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事出常态必有妖

2021-09-27 作者: 桃狸狸
  第195章 事出常态必有妖
  宋砚书:“……”

  秦湛?

  他记得,刚刚喊对面的男生,叫的就是这个名字……

  短暂的沉默后,宋砚书又抬头看向对面的殷楚。

  小姑娘尚不知道自己“以次充好”的奸商行径已经被曝光了,眨了眨明亮的眼睛。

  “三哥不喜欢吗?”

  秦湛的,又不是妹妹的。

  的确不喜欢。

  “……”宋砚书抿了下唇,缓缓道,“我再看看其他的颜色?”

  因为打开时,见到的就是那几个字,宋砚书没有将本子完完全全地打开,殷楚没看到,完全不知道此处发生了什么。

  只当三哥是有些挑剔。

  不过漂亮的人,总是有特权的!

  “可以呀~”小姑娘脑袋一点,又把余下的两本送了过去。

  宋砚书再翻开一本。

  还是秦湛的。

  冷漠.jpg
  再翻开一本。

  总算是妹妹的了。

  开心转圈圈.jpg
  宋砚书眸中的清冷之意收敛了几分,露出丝丝清浅的笑容来,点着“赠殷楚”的那本。

  “要这个。”

  青年的声音温润好听,似林间清水竹鸣辉映交相。

  “好呀~”

  三本本子里只有一本是殷楚真正赢回来的,剩下两本都是那个秦湛提供的,而除他之外,家里还有另外两个人……

  宋砚书垂眸,长长的睫毛刷下来,遮住了琥珀色的眸子,亦无端凝出两份深泽。

  他终究没把这点点出来。

  “剩下两本是给大哥二哥的?”

  “对呀。”对此尚且一无所知的殷楚。

  对面。

  宋砚书倏地抬头,露出一个清浅好看的笑容来,“那我们早点回去,也把东西送给他们吧。”

  殷楚愣愣地看着对面的青年,不仅仅是因为宋砚书笑得好看,更因为——

  “三哥,你变大度了!”

  宋砚书眨了下眼,一瞬间,殷楚仿佛看到里面有暗芒流淌,可再看,又是一片琥珀澄澈。

  “嗯。”
-
  因为今天是妹妹发奖品的日子,季钦超额提前完成了剧组的拍摄工作,早早回到家里。

  薄璟川同样。

  他虽然出国了一趟,但飞的是个短差,很快就回来了。

  等宋砚书跟殷楚回来的时候,另外这两个男人已经坐在客厅了。

  “妹!妹!”

  季钦就跟只哈士奇一样,一见到殷楚桃花眼亮起,整个人就冲了过去,往前一扑——

  兄妹俩就互相rua起了脑袋。

  一偏头,看到了宋砚书怀里的东西,季钦还是有点脑子在的,连忙问。

  “我的呢我的呢?”

  偶然一次,宋砚书没有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插手,反而只站在一旁平静地看着。

  看着殷楚将一本藏青色封皮的本子拿出来,递到对方的手里。

  嗯。

  正是他第一次打开的那本。

  宋砚书清冷的眼底竟蓄起三分笑意。

  “哇哇哇!”

  什么都还不知道的季钦超高兴的,“妹妹送的本子,有学霸的气息,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

  殷楚想着,这是运动会上拼体能拿到的,跟学霸完全搭不上边啊!

  不过二哥好不容易有了学习的觉悟,算了,还是不要打击他了……

  哄好哈士奇,殷楚又走到薄璟川面前,正要把最后一本黑封的递上去。

  “等一下。”

  男人没接,他是一身刚从谈判桌上下来的西装笔挺,低头时,那双眼底却暗藏深泽。

  “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殷楚一抬头,“啊?”

  薄璟川已经往楼梯上走了,觉察到殷楚一直没动,他偏过头,室内吊灯折射,更显得男人那张脸俊美无匹。

  “过来。”

  “……哦。”殷楚只得灰溜溜地跟上。

  后面那两条小尾巴也想跟上,最后被薄璟川眼神一扫,全部乖乖留在原地了。

  ……

  到二楼,书房门一关。

  咔嚓一声,仿佛砸在殷楚的心头,下一秒她看到了大哥看过来时,那深邃的目光。

  男人点开手机,“短信是什么意思?”

  殷楚整个人一颤。

  糟糕!

