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长生邪术《第三更,为盟主微笑中带着疲惫加更》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55章 长生邪术《第三更,为盟主微笑中带着疲惫加更》

  下山?

  张恒一脸疑惑的看着出尘子。

  怎么说他也远来是客,哪怕不算同为三清门徒的情谊,也没有刚上山就赶人的道理吧,要知道此刻外面还下着大雨呢。

  还有一点。

  出尘子说话时目光闪躲,不时又往木盒上瞟一眼。

  那副样子,恐慌中带着惊疑,怎么看都像是在害怕。

  “观主,你有难言之隐?”

  张恒试探着问道。

  “没有,怎么会呢?”

  出尘子当即否认。

  张恒还是觉得不对,质疑道:“可我看你的样子,明明是听过青云岳绮这个名字,不然不会反应这么大,你却说不认识,不太合理。”

  “老兄,这世上不合理的事情太多了,你又见过多少。”出尘子一着急,直接来了个老兄,随后感觉说错了话,连忙又开口道:“道友,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就不留你了,你快快下山走吧。”

  前后不过几句话的功夫,直接开始了赶人。

  张恒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于是沉声道:“道兄,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真不走?”

  出尘子问道。

  “真不走。”

  张恒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我就告诉你吧。”

  出尘子叹息一声:“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听完之后带着这东西有多远走多远,千万别留在天京地界。”

  张恒听的眉头一挑。

  只是他沉得住气,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示意出尘子可以说了。

  “你猜的没错,这个叫青云岳绮的人是我青云观的祖师。”

  出尘子第一句话,便证实了张恒的猜想。

  “那是康熙年间。”

  “康熙年间?”

  “是啊,康熙年间。”

  出尘子叹息道:“康熙年间,我的太师祖出门游历,在外面捡到了一个婴儿,因为在她身上发现了一张写着岳字的纸条,于是便给她取名为岳绮,并将她收养在了道观内,悉心教导,而这个弃婴,便是我的师叔祖岳绮。”

  “我这位师叔祖呢,自幼聪明过人,任何道法在她手中一学就会,一会就精,真乃我青云观五百年不遇之弟子。”

  “只可惜,她的聪明才智没有用在正道上,反而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痴迷于旁门左道之术,妄图从中悟出长生不死的法门,最终被逐出师门。”

  “谁成想,被逐出师门之后,她反而变本加厉,再无收敛,真的练成了邪术。”

  张恒迟疑道:“是什么样的邪术?”

  出尘子看了看张恒,回答道:“是一种将自己变得半人半鬼,可以吸取其他人灵魂让自己长生,并且能和鬼一样,肆意夺取他人肉身的邪术。”

  说完,出尘子又向张恒问道:“是不是很熟悉?”

  张恒没说话。

  因为在他们茅山祖师中,就有一位这样的祖师。

  只不过和岳绮走的鬼道不同,那位出身赶尸派的祖师在寿元将尽之即,将自己练成了一具拥有自我意识的活僵,企图长生不死。

  可惜,事情终有败露的一天。

  那位祖师虽然练成了活僵之身,却没有办法祛除僵尸对鲜血的渴望。

  一开始还好,只是动物之血。

  但是很快,他就不再满足于动物,将目标选在了人身上。

  那是一场浩劫。

  那位祖师修为高深,为茅山宿老。

  成为活僵之后更是僵中王者,一场大战下来茅山诸脉损失惨重,就连崇禧万寿宫都被摧毁了。

  最后要不是请出了镇派法器,太乙拂尘,恐怕还不一定能降服的住他。

  “我那位师叔祖的长生术,走的是鬼道长生之法,需要用到很多,很多的灵魂。”

  “于是她开始滥杀无辜,造成了无边血雨。”

  “但是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她的存在已经引起了民间的恐慌,我青云门也查到了她身上。”

  “于是在百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的师祖,也就是岳绮的师兄亲自出马,率领众长老合力设下法阵,将其封印在了文县内的一座枯井中,这一晃就是一百年过去了。”

  张恒有些不解:“那不没事了,你还害怕什么?”

  出尘子苦笑道:“没事就好了,前段时间师祖突然给我托梦,说当年他设下的法阵已经被人破坏,我的那位师叔祖已经逃出来了。”

  “嗯!”

  张恒心中一震:“你确定?”

  “确定。”

  出尘子哭丧着脸:“我那位师叔祖半人半鬼,乃是掌握了左道长生之术的异类,百年时光对我们来说是沧海桑田,对她而言却不过是弹指一挥,我已经去当年的那座枯井看过了,真的没了。”

  “难怪啊,难怪!”

  张恒眯着眼睛:“难怪我进入天京地界,就有一种心神不宁之感,原来问题出在这东西身上。”

  张恒的目光看向木盒,准确的说,是看向木盒内的金刀剪。

  金刀剪是岳绮的法器。

  现在主人脱困了,又离得这么近,想来岳绮已经感应到它了吧。

  “你既然知道她脱困了,为什么不去收了她?”

  张恒又向出尘子问道。

  “收?”

  出尘子双手一摊:“百年前那一场大战下来,我青云观损失惨重,就连师祖也很快坐化了。”

  “传到我这代,观中已是大猫小猫三两只,别看我是个掌教真人,其实我连我师祖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没有,至今还没到筑基境,我拿什么去收她?”

  说着,出尘子拉过张恒,小声道:“我那师叔祖放在当下,就算不是天下第一,恐怕也是前十的存在。”

  “当年一战,我青云观底蕴尽出,不到筑基境,甚至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饶是如此,也只有我重伤的祖师和寥寥几位长老回来,其他人都战死了。”

  嘶!!

  张恒倒吸了一口气。

  青云观怎么说也是青史留名的门派,为了镇压岳绮居然搞得整个门派一蹶不振,那老妖婆的实力强的有点过分啊。

  现在那老妖婆脱困了,自己拿了她的法器,这要是被找上门来,岂不是死路一条。

  “现在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

  出尘子劝谏道:“你赶快拿着法器走吧,如果她找到你,你就把法器交给她,兴许还能换一条活命,你要是把法器留在我这,她找到你,你拿不出东西来,以她的性格绝对会杀了你。”

  “那你这”

  “我这没事。”

  出尘子解释道:“我师叔祖自幼在道观中长大,对青云观还是有感情的。”

  “只要我不和她作对,她不会拿我怎么样,不然她早就来了,你说对不对。”

  “只是我护不住你,如果让你留在道观内反而是害你性命,你现在应该有多远走多远,只要让她感应不到你,你就安全了。”

  张恒眉头微皱。

  照这么说,别说出尘子了,恐怕就是他的师父徐真人在这,也不是岳绮的对手啊。

  罢罢罢.
  张恒深吸一口气,对着出尘子稽首道:“出尘子道长,青山不改,就此别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