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入洞天福地《书名已更换》

2021-09-18 作者: 龙升云霄
  第110章 入洞天福地《书名已更换》

  到达请神殿时。

  远远看去,殿门外,有一名白发老妪正悠闲的锯着木头。

  看到来人了,她微微抬头,含笑说了句:“小徐回来了。”

  说完,看一眼身后的张恒,又道:“这是阿恒吧,看着蛮精神的。”

  “师叔祖。”

  徐真人快走两步,想去接老妪的锯子:“这种事让我们来做就行了。”

  “你们啊,笨手笨脚的,一个个都是猴脾气,还是我自己来吧。”

  老妪拿着锯子,语气中满是愉悦:“你别小瞧了这木头,这可是我在山上选了好久的木料,为了它,我对着大树念了四十九天的经文呢,拿来做棺椁最合适不过。”

  闻声。

  徐真人目露哀色,转头向张恒说道:“这是你紫烟师叔祖,也是我请神一脉的现任殿主。”

  “弟子张恒,拜见师叔祖。”

  张恒躬身行礼。

  “行了,我可没那么多规矩。”

  紫烟真人和蔼的笑着,随后说道:“你们去屋里搬两个凳子,陪我这个老太婆坐一会吧。”

  张恒去搬凳子。

  等到二人坐下,紫烟真人继续道:“我的好日子快要到了,具体时间,就在四十二天后的晚上七点。”

  “师叔.”

  徐真人双目含泪,有些哽咽。

  紫烟真人笑了笑,像摸小孩一样,用手在徐真人的头上摸了摸:“你不用为我难过,我的身后事,其实早就安排好了,唯一遗憾的是,没办法亲眼看着下一代弟子成长起来。”

  说完,目光看向张恒,对着他招了招手。

  张恒走过去,蹲在紫烟真人面前。

  紫烟真人摸了摸他的脑袋,含笑点头:“后继有人,后继有人。”

  “师叔祖,我给您泡了茶。”

  身后传来却生生的声音。

  张恒回头看去,只见白涵婷端着茶壶走来,一脸乖巧的为紫烟真人倒茶。

  “这个小家伙不错,这几个月有她作伴,时间都过得快了。”

  紫烟真人看起来很喜欢白涵婷,说完还不忘跟二人叮嘱道:“以后我不在了,你们多照看着点她,如果可以的话,就让她拜在你的门下,给阿恒当个师妹吧。”

  徐真人连忙应下:“师叔,您放心吧。”

  “你呢,愿意多个师妹吗?”

  紫烟真人又问向张恒。

  张恒答:“全凭师叔祖做主。”

  “好,好。”

  紫烟真人很满足,将白涵婷拉到身前,用手拢了拢因为汗水,粘在她脸上的秀发:“这是个好孩子,人也机灵,有点我刚上山时的样子,看到她啊,我都不觉得自己老了。”

  徐真人和张恒对视一眼。

  眼下紫烟真人大限在即,能在这个时候遇到一个入眼缘的小女孩,是喜也悲,是悲也喜。

  “涵婷,你今年多大了?”

  张恒看向白涵婷。

  “师兄,我今年十岁了。”

  白涵婷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脸上是那种强撑起来的讨好表情,看着让人心疼。

  张恒知道这种表情的由来。

  只有当这个世界对你并不宽容时,你才会强撑着笑脸去讨好每一个人。

  这是卑微者的生存之道,反之,如果你足够强大,你看谁都不用有笑脸,因为他们会对着你笑。

  “十岁,正是该好好学习的年级。”

  张恒叮嘱道:“跟着神慧真人好好学,学好了,就来给我当师妹,那样你就不用再去看人脸色,讨好别人了。”

  听到这话。

  白涵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询问道:“就像师兄一样吗?”

  张恒楞了一下,随后笑着点头:“就像师兄一样。”

  张恒有讨好过别人吗?
  没有。

  他只是孝顺,孝顺长辈是应该做的。

  要说讨好,还真不至于,反倒是钱真人和麻麻地,没事总喜欢捡他爱听的说,一副高俅和秦桧的嘴脸。

  “说起来,也是你祖师没福气,四十出头人就走了。”

  “那时候,我和你钱师伯才十几岁,是你紫烟师叔祖把我们教出来的,说是师叔,其实跟师父差不多。”

  “可惜好人不长命,你师叔祖今年才七十出头,又是有道真修,可叹天不假年,寿数已尽,连心心念的看着你们这代人成长起来都做不到,真是天公不作美。”

  从紫烟真人那回来。

  一路上,徐真人感慨良多。

  “师父。”张恒在一旁劝谏着:“紫烟师叔祖功德圆满,是去阴司享福去了,您不必太担心。”

  “话是这么说,可谁又能不伤离别?”

  徐真人摇摇头,又向张恒提点道:“这几日多陪你师叔祖说说话,别总想着去道藏殿看书的事,回头洞天福地开了,你在里面有的是看书的时间。”

  “是,师父。”

  张恒满口应下,随后又忍不住问道:“师父,这次洞天福地开启,只有我一个人进去吗?”

