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联盟之冠军主教 > 第462章 小虎:你会不会以为我很捞

第462章 小虎:你会不会以为我很捞

2022-07-02 作者: 血流三千尺
  第462章 小虎:你会不会以为我很捞
  下路爆发战斗的时候,安必信来到上路,Letme早已自觉的站到塔后等消息。

  这是很不一样的画风。

  正所谓下路打架我自闭,Letme这一把完全诠释了什么叫下路开战,上路后缩,吃亏一次亏,他连被逼技能都不想。

  “上路很警觉,下路推了线往中靠,先锋团的话,SSG要接吗?”

  处于上风的RNG不喜欢拖沓。

  下转中,香锅带着辅助抢占视野阵地。

  5秒后。

  巨魔跟猪妹打了个照面,Letme得以有空间吃掉塔刀,往三角草靠。

  “开快点,维鲁斯可能在这个位置。”

  小明标记着F6过道,此时先锋刷新,对面AD后落位想接,只要逼出点技能,就能让SSG放弃接团的念头。

  于是。

  被催急的Letme看到香锅去逼猪妹,上野身位拉近,他果断ER炸在2人之间,只是,他们有点低估SSG的反打能力。

  “璐璐就在后面,螃蟹这个强制位移,让被炸飞的它往回拉了一段。”

  被开的瞬间,猪妹R到侧翼的酒桶,螃蟹跟上输出。

  Letme很想分散集火,可没闪的他,血量很快下半,3秒过去,他E到龙坑,想借助大部队劝退螃蟹的进攻,谁料,枯萎跟闪过墙,大招减速接个E。

  而在正面,吃到3人集火的猪妹突然变大,击飞了野辅中,又拖了几秒。

  “coreJJ!”

  从家里赶到蓝区侧墙的璐璐,点爆炸果实下墙,落地给R,再加一个E,抬回残血猪妹。

  也是因为如此,龙坑内侧的Letme干脆往内侧站,拉开身位被大招斩杀。

  下一拍。

  螃蟹侧面包夹过来,乌兹刚去看,位置被蚂蚱堵死,他不敢给R的身位。

  在这样的挤压里,乌兹想等蚂蚱过去再配合反打,因为猪妹被抬了血量,却逃不掉巨魔的追击,这个时间段,他们中野很能打残局。

  同样。

  SSG也明白这点,劣势接团的他们,没有因为杀掉酒桶就放手一搏。

  “巨魔再一个Q,吸了猪妹属性的它很能打,小虎看住螃蟹,小明再等技能,蚂蚱过来,但他位置不好,能输出的只有加里奥。”

  站位如此。

  可下一拍,皇冠听到尺帝的喊话,Q往后侧扔,前进的身影忽然回头,乌兹没想到对面急着支援的动作只是卖给他看的幌子。

  毕竟,他对距离把控很到位,稍稍后扭,就躲了沉默。

  但这个Q正是铺垫的一环,皇冠真正的目的,是通过技能施压,确定霞的走位方向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正是这里。

  走到墙侧的尺帝闪现大招。

  这么紧张且混乱的团战,乌兹没办法准备估算维鲁斯到场的时间。

  “八百块!!!”

  泽元声音忽然大了起来。

  这一刻,乌兹有点后悔为了加强对线,没带净化,否则解掉腐败,一个没闪的蚂蚱跟不上大招控制。

  只可惜。

  治疗对打线的强度有利,不是这个治疗,小明也不敢2级出钩挂引燃强换状态。

  来自维鲁斯跟蚂蚱的combo。

  霞直到死也没能交出其他技能。

  霞一倒,巨魔啃死猪妹,可没了ADC,璐璐挂盾让螃蟹扛,拖到双c过来。

  这下子,RNG只能交换人头,中野对着螃蟹一顿输出,泰坦钩后侧来人。

  “小明想卖自己,但这个Q只能蹭掉蚂蚱的被动,加里奥再一个冲拳击飞螃蟹,巨魔伤害不低,AQA带走枯萎,可是,璐璐Q减速2人,一直在风筝。

  泰坦一倒,触发被动的维鲁斯A的太快了,璐璐又一个变羊,小虎选择卖掉自己,让香锅逃走。”

