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联盟之冠军主教 > 第459章 还来(求月票)

第459章 还来(求月票)

2022-07-02 作者: 血流三千尺
  第459章 还来(求月票)

  第一局结束的时候。

  斗鲨平台的热度破了3亿。

  如果算上其他直播平台,或许热度加起来比人口还多。

  当然。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的互联网平台,热度并不代表真实观看人次,它只能算上一个综合指标。

  但不管怎样,这次鸟巢决赛绝对吸引了近几年最多的目光。

  比赛刚打完,微博直接上了四个热搜,分别是——

  “zoom!”

  “第一局BP,摇疯了。”

  “猪妹打船长。”

  “决赛BO5赢下第一小局的,都拿了冠军!”

  这些话题,足见观众热情。

  在众多的声音里,大家普遍对zoom这手猪妹的底牌感慨万分,另就是对RNG第一局划下的战术重点很感兴趣。

  四强打SKT的时候,有大手子统计了对线期两队对下路的倾斜,达到了地图热点的百分之46——除下路外,其他两路加打野靠拢下路的重心轨迹就叫做热点。

  非要说的话,这从MVP的颁发中也能得到类似的证明,四个MVP,三个给了下路,甚至有2局,ADC都是伤害收割一起抓,输出占比能达到团队的35左右。

  而在这一局里。

  RNG很明显的把重心分在了上半部,主要体现于对小虎的支持。

  无论是对线期皇子频繁在两侧近道移动、抢占视野空间、骑脸酒桶,还是转线期,野辅跟随卢锡安的带线速度策划中路抢线的幅度,以此达成,有离线时间支援边路,应对可能的抓边gank。

  当然。

  这一局的MVP给到了承伤第一的猪妹。

  如果小虎没被SSG针对,没断2波节奏,或许他会成为MVP的有力争夺者,只可惜,皇冠的岩雀有两把刷子,两波靠拢的时机抓的不错。

  嗯。

  这算是赢家的小小反思。

  观众对RNG的表现足够满意,除开一部分铁粉觉得对下路的关照太少,其他人都觉得能分配主导权的队伍更加可怕,这意味着花费力气针对了一个点,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点冒出来。

  事实上。

  所有登顶的战队几乎都是这个模式,主张机会主义,而非一成不变。

  选手状态总有起伏不定的时候,保核只是一种可选用的战术,而非既定策略,祖宗之法。

  想走得远,走得最后,只靠一个人来c很不稳重,想赢的漂亮,就得根据对手的意图分配重心,让更多的人有发挥上限参与进来。

  迎接功臣回来。

  秦明鼓励道:“我说过,掐皇冠这个点远比掐安必信容易,两侧视野失守,他们的压力也很大,而且,你们应该发现了,他们BP很难做。”

  队员们下意识点头。

  这把可谓是完全按照特训的结果走,虽说没有完全预料到SSG的反扑,但大致知道怎么应对会是他们的软肋,干脆一点,挤压SSG选手的舒适区。

  如果只看KDA,皇冠其实不差。

  噢。

  他一直不差。

  只是他的天赋没点到对线压制力这一块,世界赛打到这会,小虎可以很中肯的对几个对手做出评价,比如说为了战术牺牲进入到团队模式的Faker没那么专注对线了,比如说阿P欠缺经验,因为其他路捷报频传,打得偏急,不理性,等着他失误就好……

  上述所有交手过的中单,对线方面给到很大压力的只有caPs。

  对于统计过地图热点的秦明来说,皇冠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很少很少很少塔前施压,不管是抢到一波推线主动,还是回城时间差造成的反推,他都不会专注于消耗换血,宁愿把有限的空间放到视野两端,也不会加大强度拷打对手。