  当初被绑架的时候,她就给家里最有本事的男人薄璟川发了消息。

  虽然后面出了点意外,是三哥宋砚书救的自己,但那消息已经发出去了,大哥肯定是收到了啊!
  只能说,宋砚书在找到自己后,所表现出的反应太稀松平常了,她竟往了还有个大雷埋在这里!完蛋完蛋!
  她想到二哥当初出事的时候,大哥直接一个电话打到警局调查情况,真可谓是本领通天。

  撒谎?

  ……撒谎肯定是不行的。

  殷楚偷偷去看大哥的脸色。

  “看我?看我也没用。”男人的声音沉下来,他似乎很烦躁,扯了下领带结,一副随时要打小孩的模样。

  “好好说。”

  对面殷楚眼神飘忽,“就……就字面上的意思?”

  “呵。”

  薄璟川一声冷笑,殷楚整个人瞬间抖得更厉害了。

  “有些人被绑架了,还知道发消息通知家里人啊。”

  “那肯定的!”

  她超乖的,必须得汇报。

  “呵。”薄璟川阴阳怪气超级加倍。

  殷楚怂怂地、怂怂地看了又冷笑的男人一眼,“那……那下次不说了?”

  薄璟川:“……”

  迎上男人愈冷的气息,殷楚那叫一个左右为难啊!

  “那那那……那我还是说一下?”

  这次,薄璟川可算是不冷笑了,就怕把某个薛定谔的搞事精又给吓地缩回去。

  被殷楚那么一闹,男人原先沉沉的气压竟缓解了不少。

  彼时他虽然因为在飞机上浅眠,没收到殷楚的消息,但宋砚书及时赶上了。

  从来到别墅的第一天起,薄璟川便知道宋砚书身上有不少秘密,能从别的渠道了解到这件事也不奇怪,方才见妹妹完好归来,连宋砚书脸上都没有多少怒色,薄璟川知晓,这趟绑架殷楚是没有遇到多少危险的。

  男人稍稍宽了宽心。

  但——

  “殷楚,被绑架是很危险的事情。”薄璟川道。

  家里余下两个弟弟都把妹妹宠得没有章法,他便要担起长兄好好教导的这个责任。

  不曾想,殷楚回忆了下。

  “其实也没有那么危险……”

  薄璟川:“……”

  在男人格外幽邃的目光注视下,殷楚再一次地赶紧改口,“我知道的!其、其实还是很危险的!!!”

  薄璟川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生龙活虎还知道斗嘴,那就是没事了。

  即便如此,薄璟川仍是将小姑娘从上到下看了几遍,似乎露出了一丝的柔色。

  “没事?”

  “没事啊!”

  殷楚答得可快可快了,“我那么厉害,而且这不是大哥马上让三哥过来救我了吗,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薄璟川的眸色深了深。

  宋砚书是那么说的?

  不过鉴于对方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当场,薄璟川并没有戳穿对方的谎言。

  反是轻轻应了声,算是帮对方圆谎。

  “很厉害?”薄璟川又问。

  “嗯嗯~”殷楚连连点头。

  “所以你也觉得这件事,很——”男人看着她,声音乃至眸色均是沉下来,“很好玩么?”

  殷楚整个人一顿。

  薄璟川总算不再跟殷楚打马虎眼,十分认真地说了起来,“在你们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听说了案情经过。”

  “是你在出去回来的路上,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直接绑上了车的。”

  “我以为,以你的能力,这种情况在当时就可以直接挣脱的,但你还是让对方成功了。”

  说到这里,薄璟川抬了下头,幽邃的目光仿佛能彻底将对面的少女洞悉。

  “殷楚,回答我,好玩吗?”

