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不是师娘,也不是新娘

2021-08-27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70章 不是师娘,也不是新娘
  树林静悄悄只闻鸟声,水华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子声音,她急忙扯好胸前的衣服,惊骇转身。

  常笑风那双似笑非笑的狐狸眼,眯成一道危险的缝隙,水华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两步,瞄了一眼远处。

  所有人全都熟睡,距离还有些远,水华若想求救,恐来不及。

  看穿水华想法的常笑风呵呵一笑:“不必害怕。吾若想杀你,你早死了。”

  “你想干什么?”

  笑眯眯的常笑风,指尖掐着一个小纸包,递给水华。

  “把这里面的东西,给那个叫芙蓉的小花妖吃了。”

  水华狐疑开口:“这是什么?”

  “妖神九尾的一滴精血风干后的粉末儿。”

  水华吃惊的退后一步,常笑风笑容诡异阴森:“你不是想她死吗?”

  “你……你别胡说。”

  水华心虚的磕巴辩解,常笑风的狐狸眼算过锐芒:“不必撒谎。之前你对她使绊子,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没有,你少胡说八道。赶紧滚,再不滚我可就喊人了。”

  常笑风眼梢转过一丝讥诮,将小纸包塞在树上的枝丫间:“吾放在这里,取舍悉听尊便。”

  说完,退后两步,一双狐狸眼精光湛湛:“有些碍眼的东西没必要留着给自己添堵,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会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选择。”

  常笑风言毕,一闪身,似阵风般消失不见了踪影。

  在确定常笑风是真的离开之后,水华一步步走到树前,双眼凝视枝丫上的小纸包,眸光转而阴毒,猛地伸出手。

  夜空群星璀璨,像是财神爷十分大方的撒下一车的金元宝。

  芙蓉躺在花茎吊床之上,仰望星空,眼睛疼得厉害,全无睡意。

  她猛地翻身跳下吊床,小跑到溪边,眺望师父常笑云歇息的那块儿大石,缓步靠近。

  大石之上,常笑云白衣胜雪,屈膝而坐,仰望星空。

  芙蓉见了,立刻笑嘻嘻的奔过去:“师父,师父,你还没睡呀?”

  说着手脚并用,像只小壁虎般爬上大石,与常笑云并肩而坐。

  “师父,水华姐姐不在这里了吗?”

  常笑云神情茫然:“她为何会在这里?”

  “刚刚是水华姐姐送师父过来歇息,您不记得了吗?”

  “我有些酒醉不记得了。”

  原来师父酒醉了,芙蓉不知为何,心中的郁结一下子就散去了。

  她笑着抬起头,仰望星空:“师父,老人们常说,去世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师父是思念亲人了吗?”

  “我儿时曾想成仙后,做一名星宿仙官,掌管属于自己的星子。”

  芙蓉闻言,忍不住偷笑,没想到平时样子严肃的师父原来是个浪漫的人。

  “师父相中哪颗星子了,我摘来给你。”

  常笑云被芙蓉大包大揽,志在必得的模样给逗笑了。

  他沉吟了片刻:“每颗星子都装载着无数人的梦想。芙蓉,你的梦想是什么?”

  芙蓉望着上空忽闪忽灭的星子,用心思忖之后,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常笑云,脸颊微微泛红:“我想成仙。”

  芙蓉的回答出乎意料,常笑云不禁问了句:“为何?”

  一直以来,芙蓉对于修行完全不感冒,只知一味儿的贪玩儿。

  姜沫作为大师兄,曾时常规劝芙蓉认真修行;水华也曾鄙夷芙蓉只知贪玩,不爱修行,同为一株并蒂莲花所生之妖,她深以为耻。

  身为师父的常笑云,刚开始,并不过分要求芙蓉修行练功。

  但在经历了芙蓉被狼妖击落悬崖这件事情之后,常笑云便严肃的下命令,要求芙蓉每日修行两个时辰,但芙蓉在修行的时候,基本上都随着自己性子来,与玩儿也没有多大区别。不能说极为敷衍,反正就是不太认真。

  如今,芙蓉突然好似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主动言要好好认真修行成仙,着实令人感到惊奇。

  芙蓉不是突然开窍儿了,她想要修仙,目的和水华一样。

  妖与人类相恋结合,若想诞下正常的孩儿,必须得彻底脱去妖身才行。

  如今唯一的方法就是修出金身仙骨,褪去妖身。

  什么结合,什么生儿育女,一想到这些芙蓉就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脸热得厉害,但又忍不住偷看师父,结果脑中又蹦出那个小人儿,骂她花痴色心起,早晚会变成一只狐狸精。

  “师父,我想给你当师娘。”

  天啊!

  我说了什么?
  芙蓉想要问师父什么时候给她娶师娘,不知怎的,舌头突然就卷成了麻花,不知所云。

  恨不能咬舌自尽的芙蓉,好似岩石烫屁股般猛地跳下,捂着脸,落荒而逃。

  慌乱奔跑的芙蓉撞到了水华,水华一把将她扯住,语气十分凶狠:“你刚刚说什么,竟然不要脸的说要给师父当新娘?”

  “不,不,不,不是新娘是师娘?”

  满脸怒气的水华猛地推了芙蓉一把:“你说什么,你要给我当师娘?”

  “不是,不是。我是说……”

  “你说,你说什么你说。”

  水华打断芙蓉,并还伸手推芙蓉,推得芙蓉踉跄了好几步,险些摔倒。

  这下子把芙蓉也给惹生气了,她一把扼住水华的手腕:“水华姐姐,你为何生气?”

  “谁让你胡说八道。”

  水华一把甩开芙蓉的手,芙蓉眨了眨眼睛:“我承认,我刚刚对师父说错话了,可能会惹师父不高兴,我这去给他道歉。”

  芙蓉说完转身,却被水华一把扯住。

  “师父已经睡了,你不要去打扰他。”

  水华攥着芙蓉的手十分用力,芙蓉被捏痛了,想要甩开水华的手,水华却越发用力,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你老实说,你想要去同师父说什么?”

  水华怀疑芙蓉是想要同师父常笑云告白,死死扯着芙蓉不肯松手,逼她把话说清楚明白。

  “我要同师父说什么,为什么非得告诉你。”

  一向总是笑呵呵好脾气的芙蓉,因手臂疼痛弄得火气上来,与水华针锋相对。

  水华眯起眼睛,勾着嘴角笑了笑,用力甩开芙蓉的手。

  “你刚刚没有看到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