  这既来自于实质的需求,也是因为SSG这支队伍不需要中路发出特别大的声音。

  谁都知道,频繁的施压代表积极的碰撞需求,可安必信不喜欢帮中建立优势,帮解线反蹲倒是会做,这就养成了皇冠轻易不过河道中线的站位意识。

  这从前三级也能看出。

  卢锡安先支援蓝区,岩雀能推,但他只是抢了第一波先到二的节点,然后控刀等卢锡安回推,减少前期压力。

  如果说,皇冠对自己的定位加上一直以来的养成的习惯让他在防守端上点满,名场面包括原时空EDG、SKT分别尝试过加大对中路的施压,尤其是EDG,4分钟抓三次,其中一次还是野辅一起抓,都只是逼了个闪现,没能斩获人头,导致安必信轻松愉悦的先到六越上。

  发现没有。

  皇冠放空维持对线,是在给安必信解压。

  安掌门这个人打野有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比较坚韧,无论是小花生、cuzz还是香锅,前期碰撞都能占他便宜,从没人彻底压死过他,且一旦对面打野尝试进攻拿到的收益偏小,安必信会立马规划到六之后的行动。

  大数据方面,安必信最特殊的一个数据,就是被卡四却总能先到六,利用大招抢回一波节奏。

  注意。

  这里面的所有信息,和地图热点,不包括线上频繁支援。

  秦明帮香锅设计了一套保险线,但SSG野区的保险线,纯靠视野和安必信的规划经验,他不会指望队友过来帮他。

  今天的对局依旧证明了这一点。

  SSG看似团队,实则非常不团队,AD宁愿多吃2个刀,都不愿意靠靠野区,帮忙劝退,这种划分,纯粹是Edgar教练太相信自己的视野框架,以至于变得有些自负。

  这种明知道漏洞,明知道有缺陷,明知道会被对手利用的行为,被他用视野没做到位,没能及时更新美化了。

  在他的规划里,有效视野可以很低,有效视野率必须非常高。

  再度验证这一点。

  秦明跟队员推导第二把的BP,“这把打完,他们肯定会调整卢锡安的优先级。我拿红方,如果他们想交换加里奥,那我就放猪妹给他,ban掉洛、风女,如果他们有抢的意思,那我们就ban洛加慎,我们拿风女。

  他们不敢先出凯南。”

  秦明有这个自信。

  其实,LZ也不是解决不了枯萎的凯南,而是Khan打凯南上不了压力,团战方面小输一手SSG的阵地思维。

  “小虎,你今天怎么样,你的感觉?”

  “他对线不跟我交流,挺犹豫的。”小虎想到了过去的自己,同病相怜道:“不想给队友增加压力吧。”

  秦明拍拍小虎肩膀,“所以,第二把我还是需要伱站出来带节奏。如果我们拿到加里奥,这一套我们很熟了,拿不到,就Pick瑞兹。”

  队员们没有疑问。

  上把的表现足够证明,这套战术对SSG的反制力度不小。

  话说回来。

  小虎对皇冠的心路捕捉没有错。

  犹豫,不想给队友带来麻烦,于是团战打打控制,帮后排拉扯空间。

  从打LZ的那把岩雀也能看出来,前期对线不起杀心,关键团战连着几个岩突,帮着留人就赢了。

  就像原时空打完,连韩国观众都对这种打法不认可一样,甘做绿叶有时候就意味着不讨喜。

  你觉得你尽力了。

  观众却觉得你隐身。

  而且中路不比上单,中路划水更容易被放大,哪怕人家的对线水平本身也没出问题,但看着就是觉得不攒劲。

  回到此刻。

  秦明对第二把的安排就很简单,赢了第一局士气大涨,该交换筹码就交换筹码,然后等一个点挤出空间,重心去靠,最终靠先手开团取胜。

  于是。

  他看向Letme,“zoom你休息,我们给上路一点空间,然后主打下半部。”