  小姑娘耷拉着脑袋站在那边,看起来十分可怜的模样,但这一次薄璟川却再没有心软。

  正如薄璟川所言,只要她想,她完全有当场逃脱并把姜柚一起救出来,完全不必沦落到被绑架走。

  之所以全程那么配合,一方面是在对方身上嗅到了一点点同行的气息,余下更多的则是为了……

  玩。

  薄璟川幽邃的目光就落在她身上。

  这一瞬间,殷楚想了许多。

  刚刚三哥是好脾气,将他带回来后,什么都没有问,但大哥作为大家长,却要承担起教育弟弟妹妹的责任。

  她想到从前,她还在修真界的时候,有时候遇到骗人的她也会故意跳进去玩玩。

  师兄师姐包括师父,都会说嘻嘻哈哈地说她调皮,却也没说不许她下次继续这样。

  那是因为,师兄师姐先前就往她身上塞了不少好东西,丹药法宝符篆,确定她一定能自保,甚至留下一道神识在她身上,以便第一时间能够抵挡,随后也能立刻抵达现场救下她。

  殷楚过去那十几年都是这般过来的,所以选择顺从被绑架的时候她并没有想太多。

  但这里是现代,许多事情都无法做到,跟以前的一切注定是不一样的。

  她就这样走了,还发一条被绑架的消息……的确非常容易叫人担心。

  而所有担心她的人都是在意她、爱惜她、真正对她好的人。

  啊~
  她好像伤害到了对她好的人……

  想到这,小姑娘终于是真的知道错了,她耷拉着脑袋,连头顶的呆毛都不翘了,焉焉的。

  “对不起。”

  薄璟川看着妹妹,这次的事情严肃,他没有再同她嬉闹说笑。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这次是真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给哥哥带来麻烦的——”

  小姑娘垂头丧脑的模样实在可怜,薄璟川原本是想承担起一个严兄的身份,好好晒她一会,等真的怕了,知道错了,才会终于放过。

  但现在。

  薄璟川伸手,掌心按在小姑娘的脑袋上,殷楚想要抬头,却被对方压着。

  只听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是怕你带来麻烦……”

  殷楚眨眨眼。

  薄璟川的体温比宋砚书要高一些,又比季钦这个热情洋溢的二哈要低一些。

  是一种非常温柔的暖色,此刻正落在殷楚脑袋上,透过两人接触的那点皮肤,一点点渗透进去。

  这个男人,远远没有他表现出得那般冷硬。

  殷楚眨眨眼,改口,“不会再让哥哥担心了。”

  “可以担心。”

  薄璟川又说,他的生意不复方才铁了心思要教育妹妹时的冷冽,反而带上了几分温暖。

  “楚楚,你是妹妹,我们有保护的义务,你可以肆意的自由的……但我不希望,这一切是以这种方式出现。”

  殷楚仿佛听懂了,她认真地点了点脑袋。

  薄璟川到底还是心软,见小姑娘似乎真的有要悔改的态度,又把手拿下来。

  最后板着个脸,“只此一次。”

  “嗯嗯。”

  “要是再有下次,你走到哪里我都派保镖跟着。”

  殷楚立马怕了,“不会了不会了……”盯着薄璟川那还没有完全缓和的脸色,她想了想又说。

  “对不起,我没有考虑到大哥现在岁数大了,承受不了那么多。”

  薄璟川:“……”

  很好,才刚刚流露出的那么一点兄妹间的温情,瞬间又全给冲散了!

  薄璟川抬头去看殷楚,发现小姑娘眉眼弯弯,笑得十分好看,可漆黑的眼眸里却是一片认真。

  一瞬间,薄璟川便知晓她是在缓和两人间的情绪。

  不过。

  “总比某些在外面闯祸叫人担心的小朋友来得好。”薄璟川也不客气的怼了回去,还压压小姑娘的脑袋,一直到把她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很好。

  现在大哥也沾染上了二哥的恶习!

  殷楚都乖乖受着,直到忽然幼稚的大哥发泄够了。

  “大哥。”她叫,“我真的知道错了,也有反思的。”

  薄璟川漫不经心地一抬头,“……嗯?”

  “为了加深教育——”

  顿了下,殷楚以一种大出血割肉般心痛的神态说出,“你可以把我的银行卡冻结十天!!!”

  薄璟川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幽幽地,仿佛能将少女整个都看透!
  事出常态必有妖!

  忽然,男人眸子微眯,修长漂亮的指尖点在桌面上,哒哒,仿佛轻叩人心弦,
  “那么主动上交小金库,思想觉悟那么高……”薄璟川一针见血道,“殷楚,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我不知道的收入途径?”

  “大哥你怎么可以那么想我?!”殷楚抬头看向男人,眼眸隐隐,仿佛因为被亲哥怀疑二痛心到了极点。

  “绝对绝对没有的!”

  薄璟川丝毫没有被其蛊惑,略一思索,便想到。

  “你卖丸子了?”

   1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