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一个人的游戏!

2021-09-16 作者: 江底有白
  第232章 一个人的游戏!
  鲁杰也没纠结陆成没答应的事情,笑笑就重新走了出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真较真起来其实也没必要,她与陆成跨越的学科这么大,也没真想过就要从陆成的身上学到什么东西。

  顺口问一句是大多医生的职业习惯,临床上遇到的坑非常多,所以不管是查房也好,还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可能都职业性地多一嘴,反正问到了最好,没问到也不吃亏什么。

  岳南涵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高兴的神色:“鲁老师在叫你陆老师哦?陆成,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这是岳南涵真心地为陆成而高兴,想她刚到常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那还是去年的夏天,陆成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医生,在骨三科当个小临时工,莫说是康兴华这样的骨科大主任了,就她岳南涵,也能欺负。

  只是短短一年的工夫,陆成的蜕变速度太快了!
  陆成道:“你也拿这个取笑我就不够意思了啊,我都给你解释过了,都是陈主任赏的脸,我还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砖而已!”

  “对了,岳南涵,你现在还是在骨三科吗?我好像是听说陈主任去了骨四科。”

  常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骨三科是创伤外科,科室的结构和职能肯定是不会变的。陈炳要专门搞运动医学的话,也只能自己去骨四科搞。要调整科室的职能,涉及到的问题稍微有点多。

  岳南涵就点了点头,道:“嗯呐。不然我还能去哪里呢?我又不是你,如果你还在常市的话,陈主任一定会把你带上的。”

  “我们护士可没有挑上级医生的权利哦。”

  护士一般是定科的,可能科室之间偶尔有调整,但是,医生调整科室,肯定不会把护士也调整的。

  护士的职称、工作调动都不归医务科管,自然也就不归科室管理了,全都在护理部这个单独的系统里。也正是因此啊,手术室的护士可能对主任都不太客气。

  即便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是还是偶尔会出现的。

  陆成听了当即翻了翻白眼:“我要信了你,我恐怕走路来常市的鞋都买不起了。”

  “你这回可以请假好好休息一下了吧?你们在编制的,病假的时间应该挺长的吧?”陆成再一次地转移了话题。

  在编制是什么感觉,陆成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享受过,特别是其中的隐形福利,是很多人都趋之若鹜的原因。

  “哪里有!”说到这个,岳南涵立刻就皱了皱眉:“我就只有半个月的假,后面只是被安排不要轮班而已,但是白班还是同样要上。”

  “天啦,我感觉我半个月之后,非得死在科室里。”

  不管是护理部还是医务部,其实都很缺人,少了一个人的班,都得其他人顶上来,所以基本上休息啊,请假的时间都不能太长。

  “我都想辞职了。”岳南涵说着,偷偷瞄了一眼陆成,看陆成的反应。

  然后岳南涵就看到陆成的眼角眯出了鱼尾纹,道:“你要辞职?不要这么冲动吧?就算是要辞职,我觉得还是先要找好下家为妙,贸然辞职再找工作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岳南涵说:“当然不是贸然辞职啦,其实有这种想法一段时间了。唉,这件事以后再讲吧。”

  其实岳南涵很想陆成问下她到底是为什么想辞职,辞职是想去做什么,她肯定就会直接回答她本来就想请假去考个研究生的,但是一直都没批下来!

  只是陆成没这意思,她也不好直接把话题拉到这上面去,搞得她好像多矫情一样。

  “陆成,你说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啊?我感觉躺着好难受。”

  能活蹦乱跳的人,可能会习惯性地在床上躺下,但是真正躺个一天一夜,绝对就会想念可以下床自由活动的时候!
  运动是所有生灵的第二生命,这话可不是假的。

  陆成就回说:“那这个问题你得问鲁老师了,我可没办法回答,按照我们骨科的角度来讲,你手脚都没问题,随时都能下床走,可你也不能就这样走下来不?”