  巨魔挤到龙坑内侧,闪现过墙,加里奥又一个W,硬拖了4秒钟,无奈倒地。

  记得回味道:“酒桶开得有点急,我知道我们的队员是想趁着对面少人,打出点状态,但这波枯萎跟安必信摆明在勾引,在等璐璐到场,而后续的事我们也看到了,虽然我们先落位,但先死的是酒桶。”

  泽元重新活跃起来,前面看着下路对位像暴风雨中的小船一样飘摇不定,他差点麻了。

  但这波不同,这波SSG利用RNG想早点扫清障碍的心理,完成了一波很漂亮的反打,“还是尺帝这个闪现大招配合蚂蚱秒掉c位很关键,不然上野勾引的再好,本质上依旧弱势,这个时间点,我们的战力和控制更强。”

  休息室。

  Edgar捏着的拳头松开。

  幸好。

  他的队员没那么容易丧失斗志。

  当然。

  局势不算乐观,只是接回了一点节奏。

  泽元就看得很清楚,虽然潜意识里他愿意帮皇冠讲点好话,可巨魔没死,酒桶复活,SSG打不了先锋。

  “没惩戒,香锅重新过来骚扰,龙坑口给柱子,还敢打吗?酒桶马上到。”

  不敢。

  尝试了一下发觉不行后,SSG让掉先锋,RNG重新占住位置。

  2换4。

  总人头比6:7,尺帝补了一大口发育。

  不过RNG也没觉得怎样。

  人头被打回去,主动权还在手上。

  “来下,他们下塔一点点血,逼一下就有了,先锋等小龙快刷新撞中。Letme,你上路小心,猪妹可能还会去。”

  指挥下达。

  RNG又在铺垫着攻势。

  虽然先锋被拖了2分钟才吃下,但就像乌兹判断的那样,没大的璐璐不敢看泰坦,河道视野看见巨魔在靠,SSG只能让掉下塔。

  “下塔一拔,转中了呀。”

  再挤一波线,三人往中靠,璐璐只能跟。

  正面维鲁斯不来的话,先锋放出来,香锅习惯性往蓝区侧墙钻,尝试绕背。

  “猪妹被发现了,柱子减速,猪妹交Q。”

  先锋马上撞出,蚂蚱站在塔后给技能清线,旁边只有一个璐璐,看到这里,不用小明提醒,乌兹交Q破盾,泰坦钩塔开R,锁定猪妹。

  深海冲击的动画,逼得直线中间的蚂蚱闪到璐璐身边,安必信后拉,于是乎,塔后空间出现了很大的防线漏洞,加里奥嘲讽控2个。

  “安必信还想掩护,Q住加里奥打出永冻,但维鲁斯还在吃石甲虫,正面少人的情况下,璐璐要先死了!”

  璐璐倒地,阵亡4次,皇冠好险交出沉默,打断霞拉倒钩,逃回二塔。

  “太果断了,一波接一波的攻势,SSG有点没跟上。”

  事实上。

  尺帝也晕,“塔下怎么被开了?”

  “别说了,小龙没了,拖吧。”

  coreJJ很难受,他第一次感觉玩软辅是那么无力,明明知道对面想开,也不好阻止。

  这局打到现在,没闪就被开,有闪就被逼,永远没有一个安全的环境。

  北美解说也吐槽:“尺帝有时候太专注个人发育了,他清了塔兵不往中靠,选择去吃石甲虫,虽然看起来好像能消失给压力,但RNG可不跟你讲这个,你人不在正面,他们说越就越。”

  再运营一波兵线。

  中塔告破。

  10秒后,火龙一声哀鸣,泽元松口气道:“接下来刷的水龙,属性不算很好。”

  这波打完。

  RNG带着小2千的优势进入转线期。

  SSG的视野战术有了发挥舞台。

  对线期不舒服的地方在于,空间太集中于河道一线,对面稍微绕后,线上就是两难,可中下外塔被拔,RNG再想抓单,会很深入,能提前很久做出调整。

  于是,乏味的一分半过去。

  20分钟。

  趁着RNG野辅出现在红区,SSG换掉被螃蟹磨了不少血的上塔。

  “做出羊刀的维鲁斯清线很快啊。”

