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处境颇为不妙

2021-09-17 作者: 江底有白
  第233章 处境颇为不妙
  “啥东西,还搞这么神秘兮兮的?”陆成在半路就问郭晓勇。

  “你先去看咯,看了再讲嘛,反正是好东西。专门给你的。你猜猜看是谁给送的?”郭晓勇满脸的笑意,就是卖着关子,就这几步路,还就是不给陆成说实话。

  只是脸上带着的奸笑,一眼就看得出是不怀好意。

  陆成估计还不一定就是个好东西。

  郭晓勇带陆成走的方向既不是去医生办公室的,也不是去交班的会议室,也不是医生值班室,反而径直朝着主任办公室去了。

  陆成便道:“是陈主任给我送的东西?这不合适,我不能要。”

  在来之前啊,林辉和闵宏就都交待过了,他这回来常市啊,明理上是陈炳的邀请,实则是他需要通过陈炳度过目前科室的调整期,等到附二的调整期过了之后,陆成才再回去,那时候也差不多正好能够赶上正式开学。

  陈炳从一开始就对陆成有恩,陆成没想着给他送点什么东西,反而收陈炳的礼物,当然不太合适。

  郭晓勇就推陆成进到主任办公室里,一边推,一边说:“你先进去看咯。”

  被推开门,陆成左右看了一圈,啥东西也没看到。

  就只是办公桌上的电脑,电脑上就只有一串钥匙和几本厚厚的书。

  陆成便回头语气不善地道:“晓勇,你是不是跟着蔡老师学坏了,开始骗我了?”

  “这里看啥玩意儿?”

  郭晓勇立刻就翻了翻白眼,道:“我去,小成哥,你眼瞎还是怎么的?桌子上的钥匙啊,那么大一把钥匙你没看到?”

  陆成听到这话立刻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压低声音道:“这到底是什么,你讲清楚,谁送来的?”

  开玩笑,能配得上专用钥匙的都是大件,陆成怎么敢收?

  “就是车钥匙啊,小电驴,东西不太贵,也不太便宜。岳南涵喊人带过来的,说是他四叔送给你代步用的,等你离开常市后又还给他。”

  “这玩意儿你又带不走,算是借给你的。”郭晓勇想了想后道。

  陆成转身就要走,根本就不想理会郭晓勇。

  “小成哥,你干啥去?”郭晓勇没拦住陆成,就从后面喊道。

  “去办公室,这东西谁爱要谁要。反正我不要,谁给你的你就还给谁去。”陆成语气有些不太好,头都没回地走了。

  郭晓勇快步跟了上来,就说:“没事啊,反正钥匙也不是丢给我的,是陈主任早上带来的,反正是让我给你讲一声。你实在是不收呢,你就自己退回去吧,就直接退给岳南涵就好。”

  “反正这小电驴了,是见过的,岳南涵偶尔会骑到医院里来,不过她的是红色的,你这个是骚气的青色。”

  郭晓勇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摸摸地看着陆成的表情。

  这很明显啊,陆成这有可能就直接被岳南涵这个小富婆给包养了。这好事儿郭晓勇是觉得自己是打着灯笼八辈子都找不着的。

  “这TM什么鬼?”

  陆成还是没回头,就径直来到了办公室,然后道:“晓勇,把病人的名单打给我一下,我先走没工号。”

  陆成离开常市很久了,现在陈炳又是在骨四科,所以陈炳组具体用的谁的工号,陆成不知道,而以前打病人列表的事情基本都是郭晓勇在做的。

  郭晓勇马上殷勤地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就知道你要这么讲。”

  说完,把病人列表递了过来后才道:“其实这电动车钥匙啊,昨天陈主任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落在他口袋里的,今天早上打了小半圈电话,还不知道是谁丢的。”

  “听陈主任讲他猜测可能是岳南涵的亲戚。”

  “你也知道啊,现在陈主任才刚当大主任,肯定是不能出这些事情的。而陈主任昨天晚上酒又喝得有点多,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到底是谁丢的,还都还不回去。所以就想着把这东西再送给你。”

  “如果你想留下,那就过几个月再还回去,如果不想留下的话,你去给岳南涵还,会好还一点。”

  新官上任三把火,也同样会被烧火。陈炳自然不想点火自焚的,这收受贿赂的事情,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他怎么可能接受?所以就找了与岳家现在关系最好的陆成来帮个忙。

  陆成抓了抓头,说:“真是这样的?你可别骗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可能昨天是陈炳喝酒喝得高了,然后就被人塞了这把钥匙,只是对方不愿意承认,反正东西送到了,心意也就到了。

  其实按照岳南涵四叔的出手阔绰度,不该只送个小电驴的!

