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烟锅的秘密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43章 大烟锅的秘密
  呜呜呜.
  夜晚,狂风阵阵。

  张恒盘坐在法坛后面,身边还坐着王瞎子,纸人张,烟锅刘三人。

  抬眼看去。

  潭水漆黑如墨,在风的吹动下荡起波纹。

  法坛上,朱三太姑念念有词,孔明灯下悬挂的金剪刀也是金光闪闪。

  “应该能行,朱三太姑虽然年老,受她供奉的那位白仙却是不弱。”

  “有那位白仙护持,再加上这把堪称异宝的金剪刀,那东西想冲出来也不容易。”

  说话的是刘大烟锅。

  他好似在宽慰自己,又好似在劝慰众人。

  听到他的话,大家的内心平静少许,静静的看着水面。

  “来了!”

  潭水中突然涌出一朵浪花,一名蓝衣女子钻出水面。

  下一秒,金剪刀上光芒乍现,好似只要楚美人敢飞出来,金剪刀便会给它迎头痛击。

  噗通.
  楚美人没有冲出来,它看了看岸上的朱三太姑,又看了看笼罩在水潭上空的彩旗和金剪,一低头又钻进了水里。

  呼.
  看到楚美人消失了,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唯有法坛上的朱三太姑面露凝色,因为她的情况她自己知道。

  她实在是太老了,今天楚美人要是想硬碰硬的冲出来,她憋着一口气还能跟它斗一斗。

  如果能将它击伤,不但今天,就连明天也能无忧。

  可惜它没有上当,而是选择了避其锋芒。

  正所谓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

  等到明天夜里,朱三太姑自问自己的精神状态恐怕会比今天差很多,到时候再跟它斗就很难说了。

  “今天算是熬过去了。”

  一直到天亮,楚美人都没有再次出来。

  看着东方泛白的天际线,众人将朱三太姑搀扶起来,给她喂了点瘦肉粥。

  “老了,不中用了。”

  在众人的搀扶下朱三太姑摇头叹息,好似在叹天不假年:“昨夜只是坐了一夜,双腿就没了知觉,这要是早二十年.”

  “老姐姐,这才是第一夜,明晚”

  刘大烟锅欲言又止。

  “我还撑得住。”

  朱三太姑面色和蔼:“如果明晚有变,诸位还要给我帮帮手才是。”

  “这是自然。”

  众人纷纷点头。

  天一亮,诸邪退避便没有事了。

  张恒叫人给孔明灯添上灯油,检查灯笼纸有没有破损。

  另一边,又让一团的人在后山处扎营,生火做饭,以方便四位奇人休整。

  洗一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

  此时天已经大亮,张恒将众人召集起来,围着火锅吃着涮肉,言语道:“昨夜楚美人冒了个头便退去了,明晚再想逼退它,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三太姑要是撑不住,不是还有我们这帮老骨头吗。”

  王瞎子摸着胡须:“今天白天,我便围着水潭将梅花易数中的阴阳颠倒迷魂阵建起来,我这阵法大不简单,人鬼妖神入阵既迷,就是鬼魅也无法逃脱,我料那姓楚的定不识此阵,我努努力,争取骗它个一两夜。”

  刘大烟锅闻声露出喜色:“瞎子,你还真有本事,这么厉害的阵法你是从哪学来的。”

  王瞎子叹息道:“我与人下墓,被此阵困了八十三天,不过也因祸得福,从墓中带出了这身本事。”

  额.
  张恒了然。

  他说怎么没听过直断门,还以为是小门小派,不出名。

  现在看,这直断门恐怕早就没了,王瞎子下的墓便是这直断门某位祖师的吧。

  “八十三天,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纸人张奇怪的问道。

  “当时.”

  王瞎子沉默少许:“我们下去了三个人。”

  呕.
  说完,闻到火锅的肉香味便干呕了起来。

  纸人张的脸色更白了,艰难的问道:“还有一个呢?”

  王瞎子擦了擦嘴,没有应声。

  众人不再言语。

  王瞎子却好似打开了话匣,又道:“我也遭了报应了。”说完取下墨镜,露出两个恐怖的眼洞:“跟我下墓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有点家势,后来我一直被人追杀,这双眼睛也在半路丢了。”

  烟锅刘有感而发:“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王瞎子沉默不语。

  如果有的选,他真想回到当年和二人一起饿死,而不是苟活。

  起码这样不会让他颠沛流离,在外漂泊半生,老无所依。

  “我比你幸运些。”

  或许是自知命不久矣,又或许觉得自己挨不过眼下这关,纸人张也开口了:“我年少时有奇遇,在一山洞中找到了一本秘法书籍。”

  “我将其奉为至宝,幻想过功成名就,幻想过富甲一方。”

  “到头来,我又回到了镇上,接手了扎纸铺,带着这一身五劳七伤,娶了一个我娘想我娶的女人。”

  “我本不该知足,可我知足了。”

  “除了这身左道之术,我身上没一样能让人看过眼的,又哪里会有功成名就,富甲一方?”

  伴随着自嘲的轻笑声,众人的目光看向朱三太姑。

  朱三太姑一直乐呵呵的,是个看起来很暖人的老太太,笑起来很慈祥:“我生于长白山下,祖上几代都是出马弟子。”

  “小时候听人说,关内是佛道两家的地盘,没有我萨满教的容身之地。”

  “我不信,心气也高,于是就出关了。”

  “这一晃五十年过去了,我去过很多地方,六十岁后什么都看淡了,就留在了东岭河,盖了个小庙,也算有了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张恒静静的听着,发现都是有故事的人。

  他忍不住将目光看向刘大烟锅,他相信刘大烟锅也有故事,而且他的故事一定比其他人更动听。

  “我的故事其实不好听。”

  “我是白莲分支,大罗道出身,最辉煌的时候当过左路法王。”

  “后面你们也知道,兜兜转转,我们这些人成了牺牲品,最后在马良集被东山巡抚李秉衡所破,我侥幸没死,不过也成了这样。”

  刘大烟锅拍了拍自己的断腿。

  “大罗道的事我听说过,你既然是左路法王,那你的修为.”

  朱三太姑欲言又止。

  “筑基境。”

  刘大烟锅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我那时初入筑基,在大罗道内也声势不小,自己也有些飘飘然。”

  “只可惜,此时再也不是唐宋时期了,就连我大罗道镇派之宝铜甲尸,也扛不住几百门红衣大炮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