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就当是一场梦,醒来还是很感动……”

2021-09-28 作者: 桃狸狸
  第196章 “就当是一场梦,醒来还是很感动……”

  殷楚:“…………”

  “?????”

  “!!!!!”

  薄璟川对对方的微表情了若指掌,无他,小姑娘实在太好懂了。

  只扫一眼,便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看来是了。”

  殷楚疯狂摇头,以示那不怎么清白的……清白。

  男人沉吟片刻。

  “赚了多少?”

  殷楚眨眼,表示无辜,一副“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的”的模样。

  男人轻挑眉梢。

  “不要我给你交税了?”

  自爆第一人殷楚直接给跪下了!
  知道这件事情是彻底瞒不住了,她只能可怜兮兮地看向对面的男人,小姑娘眼眶没有红,但泪盈盈的模样非常好看。

  更想叫人欺负了。

  “坦白从宽。”男人的指尖在桌面上轻叩两下,跟调查犯人似的。

  殷楚怂怂地抬头,跟薄璟川那双深邃的眸子对上,“卖了一、一百万?”

  “记清楚了?”

  殷楚摇摇头,估摸着薄璟川的脸色,又往上面加了点,“一百五十万?”

  “确定?”

  “两百万……?”殷楚再试探。

  薄璟川非常清楚殷楚的性格,男人轻叩的动作稍顿,尾音的那声仿佛最后的通牒般,落在对方心头。

  “最后一次机会。”

  小姑娘只得耷拉着脑袋,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精力,“十四颗,每颗二十万,一共赚了两百八十万,没有交税。”

  男人颔首,似终于满意。

  “对方知道是你做的吗?”薄璟川又问。

  “那肯定是不知道呀~”殷楚摇摇脑袋,“我是以代理商的身份跟他们交易的。”

  薄璟川看她一眼。

  那意思很明确:还不算太蠢。

  “卖家是谁?买了哪款?”殷楚现在所有的丹药,除去给家人用的部分,卖给周大善人那边……

  周大善人的钱有限,可没关系,他还有兄弟姐妹,再往上还有长辈嘛~
  光卖丸子这些,殷楚的零花钱就赚了个盆满钵满,这可比季钦拍戏上综艺通告都要赚。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由薄璟川经手的,时间一长,殷楚已经彻底忘了周大善人本名叫啥了!
  “是一群道士,买了炸鬼的丹……”

  “嗯?”殷楚话没说完,薄璟川的声音打断响起,一个激灵,殷楚瞬间回过神来。

  糟糕!

  大哥最讨厌的便是神神鬼鬼、封建迷信的这些了!
  殷楚疯狂转动大脑,连忙把话题给掰了过来,“这可不是我说的,我说了我相信科学不搞这些,是他们非得缠着我要我卖给他们,不然就打滚哭闹。”

  “害,你说这都是一群老爷爷,碰又碰不得,身边还带个免费给付钱的二愣子,他们非要,我这不是……这不是就尊尊老也让他们花钱买个开心么?”

  殷楚怂怂地探出个脑袋。

  “这种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双赢!我不算骗人的吧?”

  炸鬼。

  鬼!
  薄璟川听到这两个字脑袋都疼了,强身健体或美容养颜的丹药卖出去就算了,炸鬼……什么鬼?哪个鬼?

  男人西装的领带已经被扯下放在一边,少了那几分拒人于千里外的板正,反添几分居家气息,但俊美不见。

  此刻俊美的男人伸手,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

  “你卖出去的东西是真的吗?”

  “假的假的。”殷楚连连否认,“伟大的XXX曾经说过,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

  薄璟川看过来,眸光幽邃。

  殷·我搞玄学但是我是唯物主义·楚怂怂地坦白,“我自己是看不到的,他们说有……从唯心主义的角度来说,也是有的吧?”

  “……”

  他虽说不相信这些,但财富积累到这种程度,难免有几个朋友是信这道的,因而从前薄璟川便对这些略知一二。

  后来将殷楚接回来,小姑娘那些“糖丸”效果之奇异,薄璟川也知晓它们的另一个名字——

  丹药。

  为了保护妹妹的安全,也会去调查这方面相关之事,久而久之地……

  薄璟川的唯物主义人设其实也不怎么牢固了,或者说,仅仅是在殷楚面前坚定唯物主义的信念。

  但知道妹妹跟这些人有渊源和亲口听到对方跟其扯上关系,那感觉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薄璟川习惯性地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你还做了什么?全部交代了吧。”

  或者是觉得这种事情在大哥面前根本瞒不住,又或者既然对方都知道了,那生意方面的事还是交给大哥比较方便。

  殷楚终是一五一十把加微信拉群推销的事情全交代了。

  薄璟川:“……”

  事情都惹下了,还能怎么办?
  帮这群糟心的弟弟妹妹收拾烂摊子呗!

