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希望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44章 希望
  张恒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山东巡抚李秉衡,率领数万官兵围剿大罗道。

  马良集内枪声如雨,炮声如雷。

  大罗道道主与诸位法王,率领信众奋力抵抗,最终犹如时代下的一朵浪花,没能抵住时代洪流。

  就连大罗道镇派之宝铜甲尸,也在几百门红衣大炮的连续轰击下炸成粉末。

  不关你是善男信女,修出法力的左道之士,又或者统领千人的大罗法王,胸口挨上一枪依然会死。

  张恒忍不住想到了周星星的一部电影《国产007》。

  那部电影中有个片段,周星星是个囚犯,身边还有一帮要执行枪决的死囚。

  其中有一人会轻功,行刑前一声大喝,一跃十米高,左脚踩右脚就飞走了,最终.被火箭筒打了下来。

  “时代变了,修道死路一条。”

  刘大烟锅摇头晃脑的说道。

  “修道死路一条。”

  纸人张也跟着说道。

  说完,众人纷纷看向张恒。

  张恒没答话。

  他有签到系统,今年签到个民国位面,明年就不能签到个宋朝位面?
  刘伯温斩龙也就是元末明初的事,去一个更早的,没被封禁的道法世界总该长生有望了吧。

  烟锅刘,纸人张,他们的路已走到尽头。

  甚至眼下这个世界的修道者,也因为灵气消散,路途已尽,不得长生。

  张恒不一样,他有签到系统,是带着希望的小燕,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

  他修道有成,活个一百一二轻轻松松,哪怕等个五十年,一百年也未必就等不起。

  一月一次月签,一年一次年签。

  他就不信自己脸有那么黑,几十上百次下来,签不来一个比民国层次更高的灵气位面。

  “吃饭,吃饭。”

  众人不再多说什么。

  他们年轻时,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只当张恒还年轻,等到像他们这个岁数了就什么都懂了。

  什么道法啊,修行啊。

  都是狗屁,今朝有酒今朝醉才是真的,今天喝二两,明天喝半斤,这才叫日子。

  道不同,不相为谋。

  张恒也看出了几人的想法,于是不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吃着火锅,唱着歌。

  稍许,众人回到各自帐篷倒头睡去,毕竟晚上还有正事要做。

  张恒没有睡。

  他到底年轻,一两天不睡没什么影响,于是叫来了张振虎。

  “备车,我要回一趟镇上,准备些东西。”

  张恒看了眼远处的水潭,决定返回镇上将自己往房间里一锁,返回现实一趟,再准备点干货。

  夜晚
  时间一晃又到了晚上。

  众人站在法坛之后,看了看登坛做法的朱三太姑,又看了看天色,嘀咕道:“今晚群星暗淡,月亮格外的圆,不是好兆头啊。”

  太阳为阳,月亮为阴。

  月亮圆润明亮,阴气也会比平时重,水底那位恐怕要按耐不住想出来活动活动了。

  “今晚这关不好过。”

  刘大烟锅一开口,众人便静了下来。

  毕竟人家当年可是筑基修士,而且出身大罗道,走南闯北,说出的话很有分量。

  “要不要我派纸人下去,先稳一稳它。”

  纸人张开口了。

  他的纸人能通阴阳,在鬼物眼中也算半个自己人。

  楚美人虽然化身成了厉鬼,但是它成为厉鬼的方式比较偶然,不是正统鬼修出身,应该看不破纸人的伪装。

  “稳一稳也好。”

  刘大烟锅抽着旱烟:“今天三太姑的状态明显不如昨日,我们能看出来,那东西也能看出来,一旦动手,我们很难摆平它,所以能不交手是最好的,真要交手,也要留到最后两日。”

  张恒曾说过,他派人去任家镇请高手去了,需要五天时间。

  前三天好说,后两天,那东西恐怕也没了耐心,一定会强行冲阵。

  到时候,少不了一番刀光剑影,有力气还是留在那时再用吧。

  嗖!!

  纸人张掐诀念咒,衣服下爬出了一张巴掌大的纸人。

  这纸人看上去洁白如玉,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入水后一转眼就不见了。

  “水潭下阴气极重,隐约间能看到一座戏院,戏院内拘禁着不少亡魂,看上去都是被它抓去听戏的。”

  纸人张盘坐在地。好似能跟纸人共享视线,诉说着水下的奥秘。

  “戏院?”张恒面色沉重:“这是要演化出鬼域了,幸好我们没有贸然下水,不然在水下它的道行还要再添几分。”

  张恒这边刚说完。

  纸人张突然怪叫一声:“啊,我的纸人!”

