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飞刀再见飞刀

2021-09-18 作者: 江底有白
  第235章 飞刀再见飞刀
  常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骨科手术日安排与湘雅二医院不一样,不是固定的时间,而是按照值班人员所在的组来确定的。

  假如今天值班的人是陈炳组上的,那么明天陈炳组的手术安排就有优先权。

  如此一来,跟着陈炳的就只有一个正式在编职工和郭晓勇这个临时工有证件,另外两个规培生一个是规培第一年,还没考过,另外一个去年考证的时候挂了。

  所以这么算起来,陈炳组有的手术优先权就只有一到两天。

  这对陈炳后面开展手术较为不利,但是啊,陈炳毕竟是去骨三科搞了好几年。现在虽然以大主任的姿态回来,科室里的人也并没有就马上当墙头草往陈炳这边倒。

  昨天值班的不是陈炳组的,因此今天陈炳组这边没手术安排,并且啊,明天也是没有手术安排的优先权。

  不过陈炳还是安排了两台接台的手术,就是简单的肩袖损伤和一台冻结肩的手术。

  陈炳选择送这两台手术,当然是想给陆成练一练手,顺便评估一下当前陆成的功力到底到了哪一步,他好把手术权限放出来啊。

  送手术的事情,郭晓勇早就和几个住院医师做了。

  这是个好事,虽然陈炳这边值班的人少,但是做事的人不少。三个规培的基本上可以把一个大组的所有杂活给清理掉。

  查完房后,郭晓勇就赶紧道:“小成哥,你去休息一下吧,科里面的事情没多少。晚上蔡师傅还要找你来喝酒。”

  “这个状态啊,你自己可要准备好。”

  上一次送陆成的时候,郭晓勇喝得酩酊大醉,本以为那可能就是他和陆成喝的最后一顿酒。毕竟以后的日子虽然长,但各有各的工作和生活,再也见不到面也是常事。

  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陆成又杀了回来。

  那郭晓勇自然想再找找面子,上次喝酒的时候,他怎么回到家的都不清楚。

  陆成今天早上把所有的病人都过了一圈,好像是没自己啥事可以做。

  陈炳现在跟着的主治担任的也是林辉的总住院工作,不要直接临床写病历这些的话,陆成的时间一下子就活了。

  所以便点了点头说:“辛苦了,晓勇。”

  郭晓勇没脸没皮地道:
  “小成哥你这是说的啥话?这有什么好辛苦的?”

  “就是明天那台冻结肩的病人,小成哥你做完手术之后,给我玩下镜子就好。”

  自从陆成离开骨三科之后,郭晓勇本来以为自己的机会终于到了,那以前陆成做的事情还不都轮到自己来?

  机会一抓一大把,蔡玄肯定都习惯了小手术不亲自动手的。

  最开始是这样,不过郭晓勇第二次取内固定的时候,直接把螺钉的屁股给拧断之后啊。

  不说是郭晓勇了,就骨科所有的规培,都几乎没上手的机会了。

  本来取内固定的事情,半个小时左右就都搞完了。那次蔡玄取断钉,足足取了快四个小时,把所有的上级医生都给吓到了。

  所以啊,郭晓勇几乎是盼星星盼月亮地希望再给他一次机会。

  这不,陆成就来了嘛。

  陆成当然不晓得这事儿,所以道:“我到时候看看你能搞不咯。”

  这般后,陆成就回去了。

  陆成这一走,几个规培的顿时炸了锅。

  “晓勇哥,这小成哥真的是从我们医院的规培走出去的?这也太牛逼了吧?”

  “是啊是啊,才一年时间,陈主任把他是从附二请下来做手术的啊!这绝对是规培生里面的天花板了吧?”

  说话的是两个规培,郑新园和邝露。郑新园是规培第一年,准备考试的那个。邝露则是去年考挂的那一个。

  郭晓勇今年六月份就规培结业了。所以两个人都喊郭晓勇大哥。

  郭晓勇道:“话是这么讲的,小成哥也的确是我们医院的规培走出去的,但是这条路啊,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得了的。”

  “我们医院每年规培生没五百,也有两三百的,十几年也就出了小成哥这一个。”

  “要达到小成哥现在的境界,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好高骛远了。但是我们也要努力学习你知道不?”

