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那是什么概念啊?我的哥???

2021-09-18 作者: 江底有白
  第236章 那是什么概念啊?我的哥???

  “陈主任,我这样跑去常市,合适么?”陆成上了车之后便如此问道。

  在来常市之前啊,其实闵宏和林辉都有交待过,要他小心行事。陈炳虽然是陆成的老主任,但是陆成这里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陈炳给他兜底是人情,如果不兜底,那陆成可找不到像闵宏教授和朱历宏与常威隆这样的教授来兜底了。

  前天给岳南极做手术,那是因为岳南涵的关系,可能这么说吧,假如岳南极不是岳南涵的哥哥,可能陆成也不会出现在手术室,即便是出现了,陆成自己有把握搞血管外科的事情,他不一定会管。

  医德最好的体现,并不是说能够出手就出手,而是在于专业的疾病交给专科的人去做。

  跨学科能进行手术的人都是特例,就好比薛忎和覃元武,他们都能够搞血管外科和胸外科的事情,以前都是一家子出身,但是现在血管外科和胸外科分家之后,薛忎专攻的就是胸外科,而覃元武专攻的也是血管外科。

  倒不是说不能够跨越学科去做手术,但是肯定没有自己更加熟悉的领域那么擅长了。

  况且,国内的医疗环境本身就不太好,这跨学科不在手术权限里的事情,一旦出了事,那肯定是大事情。

  假如只是在骨科领域内,就算是陆成的手术中出现了不可抗的意外,那没有人会讲什么,但是在其他学科的手术过程中,病人万一出现了意外,那么,陆成背负的责任就大了!
  当一个好医生的前提是当一个医生,要长期的当一个医生,必要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

  虽然有人讲发生医疗事故的概率很低,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

  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把门诊的病人和家属都算上的话,医生这辈子可能接触到的人不止一千一万,甚至包括家属在内,有可能有十万人。

  这么多人里面,只要有一个人脑子抽了风,可能自己就人没了。

  陈炳一边开车,一边打着转向灯,转过弯了之后回正方向盘的时候才说:“小陆,我知道你的担心,当医生有你这样的谨慎这肯定是首要的。”

  “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覃元武去津市做会诊手术,自己就未必在我们医院的医务处备案。他讲的是他一个亲戚,干活的时候从工地摔了下来,送常市都来不及,所以只能他跑去津市给人做手术。”

  “他现在也没太多的把握,也可能是情况比较复杂,这时候请你过去,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他也不能讲什么。没有人能够在生命面前保证万无一失。”

  “如果单纯地论死亡率的话,医院死的人是最多的,ICU更是死亡率最高的地方。医院里是救命的地方,但不是救命的天堂!”

  “你放心吧,反正去了之后看情况。如果有把握的情况下,你可以帮下忙。如果觉得情况不对,就直接站在台旁边不上就是了。这次受伤的是覃元武的亲侄子。”

  陈炳都这样讲了,那陆成也就只能点点头了。

  不过陆成自己还在考虑,到底什么样的情况下,自己可以稍微变得胆子大一点。

  如果是以前,有陈炳在,那陆成可能就直接上了,反正他相信也只能相信陈炳。但是现在,他是属于湘雅二医院的,所以就不能什么事情都靠着陈炳来扛着了。

  这一点,也是陆成必须要考虑到的地方。

  车速很快,上了高速之后,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陈炳便下了高速,然后直奔津市的人民医院而去。

  两人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就有人来给他们领路了,一路把车开到了距离地下车库最近的地方,陈炳和陆成就被请下了车,然后有人把陈炳的车给放到合适的地方停车去。

  匆忙地上了二楼,换好衣服之后,陈炳和陆成才终于到了手术室里。

  手术室里,此刻扎堆着很多人,有人在做开颅的手术!

