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蔗姑《四更一万二,明天继续万字更新》

2021-09-12 作者: 龙升云霄
  第73章 蔗姑《四更一万二,明天继续万字更新》

  “阿恒,你怎么来了?”

  让文才将秋生送回屋后,九叔又亲切的招呼起了张恒。

  张恒也不隐瞒,将这些日子的经历说了一遍,着重提到了岳绮罗这个名字。

  九叔听了眉头紧皱。

  他是那种很正派,很传统的茅山道士,对邪魔外道很排斥。

  一听岳绮罗杀人取魂,以鬼道长生,九叔就有些坐不住了:“此妖人一定要尽快除去,不然一定祸乱苍生。”

  张恒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知道归知道,现在根本搞不清岳绮罗的下落。

  “师叔,岳绮罗手段不凡,再加上被找到了一次,我想她这次消失,一定会更注意行踪的隐秘性。”

  “到时候,人海茫茫,她又有奇术在身,找,恐怕是找不到的。”

  九叔想了想,开口道:“你能不能画出她的样子来?”

  张恒直接摇头。

  你让他画,他顶多画个火柴人给你,人物肖像还是算了吧。

  还有一点则是,岳绮罗不是一般人,她能跟鬼一样肆意的夺取别人的肉身。

  万一她已经把肉身换了,变成了新面孔,画她以前的肖像反而会成为一种误导。

  “这青云观也是,出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九叔想了想说道:“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给茅山总坛写信,将岳绮罗的事告诉三老,具体怎么办,到时候由各大道门商量吧。”

  “师父,刚才我去给灵婴上香,发现它们不吃东西了。”

  不等再说下去,文才从后院跑了过来。

  九叔一听这话,只能将后面的话压下,向文才说道:“小孩子最贪吃,灵婴怎么会不吃东西,是不是你吓唬它们了?”

  “这个.”

  文才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说啊?”

  九叔再问。

  “师叔,是这样的。”

  张恒主动站了出来:“我来的时候没有通报,看门开着就进来了,结果正好看到二位师兄再和灵婴玩,我不知道他们这是日常打闹,还以为是灵婴自己跑出来的,于是就将它们收拾了一顿,可能吓到它们了吧。”

  “是这样吗?”

  九叔看向文才,目光中带着对徒弟的怀疑。

  文才并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眼见张恒把事情抗下了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否认:“是啊师父,不过张师弟也不是故意的,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九叔脸上的表情松懈几分,相信了这个说法,转头向张恒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我去灵婴房看看。”

  说完,又向文才说道:“文才,陪你张师弟说会话。”

  “是,师父。”

  文才满口答应下来。

  随后,九叔去了灵婴房。

  门关上的那一刻,文才一口气松了下来,嬉皮笑脸的和张恒说道:“张师弟,幸好你扛了下来,不然师父非得打死我不可。”

  “没那么严重。”

  张恒先是应了一句,然后又道:“灵婴相当于幼童,非常难养,九叔出身符箓一脉,没想到对养鬼也如此精通。”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师父是谁。”

  文才与有荣焉的拍着胸脯。

  张恒点点头,随后突然想到一个事,忍不住问道:“我之前听九叔说,任家镇上出了僵尸?”

  “是啊,那僵尸已经被我师父收拾了,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

  文才哭丧着脸:“可惜了婷婷。”

  说完,害怕张恒不知道婷婷是谁,文才有解释道:“婷婷是任老爷的女儿,长的特别漂亮,不过你是见不到了,任老爷死后,婷婷便带着钱财去投奔亲戚了,说是她二爷爷,叫什么任天堂。”

  “任天堂!”

  张恒在心中暗想着:“这不是音乐僵尸吗,没想到两部剧串联起来了!”

  “文才,去准备马车。”

  片刻后,九叔从灵婴房内出来了。

  “师父,准备马车做什么?”

  作为好奇宝宝,文才属于不懂就问的类型。

  九叔听到后也不瞒他,叹息道:“这群灵婴被吓坏了,有魂飞魄散的风险,我准备将它们送到蔗姑那去,术有专攻,蔗姑最擅长的是通灵问米,在她那这些灵婴才能尽快好起来。”

  蔗姑是张恒他们师父这一辈的小师妹。

  有的人或许觉得,茅山不收女弟子,其实这是错的。

  天下间任何道观,道脉,都会收女弟子。

  要是不收女弟子,就不会有全真七子中的孙不二,上洞八仙中的何仙姑了。

  “师弟你不知道。”

