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楚美人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39章 楚美人

  300士兵淋了一身的朱砂水。

  手持朱红大网,围成一圈,圈内站着一千多村民。

  其外。

  张恒设起法坛,三十六根巨木朝天,上面挂着三丈法幡。

  符令。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钱水师兄,你受点累,将鸡血混着朱砂,拿毛笔沾一沾,在每人的眉心上都点一下,点燃大家的阳火。”

  张恒向钱水吩咐着。

  “没问题。”

  钱水抱着鸡血坛去了。

  等到钱水走后,张大胆有些忧心的说道:“师兄,我们这么大的阵仗,那东西不会被吓得不敢来了吧?”

  “你傻啊,它不来不是更好。”

  别人不知道,张恒还能不知道吗。

  眼下的阵仗看着很大,其实都是唬人的,中看不中用。

  要是徐真人或者钱真人在这,拿着把桃木剑就去了,哪用这样费事。

  他们道行不够,才整的这么花里花哨,一会斗起来,这些东西能发挥几成功效都不好说。

  毕竟,东西再好也要看是谁用,不是把医生的药箱给你,你就是大夫了。

  “师弟,你听”

  两小时后。

  时间来到凌晨。

  钱水拉了拉张恒的衣袖,做出了聆听的动作。

  张恒有样学样,只听好似在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唱戏,只是戏声太远了不仔细听根本听不真切。

  “是她,是她的声音。”

  人群中传来骚动,出声的是个青年人。

  张恒抬头看去,发现此人很快就被李村长给按回去了,看样子这人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李句。

  “师兄?”

  张大胆看向张恒。

  张恒微微摇头,轻声道:“敌不动,我不动。”

  哪怕声势浩大,能准备的都准备了,但是效果如何并不好说。

  双方按兵不动,这样拖下去是最好的。

  只是从远处的唱戏声来看,别说明天,恐怕今晚都拖不过去。

  “师兄,声音怎么越唱越大,越唱越凄厉了?”

  张大胆咽着口水。

  如果说刚才的戏声在几里外,必须仔细听才能听到一些,现在嘛,戏声便只有几百米了。

  不用仔细听,戏声就能入耳,想听不到都不行。

  “师兄,唱的是什么啊?”

  张大胆忍不住向张恒问去。

  张恒也不知道,不过钱水好似知道一些,小声道:“好像是《柳毅传书》中的花好月圆。”

  “讲的是什么?”张大胆再问。

  钱水努力回忆着:“你的爱重情专,我的情爱不变。”顿了顿:“夫妻恩爱万万年。”

  咕!
  张大胆咽了口吐沫。

  楚美人是被他丈夫召集乡里,以偷人的罪名活活打死的。

  死后还不得安宁,被村里人认为是道德败坏,不让她葬入坟岗,而是沉入猪笼内丢进了后山水潭。

  这样的死法,配着夫妻恩爱万万年的戏腔,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梆.
  突然传来一声梆子声。

  下一秒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大风吹的幡旗摇摇晃晃,吹的众人跌跌撞撞,吹的法坛吱吱作响,吹的冥纸上下翻飞。

  稍许之后。

  狂风突然停下,众人赶紧定睛看去。

  入眼,二百米外站着一名穿着深蓝色宽大戏袍,右手微抬,用袖子遮着面容的女人。

  梆.
  又是一声梆子。

  女人瞬间消失不见,出现在了一百五十米的位置上。

  它微微弯腰,弓着身子,抬着双手,两只袖口对在一起,偏偏又留有一道缝隙,好似正在透过这条缝隙看着众人。

  绑.
  第三声梆子响起。

  女人已经出现在一百米处。

  它长袖善舞,咿咿呀呀的唱道:“感君爱恋,夫妻恩情永相连,感你待奴心一片,心爱娇贤良善”

  戏腔高低起伏,音调刺耳凄凉。

  时似低吼,时似怨咒,听不出一丝情感,只有无边恐怖袭来。

  “师兄。”

  张大胆站在张恒身边,哆哆嗦嗦的说道:“它好嚣张啊,分明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啊!”

  张恒缩了下脖子。

  不过气势不能丢,看着前一刻在地上起舞,下一刻在树上唱戏,随后又出现在山岗上咿咿呀呀的楚美人,沉声道:“就你会唱,我们没嘴吗?”

  说完,看向身后的一众兵丁命令道:“把我教你们的军歌唱出来,旗正萧萧,马正飘飘,唱!”

  “旗正萧萧,马正飘飘,好男儿国报在今朝.”

  士兵们放声高歌,一时间漫山遍野都响起了军歌声,楚美人的戏腔也被压了下去。

  “此身如在龙宫殿,与龙君欢宴饮琼筵,宫主深情将酒献,此情此景,历历朝朝在目前”

  随着军歌响起,楚人美的戏声也越发宏大,刺耳。

  一开始还只是一个人的声音,唱到后面,漫山遍野都有嬉笑声,陪唱声,哭嚎声传来,一听之下仿佛有千百人。

  一时间,各种声音压向军阵,军歌与戏腔交织在一处。

  张恒向士兵们看去。

  入眼。

  士兵们一个个面带惧色,说到底,除了枪毙了几个土匪以外,大多数的士兵并没有见过血,更不是什么百战之师。

  一见楚美人,气势便落了三分。

  几番争斗下来,军歌很快便遭受压制,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军阵都压不住,这东西好凶啊!”

  钱水已经彻底慌了:“师弟,这东西一开腔群鬼响应,我师父在这尚要敬它三分,你跟我恐怕是不行的。”

  “不行?”

  张恒一把将钱水抓过来:“现在说不行,你不觉得晚了点?”

  钱水也很无奈,他没想到楚美人这么凶啊,连道:“师弟,快想个办法吧,我们恐怕镇不住它。”

  “幸好我也不是毫无准备。”

  张恒松开钱水,伸手向躲在里面的李句一指:“将他抓出来。”

  “张家族长,不要啊,我就这一个儿子啊!”

  李村长连哭带嚎,想要上前阻拦。

  “去你的。”

  当兵的可不管这些,举起枪托,一把将李村长砸倒在地,拖着李句来到坛前。

  说来也怪,李句一出现,周围的戏腔戛然而止。

  就连唱戏的楚美人,不知何时也闭嘴了,趴在一棵大树后面,只露着半张脸看着这边。

  “有戏!”

  张恒一看有用,一把抽出张振虎腰间的盒子枪,枪口抵在了李句的脑袋上:“李句,你为了荣华富贵,诬陷妻子与人通坚,道德败坏,丧尽天良。”

  说完,张恒看向不远处,站在大树后的楚美人,大声道:“我现在以大沟镇乡公所的名义,判处你死刑,立即执行。”

  砰!!

  一声枪响,李句直接被打爆了脑袋。

  一看始作俑者死了,钱水大喜过望:“师弟,你怎么不早出这招?”

  张恒擦了下脸上的血迹,苦笑道:“它凶成这样,只怕不是冤有头,债有主就能摆平的!”

  钱水一听,吓得连忙向楚美人看去。

  入眼,楚人美挥动长袖从大树后走出,再次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陈世美,丧天良,依仗你当朝驰马爵禄高,忠言良语辜负了,只怕你难逃杀人刀!!”

  “师兄,这个我知道,是铡美案。”

  张大胆兴高采烈的说着。

  说完,脸上换来哭腔,再问:“陈世美已经死了,它怎么还不走啊?”

  “我有天大冤屈,一个陈世美怎够?”

  楚美人猛地挥开双袖。

  身子向前探出,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只有白仁的眼,还有漆黑如墨,向外流淌着淤泥的血盆大口。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