  覃元武则是同样地在取着脚上的栓子。

  还在旁边,三四个绿衣服在等待着,还说随时可以等着把腰子给切了的。

  覃元武全神贯注地在做着手术,满脸的汗,脸色也通红,一看就是十分紧张的样子。覃元武旁边,一个护士撅着屁股站着,伸出手在给他擦汗。

  “覃主任,现在什么情况?”陈炳走近,才压低声音问。

  覃元武就道:“多发栓塞,现在最厉害的就是左肾动脉的栓子,那边有CTA,小陆,辛苦你给看一下。”

  陆成一听这话,便马上问道:“覃主任,病人以前有基础疾病么?”

  陆成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一般来讲,病人的肾动脉属于大动脉,这个地方很少栓塞的,怎么创伤了一次之后,还把肾动脉给栓塞了?
  “其他的疾病没有,但是在术前做心电图的时候,有房颤。现在心脏的问题是稳定了下来了,但是肾动脉和右下肢,都给栓了。”

  “肾动脉的血栓我正在取,小陆,你能不能帮忙取一下下肢动脉的?”

  陆成拿过来CTA的片子一看,好家伙!
  直接从股动脉到腘动脉移行处,髂内动脉、股动脉的分支,阴部内外动脉,都给栓了。

  肾动脉、阴部内外动脉——

  这栓子可真够狠的啊,其他的先不说,直接先从男人的命根子开始栓塞,再初步一看病人的年龄:33岁!
  这可真要了命。

  腘动脉下方就没显影了。

  陆成看完后,便道:“覃主任,你把肾上前段动脉里的栓子,取出来了没有?”

  肾动脉是腹主动脉的分支,分左右两股,两股动脉都会在肾门附近分为内外或者前后两干。后再分段可以把肾分成很多小段,这便是肾段的分类来历。

  “还有一会儿。”覃元武回道。

  然后稍微想了一下,覃元武有点不太确定地问:“你是需要我来给你做一个肾动脉穿刺插管吗?”

  毕竟啊,陆成是骨科的,也不能要求陆成就直接会血管外科的基础技术。

  骨科的规培又不用到血管外科来轮转的,陆成可能没看到过动脉穿刺插管都不一定。

  覃元武这话直接把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人吓了狠狠地颤了一下,我靠,覃元武是个狠人啊,之前他说他请个高手过来,他还真以为是什么高手了!

  津市人民医院没有专门的血管外科,现在就是胸外科兼任着血管外科的病种。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科室里面的人随便拉一个出来搞个穿刺之类的还是没问题的啊。

  陆成道:“那倒不用,我打算直接转切开取栓,可能还会要更加快一些。这样也不会影响你的操作视野。你觉得可以不?”

  陆成这么打算,自然是有道理的,第一,之前给岳南极做取栓手术的时候,那是因为覃元武已经做了股动脉的插管,而且当时也没有CTA,所有在股动脉处做和切开做差不了太多。

  第二,病人的术前有房颤病史,可能栓子比岳南极的更加多,如果每一个都超远距离取的话,费时费力,还可能不讨好,虽然创伤是小一些,但是没必要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的。

  覃元武想了想并没有犹豫地就说:“那就辛苦小陆你了。”

  这个活儿,他之所以不自己做和交给津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人做,就是为了避免万一术中出现了什么差池,这条腿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陆成接到了覃元武的肯定回答后,便去洗手了,下肢的手术明显就是术前就准备好了的,所以在铺单的时候,覃元武把右下肢的视野也给留了出来。并且把整个右下肢都消了毒的,这就让陆成和陈炳能够直接上台,不用做什么术前的准备了。

  陈炳也跟在陆成的后面去洗手了,来津市是他带着陆成来的,如果他不上的话,这也说不过去。

  陆成和陈炳走出了手术室后,津市人民医院胸外科的主任,卜浩便说话了:“覃主任,这两位是?”

  意思就是,这两个高手,您都不给介绍一下的么?
  “他们都是我们医院骨科的,陈主任还是我们骨科的主任。”覃元武想了一下,还是隐去了陆成的关键词。

  毕竟他侄子的腿,虽然有机会保得住,但是这话提前谁也不好说啊,没必要把陆成是陈炳从附二请来的这个词挂在嘴边一直说。

  卜浩当时就觉得我TM很淦!

