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卤牛肉面癫僧

2021-09-18 作者: 夜纤雪
  第269章 卤牛肉面癫僧
  又听武瞎子唱了几曲后,念奴起身道:“小七,走吧。”

  出了茶楼,两人继续在街上闲逛,又买了不少的小玩意。

  正午时,走到了家生意十分红火的面馆。

  面馆前,挂着两块牌子,一个写着:百年传承,一个写着:古法秘制。

  “三姐,我们去尝尝这家的面。”黎洛棠咽着口水道。

  “好啊好啊。”念奴没有异议。

  这家面馆就卖一种面,卤牛肉面。

  有许多人排队等面,两人等了会,才有空位。

  因为等了一会,面一上桌,黎洛棠就逼不及待就夹了一筷子面吃,皱眉,“这面很一般,这汤汁咸了。”

  “面砣了,牛肉也没卤透。”念奴瘪嘴道。

  这样的大实话,却让伙计不高兴了,“你们可以说我招呼不周,也可以说我们店太过简陋,甚至不满意让你们等了这么久,但是你们不能说面不好。”

  “你这面本来就不好,为什么不能说?”黎洛棠呛声道。

  “这些客人,八成是你们花钱雇来的。”念奴搁下筷子道。

  伙计冷哼,冲着里面喊道:“大力哥,有人砸场子。”

  黎洛棠和念奴一愣,她们就说了句实话,就砸场子了?

  都说店大欺客,这店子这么小,也欺客!
  一个彪形大汉提着把大菜刀,凶神恶煞地走了出来,“谁来砸场子?哪个不要命的敢来砸老子的场子?”

  “就是她们。”伙计指着黎洛棠和念奴。

  “一个臭婆娘一个小白脸,你们俩胆子不小啊!”大汉将菜刀剁在了桌子上。

  “胆子不大不小,刚刚好。”念奴淡定地道。

  “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是来找死。”大汉伸手就去抓黎洛棠,“老子这店是百年老字号,谁不竖起拇指来说这面好。”

  黎洛棠筷子一抬,夹住了大汉的手指。

  念奴出脚,踢在了大汉的膝盖上。

  大汉教训人不成,反被教训。

  只是这样一来,就坐实了黎洛棠和念奴砸场子的罪名。

  “听到批评的话,心里不高兴是正常的。但你得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摆正心态,努力的把面做好,而不是拿刀来吓唬食客。”黎洛棠一本正经地教导大汉。

  “是是是,您说的对。”大汉被黎洛棠踩在脚下,只能认怂。

  虽然面不怎么好吃,但两人还是付了钱,才离开面馆。

  下午,两人转去了老街,又看了场热闹。

  一个脏兮兮的和尚,抓着一个胖女人不撒手。

  念奴微愕,“癫僧!”

  不知名的小门派在江湖现身就算了,现在连早就销声匿迹的怪侠也跑出来了。

  江湖这波风浪好大了,要不要避一避?
  癫僧嘴里喊道:“我的亲亲,我的乖乖,你别走,为了你,我能出家为僧,现在我也可以为了你还俗。”

  “讨死的秃驴,你灌了多少黄汤?来寻老娘开心,快给老娘松手!”胖女人气急败坏地吼道。

  “一夜夫妻百夜思,百日夫妻似海深,美人儿你不能这么狠心丢下我。”癫僧把胖女人抱得更紧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围观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人高声道:“大妹子,这位大师,虽然邋遢了些,但配你,还是配得起的,你就从了他吧。”

  “大妹子,这位大师对你痴情一片,你别辜负了他。”

  嘻嘻哈哈,这街头上的戏,比戏台上的戏还有趣。

  念奴和黎洛棠却在想,这癫僧为何要缠住这胖女人?

  两人之间,难道真有一段情?

  “癫子,你够了!”怒喝声。

  “罗锅儿不装王八了?”癫僧讥笑道。

  黎洛棠和念奴看到一个驼背的男人,从天而降,手里拿着短鞭,对着癫僧抽了过去。

  围观的众人纷纷避开,黎洛棠和念奴也退到了路边。

  “疯驼。”念奴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人不是死了吗?”黎洛棠小声问道。

  “很显然传言不可信,他没死,还活蹦乱跳的。”念奴耸耸肩道。

  “癫僧和疯驼这是割袍断义了吗?”黎洛棠见两人出招都是狠招,招招都像是要致对方于死地。

  “美色误人啊。”念奴感叹道。

  “三姐,你这话是认真的?”黎洛棠斜睨她一眼。

  且不说胖女人的身材,肥肿难分,就她那长相。

  倒吊眉、蛤蟆眼、血盆嘴,真是嫫母在世。

  念奴呵呵笑,“情人眼里出西施。”

  黎洛棠嘴角微抽,好吧,也只能这么理解了。

  胖女人在怪声怒吼,疯驼和癫僧不愧他们疯癫之名,打得那叫一个惨烈,真像是有生死大仇似的。

  黎洛棠看癫僧的嘴动了动,只是疯驼短鞭的破空声,太过响亮,她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但疯驼强攻了两招后,向后一跃,“媚娘,我们走。”

  媚娘!

  黎洛棠惊恐了,那个胖女人的名字居然是媚娘。

  媚:美好可爱,具有魅力,具有诱惑力或吸引力。

  她有点无法直视,媚这个字了。

  媚娘虽然臃肿不堪,胖似肥猪,可行动不慢。

  轻功颇好,飞掠而起,跃上屋顶。

  “她也不怕把瓦给踩坏了。”黎洛棠小声的吐糟。

  念奴噗哧一笑,疯驼也跃上了屋顶。

  “现在去,晚了。”癫僧扬声道。

  疯驼和媚娘早已远去,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

  “美人儿啊,别抛下我。”癫僧叫着,也跳上屋顶,去追赶前面的两人,“等等我。”

  当事三人都走了,闹剧结束,围观的人都散开了。

  “不知道是什么事?”黎洛棠看着三人离开的方向,嘀咕道。

  “想跟过去看看?”念奴问道。

  黎洛棠摇摇头,神鼓教的事,还没解决,实在不宜再招惹麻烦了。

  虽然她是麻烦体质,她不招惹麻烦,麻烦也会上门。

  但好歹现在麻烦还没上门,容她先苟延残喘一下。

  两人继续在老街上逛了起来,等到傍晚,她们就去了与顾霆晅约定好的酒楼。

  还没上楼,就听到“砰!”的一声,接着一个粗声粗气的男人吆喝着道:“伙计,你耳朵聋了,叫你再添三斤酒菜,还不赶紧送上来,大爷们吃饱喝足了,还要办事儿。”

  入夜了,还办事。

  办得啥事?

  为非作歹的事吧!
  黎洛棠腹诽了几句,和念奴上到了二楼,目光扫过,就看到三个凶悍粗犷的壮汉,坐在楼梯口左首的位置上。

   人家装烤瓷牙是为了漂亮,我纯粹是没有牙了,必须装烤瓷牙。

    天天吃流食,感觉瘦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