地,却遭遇了突然猛烈的暴风雪,武敦儒大军被困荒原,折损过半。

  剩下一半都被蒙古大军俘虏,剥光洗净,如羊炙火,以充军粮。

  蒙古借此缴获大量的枪支弹药,以及几门轻型火炮。

  就在曹柘出发的这一天,蒙古国师金轮,在襄阳城头上,以飞轮刻下‘郭姓小儿,不忠不孝,忘恩负义,避不敢战’一共十六个大字。

  邀战之意,分外明显。

  就像是积压多时的沉珂,在突然之间尽数爆发。

  而金陵城中,依旧是一片繁华,连边关最紧急的战报都还没有送到。

  无数人依旧沉浸在醉生梦死之中,享受着这安定天下,带来的社会红利。

  此时,曹柘轻装简行的进入了金陵城。

  一路畅通,如入无人之境。

  皇宫大内,众多的守军侍卫,根本对曹柘的出现视若无睹。

  曹柘以内力制造了一个特殊的力场,可以偏移肉体凡胎的瞩目。

  在常人眼里,他是隐身的状态。

  同样···还是要提醒一句,这只是内力的多种应用手段之一,绝对不是什么神通、法术。

  巍峨的大殿,空荡荡的立在那里,摇曳的烛火时而拉的老长。

  这分明关闭了门窗的大殿,竟然会无故生风,时而传出阵阵龙吟。

  曹柘推门而入,然后一掌按在了地板上。

  掌心用力,微微一吐。

  地面塌陷,露出一个长长的通道来。

  通道直抵地底深处,正前方竖着一扇玄铁浇筑的大铁门。

  门上刻着一行大字。

  “放他可以,替他一战,赢的光彩,输的体面。”

  这字显然是王钰留给曹柘的。

  看着这一行大字,曹柘轻笑一声,毫不在意,随后一掌落在门上。

  玄铁浇筑的大铁门,从外向里面被推开。

  这是一扇单向门,从里向外无论是推还是拉,都基本无法打开,唯有从外部用力去推,才能打开门。

  门后面是一个还算宽敞的空间。

  衣服、食物、饮水、用具,什么都不缺。

  房间的一角,堆放着大量的武功秘籍。

  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曹柘所创,甚至还有曹柘没有发行于江湖的部分二流秘籍。

  一个披头散发,身穿布衣的中年男子,却戴着陨铁制成的手铐与脚镣,坐在房间的一角,手里捧着一本易经,抬头望向曹柘。

  “他怎么锁住你的?”曹柘像是对老友打招呼似的问道。

  中年男子摇了摇手里的手铐,手铐上用焊接的方式,镶嵌着两块曹柘有些眼熟的令牌。

  ···!

  这就有点尴尬了!
  令牌是曹柘草草制作的护身令牌,因为早期制作成品,缺乏经验和手段,制造出来的东西,简单来讲就是只有硬抗、吸收伤害的作用,触发机制并不是很智能,更不灵活。

  这玩意被镶嵌在了手铐上,自然也就能吸收郭靖施加给手铐的力,导致郭靖只能被囚在这地牢之中,无法脱身。

  “是贫道疏忽了!”

  说罢曹柘伸手,隔空一指,剑气啸动,轻易将困着郭靖的手铐和脚镣击碎。

  郭靖看着曹柘,露出一抹苦笑:“他让我闭关习武,等什么时候我自己能挣脱束缚了,我便可以由着性子做事。”

  “没想到我们之间的差距这么大。”

  曹柘却先给郭靖来了一发鉴定术。

  自从和甄志丙一战后,这天下还值得曹柘动用鉴定术的,委实不多了。

  郭靖,体力九十八,力量一百零七,内力九十七,技能:降龙十八掌(绝顶)、九阴真经(绝顶)、全真大道歌(绝顶)、金雕功(化境),南山拳、妙手空空、玉女剑法等略!根骨九十九,悟性八十九,备注:如果没有你,一切都会有意义。

  从数据上看,除了力量破格之外,其实其它数据都没有达到一百点满值。

  但这才是常态。

  人的状态并不是持久恒定的,会在一定的数值之间,出现来回的波动。

  不仅仅是郭靖,曹柘本身的数值变化,日常之中也会因为各种情况不同,出现一些细微的波动。

  只要变化不大,就用不着太过在意。

  当然,能稳定在全满值状态,也是极好的,就像曹柘当初全破界限之前。

  那时是因为曹柘永远在进步,获得的成长,始终是水满则溢的状态,故而持续满值。

  “差距是有,但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

  “你是我见过各方面,除了我本身之外,最强的一个了。”曹柘‘实话实说’道。

  郭靖却不知是否相信,只是揉了揉手腕,然后道:“王钰两天前离开金陵,如果他足够快,现在可能已经快要靠近边关。”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所以···我得阻止他。”

  “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再聊。”

  “如果没有机会于这个世界再相见,那么我们可以回到竞技场后,再看是否有机会聊一聊。”

  曹柘却一把拽住了郭靖:“你可知道,你这一去,就回不来了。”

  “就让王钰代替你一战,难道不好吗?”

  “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可以尊重他的决定,他本就是遭天厌弃的身穿者,易容成你的模样与蒙古人大战,很有可能真的可以瞒天过海。”

  “等到他死在蒙古人手中,或是遭天诛之后,你身上的压力会暂时转移。你也有可能走到更高的位置,继续保持第一名的优势。”

  郭靖扭头,笑着对曹柘问道:“如果是你有这样一位朋友、兄弟,你会让他替你去死?”

  “他是身穿!”

  “死了,就没机会了!”

  曹柘闻言一笑,松开了手:“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你说的不错,如果有这样一位兄弟,我哪怕是恨他,也绝不会看着他代我去死。”

   感谢见仁得仁的一百点,感谢书友1384312689040416768的一千五百点,感谢母给哇啦的五百点,感谢孤寂星的一百点,感谢梵天一夜输的一百点,感谢书孟五书的一百点,感谢爱慕止于唇齿掩于岁月的一百点,感谢无量寿光明佛的一百点,感谢岁暮得荆卿的一百点,感谢小可爱的小哥哥的一百点,感谢假装沉睡的一百点,感谢我是大魔王嘤嘤嘤的一百点,感谢131s的一百点,感谢1996云间的两百点,感谢书丞相的一百点,感谢天地清宁的一百点,感谢flag风潇的一百点,感谢夏之的一千点,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