  秦明虽然不知道SSG会怎么调整。

  但总该脱离不了加强阵地的思路,这又不是绝境,需要放开手脚不留遗憾。

  从心理层次来推导的话,下把如果换作他是SSG,一定会利用蓝方一抢优势,加强下野强度,追回一分。

  换句话说。

  输掉一局的SSG不会再跟第一把一样,想着怎么不出错就好,他们应该会多动动,最终比赛内容会演变成一场追优势的较量。

  那上Letme,就是保证香锅有足够的精力破坏对方起节奏的重心。

  休息室的另一侧。

  Edgar正在批评队员展露出来的战斗意志。

  但说完,他还是指出问题,“我要你们注意视野分层,点对点的盯防,但你们完全没想过皇子先从线上过来,然后过墙进安全区吗?”

  那波灯下黑,直接导致SSG守不了高地。

  “我的,我岩突空了。”

  “算了,不说这些,你们觉得卢锡安要ban吗?”

  皇冠低着头,尝试解释,“它到六之后用大招换我血量,我真的没办法。”

  “它是个走钢丝英雄,但拿出来,三个带线发育的版本上单都被克制(船长、凯南、杰斯)。”

  “还有猪妹。”安必信强调道:“下把得抢。”

  在安必信的理解里,猪妹甩大尝试的空间远比酒桶充足,酒桶一不小心会把大爹炸到AD脸上。

  “我还是那句话,多做眼,抓重点。”

  明眼人都知道,RNG对SSG的插眼习惯有所研究,不然皇子做不出那个灯下黑的操作。

  毕竟,绕掉一个视野可以说是gank习惯好,连绕三个封锁眼位,还说纯靠蒙的,Edgar都觉得屈辱。

  “他们红方的话,下把我们能拿到T0下路组合,这次,对线别让我失望。这么多观众看着我们。”

  重担落到了尺帝、coreJJ身上。

  对SSG这么一个打法成熟的队伍来说,调整就是这么简单,蓝方有蓝方的优势,那就好好利用蓝方。

  先负一局。

  士气有些沉重。

  可对安必信来说,这么些年真应了宝石那句话,曾踏足山巅,亦曾跌落谷底,所以,他瞥了一眼尺帝,眼神依旧凶恶,充满不甘。

  他真的很想要这个冠军证明他不比Faker差。

  ……

  解说席。

  当泽元说看到SSG输比赛,其实还好的时候,两边选手落座。

  “人员方面,我们是换上了Letme。可能赢下第一局后,Beggin教练依旧想调整一下打法。”

  “是的,双方换边,其余不变。”

  瞧着这手换人。

  经历过四强打SKT后的软泥怪没有抱怨什么。

  就像解说说得,只要轮换有意义,那为什么不能胜场轮换。虽然这看着有点蠢。

  “好的,两边进入BP。”

  选人界面出现。

  三位解说精神一振。

  “我感觉这手猪妹很关键啊,打到现在,整个四强加决赛,猪妹的优先级已经超越酒桶,而且看得出来,拿到之后,表现都挺不错。”

  SSG蓝方一ban风女。

  Edgar不想给小明拿到目前胜率第一的软辅,毕竟他们一抢的优先目标不是风女,如此,只能ban。

  红方没说得,吃固定ban。

  紧跟着第二手,SSG封锁瑞兹。

  “噢,瑞兹吗?这是想一抢加里奥?针对小虎的英雄。”

  这手有点诧异,秦明继续按照制定的计划禁用洛。

  “洛可以,coreJJ的洛有说法。”

  当事人看着很憋屈啊,他宁愿不要解说的尊重。

  自从四强出了一把,他到现在都没机会锁定头像!

