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马甲掉落

2021-09-17 作者: 过眼云烟风玲
  第258章 马甲掉落
  啸月用小狼爪拨了拨胸前的铃铛,然后简单就将炼化以及使用之法传给了对方。

  别看啸月这么小,他一出生就是三阶,相当于人类的金丹,只是缺乏实战能力,所以才被魔绮玩弄于鼓掌之上。

  “我给你护法,你先炼化了,再自己试试。”

  啸月点点头,呲牙咧嘴的戳破了小爪子,将一滴血滴在铃铛上,开始炼化。

  看的简单好笑,就想起了当初鹦哥给自己滴血时的情形,也不知道鹦哥现在如何了。

  正在此时,茶寮里进来一位身高两米,手持狼牙棒的妖修,对方状似无意的看了一圈儿,走向了距离简单一行人最近的那张桌子。

  简单瞬间将啸月揽入怀中,一个跨步,就离开了茶寮,魔绮、魔溯和魔屹反应也很迅速,几乎是同时离开了茶寮,躲过了那位妖修的攻击。

  对方见自己一击未中,知道这伙人不好对付,立刻转身窜入了密林中。

  简单眯了眯眼,正要出手,魔溯淡淡的开口:
  “师妹,这是妖族自己的事情,我们护住了小的,已经仁至义尽,别给自己树敌,剩下的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简单知道魔溯说的很有道理,这一看就是妖族内部出了问题,自己一行确实不便插手,立刻按住了蠢蠢欲动的魔月斩。

  “师兄说的是。”

  此时白珏也来到了几人身边,看着倒塌的茶寮,以及在一边跳脚的长臂猴,立刻望向简单怀中的啸月。

  啸月似是未觉察的危险,依然在炼化自己的新礼物,被简单护在怀中没有掉一根毛毛。

  白珏明显放松了一些,然后开口道:

  “是我疏忽了。”

  然后一招手,将一根白羽放了出去。

  片刻的功夫,一阵妖力迎面扑来,闪挪间,一只成年的啸月狼向此处奔来,一个跃起,落地后变成了一位粗犷的中年男子,一道旧伤从鼻翼处延伸向下眼睑,让整个人显得更加凶悍。

  大家一看就明白,这是啸月的家长找来了,对方的修为不弱于白珏尊主,也是一只七阶大妖。

  “白珏,啸月没事吧!”

  问话的同时,则是看着安静窝在简单怀中的小狼崽,没有贸然出手。

  “狼啸族长,刚下有人攻击啸月,被几位魔修道友拦了下来,现在对方逃入了密林,你可安排人查查看。”

  简单则是上前见礼,然后开口道:

  “狼族长不必担心,啸月无事,只是在炼化我送他的礼物,至于刚才的攻击之人,我等来妖族族地做客,地形不熟,不便追踪,怕引起误会,请族长谅解。”

  简单的话说的很漂亮,意思也很明白,我们是客人,不能插手你们妖族的内务。

  狼啸点点头,眼中闪过厉色,啸月今天才跑出来,都没过夜就出事了,如果不是这几个魔修,还不知道会怎样。

  炼化了幻铃的啸月,从入定中清醒过来,睁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君,心里还有些委屈,就在简单的怀里拱了拱,将屁股对着狼啸。

  他那点子小动作,怎么能瞒过在场的人,魔绮都快忍不住笑出声了,狼啸对于自己的崽子也是很无奈,想做个慈父,奈何对方不买账。

  简单则是笑眯了眼,用手给啸月顺了顺毛,然后柔声开口:
  “啸月乖,还记得刚才我给你说的话吗?”

  “记得。”

  “你父君来接你了,他那么在乎你的,你也别生气了,把你离家出走的原因和你父君好好说说。”

  “嗯!”

  啸月闷闷的应了一声,才将脑袋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前辈,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简单点点他的小脑袋,笑着说:
  “我名简单,是天魔宫魔影峰的峰主,师祖给我赐号魔月。”

  “魔月?”

  啸月歪着脑袋伸出小爪子,在自己的脑门上摸了摸,问道:
  “是因为和我一样有月牙吗?”

  “算是吧!”

  “嗯?”

  “因为我的武器是一柄月牙。”

  简单对于小东西很有耐心,摊开掌心,将自己缩小版的魔月斩显露了出来。

  狼啸、白珏立刻就嗅到了淡淡的杀气,都感觉到了这件魔器的不凡,啸月也睁大了狼眼,表示这个和自己的月牙一样,只是看着比自己厉害。

  “啸月谢过前辈,我会好好修炼,然后去天魔宫找你玩。”

  “好。”

  简单这才将啸月正式交给了啸月狼族的族长,狼啸表示了感激,每人送了一套狼皮法衣,还单独给简单留了传讯符。

  回到啸月狼族族地的狼啸,已经从自家崽子口中知道了事情始末,回到族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在啸月耳边说小话的狼仆抓了起来,然后顺藤摸瓜,最后居然查到了自己即将迎娶的狼后身上。

  狼啸为此大发雷霆,直接拒绝迎娶新狼后,然后与其家族发生了冲突,最终将对方的头狼灭了,将残余族人并入了啸月狼族,也算是给啸月一个清净的修炼环境。

  目送啸月离开后,简单被单独请去见九尾妖主。

  简单恭恭敬敬的向九尾妖主行了礼:

  “魔月拜见妖主。”

  “嗯!你是个心善的,与我妖族倒是缘分不浅。”

  九尾懒洋洋的侧卧在自己的软塌上,和简单打着机锋。

  “妖主谬赞,天生万物,万物均有灵,妖族得天独厚,未来不可限量。”

  “呵呵,是个会说话的,怪不得鹦哥那么挂记你。”

  简单知道在这种万年大妖面前,自己的伪装不值一提,因此也不狡辩,也不否认,然后开口问道:
  “鹦哥修炼可是顺利?”

  “这个你不用担心,有他兄长督促,进步很快,倒是你费心,居然让你找到了有一丝凤凰血脉的蛋,这个对鹦哥帮助很大。”

  听了九尾妖主的话,简单表示很欣慰。

  “你是炼化了鹦哥的精血,所以才被我们发现的,但是据我所知,与鹦哥结缘是一位道修,且是天剑宗弟子,你作何解释?”

  “不敢欺瞒妖主,我目前是道魔同修,所以身份也有两个。”

  简单只说了这么一句,多的也不想说,毕竟自己的马甲还要披着,至少到大乘期,自己都要低调做人。

  九尾的狐狸眼眨呀眨,突然伸手向简单的头顶而去,显然是想要读取简单记忆。

  简单大骇,整个人神经紧绷,想着如何躲过这一劫,简单额间一直静静做额饰的防护符此时闪过一道亮光,属于大乘期的力量呼之欲出。

  原本漫不经心的九尾,立即收回了出击的手,从软塌上跳了起来,一步跨到了简单面前:
  “简清越是你什么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