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急报抵达

2021-09-18 作者: 史欣
  第364章 急报抵达
  刘辩懵懂,但也察觉朝中气氛不对,有些彷徨之时,下意识对何进投以求助目光。

  何进抬眼瞧见刘辩似有慌乱,心中不忍,再看看太皇太后董氏,以及嘴角含笑的张让,最终咬牙闭目,无视了刘辩的求助。

  “那,大将军有何安排?”刘辩小心看看四周,对何进问道。

  “陛下,幽州牧刘虞意外被斩,天幸没有殒命,现与中郎将公孙瓒聚兵右北平。公孙伯圭麾下颇有强兵,两人扼守城关,右北平以东,部落兽人难以进犯。”何进回答,刘辩也不知是否听懂,连连点头。

  “哼,何大将军以为其有功否?辽西、辽东荒蛮之地,两人不思退敌,守那右北平何用?”

  “其西范阳、河间,百姓民生远超边地,末将看来,两人实有畏战之嫌。”何进言辞停顿,董重插言反驳。

  “闭嘴,再若打断本将言辞,本将撕烂你的狗嘴。”何进暴怒,高喝之声吓的不少分心之人打了个寒颤。

  只见此时,何进眼含血丝,双目直欲喷出火来,怒视董重,董重下意识的惊退两步。

  董重惊退,侧眼看向朝中众臣,发现朝臣中多有鄙夷不满神色。再度朝太皇太后董氏看去。

  董氏显然也没想到这屠户将军,居然忽然爆发当场。想要指责,但何进暴躁神色,让她多少有些心虚。

  何进是真怒了,若说从前他还一味钻营,那自从刘辩登基之后,他对军务政事,那是真的操心起来。

  自家侄儿登基为帝,何进励志用手中权势保汉室长久。

  眼下兽人犯境,杀戮食人无恶不作,事态严重,可眼前这董重不知好歹,每每言辞均被他打断挑刺,何进此时,心中杀意满满。

  何进深深感叹,想做个良臣,想作点正事,咋就那么难呢。。。?
  “行了,董骠骑,要知轻重。大将军,还请尽言。”何太后微微叹气,出声安慰何进。

  “谢太后。”何进冲自家妹子微微点头致谢,平静心情。

  他,何进,良臣来的,不与董氏宵小一般见识,何进心中安慰自己,回头一定要找机会弄死董重。

  “幽州西部,大多地区被兽人侵害。并州方向,臣已调度并州刺史丁原率兵严巡,此路多为不足万人的兽人小队,也难成侵攻之势力。”何进再度分析。

  “左右皆封,我等只需调遣强兵,以冀州北界立阵,三路齐出,围杀入侵兽人,定可剿其主力。”何进道。

  “冀州北界地域辽阔,大将军欲如何调兵?”朱儁思索片刻,出位问道。

  “各州郡保留精锐,抽调辅兵,西园三军作为主力,以河间、中山之间的保定区域作为中心,辅军立阵严防,西园精锐突击剿敌。”何进答道。

  朱儁沉默思索,战报所言,兽人分兵八方,已经有不少队伍流入大汉各地,各地保留精锐,彼此呼应,应该不至于让流窜兽人制造太大动乱。

  各州郡辅兵汇聚数量庞大,分守冀州北界,应该也能实现。

  西园三军八校,留下两路校尉预防兽人突围,结合并州、幽州两地强军,围剿能否完成暂且不论,但也确实能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

  朱儁明白,这次何进显然不是信口出策,因该也是功课做足。不过他也知道,既然何进思路没有问题,剩下的便是西园三军的调令。

  到了这个环节,已经不再是军事问题,也就无需他再插言。归根结底,真正掌权的这老几位,到底还是想借助兽人事态,为自己谋些政治布局。

  “各州辅兵抽调,地方定然空虚,对于那些流窜兽人,容忍一阵不无不可。然董仲颖统率凉州军正在河东驻扎,还是调其作为征战主力吧。”太皇太后董氏,片刻出声。

  无论西园三军最终到底归谁听谁,在对西园三军的问题上,两届太后态度出奇一致。

  董氏、何氏早已拿定主意,便是这支军队的指挥权必须落在皇室,落在宫廷之内。这也是何家兄妹最大矛盾所在。

  “凉州军作战悍勇,但毕竟比西园精锐差上一些。”