  噗!!

  一口血吐了出来,王瞎子正要去搀扶纸人张,直接被他吐了一脸。

  “纸人张,纸人张!”

  连喊几声,纸人张也没有回应。

  众人赶忙上前查看,半响后面面相视:“死了!”

  咕噜噜.
  伴随着气泡,一张脑袋被咬掉的纸人浮了上来。

  看纸人身上的衣服线条,分明与纸人张一般无二。

  “小心!”

  朱三太姑一声惊喝,将众人的心神从纸人张身上唤了回来。

  入眼。

  潭水向外翻滚,一名长发遮面,穿着深蓝色戏袍的女人从水中站了起来。

  “去!”

  朱三太姑不愧是老江湖,见了楚美人毫不慌乱,手中一指,挂在孔明灯上的金剪刀便自动脱落,呼啸而来。

  楚美人双手挥舞袖袍,长袍向金剪刀卷去。

  张恒认得这招,前夜钱水用桃木剑斩下,楚美人用的便是袖袍去卷,一卷之下桃木剑直接被卷走了,这招好似能收人法器。

  唰!
  不等张恒开口提醒,金剪刀便冲入了楚美人的袖口。

  下一秒,伴随着‘噗呲’一声,楚美人的袖口直接被戳出了一个大洞,金剪刀直奔其面门而去。

  叮!!

  楚美人伸手去拦。

  指甲与金剪刀碰撞在一起,下一刻便右手一抖,宛如触电一样的弹开了,并没有像镔铁斩妖剑一样,捏在手中直接被融掉。

  “好宝贝啊!”

  众人都是识货之人,一见之下便知道这把剪刀不一般,放到小门小派之中足以成为镇观之宝。。

  一名筑基道士,如果有成体系的功法传承,再加上一件这个级别的宝物,都可以开山立派自己当祖师爷了。

  远了不说,三五宫阁,六七门人,八九道童,再买一座小山,立个招牌,找个大门派挂靠一下,一辈子的饭碗就砸实了。

  “三太姑不愧是老前辈,手里有货啊。”

  张恒对三太姑的金剪刀赞叹有加。

  虽说徐真人的道观内也有镇观之宝,从茅山上带下来的五色五方旗,不过那杆旗的针对性太强,没什么杀伤力,还是三太姑的金刀剪看着霸气些。

  更何况,徐真人才到中年,张恒想等他百年,从他手上传承到五色五方旗有的等了。

  嗖!!

  朱三太姑站在法坛上比比划划,金刀剪在她的操控下上下翻飞,很快就与楚美人交手十几个回合。

  就在众人想着,楚美人在三太姑身上占不到多大便宜时,只见它突然张口,对着飞来的金刀剪就是一口黑血喷了出去。

  滋滋滋.
  被黑血一喷,金刀剪上冒气黑烟,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同一时间。

  法器被污,法坛上的朱三太姑也是口喷鲜血,身子一歪,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一头从法坛上栽了下去。

  “三太姑!”

  刘大烟锅大惊失色,根本没想到站在上风的朱三太姑,会在转瞬间被楚美人破了法器。

  这下,再想支援已经来不及了,看着出现在岸边的楚美人,只能怒吼一声,抄起烟袋锅便冲了上去。

  “瞎子助我!”

  刘大烟锅瘸着条腿,左手拄拐,右手挥舞烟锅与楚美人斗在一处。

  王瞎子眼虽瞎,心不瞎,凭借着一颗慧心和逆风闻三里的鼻子,闪躲腾挪间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灵巧。

  “三太姑,你没事吧?”

  趁着二人与楚美人争斗,张恒赶紧将三太姑扶了起来。

  “我老了,又被那畜生破了法器,恐怕是不行了。”

  三太姑面如金纸,死死攥着张恒的手:“我有件事求你,我家在长白山下的树容村,如果有机会,劳请你将我的骨灰送回去。”

  张恒扭头看了眼楚美人,点头道:“您是出马先锋,萨满大将,今日又因我而死,我向你保证,只要我今日不死,他日一定会将你的骨灰带回长白山。”

  听到这话,朱三太姑露出笑容,强撑着开口道:“金刀,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