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最强大脑

2021-11-27 作者: 真熊初墨
  第662章 最强大脑

  “小周,我知道你介入手术做的好,但你知道老板怎么做么?”

  上了车,邓明问道。

  周从文看着大师兄手里捧的杯子,“邓主任,我老家有蛤蚧,你要么?”

  “蛤蚧?北方也有?”邓明一怔。

  “我们就是这么叫,真正意义上的蛤蚧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们老家也有一种壁虎,老中医晒干了当中药用。补肺益肾、纳气定喘、助阻益精。属补虚药下属分类的中药,效果不错哦。”

  听周从文说完,邓明有些意动。

  不过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杯子,知道这货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别扯淡。”邓明倒也不生气,而是平淡的问道,“周从文,手术有把握么?”

  “邓主任,抢救羊水栓塞的时候你也看见了,一边做胸外心脏按压,一边栓塞骨盆骨折,能做到这点的人可真心是不多。”周从文认认真真的说道。

  “老板的术式最后要用点一八的导丝穿透双层支架网眼。”邓明微微沉吟后说道,“老板肯定能做到,但你也知道老板年纪大了,虽然眼不花、手不抖……”

  说到这里,邓明拉长了尾音,侧头看周从文。

  “我能,放心吧。”周从文道,“操作的确有难度,但也就是一点难度,没事。”

  邓明没想到周从文会回答的如此爽快,微微诧异。

  “放心啦。”周从文笑着拍了拍邓明的肩膀,“邓主任,老板给你讲了么?”

  “讲了。”邓明道,“理论上能行得通,但还要看具体操作。老板说他在这里……”

  说着,邓明点了点自己的头。

  “做了上千台,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肯定没问题。”周从文很肯定的说道。

  邓明想不懂自己都不能肯定老板的新术式一定能成,周从文却毫不犹豫的信任老板。

  两人简简单单的闲聊,邓明也没多说老板修改经典的crush术式的事儿,这种东西还是要亲眼看见手术做成功才可以。

  问了一下周从文院士工作站的细节,邓明很是感慨。

  周从文的手术量他不在意,912的手术量比那面高多了,没什么好惊讶的。可是周从文主持工作,却没犯很多年轻人一定会犯的毛病。

  工作细致认真,从患者入院开始,种种细节都只有老临床医生才会在意。看上去只是琐碎、没必要的活,但邓明知道,一旦机器开动,一天十台以上的手术,这些都是隐患。

  可周从文却做的很好,不骄不躁,稳如老狗。

  手术做的好是一回事,没想到周从文连管理都做的如此到位,邓明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

  来到912,进了黄老的办公室,周从文微微躬身,一溜小碎步凑到黄老身边。

  “老板,手术您准备怎么做?”周从文问道。

  在上一世,老板改进了crush术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对冠状动脉分叉部位的狭窄治疗几乎推进到完美的程度。

  但周从文当时来到912做短暂的停留时,却没听老板说该术式是什么时候研究明白的。

  所以周从文很好奇,自家老板的科研之路到底是怎么走的。

  从前周从文根本不在意这些,系统像是手里挥舞着鞭子一样,不断鞭笞着周从文向前走,沿途的风景他完全不在意。

  而且那时候周从文一路碾压所遇到的医生们,开心的一逼,桀骜的一逼,哪里会在意这些细节。

  老板对于周从文来讲就是个身怀宝物的白胡子老爷爷,只要需要,老板那什么都有。

  但这一世周从文形态有莫名的变化,他早就掌握了新术式,现在对老板什么时候研究明白的更感兴趣。

  在上一世,知道这种“八卦”,系统是不会给奖励的。

  而掌握了进阶版的crush技术——DK-crush术式,系统给了无比丰厚的奖励,并且颁布了一个长期主线任务,让周从文收获颇丰。

  直到老板去世后,周从文才懊悔交加。

  人在的时候不知道珍惜,人走之后怀念的情绪每天都让周从文心痛不已。

  多看看老板的工作,哪怕要听很多填鸭式的价值观教育也无所谓。

  周从文好奇的看着自家老板。

  听周从文这么问,黄老的腰板挺直,畸形的手指微微一顿。

  他没有得意,表情有些古怪。

  “老板?”