  一听要把灵婴送到蔗姑那边,文才就忍不住拉着张恒告密道:“蔗姑一直对我师父有意思,嘿嘿。”

  茅山属于正一道,上清派传承。

  正一道中,除了少数住观出家的道士外,其他道士是可以结婚的。

  当然,结了婚的道士,就成了火居道人。

  而在茅山的门规中,火居道人没有执掌三宫六殿的资格,一结婚,就意味着你未来成就再大,也不可能成为六殿殿主和三宫宫主,相当于放弃了宗门继承权。

  以张恒为例。

  如果他不成家,一心潜修,日后等他这个辈分的茅山弟子开始掌权后,他也有机会去竞争请神殿殿主一职。

  当然,有没有人选你是另一码事,起码你有这个机会。

  而在结婚之后,你就会自动丧失这个资格。

  因为在宗门眼中,你不是个能一心奉道的人,心中牵挂太多,自然不能将宗门大事托付给你掌管。

  “你在笑什么?”

  听到文才的笑声,九叔投来疑问的目光。

  “没什么师父,我在和张师弟说蔗姑住在五华县城,一会进了城他就有口福了,谁不知道我们的五华三黄鸡最出名。”

  文才说瞎话不眨眼睛。

  “算你有良心,你张师弟第一次来五华,我们要尽地主之谊,晚上就在县城吃吧。”

  九叔少见的没有训斥。

  因为在大沟镇时,张恒对他可是没的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能吃的吃了个遍。

  现在张恒来了五华,他怎么也得表示表示。

  不说让张恒把上次的吃回去,起码也得让人挑不出毛病才是。

  “师父,我们去蔗姑那,秋生师兄怎么办啊?”

  文才想到了被打断进化的秋生。

  “他又不是小孩子,醒了后渴了喝水,饿了吃饭,难道还要我教啊?”

  九叔眼睛一瞪:“别管他了,去备车,我们马上出发。”

  文才一听这话,屁颠屁颠的去了。

  边走还边嘀咕着:“你小子真没口福,我们去县城吃三黄鸡去了,你留在家里吃灰吧。”

  稍许。

  马车准备好了。

  九叔将灵婴像装在箱子里,又去房间内换了身新衣服,这才招呼着张恒说道:“阿恒,一会我们先去蔗姑那,然后去给你接风洗尘,你来一趟任家镇也不容易,说什么也得住几天。”

  张恒知道家里一切都好,也就顺着应了下来:“九叔,我正好要跟你请教些符箓上的事,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打扰你清修。”

  “怎么会,我这两个徒弟不成器,你愿意学,我还巴不得多教点,省得到时候一身本事都要带到棺材里。”

  九叔坐上马车。

  说着,抬头看了眼正在偷听的文才,无语道:“还愣着干嘛,赶车啊,不想吃三黄鸡了?”

  一想到去了县城能吃三黄鸡,文才一甩鞭子:“驾!”

  五华县。

  娘娘湖.
  江南之地多水,五华县这个县城,更是被几条河道贯穿全城。

  其中在县南位置上,有个小湖位于城中,取名娘娘湖。

  为什么这么叫,因为湖边有座西王母庙,传说,这是王母娘娘洗澡的地方。

  当然,这种传说太虚无缥缈了。

  不过这里有庙,香火不错倒是真的。

  蔗姑呢,则是娘娘庙里的庙祝,平日里帮人占卜,解梦,上香,通灵问米,日子过的很是自在。

  只是今日来的不巧。

  张恒三人刚进庙中,就听到了拍桌子的声音。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西北角摆着张桌子,一对男女正满脸紧张的站在旁边,看着一名三四十岁,穿红戴绿的女人很有节奏的拍打着桌子。

  “别出声!”

  见到这一幕,九叔压低着声音:“蔗姑正在通灵问米。”

  通灵,字面意思,就是请下面的亡者上来。

  问米,则是因为通灵之时,多要在面前摆一碗大米,对着大米念念有词,看上去就好像在问大米问题一样。

  当然,大米肯定是不会回答问题的。

  真正问的是请上来的存在,只是普通人肉眼凡胎,看不到这些。

  “师父,这拍来拍去的是什么意思?”