  “而且凉州金城一带,早有兽人突入。凉州军骑兵众多,驻守河东,防范金城兽人之时,也可呼应司隶,随时做出应变之策。”何进平静解释,对于董氏,态度平淡。

  董卓西凉军到底比西园三军是强是弱,还真没法确定。

  不过且不说皇家倨傲,自认西园天下精锐。就董卓这些年的战事而言,对于西凉军,人们也很难直观评价。

  从黄巾之乱开始,这些年董卓率领西凉军也经历了不少战事,败多胜少的同时,别家的军队死的死,伤的伤,西凉军却始终没有太多的战损。

  何进解释,几位皇家之人认同却不甘心,何后、董后,此时将目光投向今天颇为安分的张让身上。

  张让今天是真的安分,他早就明白,什么部落入侵,根本没被主事几人看在眼里,今天的主题,本质就是围绕着西园三军的调动。

  问题是西园三军跟他又没半毛钱关系,蹇硕那死扑街领先帝遗命掌着军权,这种权力永远不可能再落到其他宦官身上,张让自是安心在旁边看着热闹。

  直到两位太后将目光聚到他的身上,他这才不情不愿的干咳一声,这两位说不好谁就是他们今后的大腿,两人争权未止,他谁都要好好伺候应付,更何况还是两人一起。

  “大将军,天下精锐,咱们似乎忽略了东莱那位大王。”张让出声,大殿为之一静。

  何进狠狠瞪着张让,却见张让说了这么一嘴后,便又垂头谦卑的立在刘辩一旁,让何进颇有些有气没处撒的愤怒。

  ‘遗忘,谁会能遗忘东莱那人。’何进心中暗骂。部落兽人入侵大汉,那东莱李陵可是将他国屠了一便的存在。

  若说对入侵潜度,对征讨他国方面,在场众人谁都没有李陵经验丰富。

  今日难得朝臣配合,均未提及东莱势力,何进只待哄出西园三军,便会谈及东莱李陵。

  西园军出,根本无需上阵,何进就有千般办法让蹇硕光荣就义,之后西园军定然落入他的掌控。

  到时再把西园军调回雒阳,催促东莱军救国救民便是,难得朝臣默许,如此完美计划,却被张让一言打破,何进如何不恼。

  “东莱军本将自不会忘,但李国公与本将多有误会,若要与其沟通调度,还需陛下另择良人。”

  张让掀了桌子,何进也不能不言,说话间将包袱转投刘辩,何进心中,开始思索若是西园不出,如何弄死蹇硕的问题。

  “东莱军?似乎早时有听说东莱立国,哪位国公受你们这么推崇?”刘辩好奇问道。

  “陛下,东莱李陵,李伯烈。”张让小声道。

  “李陵?”刘辩回忆,似乎觉得这名字耳熟,但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陛下,年前岛国,屠戮盈野那人,”何进道。

  “啊!?那人?你们要叫那个人?不要,朕不要见那恶戾之人。”刘辩面上一惊,回忆到什么,惊呼慌张。

  话说李陵此时在东汉的名声真可谓小儿止涕。这还是各地世家没有刻意负面引导的结果。

  李陵岛国杀人无算,系统通报战损后,李陵就成了东汉寻常人哄骗孩子的魔王角色。

  刘辩对李陵杀敌数量记忆极深,无论是民间市井百姓,还是宫内的宦官、宫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少议论李陵的事情、为人。

  更何况刘辩早就听说,李陵那人从他父皇手里生生抢走了一个王爵,满朝文武不敢多言阻止。

  本来年纪就小,李陵在刘辩心中逐渐成为妖魔化的象征。要找那恶人替他打仗?刘辩表示拒绝,他不想跟李陵那种噩梦中的存在产生交集。

  刘辩态度让朝中众臣皱眉,他们倒不在意刘辩对李陵印象如何,只是作为天子,因人如此惊慌,确实失了威严仪态。

  刘辩的反应让何进意外之时,又挺高兴。至少他原本计划还能推动。

  若是将西园三军拿下,结合丁原并州军,想来凉州董卓也不会再摇摆不定。

  到时军威在手,那些老牌世家也不敢再跟他玩什么花心思,他也能安心做个大汉贤臣良将了。

  何进想法挺好,不过殿外一阵急促的喊声,再次打乱何进的节奏。

  “报~~”

  “臣惶恐,陛下恕罪,紧急军情,紧急军情!”司隶校尉袁绍跌跌撞撞的冲入大殿。

  此时袁绍那里还有平日的风度,头发散乱,面无血色,高喊入殿,直接跪地高呼。

  “陛下,急报,急报,兽人连日突袭,全国数州遭到兽人侵害,荆州武陵,扬州庐陵先后出现兽人军队。”

  “不可能,它们怎么绕过中原腹地的?金城?”皇甫嵩惊呼,责问时,忽然想到什么,质疑道。

  “是,皇甫将军,不光金城,不光这些,兽人大量飞行兽兵横穿冀州,沿途避战,最多一日,即将进入司隶范围,快,陛下,快调集精锐弓兵布防雒阳。”袁绍焦急道。

  “本初!静心!且说清楚,那些飞行兽兵数量如何?可是要攻击雒阳?”袁隗低声呵斥,冲袁绍问道。

  “数量?飞兽与人相差太多,绍没这方面的经验,数量不好估计,但遮天蔽日,数量十数万总该会有。”

  “是否攻击雒阳不敢定论,但方向就是这边,它们能高空投掷攻击,就算不刻意攻击,沿途也造成一路混乱死伤。”袁绍面上依旧带着些许焦急。

  “陛下,还请速调兵将,以做防备。”袁隗想想,对依旧一脸茫然的刘辩道。

  “西园军中,弓兵数量不足,还需雒阳周边调兵,不可让敌人在皇城肆虐。”袁绍提醒出声,他本就兼着西园一路校尉,对西园兵力部署较为了解。

  下方朝臣多有混乱,对待未知,他们所言一切都是推测,少帝茫然,两位太后互看半晌,之后如同达成什么默契一般,太皇太后董氏,制止众人惊乱。

  “肃静,成何体统!张让,派人挪移东莱,与东莱王禀明情况,邀其助兵对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