  周从文疑惑的问道。

  “经典的crush术式你知道么,周从文。”黄老没有回答周从文的问题,却反问道。

  “该术式相当于外科手术的侧侧吻合,分叉血管的支架有一部分会留在主干血管里,用球囊把分叉血管的残端顶平,是手术的关键。”

  周从文侃侃而谈。

  黄老有些欣慰,双手放在身前,侧耳聆听这个年轻人对经典的crush术式发表意见。

  “水平再高,也只能做到尽量让分叉部分的支架尽量平整,术后1-3年之内再次堵塞、闭合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有分支血管在主干内支愣八翘……”周从文忽然一怔,随即有些惭愧,“是不周正。”

  “支愣八翘是你们东北话吧,倒是挺贴切、生动。”黄老微微一笑,“对,就是支愣八翘,看着不美。”

  周从文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因为支架支愣八翘,血流动力学出现改变,那个位置特别容易再次出现钙化沉积。甚至我看过一些数据,水平一般的医生做crush术式后患者出现血栓的可能性提升54.2%左右。”

  邓明一怔。

  周从文是在诋毁经典的crush术式?

  冠脉血管分叉部位的斑块狭窄属于临床的禁区之一,哪怕是不用介入治疗,外科也很少愿意碰那里。

  这里有手术太难,很少可以做下来的原因,也有术后效果极其不好的原因。

  老板就因为手术效果不好,刻苦钻研,找了无数的办法。

  可周从文他站在那侃侃而谈,看上去像是一个“笑话”。

  藤菲听的心中莫名迷茫。

  经典的Crush术式即便存在了很多年,自己还无法掌握。

  手术难度相当高,做呲了两台手术后,藤菲再也不敢碰这种尖端的手术术式。

  可黄老和周从文已经开始找毛病,准备改良crush术式了么?!
  差距真的这么大,是滕菲想不到的。

  “我听说国外的医生和厂家联合,正在研究药物洗脱支架,来应对crush手术成功后局部并发症的问题。”

  “药物洗脱支架是什么?”藤菲迷茫,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名词对藤菲而言绝对陌生,可是周从文说的很简单随意,仿佛治疗中随处可见一样。

  强大的心理落差让藤菲茫然若失。

  “药物洗脱支架是利用裸金属支架平台携带抗血管内膜增生的药物,在血管局部洗脱释放,有效抑制支架内膜增生,以预防支架内再狭窄的支架。”

  周从文简单解释了一句,“不说这个,继续说经典的crush术式。”

  “顺天堂医院好像是和雅培一起联手研究的药物洗脱支架,我想宫本博士来华做示范手术,其中有一点就是要把新型支架展示给国内的医生门看。”

  黄老微微点头。

  改开之后,黄老他们那一代人是最早和国外的跨过大厂家联系的医生。

  这里面的弯弯绕黄老心知肚明。

  “用药物洗脱支架的确可以把并发症出现的可能降低,可是crush术式就像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孩子,再怎么弥补都有缺憾,不是一两个新产品能改变的。”

  黄老的办公室里安安静静。

  周从文侃侃而谈。

  把经典的crush术式说的一文不值,周从文他怎么敢!藤菲心中百感交集。

  自己还没机会掌握的高端术式,怎么就已经过时了,就一文不值了!

  他甚至说有新型的什么药物洗脱支架也不行,还先天不足。

  周从文这么狂么?!

  对,他还真的就这么狂。

  “周从文,你准备怎么解决?”黄老见周从文了解crush术式,便打断了他的话,询问道。

  “老板,我哪有时间研究解决办法。”周从文笑道,“您肯定有解决办法,讲一讲?”

  “那我就说出来,大家一起讨论一下。”黄老看着周从文的眼睛,满含深意,但没有追问,而是悠悠说道,“这项术式我只在脑海里模拟了一千多台,模拟么,我的天赋能力是有限的,做不到于敏先生那么精准。”

  周从文面不改色,但心里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是真的有天才存在的,比如说老板一直挂在嘴边的于敏老先生,比如说老板自己。

  在脑海里模拟手术,一两次的话普通人能做到,但老板说的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模拟手术,找出问题所在,然后加以解决,这才是老板的意思。

  不受本身思维定势的局限,每一台模拟手术都像是真的、现实中的手术一样,可以不断找到错误加以改进。

  类似于系统手术室的功能。

  只是系统来的莫名其妙,周从文也不知道它的原理,只靠猜。

  可自家老板凭借大脑,就能做到这一点,无论如何都让周从文佩服的五体投地。

  什么是最强大脑?
  这才是最强大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