  略作思考后,薄璟川很快想到了办法。

  “以后减少在群里发言。”男人第一个提议。

  犯人殷楚弱弱地举起手。

  薄璟川看她一眼,“说。”

  “不说话的话,我以后怎么再群里发展生意啊?”小姑娘歪着脑袋,眼里有困惑、不解,更有不能薅羊毛的焦急。

  “…………”

  薄璟川默默地盯着她。

  都这种时候了,脑袋里想的还只有生意经吗?!

  盯着大哥严厉的视线,殷楚缩缩脑袋,“大哥你知道的,我也就这点爱好了……”

  “出息。”男人嗤她一声。

  那颗转一下都是大生意的脑袋很快想到了一个合理的借(理)口(缘)。

  “你说太多,会降低你本身的权威性。”

  更关键,是担心某个一会聪明一会笨的小姑娘,不小心将自己的秘密透露出去!

  “是这样吗?”殷楚困惑了。

  “你卖一颗丹药多少钱?”薄璟川往后一靠,旋转椅转过来,面相殷楚,他双手随意地放在膝盖上,端的是一副摊牌的派头。

  哪怕是亲大哥,这一刻殷楚也被薄璟川强势的气息所蛊到。

  少女怂怂地开口:“二十万。”

  “那我给你卖的呢?”

  “百万起步。”

  “所以——”薄璟川顿了下,“以后是你自己联系,还是听我的?”

  男人一张脸明明白白都写着“到底是你会做生意,还是我会做生意了?”

  殷楚的眼睛刷一下亮了。

  她又不笨,为了将来那一套赚钱大计,殷·不会做生意·楚顿时表明了态度。

  “听大哥的!都听大哥的!”

  “嗯。”薄璟川应了声似是满意,又说起第二条,“减少供货量。”

  好奇宝宝殷楚再次举手提问,“这又是因为什么?”

  “物以稀为贵。”

  “哦~”殷楚又乖乖把手放下,这次是明白了。

  第三条。

  “不准他们私底下自己买卖。”

  殷楚又举手,“这个我知道。”这次倒不是提问了,“不给中间商赚差价!”

  薄璟川看了小姑娘一眼。

  供货源增加,这种神奇的丹药卖太多在市场上泛滥,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关注;

  而且一旦手里不愁,就会出现私自买卖的形象,进一步扩张的同时,丹药最后也会落在不知何种人的身上。

  这些种种,对殷楚都是不利的。

  不过当着殷楚的面,薄璟川都没有把这些说明白了。

  小姑娘还是无忧无虑长大的好。

  “还有一条。”薄璟川说,“不能让他们知道那丹药是你炼制的。”

  “这个我也知道!”某小学鸡积极举手,“宣传封建迷信是会被抓起来的,而且我没有相关证件。”

  “这只是其中一点。”

  “?”

  殷楚歪歪头,看向对面的男人。

  薄璟川仅是凉凉地瞥过来,“我怕顾客一旦知晓是你做的,丹药价值会直线贬值。”

  “!!!”

  殷楚整个人气成河豚,脸颊都鼓鼓的,“我明明很厉害的,哪里有那么差劲!”

  下一秒她的脸蛋就被男人掐了下。

  “知道了吗?”

  大哥之名,不得违抗。

  殷楚最后就顶着被捏的脸,可怜兮兮地疯狂点着脑袋,“知道了知道了……”

  薄璟川松开手,似乎总算满意,但那目光仍旧落在殷楚的身上。

  “最后一点。”

  “啊?刚刚不是最后一条了吗,结果还有啊?”殷楚表示不解。

  薄璟川不理睬,他朝小姑娘伸出手,摊平,然后目光对上对方清透澄澈的眸子。

  “什么?”冥冥中,殷楚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姿势……

  这个姿势她似曾相识啊!

  “卖丹药的钱呢。”

  薄璟川的手仍维持着朝上摊开的姿势,“给我。”

  一下子,殷楚跨这个脸。

  哭唧唧.jpg
  “这是我努力赚来得辛苦钱啊!”她开始跟薄璟川卖惨,企图唤醒大哥的兄妹情。

  然。

  冷血的资本家没有感情!