  “走下来?什么走下来?”陆成说话当即,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然后一个中年妇女就从门外走了进来,或许是听到了陆成说话的尾声,便声色有些怪地道:
  “涵涵,你可不能下床,今天早上鲁医生专门交待了你暂时先不下床剧烈活动,等到了下午,你要是觉得状态还可以的话,才能够下床活动一下。”

  “你可不许乱走。”

  听到这声音,岳南涵喊了一句妈,陆成也叫了一声阿姨。

  岳南涵的母亲亲切地回应着,然后招呼两小只赶紧吃饭,陆成当然只是顺带……

  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陆成的脑瓜子有点嗡嗡的,好像刚刚吃饭的时候,岳南涵的母亲问的问题都稍微有点刁钻!
  她问了许多关于陆成的家事,陆成吧,饭都蹭着吃了,好像不答也不好,答了呢,需要解释的地方又有点多。

  好不容易,差不多问了快个把小时的时候,陆成才终于找到了机会开溜了。

  这就让陆成心里打定了主意,以后还是少和岳南涵多接触为好,不然的话,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家人,准得把自己的行踪拿捏得死死的。陆成可不想被监视或者什么的。

  回到了租的房间里,陆成就把自己又锁了起来,然后才再阅读昨天方泥馨师姐发来的文献。

  现在陆成看文献的速度,与他最开始阅读英文文献的时候相比,速度快了一倍不止,而且因为专业的词汇积累,再加上陆成惊人的记忆力和阅读速度,现在他几乎已经可以无障碍的阅读英文文献了,只要少数的单词才需要查阅了。

  这种体会,还真有些好。

  把文献看完之后,时间又来到了七点钟左右,陆成把手机打开点了个外卖后,再次打开手机的VX的时候,又看到方泥馨发了一串文献过来。

  而且,在六点半左右的时候,岳南涵还问陆成在干嘛。

  陆成就把岳南涵的信息回了一下,然后用电脑登录VX,把方泥馨发来的文献给下载到电脑桌面的文献专用夹子里,分类放好。

  看文献学习的时候,陆成是不习惯打开VX和手机的,因为只有高度的集中注意力,才能够做到高质量地阅读文献,汲取其中的营养,如果只是为了阅读而阅读,找几本故事书难道就不香吗?

  今天方泥馨发来的文献与髋关节的盂唇损伤相关,陆成没有打算再去看这些文献,而是再给方泥馨说了句谢谢之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说起来,自从陆成读了研究生之后,就几乎天天在看书和做手术,要么就是跟着林辉在跑急诊,已经很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看了下通话记录,还是在半个月以前!
  这让陆成稍微有点愧疚,就拨通了过去。

  “喂,爸,吃饭了没?”

  电话的另外一头明显是老陆和老向坐在一起开着扩音,而且还传来了看电视的声音。

  老向,也就是陆成的老妈依旧是大嗓门地道:“吃了啊,你吃了没啊?现在都七点多了啊,是不是才下手术?”

  “今天星期天,没什么事情,就在家里看书呢,饭已经吃了,点的外卖。”陆成回道。

  老爸和老妈除了知道是初几之外,根本不会关心是星期几,之所以关心农历是因为需要去赶集买卖点东西,否则的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地里面。

  “你生活费还有好多啊?应该不够用了吧?下次赶场的时候,我喊你爸给你寄点来。你这一个月都没给屋里打电话。”

  “我都怕你一直在忙,都不敢给你打。现在在那边还习惯吗?给你带的炒腊肉吃完了没?要不要再给你带一点?”老向关心的问题都比较琐碎。

  但是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够关心得上的,陆成的学习怎么样?她自己连四年级都没上过,也问不着,听不懂。

  来自老母亲的关心,是一样的温暖,这让陆成不禁又想起了中午岳南涵她妈。

  她对自己问那么多,可能也是同样的原因吧。

  “生活费还够,我不是给你们说了吗,今年的生活费我都够,暂时不用你们寄钱,我之前工作了半年还存了不少呢。”

  “腊肉那些吃得差不多了,你们也不要带过来,这么过去天气热了,不好放,宿舍里面又没冰箱!而且我有时候手术下班很晚,回去拿快递的地方都下班了,可能寄过来取的时候就坏了。”

  “你和老爸的身体怎么样?上次的体检没什么问题吧?”

