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感言

2022-09-10 作者: 真熊初墨
  完本感言
  诸位书友大人:

  展信悦。

  又一次写完本感言,情绪平稳。

  写完《手术直播间》的时候我有些迷茫,感觉之前所有网文的、生活的积蓄都掏空了,一滴都不剩。

  但这本《回到2002当医生》渐渐在网文脉络的基础上写出了情怀,这是我没想到的,也略有得意。

  可能不是十分的爽,升级线条不够清晰,这都是缺点,以后尽量有进步。但从我这么一个心胸外科老主治的角度来看该写的都写了,老怀甚慰。

  一直在琢磨情节,不敢稍有怠慢,完本后坐下来和诸位书友大人浅聊。

  重生,似乎从黄易老先生开山后一直到现在都长盛不衰。

  周从文周教授重生了,带着一个残破的教学软件,带着上一世的不甘,执着如怨鬼。

  执着如怨鬼,真的是鲁迅说的……

  第一次看见穿越、重生文的时候,了却上一世的夙愿、执念,我心头就有这五个字。

  最后由老板娘挑明,也是一早就设计好的。

  本来应该写的再厚重一点,可最后的这几万字修改了无数遍还有不太满意,以至于袁清遥的戏份出了点问题。

  笔力问题,耸肩。

  略有遗憾,不敢再改,就这样吧。

  最后一个故事里,DeBakey最初在自己的学生的的强烈手术建议下,十分坚定的拒绝了用自己发明的手术救自己。

  但是随着情况的恶化,他失去了意识。

  休斯顿Methodist医院的心脏外科团队,面对自己的老师DeBakey医生即将死亡的事实,激烈的争论。

  最后医院的伦理协会通过了这次手术的决定,随即开胸手术。

  但凡是涉及伦理学的事情都各执己见,所以最后这个故事很难写。

  要尊重事实,涉及争论的地方我用白描的方式一笔带过,甚至最后的手术也只是简略写。

  DeBakey医生在术后九个月才出院,这手术的确九死一生。

  不过这是心胸之神的亲身经历,用在收尾处,还算是恰当。

  《回到2002当医生》把心胸粗略的捋了一遍,新技术贯穿始终,从胸腔镜对传统大开胸的挑战开始到3d打印的带膜支架结束,也算是有始有终。

  这是一个好故事,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我是这么认为的。

  活着,真好,无论医患。

  四个字贯穿始终,最后由黄老说出来,作为收尾、点睛。

  最后终章里,我对系统简单描述了一下——就是一教学软件。

  展开讲,会有两个大方向——ai智能医疗以及人类进化。

  各有优缺点。

  直播间开篇设定类似于终结者的开篇,智能机器人暴动,屠杀人类,可以被操控的教学软件系统回到过去。

  但毕竟不是科幻小说,一笔带过。

  有关于人物,双男主不必多说,有几个配角我十分满意。

  很少出场的白水市中心医院的冀主任,那种咸鱼的态度寥寥数笔跃然纸上,写到那章的时候我很满意。

  张友的功利心,李庆华屠龙后变成恶龙,甚至邓明在一次饭局中讲述他上大学的时候化险为夷的经历,都很精彩。

  不知道读者大人们体会到了没,但我写到他们的时候真的很得意,因为这就是生活。

  现实生活本就是充满了妥协与让步,哪怕带着挂重生的周教授也只能选择和张友妥协。

  哪怕上一世打出脑浆子的楚院士一脉,周从文也选择了妥协。

  具体描述中没有写周从文的心理活动,本来是写了的,但后来又删掉,轻轻点几笔一带而过了事。

  看懂的,会心一笑;没仔细看的,也不耽误阅读。

  原本大纲设定中周从文去了帝都还要和心胸外科另外一位院士龙争虎斗,其中颇有很多陈文秘辛,可写到的时候我怂了。

  Emmm,怂了,就不作死,又是一笔带过。

  那些个八卦留在沈浪心里。

  最后一章,我留了几个线头,首先是点明了系统这个学习软件的来龙去脉,这里会有大故事,如果有机会讲给诸位大人听。

  还有就是黄老的那个梦。

  在写《手术直播间》前,我写过玄幻和历史文,一直都没写出来。

  2017-2018年下了大力气通读《明史》、《明实录》以及一些野史,做了笔记和大纲。

  在直播间前,没签约上传了两本书——手术室王者和空留史册说经年。

  手术室王者其实和直播间差不多,但始终没等到签约站短,就切了,先签约再上传。

  空留史册说经年属于人物传记,也是小十篇历史文的大纲。

  黄老梦回敬事房,冷眼旁观,看着龙争虎斗,是另外一篇另类历史文的起点。

  朱厚照几次落水,治病,天津阅兵,暴毙……朱厚熜登基,正面硬杠大佬杨廷和,两次血洗太医馆,宁肯自己炼丹也不吃太医的方剂。

  壬寅宫变,某太医把朱厚熜救回来直到戚继光的海狗鞭和张居正痔疮手术后暴毙,徐阶终于死在自己的学生张居正后。

  这些年来,很多次要写这个故事,用冷眼旁观的角度去写。主线,是那个年代只比张居正稍差一点的有趣的年轻人——严嵩。

  看情况,我休息几天,生产队的驴子也是要休息一下的。

  右臂肱骨内上髁炎(高尔夫球肘)、右手食指腱鞘炎都隐隐作痛,要养几天。

  而且下本书的某些关键点没想好。

  如果拖的时间长,2002写几个番外,把黄老的黄粱一梦写出来也可以。

  但这一点不保证,大家知道的,我一般都不写番外。

  这也是萉垟盟非要我写周从文一晃而过的五年半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才想到的。

  但还是那句话,不保证。

  回头重新捡大纲,发现自己把好多细节都忘了……当时没写,还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休息一段时间。

  从2018年底开书,到现在写了1200万字,故事或好或坏,但我从未懈怠,一直拼尽全力。

  下本书要更有趣,争取更进一步。

  会很快回来的,这里感谢诸位订阅的大人们,有了订阅才能让糟老头子摆脱一部分生活的焦躁与不安,安下心讲故事。

  对了,完本前三天张林敏大人打赏盟主,加更放在下本书,不亏欠。

  说起订阅,还真是一名写手的根基。

  周教授没有首日订阅过万、没有均定过万的徽章,有些遗憾。

  下本书我努力,也希望诸位大人不吝点个全订,糟老头子在这里鞠躬、拜谢。

  就聊到这里。

  青山不老,绿水长存。

  他日,新书见。

  最后还是老规矩,想要就要吼出来。

  求全订!
  求全订!!

  求全订!!!
  鞠躬,九十度,求全订。

  真熊初墨 2022年6月2日晨4时32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