  从头到尾,薄璟川只维持着一个姿势看着殷楚,最后殷楚被亲哥的威严瞧得没有办法,只得老老实实把新到手还没有捂热乎的两百八十万交了上去。

  薄璟川看到了微信收付款,这才满意,还要给殷楚定罪。

  “这就是你背地里走私的代价。”

  明明走的是自产自销的路子最后却要背上走私罪名的殷楚:“………………”

  “那、那这笔钱是暂时放在你这里保存吗?”

  薄璟川挑了下眉,一副“你凭什么会那么以为”的模样。

  一瞬间,殷楚的心就那么沉了下去。

  “那、那是……”小姑娘还不死心。

  薄璟川狭长的眸子扫过来,理所当然地道。

  “压惊费。”

  啪叽。

  这下可好了。

  殷楚那一颗心落下去,根本就来不及抢救,直接就给摔得稀巴烂。

  可见大哥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而今天的事情也的确是她做的不对,殷楚只能忍着心痛,将自己这用心宰来的两百八十万全部上交给薄璟川压压惊了。

  大概是看小姑娘不断变换的表情实在好玩,不经意间,薄璟川眼梢处又染上了浅浅的笑意。

  “放心,我会给你交税的。”

  “谢谢大哥!大哥大气大气!”

  殷楚正要高兴,可嘴角刚咧到一半,忽地又想起——

  不对啊!
  这钱已经被大哥收了,已经一分都不属于她了,大哥交税是理所当然,她再开心个啥?
  我的快乐才刚刚升到一半,啪的一下,又碎了,消失了。

  薄璟川这个位置,将小姑娘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他稍稍垂首掩饰了唇边的笑意。

  指尖在手机上轻点了两下。

  下一秒。

  殷楚的手机响起。

  她愣了下。

  啊!
  这是她给大哥专门设置的发钱的提示音,就见少女呆呆地看在那边的男人。

  “有新消息,不看吗?”男人下颚微抬示意,端的是一派云淡风轻。

  难道……难道大哥良心发现了?又要把钱给她送回来?
  大哥,好人呐~!

  殷楚内心一派狂喜,“我就知道,大哥……”一边说,她点开微信消息,余下的话就卡主了。

  应该说,殷楚整个人都呆住了。

  【BJC向您转账100.00元。】

  殷楚:“……”

  就这?

  就这就这就这?

  她便维持这个姿态,又愣愣地看向那端的男人,只给妹妹发了一百块零花钱的吝啬鬼却不见任何的不好意思,甚至朝她点了下头。

  “有来有回。”

  也该叫某个小姑娘长个记性了。

  殷楚:“……”

  “一百块的零花钱,也刚好够你买几本真题集做了。”

  殷楚用呆滞的目光看着男人,“…………”

  “不用谢。”

  赔了夫人又折兵,今日份血亏的殷楚:“………………”

  你是魔鬼吗!!!
  气成河豚2.0!!!

  薄璟川教育+戏弄完妹妹,整个心情不错,可那边殷楚的目光却是空洞的,宛若被抽走了灵魂。

  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薄璟川站起来走过去,正要说话,就听殷楚在喃喃。

  “就当是一场梦,醒来还是很感动……”

  薄璟川:“……”
-
  虽然大哥不当人,但她这个妹妹还是要做的。

  上来的时候,殷楚把奖品本本也捎上了,想着二哥三哥那边都发了,殷狗腿又上前一步,将最后剩下那本黑色的也送到薄璟川面前。

  “大哥这是给你哒~”小姑娘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关键是不记仇,这会又朝薄璟川露出甜甜的笑。

  “嗯。”

  薄璟川接过,正要装作宠辱不惊地随意放到一边,忽然,哒哒哒,是什么东西飞奔上楼的剧烈声响。

  “妹——妹——”

  接着就是季钦的叫声,用力拍门的动静。

  “你别躲在书房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殷楚:“……”

  薄璟川:“……”

  很好,一个人竟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屋内两人对视一眼。

  薄璟川皱眉。

  你二哥在发什么疯?你惹他了?
  殷楚眨眨眼。

  没有啊!
  薄璟川揉揉眉心。

  那他又是来做什么的。

  殷楚更无辜了。

  母鸡啊!
  可季钦和宋砚书一样,都是溺宠妹妹无边的人,没道理忽然对着殷楚大吼大叫,除非……

  薄璟川正要叫人进来。

  隔着门板,都能听到青年那好听却又带着极度悲愤的声音,这一刻,季钦的演技达到了此生的巅峰。

  “妹妹,解释一下,为什么你送我的本子上写着‘赠秦湛’的字!!!!!!”

   本章字数:4200+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