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朱三太姑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42章 朱三太姑
  经过一番攀谈。

  张恒对瞎、老、病、残,有了一些了解。

  首先是王瞎子,他出自直断门,有练气后期的修为,会梅花易数,还会一些阵法。

  往后,东岭河庙祝朱三姑太,则是长白山出马弟子。

  奉的是白仙,也就是刺猬。

  那刺猬有五百年道行,不过这种灵仙的道行听听也就行了,人为万物之长,人修一年能抵动物十年。

  朱三太姑能借来白仙的力量,只是这种借用不长久,毕竟力量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

  一直咳嗽的纸人张,则是旁门左道之扎纸术的传人。

  修为在练气中期,和钱水相当。

  他的纸人身坚似铁,刀枪难入,能伤害到妖魔鬼怪。

  自己却没什么防身手段,而且用精血喂养纸人,看上去病怏怏的,三十多岁,身上的气血还不如五六十岁的人充足,估计也没几年好活了。

  最后的刘大烟锅,这人张恒有点看不懂。

  他从外形来看是个瘸腿乞丐,手上拿着个大烟锅,没事就抽两口。

  但是张恒看他不像乞丐,举手投足间气势十足,只有当惯了人上人的人才能养出这样的气势来。

  修为也是众人中最高的,练气圆满,要知道这年月可不好修行,练气圆满的散修可谓凤毛麟角。

  毕竟,茅山这样的三山符箓宗门,筑基修士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人。

  往下一分,符箓,请神,炼丹,赶尸,星象占卜,风水相术,每一脉也就三五位筑基修士,其中有一部分还是留守宗门的茅山宿老。

  所以在散人修士之中,练气圆满已经很了不起了。

  散人修到练气圆满,比茅山出一位筑基真人还难,茅山再什么说也有洞天福地撑着,散人有什么。

  “厉鬼!”

  纸人张一脸病态,一句话说完就拿手绢去捂嘴,很快众人鼻间便闻到了血腥味。

  “咳咳咳”

  咳嗽几下,纸人张收回手绢,对上面的血迹毫不在意:“厉鬼可不好对付,我早些年走南闯北,也与那东西打过交道,侥幸逃了性命,以我们几人的实力.”

  张恒打断道:“不用对付,能拖下去就行,我已经派人去任家镇请我师叔了,我师叔是茅山符箓派真传弟子林凤娇,快的话五天便到。”

  钱真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为保险起见,张恒又想到了任家镇的九叔,于是派人开车火速去请。

  “五天可不好拖。”

  朱三太姑也开口了:“我有一门金剪法,如果能找到那东西的尸骨所在,或许能拖一两天,再多我就无能无力了。”

  “我有梅花易数,如果能围绕水潭摆开法阵,应该也能拖个一两天。”王瞎子也跟着开口。

  两天加两天就是四天。

  只是四天不保险啊,张恒于是将目光看向刘大烟锅和纸人张。

  “不用看我,让我和那东西死斗行,摆迷踪阵拖延时间就太为难我了。”

  刘大烟锅直接摇头。

  看样子,他修炼的方向侧重于杀伐,对其他类别不是很擅长。

  “我或许能跟它谈谈。”

  看到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纸人张语出惊人。

  “谈谈?”

  张恒有些发蒙:“你跟它有旧?”

  “那哪能啊,我都不认识它。”

  纸人张解释道:“我可以分神到我的纸人上,纸人属阴,到时候我在它眼中也算半个同类,如果谈的好的话,或许能稳住它几天。”

  众人惊异不已,看纸人张的脸色有些玩味。

  纸人张剧烈咳嗽几声,摆手道:“我的纸人,都是由我的精血养成,与我性命相连,如果纸人被毁,我也会减去十年阳寿,所以.”

  张恒最烦别人打哑谜,催促道:“你接着说。”

  纸人张一边咳嗽一边说道:“我当年得到秘术时,仗着年轻,肆意妄为,没少干糊涂事。”

  “到现在,我已经没几年好活了,早几天,晚几天,其实也不打紧,不过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要养,所以嘛”

  张恒秒懂,这是要加钱。

  加钱简单,张恒有的是钱,直言道:“你要多少?”

  “金条四根,大洋一千。”

  纸人张的脸上难得的多了一丝红润:“这是我的买命钱,只要你肯给,这件事上我愿意定出十二分力,当然,结果如何我不敢说,毕竟厉鬼这东西不是开玩笑的,但是我保证让你物超所值。”

  “钱钱钱,命相连。”

  看到纸人张这样的旁门术士,在生命尽头还不忘给妻儿留下一笔安家费,张恒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好,我答应你了,这件事不管成不成,这笔钱我都会如数奉上,甚至你妻儿要是愿意,我还可以将他们接到大沟镇来,庇护他们。”

  纸人张没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接下来,众人开始行动。

  首先是寻找楚美人的抛尸地,那是后山处的一处水潭,并不难找。

  只是水潭看起来很大,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按照村民的说法最深的地方有七八米深,这么大的地方,也不知道朱三太姑的金剪法能不能奏效。

  “没问题,只需要一盏孔明灯,将我的金剪刀吊在正对着湖中心的空中,等我施法之后,那东西短时间内就冲不出来了。”

  朱三太姑信心满满。

  “好,你立刻去准备,我们时间不多,不能浪费。”张恒点了点头。

  很快,朱三太姑开始了行动。

  一盏两米高,跟热气球一样的孔明灯,出现在了水潭中央。

  下面吊着一把金色剪刀,此外孔明灯四周还拴着七条彩绳,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以孔明灯为中心,一直延伸到四周岸上。

  远远看去,孔明灯和彩旗,将整个水潭都封锁了起来。

  呼!!

  水潭内吹起一阵黑风。

  肉眼可见之间,金剪刀闪烁两下,黑风也随之一分为二,消散无形。

  “成了!”

  朱三太姑笑容满面:“请在岸边为我搭建一座法坛,这两日我会在法坛上日夜加持神咒。”

  “没问题。”

  张恒一边答应下来,一边看了眼水潭中央的金剪刀。

  这玩意看上去金光闪闪,不似俗物,也不知道这宝贝朱三太姑是从哪弄来的。

  稍许。

  法坛搭建好了,朱三太姑坐在法坛中间念念有词。

  众人以法眼看去,看到的不是朱三太姑,而是一只半人高,宝相庄严,手捏莲花法印,坐在法坛上的刺猬。

  看到这一幕,张恒满心稀奇,忍不住乱想起来。

  刺猬有五根爪子,能捏法印,蛇没有爪子,如果朱三太姑供奉的是蛇仙该怎么办?
  好似察觉到了他的想法。

  刺猬扭头瞪了他一眼,好似在说:“要你管?”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