  到了这时候,SSG双c清线很快,RNG的推塔节奏一下子陷入停顿。

  关键的转折点,来到第三条的水龙刷新。

  乌兹提前指挥扫掉龙坑视野往中靠,因为他觉得SSG必会趁着这个时间抢占大龙和红区视野。

  24分半。

  “水龙快刷新,我们下线劣势,但Letme干脆不管兵线,选择团结。”

  从隘口一路挤过去。

  “欸,蹲在草里想阴人,SSG在往上半部靠,兵线要推出来!”记得忽然高兴道。

  小龙一片黑,只有F6空地的眼没被排掉。

  于是。

  SSG很自然的往前推线,朝上靠。

  做到这个举动,Edgar一下捂住了眼。

  3秒后。

  大龙坑视野看到猪妹、蚂蚱。

  小明一马当先的出草,尺帝跟coreJJ刚看到泰坦,下一瞬,小明闪现大招锁定璐璐。coreJJ心里那个骂娘。

  “闪现开,维鲁斯往草里拉,泰坦再一个Q命中璐璐,尺帝交大反打,伤害很高。”

  巨魔冲出来,找尺帝贴贴,柱子减速丝毫不影响它站撸。

  可下一拍,正义登场锁住泰坦,小明挂引燃,璐璐临死之前大给维鲁斯,螃蟹传送河道。

  SSG反应不慢。

  但Edgar就看着巨魔走位拉扯,等到璐璐一死又贴上去挤身位;

  小明后撤,枯萎尝试性的大招被小虎挡住,没能命中残血的泰坦。

  “上路没大了,留留留!”乌兹很热切。

  “Letme传送上路,视野看到了酒桶。”

  巨魔再一个柱子减速,走位拉扯与蚂蚱的距离,玩得很骚,加里奥沿着通道绕侧,等到SSG布在三角草的视线看到了酒桶,被堵在河道的四人进退两难,只能选择一路突围。

  后侧不行,巨魔灵活有加里奥保。

  下一拍。

  SSG集火加里奥,记得吼道:“这个W吸收了成吨的输出,猪妹,猪妹想大乌兹,被漫天飞羽躲了!”

  一声叹息。

  他们唯一的破局机会就是秒霞,可神经紧绷的乌兹,在明牌的团战里,没有给到破绽。

  5秒后。

  巨魔冲进去大招吸住螃蟹,酒桶大招逼出2个闪现,但下一瞬,Letme找到尺帝,E撞晕。

  “加里奥阵亡,但它拖了很长的时间,螃蟹被吸,坦不起来,霞再一发暴击,前排一倒,酒桶很能抗,尺帝,杀尺帝,杀尺帝啊!”

  残局里。

  皇冠踩过加里奥的尸体,去到蓝区,猪妹再一个Q,同样跑路。

  “酒桶Q减速,乌兹倒钩斩掉维鲁斯人头,大龙,大龙有了!”

  霞WAQE,最基础的快速拉羽毛,吃到减速的维鲁斯根本扭不动。

  一波1换3。

  人头7:10。

  记得缓了一口气,“大龙一拿,等拔掉外塔,再等机会抓单,打一个快速包夹。这把应该有了。”

  “该死,这团战真是邪性。”

  台下的Edgar很暴躁。

  由于RNG开的太果断,抓机会抓的太好,SSG没能站好阵型——后排居中,猪妹、螃蟹顶在前面,蚂蚱站侧翼盯防。

  接下来的五分钟。

  成了韩国观众最难熬的五分钟。

  带着大龙buff,RNG就是最简单的中下齐推,然后扫荡红区。

  “水龙一拿,下二塔拔掉,再转中,SSG清线不慢,但他们很难吃掉炮车兵。”

  受到加持的炮车,一下一下打在韩国观众心上,偏偏巨魔走位风骚,不断的丢E卡位。

  面对气势如虹的RNG,SSG除了苦苦拖过大龙buff,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RNG的转线运营也很少出现破绽。

  花了2分钟。

  中二塔一让,趁着最后一点大龙时间,RNG让酒桶推掉下线转中。

  忽然。

  香锅抓住蚂蚱丢Q逼走位的瞬间,丢E顶飞,小明想都没想Q了出去。

  “小明——哎呀,交闪了,皇冠注意力还是很集中的,SSG反打,想留泰坦,但加里奥开W上来吸收伤害掩护,侧翼,酒桶先到,他们也怕酒桶的大招开团。”

