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心头似火烧

2021-08-28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72章 心头似火烧

  常笑云言,芙蓉与水华二人乃是并蒂而生的姐妹,应互敬互爱,一同努力修行,成为一名合格的天师,为天下苍生之安危,尽自己的一分绵薄之力。

  就是如此简简单单几句话,常笑云掰碎了、揉开了,一顿老生常谈,听得芙蓉站着都睡着了。

  水华的手臂并未真的受伤,但是被木板夹着密不透风,痒得要命,她又无法拆开来搔痒。难受得脚指头一直抠地,都快将鞋底抠穿了,抠得脚指头都抽筋儿了。

  自己苦心筹谋,想要利用自己与师父暧昧打击芙蓉,反倒激发了芙蓉的斗志,不再隐藏自己对师父常笑云的仰慕之情,煞费苦心的水华偷鸡不成蚀把米。

  是以,心有不甘的她立刻又生一计!
  水华刚刚是有意激怒芙蓉,让常笑云看到自己被芙蓉欺负的情景,想以此,令常笑云对芙蓉心生厌恶。

  没想到,常笑云的处置方式是各打五十大板。

  水华是一点儿便宜没占到,还在钟山王屋这些外人的面前,留下一个被芙蓉痛打的无能悲惨印象,真是得不偿失,悔不当初!
  芙蓉也未曾想到,自己心目中骨清神爽,不染尘埃的师父竟然是个话痨!
  昏昏欲睡,头重脚轻的芙蓉,感觉齐天大圣往她脸上丢了一筐的瞌睡虫,“咚”一声,一头栽倒在地,将额头擦破了皮,流了一脸的血。

  急忙上前的常笑云将芙蓉扶起,用手绢按住芙蓉额上的伤口,芙蓉笑嘻嘻表示无碍,让常笑云不要担心。

  又好气又好笑的常笑云,将手帕在溪水内浸湿,擦干净芙蓉脸颊上的血,又替她清理伤口上药。

  “师父,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与水华姐姐相亲相爱,绝不再惹您生气。”

  “你唉,算了。”

  常笑云站起身,看看手臂被木板夹着的水华,又看看捂着额头的芙蓉。

  “你们两个记住今日的教训,去休息吧!”

  天都亮了,还歇息个什么!
  还有这一个时辰的训话,反反复复就那么枯燥的两句半,想要不记住都难。

  水华咬着下唇,心内有万语千言,但常笑云已经盘膝于岩石之上打坐,她愤愤的一跺脚,转身离去。

  芙蓉未走,在岩石前晃荡来晃荡去,最后把常笑云晃荡得睁开眼睛。

  “你还有事儿?”

  “师父,我是不是已经到了可以欢喜别人的年纪?”

  芙蓉记得朱婆婆曾经说过,女子及笄之后,便可议婚。

  届时会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心仪之人喜结良缘。

  她没有父母,也不知去哪里寻媒婆,心有疑惑,只能求助师父。

  端坐在大石之上的常笑云一个踉跄,他之前教导的弟子皆是男生,从不会与他探讨这些心事儿。

  他都忘记,师父两字当中还有一个“父”,需要当担起的养育教导之责,但却并不简单。

  看着芙蓉希冀的眸光,常笑云正襟危坐,表情严禁认真的思索了好一会儿。

  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芙蓉修身成人不到一载光景,顶多算个婴孩。

  但她身量儿、智商皆与成人无异。

  “芙蓉,你若欢喜某人,需先观察其品性。若品性好,无论富贵贫贱,你皆可欢喜。”

  “那就好。”

  芙蓉说完,朝常笑云行了一礼,像只兔子般蹦跳离去。

  常笑云望着芙蓉离去的背影,久久无言,心头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滋味儿,这是养孩子的心情吗?

  还是其他什么他也不太懂的感受?
  钟山王屋与天师府结成互帮互助的除妖联盟,共同追踪常笑风的轨迹。

  可惜,一连三日,就连一个鬼影都未发现。然后,芙蓉又掉坑里面了。

  芙蓉说她看到有只猼訑妖蹿进树林内,她便追了过去,结果一脚踩空,掉进了抓野猪的坑里面。

  吓出一身冷汗的姜沫言还好坑内没有竖木刺,否则芙蓉就惨了。

  掉坑内扭到脚的芙蓉固执己见,言自己绝对发现发现了猼訑妖,倔强的一瘸一拐在林中继续去追查。

  然后,她捉到了一头鹿。

  钟山王屋的于桑葚师兄笑言他们有口福了,当即就将鹿给宰了。

  手臂恢复正常的水华,双手捧着一碗鹿血,给芙蓉赔罪。

  捏着鼻子的芙蓉连连拒绝水华的好意,水华言她请教巫医,说饮鹿血能够医治情花毒导致的心脉受损,软磨硬泡的逼迫芙蓉饮下鹿血。

  三两口干了一碗鹿血的芙蓉觉得她受损的心脉没有什么感受,倒是胆量涨了不少。以后,估计就没有什么东西是她不敢吃的了!

  语未悬口,树上掉下来的一只毛毛虫,正好掉进芙蓉张大的嘴巴,然后她就吐了。

  兴许是那虫子有毒,倒霉的芙蓉嘴巴肿了,像是两根儿腊肠,差点儿没把姜沫给笑死。

  双手交叉在背后,捏着空碗的水华,身体依靠在一颗大树之上,看着因嘴唇红肿气得跳脚的芙蓉,脸上浮现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是夜,嫦娥似将自己的纱衣丢在了月亮之上。

  朦胧月亮撒下含糊不清的微光,勉强照亮树冠。

  去大石处寻师父看星星的芙蓉,没看到师父常笑云,抬头看了看没有半颗星子的夜空,悒悒不乐的躺上了吊床。

  再有两日便是中秋,芙蓉对天上的月亮十分不满,对闷热的天气也十分不满。

  白天山上冷得要命,为何晚上反倒变得闷热起来?
  很快,芙蓉就发现,不是天气反常。

  而是她的身体,有些反常。

  她的心口如火烧,滚烫得十分厉害,额头之上全是汗水,嘴唇都燥热得干裂了。

  片刻后,芙蓉梦游一般跳下吊床,一闪身,似道闪电一般跃进树林深处。

  水华从一棵树后闪出,环视熟睡的众人,又望向空空如也的大石,舒心一笑,身子缩回树后,一闪身,朝芙蓉的背影追去。

  枯黄落叶成堆,一头鹿倒在地上,晦暗的月光,只吝啬的照亮趴在鹿脖子之上吸血的芙蓉。

  芙蓉双眼赤红如血,心头上的情花种子,被丝丝缕缕犹如发丝的暗红色魔气撕碎。

  暗红色的魔气,化作一只恶魔之手,一把握紧芙蓉的心脏,她猛地仰起头,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

  撕开心脏般的疼痛,只将将芙蓉击晕过去,她两眼一翻,一头栽倒在枯叶堆之中。

  “啊!”

  次日的晨曦,在一声女子尖叫声划破天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