  “以前小成哥和我一个组的时候,那绝对是个大学霸,每天都会高强度地专注于学习……”

  郑新园和邝露一边听着,频频点头。

  如果陆成听到郭晓勇这么给他做宣传,一定会给他颁发一个奖章。然后还顺便打击一下他。

  只听得郭晓勇讲了一大堆之后啊,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我就是啊,深受小成哥的鼓舞,所以下定决心壮士断腕,戒掉了游戏。”

  “努力学习和专研手术,才有现在被陈主任重视的,不然的话,以前跟着陈主任的规培其实是……”

  邝露一听后,便打断问道:“晓勇哥,你前面那个断钉子的事情,后面是怎么解决的?”

  “是啊,就是那次你才脱离了蔡师傅的苦海,去到了陈主任组上的吧?”郑新园也是好奇地问。

  毕竟啊,像郭晓勇这样手术搞出了事,还能跟着主任走的人,绝对是大神。他们很想学习一下郭晓勇的处事方式。

  郭晓勇这边正吹牛逼了,听到了这问题顿时心情糟糕得比吃了翔还难受,这还怎么吹下去?
  郭晓勇心理:邝露,郑新园,NMB。

  ……

  陆成回到家里在看方泥馨发来的文献,然后再顺便读着最后一本坎贝尔骨科学。

  是的,一个月时间,陆成已经把坎贝尔骨科学看到了最后一本,估计不要一个星期,坎贝尔就要被陆成啃完了。

  速度没得说,至于效果嘛!
  陆成现在差不多可以达到过目不忘的本领,而且再加上他现在在系统上的职称评定就是资深主治医师,所以啊,对简单知识的记忆力和知识面的宽度,那也是杠杠的。

  至于知识面的深入方面,基本上每天都有方泥馨发他文献,这种深入的了解绝对记不得,可能每一个写在教科书上的每一句话,都有太多的理解。

  然后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理解,去对教材进行再拆分和重组。

  这是一辈子的事,当然也不着急。

  所以啊,陆成暂时只是保持每天阅读文献这种习惯。

  嗯,陆成的感觉其实是这样的。

  阅读文献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现有的知识体系在慢慢被打破,在被揉碎。而你进行重组的过程,就是要把这些破碎的体系重新排列成新的体系。

  这是个非常困难的过程,肯定不是现在能完成得了的。

  不过啊,陆成也不着急。

  随着五月份的到来,天气渐热,一杯水,一个空调,一本书,而且还是在工作时间偷闲。

  这日子,别提有多舒服了。反正每天都在提升,这日子又充实得很。

  不过,陆成看着看着的过程中,岳南涵又给她发来了信息:“陆成,我哥哥他已经醒了,已经回病房了。覃主任讲他现在双腿的功能和活力都存在。”

  “神经没损伤到太多,命还在,这就是老天爷赐给的运气了。”

  “还是多亏了你呢。”

  陆成看到信息,心里也很高兴,岳南极能够好起来,他也觉得开心啊。被不被道谢那还是次要的。

  “那是好事情啊,我就讲了吉人自有天相嘛。肯定没事的。”

  “缺血后回出现神经和肌肉的坏死和溶解,只要溶解得不太多,应该还是可以恢复的。”陆成安慰道。

  岳南涵发了一个猛地点头的表情过来。

  “嗯呐,覃主任也这么说,而且还说过两天就要喊康复科的主任去给我哥做康复指导。”

  “陆成,你说。”岳南涵打字打到这里,就稍微停了一下。

  而后才又问道:“我四哥他能恢复得过来,以后还能回去上班吗?他是不是就得退役了?”

  人就是这样,命快没的时候,就想着一切都不太重要,只想活着。能活下来后,就会自然而然地去想该怎么保住可能失去的东西。

  就岳南极那种情况,可以说是在鬼门关来回走了好多次,如果不是陆成的话,很可能人就直接没了。

  能保住腿,以后能正常地走一走路,就是一种福分了,这种情况下还想归队工作,那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不过陆成也没把话说死,以免打击到岳南涵:“看恢复的情况吧!说不定又有奇迹出现呢?”