  所以这一把钥匙到底是啥情况,也搞不清楚。

  郭晓勇顿时就急了:“小成哥,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我啥时候骗过你啊,我蔡师傅都骗,就是不骗你。”

  常市偶尔会习惯把老师或者工人喊师傅!

  比如蔡玄就叫蔡师傅,臧寻就喊臧师傅。

  “那我等会儿去问问吧。你暂时先把钥匙收着吧,万一有了啥事情,也没人讲到你这里来。”陆成略为谨慎地讲了一句后,又是把郭晓勇叫去了医生值班室。

  值班医生准备交班的材料去了,所以空着。

  于是陆成就把门反锁了之后问道:“晓勇,你给我讲点实话,现在陈主任的处境,是不是有点难啊?”

  “我看你这状态,和以前在骨三科的时候,有点不太对啊。”

  这是实话,陆成以前遇到郭晓勇的时候,他要么天天玩游戏,颓废着,要么就是像打了鸡血一样,什么时候有过战战兢兢的样子?

  但今天,陆成却在郭晓勇的身上看到了很强的防备意识。

  郭晓勇也瞥了一下厕所,确定没人后道:“那肯定不太好啊,你想,现在李主任是退了下来,但是陈主任要搞的是关节外科和运动医学,所以陈主任就来到了骨四科。”

  “骨三科现在的主任是蔡师傅兼任着。陈主任要接手关节外科,那之前骨四科的病区主任要怎么办?”

  “最近很长时间医院里都还没把这件事情给定下来。”

  “还有就是,陈主任来了骨四科之后,现在陈炳主任带的组的被反聘请的老主任就又退休不干了。”

  “这内部的人都知道那是他自己选择不干的,但是在外面的人听来,不都说是陈主任把他给挤走的么?”

  “所以很多人都传闻陈主任只适合做病区主任,不适合当科室主任。”

  “当然咯,暂时陈主任也还是骨科的大主任,他本来的专业就是运动医学,所以也没人能够真把话讲到台面上来。”

  “所以我怀疑啊,那车钥匙到底是不是岳南涵的亲戚丢的,他为什么要丢这个东西,陈主任都必须仔细地确定清楚。否则这边才刚收到口袋里,那边纪委就上门了。”

  “这种事情,在我们医院,有人是做得出来的。”

  陆成听完就顿时皱了皱眉头。

  这常市的医疗环境,还是和他离开之前的时候是一个样子啊,大家都只是想着怎么上位,而不想着怎么去搞业务和技术。

  搞这些个鬼东西,你当什么医生啊,你去考公务员就不香吗?

  当然咯,陆成也知道,医生也同样是人,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社会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交集,这样的交集,有正面和负面之分,哪一面都无法完全避免。

  陆成便又问:“那现在,骨四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流程啊?”

  陆成走之前,骨四科与其他三个科室的来往都不是非常密切。而且陆成还走了半年,所以根本想不到现在的骨四科到底怎么运转。

  就好比,现在的骨四科到底是认前病区主任刘德乾啊,还是现在的骨科大主任陈炳,还是在观望,或者刘德乾和陈炳又是怎么相处的。

  “各搞各的,我私下里听到啊,可能半年之后,医院统计陈主任组和刘主任组的病人数量,病人预后效果以及出现医疗事故的责任分配这些综合来考量,到底骨科的人员配置该怎么分配。”

  “如果陈主任做得更好,那么刘德乾主任就去骨三科担任创伤外科的主任,如果陈主任做得还不如刘德乾主任的话,那么一切都回归原来的样子。陈主任继续当骨三科的主任兼任骨科大主任的位置。”

