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翻脸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58章 翻脸
  爱情是什么?
  张恒微微摇头。

  曾几何时,他认为自己很懂爱情。

  但是懂得越多,他发现自己明白的越少,爱情就像一场赌博游戏,押注越多,输的越惨,像风,像雨,又像沙,抓是抓不住的。

  “我不懂爱情。”

  张恒一把抽出竹箱内的镔铁斩妖剑:“但是我相信所谓的情比金坚,不会比我的宝剑更坚了,此剑为上等镔铁所铸,上刻灭鬼斩妖神咒,剑身百年不锈,有什么爱情能比它更长久?”

  从情窦初开,私定终身。

  到三生石前望三生,奈何桥前叹奈何。

  一路走过,谁能一眼百年,初心不变。

  叮!!

  张恒将宝剑插在地板上,剑身晃荡,嗡鸣阵阵。

  “其实爱情是个什么东西,还是要看自己吧。”

  “让人觉得甜的是爱情,让人觉得苦的是爱情,让人爱恨两难的是爱情,让人魂牵梦绕的是爱情,当然,没人说非爱不可,依我看,爱情也是选择,选择去爱,选择不爱,两种选择都未尝不可。

  “客官,您的鸭子来了。”

  说话的功夫,小二将鸭子端上来了。

  张恒一边帮着摆盘,一边头也不抬的向岳绮罗说道:“师父,爱情不是修炼法术,有付出就一定有回报,求,恐怕是求不来的。”

  “我不信,凭我的样貌,我一定能找到属于我的爱情。”

  岳绮罗目光渐冷。

  “唉!”

  张恒叹息一声,给岳绮罗倒上酒,随后又端起自己的酒杯:“师父,金刀剪您也拿到了,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徒儿回头还准备去长白山一趟,吃完这顿饭,我们就各奔东西吧。”

  “各奔东西?”

  听到这话,岳绮罗满是玩味的看向他:“你不觉得,你知道的太多了吗?”

  静.
  张恒面色严肃,岳绮罗则满是玩味的看着他。

  两息过后,张恒两指向口袋中一探,夹起藏在其中的玉清真符,二话不说便向岳绮罗甩去。

  唰!
  岳绮罗端坐不动,将手中的茶水向前一抛。

  轰!!

  茶水瞬间炸开,化为冰锥,瞬间将纸符射落。

  “纸鬼,去!”

  张恒毫不留手,直接派出了自己的最强战力。

  “剪纸术?”

  岳绮罗双目绽放出红光:“你用我的法术来对付我,真是笑话!”

  也不见她做什么,飞出去的纸鬼便惨叫一声倒飞了回来,被眼疾手快的张恒一把抓住,塞进了口袋。

  “徒儿,你又不乖了。”

  岳绮罗嘴角翘起,轻轻一掌挥来:“该打。”

  砰!!

  张恒拔腿就走。

  未成,只觉胸口被狠狠锤了一下,倒飞而出。

  这一飞,先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撞散桌子,又撞上了后面的酒坛。

  酒坛洒了一地,张恒满身酒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噗.
  人未起身,一口血先吐了出来。

  拔开自己的道服一看,入眼,左边胸口处凹陷进去了一些,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

  “你的左胸肋骨断了,压迫向了心脏。”

  “撑住,赶在内脏大出血之前,找个郎中给你掰回来或许还有的救。”

  岳绮罗甩甩手站了起来:“不吃了,孽徒一点都不乖,没胃口。”

  说完向大门走去。

  临到出门,岳绮罗脚步微顿,又回头看了眼挣扎着站起来的张恒,歪着头问道:“便宜徒弟,你会活下来的,对吧?”

  咳.
  张恒吸气的动作猛了些,刺激到了胸腔,立刻咳出了血。

  看到他又吐血了,岳绮罗颇为遗憾的摇摇头,一边向外走,一边低语道:“死就死吧,生生死死,本就是你们的宿命,谁又能像我一样得享长生呢!”

  说着便离开了,哪有为张恒疗伤的想法。

  “这位爷,这位爷你怎么了,我们小本生意,你可别吓我啊!”

  因为下着雨,酒楼内根本没人用餐。

  店小二出去一趟,再回来就看到张恒正扶着墙咳血呢,身边还有被撞烂的桌椅与酒坛。

  “扶我到房间去,再为我请一位郎中来。”

  张恒强忍着疼痛,解下钱袋丢在了地上。

  店小二将钱袋捡起来,打开一看,里面起码有十几块大洋。

  “这位爷,咱们慢点。”

  店小二搀扶着张恒,将他扶到了后院的客房内:“您稍等,我这就去为您找郎中。”

  目送店小二远去,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了,张恒直接打开传送门,踉踉跄跄的返回了现实世界。

  开玩笑,他胸腔内的肋骨断了,此刻正在压迫心脏。

  这样的伤势,民国的郎中他可信不过,请郎中不过是支走店小二的借口,要治也是返回现代治。

  所幸,他是个未雨绸缪的人。

  早就想过自己有一天可能会出事,所以在现实中,早就把家搬到了羊城,买房时特意买在了羊城第一私立医院的隔壁。

  “喂,王院长吗?”

  “我是张恒,前段时间,我曾给你们医院捐了一千万。”

  “对,是我,我现在受了重伤,胸腔左肋骨断裂,疑似压迫到了心脏。”

  “我就住在你们医院隔壁的小区里,门牌号是3栋1单元501,请马上派救护车来并准备手术,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再捐两千万。”

  咳咳
  一句话讲完,张恒的血就咳在了电话机上。

  “张先生,我马上派人过去,五分钟内一定到。”

  “张先生?张先生??”

  梦中不知身是客。

  张恒再醒来时,已经是在VIP病房内。

  看着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还有负责陪护的小护士,张恒躺在床上,嘴角露出了笑容。

  老妖婆,没想到吧,我活下来了。

  张恒有理由高兴,因为只要人活着,希望就没有断绝。

  这笔账就不算完。

  “张先生你醒了!”

  看到张恒醒来,小护士急忙上前查看。

  “我昏迷了多久?”

  张恒问道。

  “三天了,您放心,手术很成功,用的也是最先进的微创矫正技术,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小护士说完,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张先生,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如果不是意外,需不需要我们帮忙报警?”

  “不需要。”

  张恒一口否决,辩解道:“我喜欢在客厅内玩轮滑,没想到速度快了点,一不留神撞在了桌角上,真是不小心。”

  小护士一脸不信。

  什么样的轮滑,能在家里把自己撞成这样,说是出车祸都有人信。

  “我的衣服和身上的东西呢?”

  张恒并不在意一个小护士的想法。

  小护士回答:“我已经为您清洗过了,就在您的枕头边上。”

  张恒回头,果然看到了自己的道服和茅山玉佩。

  “张先生,您是道士?”

  小护士问出了憋在心中良久的问题。

  “算是吧。”

  张恒拿来玉佩,戴在了脖子上。

  戴好之后,心中终于踏实了几分,又向着衣服口袋摸去。

  一摸,摸了隔空。

  张恒的语气瞬间沉了下来:“我的纸人呢?”

  “再外面。”

  小护士向外一指。

  张恒抬头看去,只见他的纸鬼正被夹子夹着,晾衣服一样挂在阳台上,好不凄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