  你喊两个骨科的人来取血栓,都不愿意喊我去取,覃主任,你这意思可甩得真的好啊。

  您真以为腿上的血栓就要交给治腿的人去取么?

  还有,什么时候常市第一人民医院这么混乱了,腿部的血栓都是自己来取了?

  卜浩自认为啊,自己好歹也是分管津市人民医院血栓的,再怎么不济,也要比两个外行好吧?

  不过咯,躺着的病人是覃元武的侄子,他爱怎么造就怎么造吧。

  嘴上却欣喜若狂道:“哦,原来是陈主任啊,那可又有机会好好学习一下了。”

  覃元武没去深思这句话,而是全神贯注地又在做着自己的手术了。

  ……

  陆成和陈炳都上了台后,就马上大刀阔斧地开始做着股动脉的解剖了。虽然取栓的时候陈炳帮不了忙,但是陈炳以前就是负责创伤外科的,做一个股动脉的解剖,还是手到擒来的。

  卜浩喊了一个人上台帮忙,所以陆成和陈炳可以双重主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愣是就把股动脉三角给解剖完了,把通红的股动脉给弄了出来。

  这速度也是看得卜浩心里一凛,如果是他的话,绝对是不敢这么快地把动脉暴露出来的,股动脉附近就是股静脉和股神经,恐怕也只有骨科的人才对这老三样这么熟悉了吧。

  用血管夹把血管的近心端夹住之后,陆成并没有直接把股动脉给剪断,而且切了一半口子,然后把导管给伸了进去!

  导管的尖端才入不过十秒钟,便稍微一旋转,陆成就用球囊导管充了气,然后回拉取出了第一块血栓!
  只是啊,在取出了第一块血栓之后,陆成的眉头就是狠狠一皱!
  这边覃元武稍微愣了片刻,竟然这么快?
  而且陆成的神色也不太好,他便问:“小陆,这是股动脉的新栓子吗?”

  如果还有新栓子不停地产生的话,那么之前做的CTA就白费了,保腿的说法就不用再提了。不过覃元武自己就是医生,所以问得直白,关键时刻,需要壮士断腕。

  覃元武这么问的时候,卜浩也被吓了一大跳,血栓是陆成家里养的还是什么,这么快就弄出来了?手术结束了?

  但是,接着卜浩的思路就又有点歪了。

  看着看着觉得直径又有点不对,股动脉不至于只有这么小啊?

  “不是,覃主任。这是阴部外动脉的血栓。只是好像这块栓子稍微有点长,一步都到不了位。”

  陆成也觉得稍微有点郁闷啊,阴部外动脉就正好游离在骨科的血管之外,所以这是他看不到的栓子。

  但是根据这栓子的外观来看,他取出来的时候应该是刚好从中间把栓子夹闭了的,并不是完整的栓子,所以还得重来一次。

  覃元武这边听着陆成这好像还有点不太满意的语气,当时就低下了头去,沉默了下来。

  你TM的要不要不这么有挫败感啊?你现在取的是阴部外动脉的栓子,阴部外动脉它有多么偏你知道么?

  这么说吧,阴部外动脉就像一颗树干的垂直枝丫,几乎于直角,一般人要把导管弄进去可能都要四五分钟的时间。

  你能够往那里面这么快地进去,然后还把栓子取出来,你这还觉得很棘手?

  “辛苦你了,小陆。”配合陆成的语气,覃元武只能这么说话了。

  旁边的卜浩听到覃元武这平静的切,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五大圈,然后才停下。

  卧槽,覃元武,你干嘛呢?
  他在说他取的是阴部外动脉的栓子,你就这点回应?

  我凎了,你们常市第一人民医院平时都讲话这么随意的么?
  这种微细动脉的栓子,能够取出来,那是什么概念啊,我的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