  人有欲望,只是大多数的欲望都很难在现实中实现,但可以做梦啊,虽然是竹篮打水,但是在梦里这么想的时候,还是足够美好的。

  “我觉得也是,我四哥他是个好人。肯定有功德保护。”

  “我哥他救过很多人。这些人肯定又在保护着他。”岳南涵并没有详细讲到底是什么事。

  但是陆成好像听陈主任讲过,岳南极有一等功还是二等功来着。

  陆成有一个朋友是初中同学,是国防生,陆成问了一下,能拿一等功的大部分都躺在了烈士陵园里面。

  就知道要拿它有多难了。

  陆成正不知道要怎么回话,就看到了陈炳给他打了个电话来,于是马上回了个信息:“陈主任打电话来了。我先接个电话。”

  “嗯,好的,我也先休息一下。我明天应该就能出院了。”岳南涵回说,她这么讲是为了让陆成挂电话后能放心有事情自己去做。

  她不黏人。

  而且卵巢囊肿虽然手术急,但是其实恢复也快。属于来的急去的也急。

  岳南涵本来就是搞的美容缝合,不用拆线的那种,可以直接走,等到伤口好了直接拆掉敷料就可以。

  因为在家里,所以很安静,没噪音打扰,陆成把电话搞了个扩音。

  一边说话:“陈主任,有什么事吗?”

  一边打字:“那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这边估计是有点事情。”

  “陆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讲好了要和老蔡一起喝酒?”陈炳上来就问。

  “嗯,蔡老师前几天就有打电话,问了晓勇今天没手术,所以约了今天。”

  “怎么了陈主任?”陆成觉得,陈炳既然打电话上来就说这个,肯定是之前就知道的,特意打电话问一嘴,肯定是有事情。

  “是有点急事,津市人民医院那边有个急诊手术,打电话打到了覃元武这里。”

  “覃主任已经去了津市人民医院的手术室了,手术中出了点麻烦,所以又打电话到我这里了。”

  “你如果只是和老蔡有约的话,我可以给老蔡打电话喊他稍微等我们一下。覃主任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打电话叫人的。今天特意打电话过来,肯定是事情还有点急。”

  “你如果想去的话,可以过去看看,覃主任这个人还是蛮不错的。”陈炳耐心地给陆成解释道。

  覃元武与陈炳的关系极好,陈炳之所以选择去帮忙有两个理由,一自然是帮老朋友了,二是正好可以推掉和黄壁垒的饭局。陈炳其实是不喜欢和黄壁垒吃东西的。

  黄壁垒深受了刘德乾的影响,这些年把大部分的精力都荒废在了专研人情世故上,比康兴华还要过分一些,康兴华虽然也搞这一套,但好歹专业上没掉下来。

  在陈炳看来,黄壁垒就是属于扶不上墙那种,以后就算是陈炳不到骨四科了,黄壁垒也绝对当不了主任!
  不过咯,黄壁垒家里有钱,上班的车是上班的车,下班之后玩的车是玩的车,就不指着当医生来吃饭的。

  陆成这边没有立刻答应下来,眼珠子转了半圈后才道:“陈主任,要不您来做决定吧,我都听你的安排。不过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够看得明白啊。”

  覃元武是谁?陆成说根本不认识他也合适,为什么要去在他遇到了困难的时候帮他的忙?而且陆成以后又不准备在血管外科发展,我就不去,你也不能拿我怎么办,而且我就算是去了,对陆成以后在骨科方面的发展用处也不大。

  但如果是陈炳需要卖覃元武这个人情的话,陆成还是觉得自己可以和陈炳一起去看看。

  没想到陈炳非常干脆地说:“那就行了,我马上开车来接你。什么保证不保证的,怎么混了这么几年还讲这么外行的话。”

  “谁让你保证了?你在小区门口等我,我最多六分钟,可以赶到你那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