  文才看得新奇,忍不住小声问道。

  九叔听到后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张恒。

  张恒对这种目光太了解了,这不就是上学时,坏学生提问,老师不回答而是看向好学生,示意好学生来回答吗。

  “敲敲敲,敲开鬼门关。”

  “拍拍拍,拍开地狱门。”

  张恒小声给文才解释道:“能够通灵的人,都是在下面有人的人,他们和某个阴官交好,于是就定下联络信号。”

  “需要通灵问米的时候,就用这种特定的敲击与拍打方式,向下面的阴官传递消息。”

  “阴官接到通知后,就会偷偷从地狱把人带上来,让它上来答话。”

  “事成后,香客给了供奉,问米婆自己留一部分,另一部分则会买来金银元宝烧下去,分给阴官。”

  文才一听,有些傻眼:“怎么像给狱卒塞点好处,然后家属去探监一样?”

  “不是像,而是就是。”

  张恒笑道:“正常来说,被押入地府的亡灵,是不会再让他们返回阳间的,这不合规矩,只会让他们更加的思念红尘。”

  “但是呢,鬼是人变的,人有人界,鬼有鬼界,一样少不了衣食住行。”

  “于是就有阴官和阴差相互勾结,以此来赚取外快,只要不出纰漏,上面的判官们也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收点孝敬。”

  “毕竟,下面的这些阴差,阴官,好多都是死了几百上千年的。”

  “阳世间,早就没人供奉他们了。”

  “至于工资那玩意,说出来大家都懂,没哪个当官的会指着工资过日子。”

  “所以这一来二去,多个朋友,不就多了条路嘛。”

  九叔非常满意的看着张恒。

  说起来。

  要论和下面的阴官打交道,整个茅山,没有比九叔更出色的。

  九叔有多出色。

  他还活着,就做起了阴间的银行大班。

  你以为的九叔,抓鬼厉害,实际上,他在人情世故方面更厉害。

  九叔可不是脑袋里一根筋的道士,银行大班,更不是阿猫阿狗。

  说句不好听的话,今天九叔遇到了千年鬼王,金银甲尸,旱魃,飞僵,一个不小心挂了。

  回头人家就是天地银行的总经理,分分钟,就能带着牛头马面杀回去,死后超凶的!

  细数整个茅山。

  除了九叔,谁还有这条件。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地府银行的总经理,那得有多大的权势。

  无常殿中的无常,将军殿中的将军,功曹使者,二十四衙门中的鬼差,丧神,吊客,夜叉,罗刹.
  有一个算一个,谁敢不给九叔面子。

  “又不是过年过节,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啊。”

  几分钟功夫。

  蔗姑突然坐直身体,说话的语气也变了样子。

  “老婆,我是有事求你啊,你已经过世几年了,我这寻思着想再取一门太太,于是就带她来见你了。”

  男人一脸殷勤的在旁边说道。

  “张师弟。”

  听着那边的对话,文才有些莫不着头脑,向张恒问道:“下面的人办事效率这么高吗,几分钟就把人带上来了?”

  “不是。”

  张恒回答:“正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地上一日,地下一年。”

  “我们这里的几分钟,恐怕在下面已经几天了。”

  “当然,到底时间是怎么换算的,不同的地狱有不同的时间流速,慢的和我们一样,快的能快几百上千倍,你问我,我也说不准。”

  文才听得暗暗咂舌:“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

  说完,又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张恒:“师弟,你是怎么知道的?”

  “人不学,不通达。”

  “我茅山道书之中,有一本叫周氏通幽记,这位周氏老祖乃是奇人,曾七下地狱,与判官把酒言欢,上面记载了很多阴府奇闻与应对之道。”

  “后经我茅山历代祖师编修之后,这本书越发的博大精深,实乃通幽入狱之上乘读物,回头你可以去看看。”

  张恒对文才的孤陋寡闻实在是佩服。

  莫非这就是儿徒弟?

  钱真人的儿徒弟钱水,没事就在家研究厨艺,立志要做茅山最好的厨子。

  秋生和文才就更不用说了。

  张恒很好奇他们两个学到现在究竟会什么。

  超度亡魂会不会?
  破煞定魂会不会?
  开坛做法会不会?

  都不会。

  好。

  大将军符能不能画?

  平安镇煞符能不能画?
  六畜安宁符能不能画?
  财气亨通符能不能画?

  天师斩鬼符能不能画?
  这些都是最基础的。

  往上,五雷符,神火符,八定符,养神符,金刚符,神行符,指地成钢符,画地为牢符,这些恐怕就更不用想了吧。

  “一边待着去。”

  注意到张恒的目光,九叔一巴掌拍在了文才的后脑勺上。

  文才连自己为什么被打都不知道,站在一旁委屈的不行:“师父,我没犯错吧?”

  “犯错?”

  九叔气不打一处来:“回去没你的好果子吃。”

  “啊?”

  文才噘着嘴,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早知道不来吃三黄鸡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