  蓝方第三手,Edgar在皇子、慎、小炮之间,稍稍犹豫了一下,选择ban掉皇子。

  既然要放加里奥做出交换,那皇子必不可能给。

  第一把赢下还好说,没赢下,这种气势下的一骑当千,他放出来,他的队员估计得产生不好的记忆。

  小龙、大三个;蛤蟆侧墙,一套残血。

  整个世界赛,就没见过比这个皇子更凶的存在。

  这手一ban。

  SSG虚了。

  按理来说皇子不该有这么高的优先级,可这不是手感热吗,浇点冷水也好。

  “哎呀,我就知道第三手会考虑皇子。”

  泽元评价道:“不给尊重真不行,香锅拿皇子那是要吃肉的,附魔战士,第二件补黑切,只要给距离,三件套的AD也是见面残血,哪怕有香炉可以回,但必须得靠队友牵制后排,压力还是很大。”

  “看看我们第三手封锁什么?慎吗?没问题,打LZ的时候,SSG有让枯萎玩过这种阵容。”

  秦明这一手就一个目的,减轻上中连接的配合度,因为他不确定加里奥跟猪妹的优先级,哪个在SSG的心目中更高。

  万一抢了加里奥,又没瑞兹,秦明只能下野辅搭一搭,次轮再帮中路拿英雄,逼迫其ban位。

  衡量价值就是如此。

  脑海里得有适合队员的、大概的交换流程。

  选择题交给SSG。

  猪妹、加里奥、发条、辛德拉、蚂蚱、璐璐,小虎有四个能打加里奥的英雄,不怕被ban空。

  而对Edgar来说,他的想法同样如此,我皇冠手里三张牌打加里奥,你也ban不完。

  比起信任皇冠,他更信任下野。

  如果夺冠之后要论功臣,下野上辅中或者下辅野上中,怎么排,中路也是三四号位轮转。这才是他觉得最理想的资源分配。

  “拿什么?还在考虑。”

  话音刚落,最后5秒,猪妹锁定。

  “还是帮安必信拿了一个很舒服的角色,那我们这边不用想啊,加里奥呀。不拿加里奥,给对面拿,这俩几乎就是版本容错最强的组合搭档,虽然先手方面没有加里奥皇子那么优秀,但在拉扯反开方面,以及小规模团的强度上,猪妹要领先太多。”

  如泽元所料,SSG率先做出选择,秦明跟上,加里奥加酒桶。

  “维鲁斯、璐璐。”

  没了霞洛,风女,就这个组合能保证对线和团战输出都有发力点。

  于是乎。

  选择题又回到RNG。

  面对猪妹加维鲁斯、璐璐的下野组合,能想的办法无非就是平衡。

  Edgar也想看对面会拿什么AD。

  小炮是在外面,但敢出小炮,他次轮必ban宝石,没了相称的辅助,小炮还能发挥出小组赛那般的威胁吗?
  这里需要打一个问号。

  “拿霞吧,我们卡着一手螃蟹,他们上路不好出,如果他们抢,那酒桶去上,香锅补巨魔,小明你拿泰坦,全力针对维鲁斯的团战站位,不求减员后排,但求前后排脱节,分散火力。”

  秦明很快找到比较优解的办法。

  虽说SSG不按套路,ban了瑞兹抢猪妹,剩下稳定摸到后排的打野英雄里,只剩梦魇,可梦魇不搭配能秒人的英雄,本身的发挥舞台在璐璐的限制下会非常小。

  后世18年那个奇迹团也能看出,当BP划定四保一后,梦魇有多难受,这英雄虽然在香锅手上有加成,但改变不了它其实不是一个方便打拉扯的英雄,但恰恰打SSG这个下野,一波流非常难。

  “霞,锁了!”

  “这手好,漫天飞羽能规避猪妹的大招,而且,霞本身清线手段不弱,不至于一直被囤线越塔。”

  RNG三楼是补了AD,却不是Edgar理想中的AD选项。

  说实话,他有点失望,乌兹在Beggin教练手里,进退之间的度拿捏的更好了,不像过去那么头铁,非得给自己划定一个很小的圈子去发挥。

  可惜。

  他不知道第一把打完乌兹跟zoom说的话:躺一局,舒服,不然也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经过沟通和实战证明,乌兹现在对自己的定位就如教练春季赛就对他做出的划定一样:需要的时候大胆激进的站出来吸引火力,极限施压,不需要这样的时候,稳一稳等队友带节奏,不失为一种良方。

  二轮ban。

  Edgar倒是不至于泄气,下路组合还是他们强,那就针对上路摁掉大虫子,然后他想到:“这加里奥会不会是辅助?”

