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别怪族长心狠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53章 别怪族长心狠

  “张振虎亲启。”

  “毫无疑问,有些人错误的估算了形式,认为我们会向他们妥协。”

  “我认为有必要让这些人明白,命运掌握在我们手中,而不是他们,这种错误思想,决不能在他们的脑海中生根发芽。”

  “我不知道此刻阳江的情形,但我愿意给你见机行事的权利,相信你会很好的处理掉这件事,不会让我失望.张恒留。”

  看着写在纸上的字迹。

  张恒深吸一口气。

  他一直很清楚,张振虎是个内心激进,做事不择手段的人。

  他的内心深处藏着一只猛虎,同样,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也成不了商行的镖头,未来的宝瓶山之主,这也正是张恒重用他的原因。

  所以他很清楚,接到这封电报的张振虎会做什么。

  他会觉得自己得到了支持,得到了认可。

  张振虎是一个信奉武力解决问题的人,有这种支持和认可之后,他会做的比他预想的更激进。

  他会带兵闯入那些士绅家中,砸开他们的粮仓,用极低的价格买走他们的粮食。

  甚至在必要时,他会杀鸡儆猴,让人知道张家不是好惹的,更惹不得。

  而这,正是张恒想做,又不能做的。

  同样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

  随着民团的逐步发展,武装力量的日益壮大。

  张恒身边现在有两派人,一派是文官派,以张振天为首,负责后勤运作与资产管理。

  另一派,则是张振虎这些握着枪杆子的武官派。

  张振虎少年时期就去了县城,在县城闯出了一片天际,是很多张家年轻人心中的榜样。

  后来,张恒让他负责民团,又一定程度上的增强了他的威望。

  如今以民团为骨干,演化出了一团,二团,还有三团。

  可核心依然是老民团这帮人,所以在无形之中,张振虎的势头更盛了。

  张恒虽然知道,张振虎对他挺忠心的,但是有些事不能不防。

  让张振虎去对付这些士绅,做这个恶人,就是为了断绝他日后可能有的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张恒很信奉一句话,给人只七分,三分留自身。

  他永远不会完全的,百分百的信任一个人。

  所以不只是张振虎,张振天,张大胆,张牧之,大奎,小奎兄弟,他也有各自的后手安排。

  只不过,张振虎是第一个受到钳制的而已。

  “虎子,其实我知道,你想当旅长,管着三个团的人,而不是一团团长。”

  “我还知道,你看不上小奎那孩子,认为他资历不够,没资格成为三团团长,和你平起平坐。”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可我不能满足你啊!”

  “同甘苦容易,共富贵很难,我让你事事如意,其实是害你,是要你的命。”

  “反倒像这样,该做事做事,该背锅背锅,你才能像不倒翁一样,与我荣辱与共,希望你能想明白这个道理,不然.”

  张恒语气幽幽:“真有那么一天,你可别怪族长心狠,要知道,我,是张家的全部未来。”

  念叨完,张恒拿起第二电报。

  第二封电报是张振天发来的,上面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全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比如前天族里算账,有七块大洋的开支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群人算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算错了。

  昨天工厂施工,有个工人抡锤子砸到了脚,请了三天病假。

  今天早上有族人调侃别人媳妇,被对方听到了双方打了一架,鼻子都打坏了。

  还有中午拉来的木头规格不够,不能当大梁和柱子用,只能做边角料。

  总之,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

  张恒看的津津有味。

  傍晚
  天京南城,枫树林。

  北春园戏台。

  “好!”

  树林内搭着戏台,叫好声不绝于耳。

  张恒拄着竹仗,坐在树下闭目养神,与周身狂热的戏迷们格格不入。

  “好,看赏!”

  每有一段精彩戏份,众人便会将赏钱投上戏台。

  看众人那副狂热的样子,跟现代人追星没有区别,甚至犹有过之。

  “谢谢,谢谢大家。”

  曲有终散时。

  晚上九点多,戏子们纷纷登台拜谢。

  众人依依不舍的分别,三五一行,讨论着刚才的表演片段,说到精彩之处,直说的吐沫横飞。

  又是半小时。

  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张恒缓缓睁开双目,低语道:“去吧.”

  嗖!!

  纸人从张恒的袖口飞出,直奔后台而去。

  张恒没有跟随,因为这些唱戏的人,都是楚美人的兄弟姐妹,除非它疯了,不然不会胡来。

  “楚楚,楚楚真的是你啊!”

  很快,戏台后面便传来了哭声:“当年你不辞而别,我们找了你好久,还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了。”

  “师父和大家都还好吧?”

  “好,都好着呢,只是师父的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如从前了。”

  听着里面的窃窃私语声,张恒闭上眼睛再次开始打坐。

  不知道过了多久,本该摘下灯笼闭场的戏台,突然又传来了戏腔声。

  此声柔美动人,光是声音便让人想入非非。

  张恒盘坐在树下,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

  入眼,一名穿着深蓝色戏服的清秀美人,正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着《帝女花》。

  歌词大意:“借一杯附荐凤台上,帝女花带泪上香,愿丧身回谢爹娘,带泪,带泪,暗悲伤。’

  这是张恒第一次见到楚美人的真面目。

  很美
  一小时后。

  戏院外。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

  “他们需要的不是真相。”

  “也对.”

  月色下,张恒拄着竹仗缓步前行,走了十几步后脚步微顿,又道:“那你也不该骗他们,说你再给阳江县的张大帅当小老婆,还把我的银票发给大家。”

  “没有下次了。”

  沉默
  张恒突然有些伤感,叹息道:“从长白山回来路过天京,还可以再来看看。”

  “再怎么看我也是鬼,不是人,刚才好担心吓到他们。”

  嘭!!

  纸人炸开化为厉鬼。

  楚美人长发遮面,黑色指甲掀开头发,露出惨白的脸,没有瞳孔的白色双眼:“就像这样!”

  看着眼前的恐怖面容。

  张恒许久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才默默点头:“了然.”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