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他为什么不是其他科室的人呢

2021-11-27 作者: 真熊初墨
  第661章 他为什么不是其他科室的人呢
  周从文走在会诊的路上。

  他大步流星,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在对话。

  “邓主任,老板想做,那就去做,我对老板有信心。”周从文很认真的说道。

  “小周,老板只是模拟了新术式,还没实际操作过。”邓明强调。

  “有什么关系呢?在912试验一两次也是做手术,去帝都心血管病医院,也是做手术,就是观看手术的人多了点。”

  “……”邓明真想隔着电话把周从文的脑袋拎过来,对着他的耳朵吼——老板要是手术失败怎么办!
  老板不在意,身前的学生们难道不应该在意么!

  “手术失败也没事啊,我们是心外科的医生。”周从文仿佛听到了邓明的“呐喊”,随即说道,“新术式尝试失败,那就用经典的Crush技术解决问题。如果心脏破裂,那就直接开胸缝合。”

  “我们是心外科医生,可选择的范围总是要大一点。”

  “老板的名誉怎么办!”邓明几乎咆哮着吼道。

  “老板又不在乎。”周从文道,“邓主任,你就说老板在意什么?”

  邓明口中苦涩,“新术式可以慢慢来。”

  “老板年纪已经大了,做完这台改良版的crush手术,以后都可以不用穿铅衣上台喽。说到这儿,我要批评你邓主任。”周从文淡淡说道。

  邓明对自己这位小师弟和老板的相似、吻合之处有着无数的不理解。

  批评自己?

  周从文从什么角度能批评自己?

  “老板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让他老人家披着铅衣上手术,你早就应该接过来。”周从文的声音飘过来,“可这都什么年代了,让八十岁的老人家穿铅衣上手术,是我们当学生的不尽责啊。”

  “我的……水平……”邓明结语。

  周从文的话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强词夺理,但邓明听起来却变了一个味道。

  和周从文相比,自己反而像是小师弟,而他才是大师兄。

  “放心吧邓主任。”周从文道,“有我在,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

  “我明后天有十八台腔镜手术,做完直接飞去帝都。”周从文道,“咱们见面聊。”

  “好,到时候我去接你。”邓明不再坚持。

  他虽然看老板做了简单到简陋的演示,也明白老板创立的新术式的原理,可就是不放心。

  但老板和周从文这两个人都坚持,而且似乎根本不在乎一旦手术失败会在学会上丢人……唉,想到这里邓明深深的叹了口气。

  一个是老马识途,一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希望能行吧。

  挂断电话,周从文快步来到循环科。

  “小周,你来了。”藤菲见周从文迈着大步走进来,焦头烂额中有些欣喜。

  “什么患者,藤主任。”周从文直接切入正题。

  “一个介入手术术后的患者,冠脉已经都开通了,可患者生命体征不平稳,还有心前区疼痛。”

  “我看眼病历。”周从文道。

  张友呲着大板牙站在一边,见周从文来了,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还是满脸笑容,“现在咱们院人手越来越多,一会上手术给藤主任查缺补漏,小周你主刀,我给你当助手。”

  这话说得没毛病,但细微之处的阴阳怪气让藤菲很是不高兴。

  张友就这样,虽然找他会诊他都会来,手术也做,但总是时不时的抓住介入手术的毛病一顿冷嘲热讽,让人很不开心。

  周从文瞥了张友一眼,给了他一个微笑。

  喷垃圾话么,张友的级别比自己远远不如。

  上一世自己异军突起,从江海市三院到医大二再到912、梅奥、克利夫兰一路把对手喷的欲仙欲死。

  不过重生回来,周从文觉得自己稳重多了,他很满意。

  他一边看病历里的化验单,藤菲一边介绍患者的情况。

  患者女性,79岁。因反复胸闷、心悸2年,加重1周入院。有高血压病病史3年,否认糖尿病病史。

  入院后第9天行冠状动脉造影术,经右股动脉插入6F鞘管,由导引钢丝送入J14造影导管。患者髂内、腹主动脉严重扭曲,造影导管送至降主动脉时不能随导引钢丝上行。

  于是改用强生公司25cm动脉鞘,随导引钢丝先送入R3.5造影导管行右冠脉造影检査提示正常,再送入造影导管行左冠脉造影检査。

  当造影导管弹入左冠脉开口时,测压力120/70mmHg。

  遂调整数字减影血管造影的C形臂机球管位置,注入造影剂后,见前降支近端完全闭塞,患者诉胸痛,观察见其面色苍白,大汗淋漓,表情淡漠,反应迟钝。

  当时心电图检查示:心率90/min,房颤,V1~V6导联ST段呈弓背形抬高。提示急性前壁心肌梗死。

  即刻静脉注射多巴胺、肾上腺素,5min后测动脉内压170/90mmHg,心率150/min,仍呈房颤波,冠脉内注入硝酸甘油,舌下含服硝苯地平,静脉滴注硝酸甘油。

  10分钟患者症状缓解,测动脉内血压140/80mmHg,心率110/min,仍未恢复窦性心律。

  冠脉造影检查示前降支近段闭塞的冠脉已完全扩张,TIMI血流3级。送返病房,患者生命体征稳定。 4.5小时后患者诉胸闷、心悸,大汗淋漓,伴右中腹疼痛。

  藤菲汇报完病史后,周从文也看完了病历。

  术中虽然有波澜,但也不算什么大事,冠脉开通,TIMI血流3级,手术成功。

  “普外怎么说?”周从文问道。

  “考虑是胰腺炎。”