  捏着的小本本上,赫然有分析师记载的加里奥摇摆记录,虽然是夏季赛,虽然小明只玩了一局,但问题是,四强那个螃蟹,一把没出就拿出来用了,不也有特定的战术效果嘛!
  “加里奥辅助的话,就不肉了。”

  “也不需要那么肉吧,它有大,跟慎的定位很像,进来吸收第一波伤害,还能打控制。”

  coreJJ跟队员们讨论起来,越想越觉得这个顾虑有道理。

  为啥。

  加里奥2级之后,有了W的魔法盾,璐璐得打中多少个Q才能把加里奥血量压下去给予威慑?

  “这样的话,卢锡安得ban,我蚂蚱打不了这英雄,它越线我吃不了兵。”

  岩雀能靠Q蹭,蚂蚱靠什么蹭?

  至于委屈到六再找机会就更是一个悖论,中路烂穿,大不了卢锡安第二件提前补个小水银,虽然拖装备,但你蚂蚱拉扯也一般,花一千三吃掉闪现R,团战打起来,看看谁难受。

  秦明这边ban了船长,发出信号,等到SSG禁用卢锡安,他可惜道:“可以啊,有准备。”

  不过也无所谓了。

  存在摇摆,不代表一定要摇摆,为了摇而摇并不是很好的手段。

  当然。

  记得没看懂SSG为什么要ban卢锡安,观众也有点没看懂。

  “以前MSI还有过加里奥走上,但现在大家都清楚,加里奥这个英雄最好的方式就是积极参与正面行动,把它放到边路本身是一种削弱。我感觉我们应该不会这么做。”

  他们不懂Edgar对秦明的忌惮。

  作为传统人士,他可太讨厌RNG层出不穷的创新。

  “四楼拿什么?泰坦吗?锁了!”

  现场发出欢呼。

  “哇,小明的泰坦重出江湖,下路要给压力了呀。”

  看到这一手,SSG不藏了,跟着摊牌,“螃蟹加蚂蚱,枯萎也练了一手螃蟹。”

  泽元有点小震惊。

  在他看来,螃蟹强归强,但不是那种个人操作上限非常高的英雄。

  但他没想过,红方拿着康特位,不管出什么,都绕不开螃蟹,另外,Edgar可没头铁到认为Huni的纳尔行不通,就觉得他们的纳尔行得通。

  他考虑过,纳尔有了冰锤,才能跟螃蟹玩儿、风筝,但本质上不构成太大威胁,因为螃蟹清线很快,边路没想象中那么需要队友帮。

  而一旦到了资源团,有个稳定控制,就能让螃蟹得到发挥。

  在他看来,RNG拿出来的卡牌、螃蟹不过是蚂蚱、螃蟹的另类展现,而从熟练度来看,他显然对皇冠的蚂蚱更有信心。

  阵容落定。

  这一套减员快,控制稳定,站位协调,拿出来就是要控龙。

  不管如何,这是一套有点没想到,但绝对SSG的阵地阵容。

  “SSG想让我们教他们怎么处理螃蟹,那,第五手康特位怎么选。”

  “是的,SSG这个BP思路也是有备而来,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取得胜利!”

  两位功勋教练隔空对撞。

  满满的大气压下,右侧亮出了一个丑陋的怪兽头像。

  “巨魔?这手打上还是打野?”

  “打上不可能吧,螃蟹比一般的重装战士手长,别看有个柱子,但它E有位移,W有护盾,还真不一定好摸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