  只一下尝试,逼出中路一个闪,泰坦血量不到一半,大龙buff结束,RNG果断撤走,扫荡蓝区留下视野。

  “经济已经拉开到6千了,再等一条大龙,带线逼团。”

  米勒心情很好,不停策划着剧本。

  从当前局势来看,SSG已经到了悬崖边,只需要轻轻一推,就能拿到赛点。

  “拼大龙吧。”

  第四条水龙哀鸣。

  coreJJ艰难的念出这句话。

  “中路抢线,有香炉加持,维鲁斯清的还是很快。”

  SSG先落位大龙。

  可RNG只用抱团挤中线,然后巨魔开E探路,依旧能稳稳落入阵地。

  僵持中。

  香锅忽然加速,安必信被吓的交Q,露出了旁边的螃蟹。

  “柱子,喔!螃蟹E被卡掉了!泰坦Q住,枯萎得交闪!”

  螃蟹被集火,瞬间下了三分之一,不得已闪回大部队。

  此时所有人都能发现,RNG这个阵容一旦优势成型,巨魔跟泰坦的配合可以有无数次先手,因为加里奥能看,敢开野辅,正义登场会告诉SSG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阵地失守。

  RNG一步步的抢占阵地,布好视野,果断开大龙。

  “枯萎回家,得找时机交T。”

  “大龙血量下的很快,SSG想看,巨魔又一个柱子卡位,打龙,打龙就好了,盯住惩戒血量。”

  大龙4千血。

  螃蟹T到自家蓝区侧墙真眼。

  3千血。

  螃蟹来到隘口蹲防,霞就在他前方,可谁来开呢?
  就在SSG有点绝望,打算抢大龙的时候,加里奥一马当先的杀出来,去看正面,在RNG的理解里,这波限制猪妹,逼退站位,让SSG阵型远离大龙坑,只要吃掉大龙,加里奥死了没关系,带着龙种上高就能赢。

  于是。

  RNG的阵型有了一个突出,酒桶侧翼前压,2个前排往前站,在这样的时刻,安必信Q进大龙坑吸引了全部视线,小明不自觉往前走,紧跟着,安必信闪现拉距离,大招甩给霞,逼出漫天飞羽。

  几乎是同时,泰坦Q到猪妹,香锅Q惩。

  “龙,龙谁的,大龙是我们的!”

  刚喊完,乌兹想把大招伤害打出来,霞落地的瞬间,队友全都扑向正面,这,成了螃蟹的秀场。

  R加正义荣耀。

  乌兹看到侧面来了个上单,赶紧呼喊,可加里奥被吸住,维鲁斯疯狂摇头,哪怕Letme大招炸了三个,可霞的输出跟不上。

  “有点不对劲,猪妹先倒,但我们的前排撑不住了。”

  救赎洒下,半血螃蟹抬回血量,在这一刻,没了香炉加持的劣势显现,一个霞打不过螃蟹,被逼了闪现,脱离了正面。

  而乌兹从龙坑闪到上墙,吃到W加速的维鲁斯一个人追着三个点。

  “冰杖的减速效果太烦了,蚂蚱又一个E,小虎倒了,Letme往蓝区跑,但龙坑里面,腐败锁链R到了巨魔,香锅,香锅能跑吗?”

  跑不了。

  一波1换3,RNG留下2个龙种。

  SSG顺势抱团拔掉三座塔,RNG中路高地先被破。

  “枯萎这波打得太好了,他跟安必信的一个配合,让乌兹没能打出多少伤害,霞这个英雄虽然自保很强,但它脱节了,作为一个AD,该有的短板不会少。”

  SSG缓了一大口气。

  没有资源,RNG正常发育,想靠龙种压高,但维鲁斯三件半,线根本进不去,这样的装备让RNG领先的那3千块都不重要了。

  慢慢的,35分钟,远古巨龙刷新。

  中下有线权的SSG先一步落位,变成RNG慢慢来探。

  “加油啊,RNG。现在不好开这个璐璐了,coreJJ很小心,就站在AD身边。”