  “不是。”周从文很肯定的说道,“血色素进行性降低,结合术中情况,我考虑不是手术应激来的胰腺炎、阑尾炎。”

  “那是……”

  “肯定是冠脉开通有问题,患者心前区疼痛说明了一切。”张友在一边插话,“我建议先保守,要是不行,和患者家属交代一下准备开胸吧。”

  说着,他看了一眼藤菲。

  “介入手术就这样,术中开通,随后就堵,还不如最开始就做搭桥手术。”

  藤菲的心态有点崩。

  本身患者手术极难,至少对藤菲来讲是这样。她超水平发挥,把手术给拿下来,术中测试效果相当好。

  可术后患者心前区还是疼,藤菲的心态怎么可能好。

  在这种时候,张友在一边总是说介入手术不如心脏搭桥,像是一只蚊子,嗡嗡嗡的在耳边转来转去,着实让人心烦意乱。

  要是还能和陈厚坤配合就好了,藤菲心里有些怀念从前的日子。

  “张主任,你看走眼了。”周从文淡淡说道,“心脏供血应该没问题,我高度怀疑是肾动脉破裂。”

  “……”藤菲一怔。

  “……”张友也怔了一下。

  肾动脉,那是多大的血管!虽然血色素持续性下降可能是出血导致的,但应该不会是肾动脉来的。

  虽然怀疑,可张友哪里敢随随便便的质疑周从文。挨打早都挨够了,张友又不贱。

  等着看呗,要是周从文的诊断不对,到时候连他一起喷,张友心中冷笑。

  “做个腹部CT看一眼,要是有腹膜后血肿的话,就证明我的判断没问题。”周从文道。

  藤菲有些挠头。

  她本来认为患者可能是顽固性的心梗,要么就是自己有什么不知道的疾病导致冠脉血管开通后患者依旧有心梗症状。

  可周从文却说和心梗没关系,是肾动脉破裂,腹膜后血肿。

  是自己手术操作有问题?

  这个并发症倒是有,可藤菲没遇到过。

  书上写的、耳朵听的和自己亲身经历绝对是两个概念。

  藤菲犹豫了一下,这时候周从文说道,“下医嘱吧,咱俩带患者去查CT,把抢救用药带着,走之前检查一遍,别在CT患者出问题手里没药。”

  “小周,应该不是你想的可能。”藤菲犹犹豫豫的说道。

  “看一眼,相关检查还是要做的。要不是的话,咱们再从别的角度考虑。”周从文也没坚持,说了一句很模棱两可的、医生职业性的话。

  “小周你见过类似的情况么?冠脉血管通开后患者还有相应的症状?”张友问道。

  “见过。”周从文道,“但眼前的患者不是。”

  “……”

  “在肾动脉狭窄经皮血管成形术中,医源性肾周损伤的发生率在6.5%~22.8%,最常见原因为导丝远端致肾动脉穿孔。我考虑是做手术的时候因为肾动脉太过于迂曲,导丝穿破血管,出现了血肿。”

  没有客观辅助检查,说什么都是猜。藤菲也没办法,只能带着患者去做检查。

  就像是周从文的“猜测”一样,患者后腹膜发现血肿。

  术后患者血压降低、持续性胸部疼痛的原因找到了——肾动脉被穿破。

  看着CT,藤菲很无奈。

  自己已经很小心的操作,但最后还是出现了问题。

  张友也愣住,肾动脉,那可是肾动脉,破了没事?有可能是导丝太细,破口只是渗血。但即便是渗血,也很致命。

  接下来谁处理?

  张友马上想到血管科的姜主任。

  类似的情况泌尿外科应该不会弄,无论是下支架还是血管缝合,都是血管外科的活。

  “没事,藤主任。”周从文印证了自己的观点后安慰藤菲,“类似的情况很经常出现,上行血管迂曲,有些并发症也很正常,你和患者家属交代。”

  “之后呢?”

