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夜深阑静凶杀案

2021-09-04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87章 夜深阑静凶杀案

  千江月,万里天,春雨润物细无声。

  朦胧暗夜,水雾迷蒙,一道黑影攀上一户富贵人家的二楼阳台。

  楼下的狗子警觉仰起头,正欲叫唤一声,被一枚飞镖射中脑袋,“呜咽”一声倒地,血液被雨水打散。

  黑影以细长铁签子拨开窗锁,轻轻推开,一闪身,跳了进去。

  女子春闺内的兰花,从窗内飘出,灌进的冷风惊醒床榻上的妙龄少女。

  少女睁开眼,看到一个黑影欺身而上,正欲尖叫,就被捂住了嘴巴。

  一阵馥郁花香钻进鼻孔,少女浑身一软,神智飞远。

  翌日凌晨,一名头梳双髻的婢子,端着盆子走到床榻前,欲唤醒贪睡的小姐,却发现小姐浑身赤裸,惨死榻上。

  “当”的一声,水盆砸在地上。

  “啊”的一声,婢女仰面摔倒。

  晨曦不请自来,十分没有礼貌的拍打苏宁双颊,不多时,双颊就变得滚烫起来。

  “哼唧”一声的苏宁,正要以手背遮住眼睛,突然眼前一黑,不自觉的眯起眼缝儿,就看到她娘提着个鸡毛掸子站在床边儿,猛地朝她挥下。

  大惊失色的苏宁,条件反射的一抬手,抓住鸡毛掸子:“娘,不就偷睡一会儿懒觉,至于吗?”

  唐氏一把将鸡毛掸子丢在床上,伸手揪住苏宁耳朵:“你个死丫头”

  意识到自己犯了禁忌的唐氏,忙“呸呸呸”吐掉晦气,将苏宁揪下床。

  “说,昨日晚上,你去哪里了?”

  苏正那个小兔崽子,竟敢告她黑状!
  嬉皮笑脸的苏宁,一把抱住唐氏:“娘,我昨日就在府外周围溜达了一圈儿,绝对没跑远,您不要担心,也不要生气。生气害人老,若是我爹到时嫌弃你年老色衰就不好了。”

  “啪”的一声,唐氏一记无影手,重重的拍在苏宁后背上,险些将她两片肺子给拍碎了。

  苏宁觉得她修行的天赋,绝对是百分之百继承了她娘亲。

  “娘,我错了,我这就咬断乱说话的舌头,给您赔罪。”

  唐氏被苏宁气笑了,警告她以后不准再晚上出去。还有,她今日请了媒人,送来几张画像,让她相看相看。

  “好,都听娘的。”

  苏宁答应得十分痛快,唐氏安心,哪里知晓苏宁心里还来了句:看也是白看。

  苏宁最终也没看到那些她娘口中啥都好的大才子画像。

  因为她梳洗完毕时,听到前院吵吵嚷嚷,十分热闹的样子,就跑去看热闹。

  城主府前面的衙门内,跪了一帮衣着华丽的百姓,正在哭求苏幕替他们做主。

  昨夜,这户富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被人奸杀在房中,被害人家属状告到衙门,请城主前往勘验现场,查看尸体。

  苏宁见衙门师爷在他爹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之后,他爹顿时脸色一变,看向她。

  俗话说,一颗铁钉儿也有用武之地。

  下山整日游手好闲的苏宁,迎来了她的用武之地。

  血腥气味儿弥漫的二楼房屋内,苏宁从幔帐内退出,冲父亲点头:“没错,是妖干的。”

  被害少女脖子上有三道抓痕,血肉模糊,并非利器所伤,更像是被野兽的利爪割断了喉咙。

  且苏宁还在帷幔中,嗅到了妖气。

  苏幕深深叹了一口气儿,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一帮大妈小媳妇儿闻言登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你们说,是不是从前那只狼妖干的?”

  “天师府的人不是说,狼妖已被除掉了吗?”

  “不是还逃了一只。我看,八成儿就是那头狼妖干的。”

  天师府?狼妖?

  苏宁正在咂摸这两个词儿,就听有人喊道:“常天师来了。”

  挤在门口的众人,十分识相的朝两边退开,让出一条路。

  衣摆飞舞,走路带风的常笑云行进门内,跟在他身后的众弟子,在看到苏宁的一刻,全都惊愕的停住脚步,张大嘴巴,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

  “芙蓉师妹,你已经从新修成人身了吗?”

  快步上前的梁君一把抓住苏宁的手,情绪十分激动,泪水在眼眶内打转。

  姜沫与易定胜也围拢上前,询问苏宁何时重修了肉身,说得苏宁一头雾水。

  重修肉身,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那个叫做芙蓉,与她长得十分相似的姑娘,只剩下魂魄了不成?

  “她不是芙蓉,她是苏城主的千金。”

  常笑云经过苏宁的身侧未作停留,径直走到床边,望向床上被害少女。

  “不是芙蓉,怎么可能?”

  梁君、姜沫和易定胜三人皆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盯着芙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个仔仔细细。

  苏宁大大方方的冲三人展颜一笑,梁君心脏“扑通”狂跳了一下:太像了,这就是芙蓉!
  一样清澈闪着繁星的大眼睛,一样灿烂胜过朝阳的明亮笑容,怎么可能不是一人。

  当初,城主苏幕也曾觉得芙蓉与自己女儿太过相像,十分能够理解梁君等人此时的惊愕。

  他行到常笑云身旁,询问常笑云可看出什么?
  苏宁冲呆若木鸡的三人莞尔一笑,转身也凑到常笑云身边:“常天师可看出什么?”

  苏宁的手臂紧紧贴着常笑云,常笑云微微侧身避开:“不是狼妖。有些奇怪?”

  “哦”了一声的苏宁,问常笑云如何看出不是狼妖,又觉得何处奇怪?
  “屋内与伤口内,皆未见狼毛。是以,并非狼妖。奇怪之处,一时说不上来。”

  苏宁闻言,笑着接话:“奇怪之处在于脖子上的伤口,看似野兽利爪划破,却又太过平滑。”

  常笑云点头:“没错。”

  “难道是铁爪?”

  终于回过神来的梁君上前,言武器铁爪的抓伤,与被害者脖子上的伤口十分相似。

  他说话间,双眼仍不住偷瞄苏宁,心中疑惑: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相似之人?

  梁君的眸光,落在苏宁腰间的一品金乌玉牌之上,微微一怔。

  随即,他看向自己腰间的五品流云玉牌。

  自从芙蓉去世后,天师府上下皆憋着一口气,发奋修行。

  前几日,姜沫与梁君皆在品阶考核中通过,升为五品流云天师。

  而眼前这与芙蓉一般年纪的女子,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是同他们师父同品阶的天师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