  SSG好不容易握住主动,打得更加谨慎。

  “探照,远古龙一万血。”

  RNG摸到河道,抢回半侧视野,SSG打得很磨叽,被喷几下就走位,想让中路超级兵过去,再来逼龙,可RNG也很懂,让巨魔骚扰,SSG不敢开打野,加里奥的存在让他们心生顾忌。

  20秒,40秒过去。

  远古龙还在拉锯,现场的气氛焦灼不已。

  这时候,枯萎补出蓝盾,从家里出来,SSG开始动龙,他们在等这件装备,有了它,暴击霞想杀螃蟹需要时间,哪怕被巨魔吸了,璐璐也能保着后退。

  “就是拼惩的事,谁拿到远古龙,谁就能all in。”

  7秒过去。

  羊刀叠满的维鲁斯把远古龙打到剩五千,其他队友都在盯防。

  小虎卡在隘口草丛,旁边就是真眼,他确定自己没被发现,“能把对面往路口赶吗?看我位置。”

  这一把,他没怎么主动做过事,因为蚂蚱清线很烦,他感受到了Faker面对自己蚂蚱的憋屈。

  但。

  小虎同样发现,SSG没怎么看他,全力应付着野辅。

  虽然有点伤人,但事实就是,比先手开团,SSG最忌惮的不是他,他被人遗忘了,真正的被当做了一柄保护伞。

  开团的血脉在燃烧。

  香锅也忍不了这么磨叽。

  于是。

  远古龙五千血的时候,他E往龙坑口丢,减速上野,贴着墙进了大龙坑,一副我要卖,伱来开我的样子。

  可这样的地形,SSG才不愿意全员往里面挤。

  在泽元的遗憾里,维鲁斯停手,拉掉仇恨,让远古龙回血,往蓝区挤占,放RNG进口袋。

  SSG想的很好,优雅的转身堪称运营模范。

  可RNG看到对面这么做,退的层次里,挤的很密。

  SSG不觉得这是漏洞,泰坦的位置离得很远,给他闪现Q都摸不到。

  他们眼里就是巨魔、泰坦,连酒桶都不觉得怎样,下线进来,有拆二塔逼回防的机会,枯萎正跟安必信沟通着。

  1秒。

  2秒。

  维鲁斯跟璐璐重叠,就在拐角入蓝的位置,螃蟹交了E,因为枯萎觉得自己没必须再给身位,一起转下二塔嘛。

  鸟巢现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在他们的注视下,正在蛰伏的加里奥醒了,闪进河道,冲拳拉近,不到1秒的时间,能看到的就是快到脸上的W蓄力。

  哪怕coreJJ反应过来给变羊,给变羊并不能打断W。

  这才是加里奥最强的开团技。

  在这样狭窄的路口,嘲讽三个,小明闪现Q住螃蟹,R维鲁斯,虽说下一瞬,尺帝交掉净化,闪到三角草前面,但巨魔跟上来开大吸住前排,螃蟹倒的太快。

  “小虎!!!”

  前排倒,霞开启W,三下点死璐璐,大后期的集火杀人也就几秒的事。

  结束了。

  下一拍。

  猪妹大住加里奥,Letme绕位置,E到三角草,大招把维鲁斯炸到下路,不给尺帝输出空间,而AD一脱节,被上单缠上,安必信跟皇冠有心无力。

  “上塔上塔,能一波能一波,小虎去上。”小明疯狂指挥。

  上线正在进去。

  “追,继续追,小虎传到上路拆2塔,香锅再一个柱子,蚂蚱丢完大招阵亡,维鲁斯还在被Letme黏着。”

  10秒后。

  吃了大招的残血酒桶向后交E,放巨魔去追维鲁斯,泰坦钩住猪妹不让回城。

  又过去8秒,维鲁斯被啃死,乌兹已经汇合小虎拔掉上路高地。

  安必信很想守,可哪怕他杀死泰坦,巨魔又来找他了,紧跟着回城的酒桶传送保兵。

  “香锅再一个E打断回城,拆基地,拆基地就好了!”

  40分37秒,RNG拿下激烈的第二局!

  “RNG!赛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