  “肾周血肿主要采用输液及输血支持疗法,一般早期不考虑外科手术治疗。如果持续出血,可采用球囊压迫和置入支架或聚乙烯醇泡沫栓塞颗粒栓塞的方法。”

  周从文解释完后,见藤菲还是一脸沮丧、迷茫,便笑了笑。

  “一般情况下患者2天之内情况就稳定了。要是还没稳定,我找姜主任上手术,不会有问题的。”

  ……

  ……

  张友留了一个心眼,回去后联系姜主任,准备了解一下相关的事情。

  约好晚上一起喝酒,张友默默的琢磨起来。

  他绝大多数想的并不是患者的病情和手术怎么做,而是在琢磨周从文这个人。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手术后心前区疼痛,周从文看了一眼患者、看了一遍病历就给了明确诊断,张友早已经渐渐习惯了他的这种做派。

  可周从文在抢自己碗里的饭,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即便如此,张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更不敢和周从文翻脸。

  莫名其妙的想了很久,张友怔怔的似乎想了很多,却却又什么都没想。

  周从文横亘在眼前,解决不了他的话不管想什么都是痴心妄想。

  晚上拉着姜主任和其他可是的两名主任一起吃饭,张友找了一个机会悄悄问姜主任。

  “老姜,今天藤菲做手术,术后出现腹膜后血肿,考虑把肾动脉穿透了。”

  “哦?”姜主任一下子来了精神,“怎么没找我会诊?”

  “小周在。”

  张友目光如炬盯着姜主任,周从文这次不光对自己上下其手,还伸到姜主任的饭碗里,不知道他会怎么办。

  “小周给了诊断啊,那就照着做呗。”姜主任毫不在意的说道。

  “……”张友一怔。

  姜主任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护食护的厉害。

  胸主动脉夹层,下大架子的手术姜主任以极为强势的姿态出现,当年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硬生生从心胸手里把这个术式抢走。

  可是这次他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张友愕然看着姜主任。

  “老张,你那是什么表情。”姜主任问道。

  “啊?我什么表情了?”张友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你想说什么?小周诊断有问题?不可能。”姜主任哈哈一笑。

  张友是真心无话可说。

  为什么姜主任就不针锋相对呢?为什么他表现的这么温顺谦和,对周从文一点怀疑都没有,全盘相信。

  姜主任也是人精,他看张友的表情,早就猜到了少许。

  “老张,你眼神挺好,我听说前一阵子你去院里面要政策,想人才引进,是要引进小周吧。”

  说起这事儿,张友喟然长叹。

  “可惜,小周不是一般人,咱们这个级别就算了。当时楚院士想收周从文当学生,都被他拒绝了,这事儿院里面和内科那面都知道。”

  张友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事儿,所以当时开的条件特别高。只可惜周从文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自己,更是说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话,想拉自己做介入手术。

  “小周厉害,特别厉害。我第一次见他是因为江海市有一个领导夹层手术,我和一院的苟主任都去了。就这组合,可以说省里没有更牛逼的了吧。”

  “那面条件有限,连DSA机器都没有,透视机下做手术我和苟主任配合都不行。后来小周上去……哈哈哈,说起来惭愧,第一次把导丝送进去被我拽出来了。”

  “……”张友沉默。

  他能想到当时的情况。

  周从文肯定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第二次很顺利的把导丝下进去。

  果然,姜主任随即说道,“小周也没说什么,又下了一次。一次可能说是碰巧,第二次再下进去,说明人家的技术水平比我和苟主任都高。”

  张友一呲大板牙,“万一也是碰巧呢。”

  “老张,你这里挑外撅的劲儿可不对。”姜主任笑呵呵的看着张友,“不管嘴上说什么,咱心里明镜似的,人家水平就是高,而且还不是高了一点半点。得承认这点,要是自己骗自己,估计过几个月脸都得被打肿。”

  “……”张友叹了口气。

  特么的为什么周从文不是血管科的医生,姜主任站在一边站着说话不腰疼,自己不知道周从文牛逼么!

  可他要抢自己的饭碗。

  想着,张友有些羡慕姜主任。能站在一边看热闹,心态肯定很放松,不像自己,心胸的手术都要被一股脑的抢走。

  “我和苟主任加起来都比不上人家,不说差十倍,三五倍总是有的。”

  “可是腹膜后血肿,肾动脉被穿破了,这能保守?”张友再次试图做点什么。

  “先保着看。”姜主任道,“有一部分患者输血、止血治疗能好。不行就上手术呗,只要位置可以,我和周从文一起下个支架,半个小时解决问题。”

  张友真想拎着姜主任的脖领子问他,这特么是你血管科的病,你凭什么让周从文插手!当年跟我抢胸主动脉夹层的那种劲儿哪去了!
  其实张友也明白,柿子当然挑软的捏,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姜主任也怨不得周从文。

  只是心里不服,块垒横生。

  “先保守看,我就不信有了明确诊断藤菲能让患者出大事。”姜主任把张友所有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听着其他主任们谈笑风生,张友心乱如麻。

  真羡慕他们,周从文要是别的科室的人就好了,自己也能隔岸观火,笑眯眯的夸上一句小周的技术水平真高,我放心。

  可惜,张友的饭碗都要让周从文给抢走了,他哪有心思扯这些。

  张友一直严密观察患者的状态。

  两天后,在对症治疗下患者的血色素已经恢复正常,周从文很谨慎的做了一个造影确认肾动脉通畅、没有出血,这才和藤菲一起去了机场。

  看着造影的片子,张友的心态有点崩。

  ……

  下了飞机,邓明手捧保温杯站在迎接口。

  周从文张开双臂给邓明一个大大的拥抱,可邓明却有些慌乱,生怕周从文毛手毛脚碰打了自己的保温杯。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