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师弟张大胆

2021-09-03 作者: 龙升云霄
  第24章 师弟张大胆

  “师父,您又收徒弟了?”

  张恒刚在心里抱怨完,徐真人就给他来了个突然袭击。

  “怎么,师父收徒还要请你批准?”

  徐真人白眼一翻。

  “嘿嘿,师父您真会开玩笑。”

  张恒连连摆手,接着又追问道:“我的小师弟是谁?”

  “张大胆!”

  徐真人说出了一个并不让张恒意外的名字。

  为什么说不意外,因为张大胆在电影里就是徐真人的大弟子,张恒的位置本该是他的。

  之前张恒还在想,等自己入道之后就推荐张大胆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拜师徐真人,毕竟一个好汉三个帮嘛。

  没想到他还没提,兜兜转转,徐真人就把张大胆收下了。

  还别说,动作挺快。

  “你不用惊异,本来我是不打算收他的,谁知道给他老婆做法事时拿到了他的生辰八字,一算之下他居然是八字纯阳命格。”

  “哼哼,这可是我道家一脉的上好护法人选,未来保不准,张大胆有机会成为我茅山道的护道人。”

  徐真人面色欢喜,好似想到了什么美事。

  张恒愣了愣,突然想到徐真人的独传秘术为护法道兵秘诀,这张大胆.
  徐真人看出了张恒的心思,点头道:“你猜的没错,张大胆和你不同,他入茅山,会走护法神将与道兵的路子。”

  说完,徐真人起了考校之心,问道:“说说看,古往今来,最成功的护法神将是谁?”

  “是李元霸。”

  张恒回忆着茅山密录中记载的传闻:“传说中,李元霸便是我道教护法神将,自幼吞食大药,浑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一出山便助李唐攻城拔寨,死在他手上的返虚修士都不止一手之数,为李唐龙定天下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后来李唐王朝建立,投桃报李,奉我道教为国教,自言李氏皇族之先祖为老君李耳,从此道兴二百年。”

  徐真人满意的点点头:“李元霸便是八字纯阳命格,并且身负大气运,由天上群星下凡,经我道门宿老紫阳真人传授,道门诸派合力培养而成。”

  “张大胆泄了元阳,气运也是平常,再加上年级大了,自然不可能和李元霸一样无敌天下。”

  “不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要培养得当,未来我茅山必将多一名擅于杀伐,同境界下罕有敌手的神将。”

  “师父。”

  说曹操曹操到。

  这边正谈论着张大胆,张大胆便提着条鱼来了。

  见到张恒也在,张大胆喊完师父之后,下意识的喊了句:“恒哥,你出关了?”

  “笨蛋,你应该叫师兄?”

  徐真人很是无语。

  “师兄。”

  张大胆以前就是个赶车的,没几个人看得起他。

  让他喊张恒师兄,当即乐着叫了一声。

  “你师兄已经修出法力了,你也要抓紧才行,我让你修炼的护法道兵秘诀,你一定要勤学苦练,照着上面说的好好学。”

  护法道兵秘诀,并不是练气秘籍,而是炼体功法。

  练这个就像练武一样,不修法力,只修气血和武道神通。

  未来追求的也不是白日飞升,而是兵解后入升仙池,化为天兵天将与护法天神。

  当然,并不是说天兵天将与护法天神不好。

  只是出身正规的三山弟子,追求的是羽化登仙,最不济也是转入地府化为阴神。

  当天兵天将,对他们而言太过屈辱了。

  就以茅山来说,三茅真君目前是东岳大帝麾下的上卿司命,神职从一品,为大帝副官,主管功德与赏罚,负责协助大帝监察九幽。

  茅山派为什么以斩妖除魔为宗旨。

  因为祖师有监察九幽的责任,弟子自然也有监察阳间的义务。

  “师父,我这次过来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跟我商量?”

  徐真人有些奇怪:“什么事?”

  “是这样的。”

  张恒将宝瓶山土匪的事说了一下:“宝瓶山上的土匪残害乡里,为祸多时,弟子准备请师伯出手,在宝瓶山周围布下风水大阵,断绝山上水源,逼这些土匪下山,加以剿灭,也好造福一方。”

  宝瓶山上的土匪难以剿灭,是因为土匪熟悉地形,擅长山林作战,一般人上去会很吃亏。

  下了山就不同了,遇到快枪快马,训练有素的民团兵只有溃逃一条路可走。

  “用风水阵剿匪?”

  徐真人沉默少许,态度有些迟疑:“剿匪这种事应该让官兵来,修道之人要少参与,还有封禁水脉,山水有灵,这样做会折损阴德。”

  张恒不这么看:“师父,我们修道是为了护生,我又是大沟镇张家之主,这件事责无旁贷,至于封禁水脉会损失阴德,回头多做善事再补回来就是了,怎能因噎废食?”

  徐真人想了想,只能点头同意。

  等张恒走后,徐真人一脸无奈的向张大胆说道:“你这个师兄,主意太多,怎么说都是他有理,我还说不过他,你说气不气人!”

  说完又道:“难怪宗门收徒多以幼童为主,我算是明白了,这是孩子太大不好教,他不听你的。”

  徐真人气的跺脚。

  要说张恒不尊重他吧,还真不是,张恒除非闭关,不然每日必来陪他吃饭,一日三请也从不落下。

  更别说,花了几千大洋给自己修了道观,别人家的徒弟不坑师父就不错了,哪会这么孝顺。

  得徒如此,按理说当师父的做梦都会笑醒。

  徐真人却笑不出来,因为接触的越久他越发现,自己徒弟不管是迎来送往,还是接人待物,比他这个师父还强。

  除了仗着修为,能对他的学习进度指点一番外,别的地方根本扯不过他。

  尤其是在一些大道理上,他想帮张恒塑造下三观,结果张恒嘴里的大道理一套套的,比他还能说。

  有时候徐真人也在想。

  如果张恒没有拜他为师,而是拜了自己师兄钱真人是什么样。

  以自己师兄的性格,争论不过八成要一巴掌扇过来,来一句:“你是师父我是师父,你当然要听我的。”

  想到张恒被一巴掌拍倒在地,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徐真人忍不住偷笑起来。

  笑完,一甩手上拂尘,坐在蒲团上咳嗽一声:“福生无量天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