  徐真人点头:“眼下天地灵气溃散,孤木难成林,洞天福地吸收不到足够的灵气,就像你工厂里的机器一样,只能超负荷运转,时间一长,已经濒临崩溃,这次让你进去,已经是拼着福地崩溃的后果了,人再多,恐怕不是它能承受的。”

  张恒再问:“如果我进去,能在里面待多久,进去之后,是不是就一直不能出来了?”

  徐真人想了想说道:“进去之后最好就别出来了,因为每开启一次洞天福地,都会造成灵气外泄。”

  “至于能待多久,想来不会超过半年吧。”

  “以前开启天洞,都会让人待上一年,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能坚持半年恐怕都是祖师积德了,少的话也就四五个月。”

  张恒想了想。

  四五个月的十倍灵气修炼加成,也算很有搞头了。

  这一去,能省几年之功,他入道的时间比较晚,目前是练气中期。

  进入洞天福地进修一下,再出来应该就练气后期,或者练气圆满了,这样的修为才不至于给首席二字丢人。

  毕竟,麻麻地师叔的徒弟阿强,就是练气后期的修为,他这个当师兄的怎么能比师弟差。

  山中不记年。

  白天在紫烟真人身边陪她老人家聊聊天,看看日出,日落,晚上再捧几本道书读一读,偶尔去给师叔祖,师伯祖们请请安,看看小家伙们在山上打闹,时间过得很快。

  一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时间来到三月初,此时距离紫烟真人的大限之日还有十二天,可张恒却等不到紫烟真人的大限了,因为宗门决定,就在今日开启洞天福地。

  “人死之后,相貌会很难看。”

  “老婆子我没什么可看的,还是洞天福地的事要紧,要说孝顺,不要让茅山衰落在你们手上,就是对老婆子最大的孝顺了。”

  临别前,紫烟真人前来相送。

  或许是大限临近,回光返照,紫烟真人的面色红扑扑的,一点都不像是将死之人的样子。

  甚至,当张恒准备进入洞天前,还给他偷偷塞了三个煮鸡蛋。

  张恒有些错愕的看去,只见紫烟真人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好似在说:“吃吧,这是师叔祖藏起来,特意给你留的。”

  “进去吧,外面的事不用挂念,你带来的电台已经调试好了,阳江那边有什么事会发来电报,不会耽搁。”

  徐真人一直将张恒送到洞口处,说着让他心安的话。

  “有劳师父挂念,弟子去了。”

  张恒对徐真人和众人行了一礼。

  行完礼后,他走进天师洞,因为传说中的茅山福地,就在天师洞的最里面。

  茅!!

  天师洞连通山体内部。

  向里走,走了大概有数百米,通道的尽头是一方净室和一块写着茅字的墙壁。

  张恒调动机关,并将一枚法印印在茅字之上。

  很快,他就听到了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随后石壁缓缓打开,一阵灵雾扑面而来。

  吸!
  深吸一口气,张恒只觉得神清气爽。

  但是走进石壁之后却发现,这里并不是他想象的仙家景象,反而透露着一股衰败。

  入眼。

  入口后面是一处千丈范围的溶洞,溶洞内,地面干枯开裂,石壁残缺不全。

  再看,一口好似泉水一样的小池内,池水也是几近干枯,偶尔才会涌出一股清泉来。

  张恒有些愣神。

  这里哪像什么洞天福地,要不是灵气确实近乎雾态,他都要怀疑自己到了死地。

  轰隆!!
  愣神的功夫,入口缓缓关闭。

  伴随着入口的闭合,洞天福地内更是一阵颤动,有很多细小的砂石从头顶坠落。

  张恒摸了摸落在脑袋上的灰尘,又看了看身后闭合的入口,很怀疑自己的动作稍微大点,这里是不是就要塌了。

  “要是被垮塌的洞天福地砸死,那我就青史留名了。”

  张恒有些自嘲的想着。

  当然,他也不可能被砸死,有那个趋势他就跑了,怎么可能等着自己被活埋。

  “也幸好是我一个人来的,就这泉水,怎么看也不够两个人喝啊。”

  张恒看了看泉水,又看了看头顶。

  头顶上,悬挂着一颗夜明珠,让福地内并不显得黑暗。

  不过就像这临近崩塌的福地一样,夜明珠上也布满了裂纹,看上去随时都会崩碎。

  再在福地内转一转。

  里面有不少石台,在其中一个石台的墙壁上,他还看到了‘徐忧修道于此’六个字,看样子是师父年轻时进入福地潜修留下的记号。

  “徐忧弟子张恒,修道于此。”

  张恒捡起一个石块,在后面刻上了这行小字。

  刻完后,他稍微想了一下,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话。

  “此洞天始于三茅真君,终于七十代弟子张恒。”

  “道始,道终,道不尽一个道字,愿茅山永存,愿百姓安康,愿闻道者长生不死。”

  “海南王,张恒留书。”

  “民国11年,西历1921。”

  刻下这段话。

  张恒将石子丢到一旁,盘坐在地,双手结成茅山印。

  诗曰:

  心归虚寂,身入无为,动静两忘,内外合一。

  精自化气,气自化神,炼虚合道,去假存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