  在来读研究生之前,陆成以家庭唯一一个医生的名义,强烈要求老陆和老向都去做了个体检,只是因为家里离得远,所以陆成来的时候还没拿到报告。

  “好嘞,我和你爸的身体都好,你在那边多买几套衣服咯。你现在还在读书,你不要自己去搞生活费这些呢,我和你爸身体都还好,你的学费也可以助学贷款,你不要操心咯。”

  “你今年放不放暑假啊?我听到他们读研究生都有暑假。”老向问。

  这个问题可难倒了陆成咯,作为一个医生,就算是过年能不能回去都是个问题,寒暑假,自从医学生开始实习的时候,就基本上宣布取缔了。

  虽然陆成也知道老爸和老妈想自己回去,但他还是打破了他们的希望:“医院里不放暑假,不过国庆应该会放假几天,到时候我回来再带点吃的东西过来咯!”

  “前几天不是五一嘛?五一都没假放,随时都要在沙市这边,不能出市。”

  陆成这也是实话实说,其实他现在都还没正式开学,可以回家里去,但是陆成还想着多打点金币存点钱呢,而且才从家里出来一个月,他的脚步也不能总是固步在那个小村子里啊。

  “要得要得,我到时候给你多炒点腊肉。”

  “你讲两句不?”老向讲了一大堆之后,才想起来陆成也是老陆的儿子,便开口问。

  “你讲咯,我都听得到。”

  “儿子,你哈有好多钱哦?”

  “……”

  ……

  挂断电话后,陆成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儿行千里母担忧,但是这是陆成自己必须要走的路啊。

  其实有游戏系统在,他已经算是比较容易的了,至少还能有个盼头。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现在能挣钱了。不过啊,好歹是今天陆成和自己的父母提了一嘴,说是自己在搞一点副业。

  老陆和老向自然是不同意的啊,喊陆成好好学习就行了,陆成没答话。

  有些事情,总归是存在一些善意的欺骗的,他需要给老陆和老向打个预防针,否则真到什么时候买了房,结果老陆和老向报警把自己给抓了,这就不妙了。

  毕竟以他们的思维,在沙市买房至少都要奋斗个十年以上才有可能的。

  陆成可等不了那么久。

  成年后,父母的能力不及,没遇到另外一个人前,生活便是一个人的游戏。

  然后啊,陆成就早早地洗漱了一番,然后再联系了陈炳,而后再找到了骨四科的护士长领了一套白大褂。

  毕竟陆成是陈炳喊下来的,不能白大褂都不准备,或者是不穿统一的白大褂啊。

  并且,除此之外,陆成还拿到了一块刚制作的新胸排。

  胸牌的照片是用的陆成之前留下来的!

  陈炳的贴心和细心程度,绝对值得陆成给他点好几个赞。

  晚上蔡玄又喊陆成出去喝酒,不过陆成以明天要上班为由又推了,搞得蔡玄只能把喝酒的时间又往后推了两天,说周二,直接让陆成去他家里或者他就带酒和菜来陆成家里搞来。

  这才让陆成再推无可推……

  翌日一早啊。

  陆成走进到骨四科的病房后,来到了交班室,就发现了一个老熟人马上迎头走了上来,而且还神秘兮兮地对着他招了招手说:“小陆哥,这边,这边!”

  说话的正是郭晓勇,陈炳把其他人都没带,就算是李志亮也没带过来,但是却把郭晓勇给带来了,这就让陆成觉得有点惊讶。

  “晓勇,你也来骨四科了?”陆成一般跟着郭晓勇走,一边问。

  郭晓勇神秘兮兮地道:“那肯定咯?走吧,给你看个好东西,就到值班室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