  说到这里,郭晓勇就道:“其实啊,你刚进来常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咯,骨三科和骨四科也是存在着竞争关系的啦,那时候骨三科和骨四科都可以搞下肢的创伤、关节外科和运动医学。”

  “只是当时的陈主任就在骨四科,所以就把骨四科拿下了运动医学和关节外科的权限,只是后来陈主任被调去了骨三科当主任。”

  “现在这种搞法,就和几年前有点类似。其实我们都知道刘德乾主任在关节外科和运动医学方面肯定都比不上陈主任的,但是刘主任还是答应了下来。这件事就很怪你知道吧。”

  “所以陈主任私下里给我讲了很多很多次,让我要十分注意,不要被人钻了空子。”

  “其实陈主任本来是打算把亮哥也一起带来的,但是陈主任又觉得亮哥很可能被人钻空子,找到什么把柄,这才只带了我来。”

  听到这里,陆成大概听明白了。

  现在的骨四科,就是在搞很久之前,骨三科和骨四科竞争关节外科手术权限的那一套,相互竞争。

  可是按照常理来讲,以前骨四科能赢,陈炳是至少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功劳的。但后来陈炳为什么会被调去创伤外科当主任,这事情就值得推敲。

  现在刘德乾还同意了这个搞法,肯定是心里有数的,在专业上比不过,当然就会从其他方面下手。

  想到这里啊,陆成不禁觉得有些感动了。陈炳自己都混到了现在这地步,而且还是骨科的大主任,都是这样子。

  竟然还想着要提携他一把,这份心意和人情是没得说的。

  陆成接着皱了皱眉头问道:“那陈主任现在的病人量和刘主任比,怎么样呢?”

  不管刘德乾有没有后手,或者说是有什么打算,作为医生,看病才是最根本的,病人的数量也是比较重要的。如果陈炳连病人都收不到,那肯定没得玩。

  “病人的数量你肯定不要担心咯,我们的床位几乎都是满的,只有偶尔会空出来一点。不过刘主任也差不多,他毕竟是在关节外科做了这么多年,有很多的病人资源在手上,肯定不会比陈主任少。”

  “所以陈主任是打定了主意要走质量路线的,把口碑给做起来。”

  听到这,陆成便道:“晓勇,那你觉得,陈主任这把车钥匙,有没有可能就是刘主任他。”

  郭晓勇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有这么考虑过,陈主任也有这么考虑过,但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因为陈主任讲昨天又没去过其他地方。”

  正这么说着的时候,值班室的门被敲响了,赫然是骨四科的护士长,扯着大嗓门喊:“交班啦,交班啦。”

  “里面的人快出来交班啦,不要迟到了。”她只以为里面的值班医生还在睡觉。护士长是不用值晚夜班的,所以其实她也才赶到科室,随口喊一声而已。

  “走吧,交班去吧。”郭晓勇立刻把到一半的话给毙掉了。

  陆成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回想起郭晓勇的话,再想一下自己以前在常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经历,觉得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

  在湘雅二医院陆成享受的是学生待遇,但是在这里,别人可不管你是不是学生。

  不怕一万,就只怕万一啊。

  不论怎么样,陆成以后都是要工作的,工作的时候就会遇到这种类似的事情,要学着去面对和处理,这是陆成必须要走的路。

  只是看不同工作的环境,这些糟心事的多和少的问题而已。

  其实在附二,从李东山的境遇来看,所有的职场,其实都不会是一片风平浪静的。

  陆成深吸了一口气,就跟着郭晓勇来到了骨四科的会议室,也就是交班的地方。

  陆成刚进门,陈炳就领头带人鼓起了掌声,所有人都十分热情地欢迎着陆成的到来,满脸的笑容,愣是看不出来丝毫作假的痕迹。

  推一本书:

  现实中的一个朋友写的书名是:《LOL:我靠舔盒成神》!
  我睡过他。

  喜欢看LOL的书友可以去试试哦,今天刚上架,喜欢的可以支持一下,传闻他要日两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